ABC小说 > 三国末世录 > 第021章 老实人张咨
    二十五名护卫列成一排,雨水从他们的笠帽边沿和锃亮的钢刀上不断滴落下来,似乎为他们的生命做着倒计时。远处,虎豹骑正呼啸而至,战马飞扬的四蹄在满是积水的草地上激荡起大片水花。

    其中一名护卫看着奔冲而来的纠纠铁骑。已知自己必死无疑,他索性将盾牌丢到一旁。双手合握刀柄,摆出架势,将刀尖对着疾冲而来的战马,口中发出最后的呐喊,准备玉石俱焚。

    他对面的虎豹骑骑士在撞击前一瞬间,用马槊将他的钢刀轻轻一拨,刀锋划过马胸上的札甲围脖,造成一道深深的划痕。

    而他自己则被重达一吨,高速冲击的马体撞飞到一仗之外,落地后又随即被冲来的铁蹄踩踏的稀烂。

    更多的护卫还抱着即能杀伤对方,又能保全自己的幻想。他们试图去砍马腿或避过锋芒再对敌人侧面来上一刀。但最后结果却是被另外一匹没注意到的战骑冲倒在地,或是被对方的马槊刺破了脑袋。

    战骑呼啸过后,满地都是被铁蹄践踏的残缺肢体和鲜血。

    有的尸体还保持着手持盾牌的姿态,只是盾牌已经被马槊洞穿而后又贯穿身体,钉在地上。脑袋却被踩踏成一堆浆糊。有的尸体被斩马刀整齐的切成两段。有的却还活着,只是肢体已断裂粉碎,正在痛苦呻吟。

    虎豹骑们越过这些试图以生命堵截自己的护卫们后,继续追击。片刻后,就拦住了车队的去路,战马围着惊慌失措的人们兜跑起来。

    在铁甲骑士的呵斥下,早已丢失魂魄的残余护卫丢掉了手中兵器,跪地乞降。商队的首领也被揪了出来,但他已不是蒯通。自冯宇与荆州刘表集团决裂后,蒯家便更换了商队首领。

    远处,几名虎豹骑骑士逐一检查起每一辆拉货大车,而后向这边高声吼起来:“有几车盐!”

    那名虎豹骑的队率向那名商队首领一本正经的说道:

    “尔等触犯大汉盐铁专卖的律法,所贩私盐,铁器一律罚没。另奉筑阳君侯,奋威将军之敕令,因南阳一带匪患猖獗。所有商队没有筑阳侯国颁发的令牌,禁止在南阳,筑阳,襄阳境内通行!违者全部拘押,罚做劳役。”

    随后,虎豹骑押解着这支商队的车,马,人在蒙蒙细雨中向筑阳返回。

    ……

    连日的阴雨总算停了,天空中露出久违的太阳。感觉身上已经发霉的冯宇,兴冲冲来到府邸庭院中的练武场,自行训练起来。

    说是练武场,倒不如说是个健身训练场所,只是没有那么齐全的现代健身和训练器具,当然,冯宇在工坊定制了一些自行设计的原理类似器具。

    当他赤膊的上身泛起一层细汗之时。脑海中传来叮的一声响,他知道这是系统的提示音,但并不是任务提示,而是他的主公等级升级提示。

    每次完成任务或是某些如捕猎,训练,阅读的日常活动后,他都能获得一定经验值。

    经验值积累到一定程度,就能够提升等级。等级提升带来不少效果,例如在系统中能看到的俯瞰场景范围变的更大。

    最重要的是,每次提升等级,他都能获得十点个人武力提升点数,可以加到【速度】,【力量】,【敏捷】这三个自己的武力属性上。

    冯宇刚刚将点数加好,就感觉到一块柔软之物抚擦着自己的身体,并闻到一股自己所熟悉的清馨的体香。

    为冯宇擦拭着汗液的丽儿柔声说道:“夫君,快些将衣物穿起来吧,免得受凉了。”冯宇坏笑着说道:“嗯,不过之前还有一事要做。”说罢便将丽儿轻轻横抱起来,就向屋内走去。丽儿脸孔变的娇羞通红,两条手臂却如同蛇一样缠绕住冯宇的脖颈……

    冯宇从内室寝房出来时,守候在门外的婢女说王总管正在外面厅堂候着,已经等候多时了。冯宇不好意思的笑笑,连忙向厅堂走去。

    正坐立不安的王总管见冯宇出来,如释重负的说:“启禀君侯,南阳太守张咨前来拜访。正在前堂候着,已有片刻时间。”

    冯宇对于张咨的到来并不意外,甚至都知道他来的目的。所以,一见到张咨,便开门见山的问道:“张太守,可是为蒯家商队而来?”

    张咨见对方开门见山,便也免了寒暄,直奔主题:“不错,某来正是为了蒯家商队的事,但不是为了蒯家。而是为了近两万口南阳百姓。”

    张咨名为南阳太守,但如今整个南阳郡境内就只有宛城一城有人烟。包括整个南阳盆地在内的广义南阳地区也只有宛城和筑阳两个城池有人聚居。所以他口中的南阳百姓实际就是指他所占据的宛城人口。

    冯宇故做不解的问道:“哦,此话何解?”

    “哎呀,君侯。这你还不明白吗?你们两家有什么恩怨,某也断不出个是非曲直。但现在你不让蒯家商队在南阳行走,这近两万南阳百姓可就是没了盐吃。”

    冯宇点点头,说道:“所以,张太守认为某该如何做?他蒯家毁约不再提供我筑阳食盐,我当然不能让他在这南阳地面自由行走。”

    张咨答道:“两家各退一步,做些妥协。这样三方都好过。”

    冯宇又冷言说道:“那张太守应该先去江陵问问刘表或蒯家愿不愿意退一步。我这边好说,他们只要按原来白纸黑字的契约供应食盐。我便能让他们在南阳平原上通行。”

    不想张咨立刻说:“实不相瞒,前几日某专门去了趟江陵,拜见了刘使君和蒯令守。他们说只要君侯不阻拦蒯家商队和让出襄阳。便一切如旧。”

    冯宇呵呵的冷笑两声说:“让出襄阳?他们是白日做梦!”

    本来兴冲冲的张咨顿时显现出失望的表情。这一年多来,冯宇对这名老邻居也颇有了解。

    张咨算是个只想着保境安民,没有野心的老实人。但将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张咨实力不强,但和刘表联合起来,对自己威胁也不小。毕竟他手上有近两万人口,五千多屯田兵。

    冯宇对张咨胸有成竹的说道:“不过张太守不必焦虑。南阳的食盐供应,我自有办法解决,这事就包在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