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三国末世录 > 第048章 奔逃的后将军
    秋雨开始落下,泥泞道路两旁的麦田中黄澄澄的一片。只不过那不是麦子,而是开始枯萎的杂草。这些麦田的主人早已不知是生是死,流落何方。

    阴霾和泥泞并没有阻止吕布的心情再次畅快起来,因为洛阳那高大的城墙已经在望了。他归心似箭的催促着整队车骑加快了速度。

    这个时候,道路对面也行来一支队伍。吕布心念一动,纳闷道:“怎么同一方向要派出两只就谷的队伍?按常理不应该啊。”

    等对方行的近了,他方才知道这不是董卓麾下的部队。旌旗上大大的一个【袁】字,还有【后将军】字样的幡帜,都表明这是当朝后将军袁术的部曲。

    袁术的部旅没有丝毫停留的意思。他们只是将队列稍稍重整一下,变的略微窄一些,给吕布一行人让出小半边道来后,继续埋头赶路,从吕布等人身旁川流而过。

    这更引发了吕布的好奇,驻马路边,就想拦住人问个究竟。此时,一名将领在亲卫簇拥下策马行来,吕布定睛一看,竟然是袁术本人。

    吕布抱拳礼道:“中郎将吕布在此见过后将军。敢问后将军这是要赶往何方?”

    袁术见是吕布,也停下马来。脸上先露出一丝不安,而后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原来是都亭侯回来了。本将就是奉朝廷诏令,前去汝南,南阳一带讨几个毛贼。”

    吕布心生诧异:【我刚从汝南,南阳一带过来,哪有什么贼?贼应该在青徐兖一带】,

    但他碍于身份,也不便多问。寒暄两句后便对袁术道:“如此,末将不敢耽搁后将军,就此告辞了。”

    等两列人马离远了,袁术方才回头望了一眼吕布的背影和洛阳城郭。脸上现出一个冷酷的笑意,自言自语道:“海阔从鱼跃,天空任鸟飞。别了,洛阳。只是,有朝一日,某还会以另外一种身份回来的!”

    做为董卓进京后,世家大族子弟出奔洛阳第一人的他。这样做的理由有二,一是董卓试图剥夺他在京城仅有的一点兵权,甚至想吞并他的私人部曲。

    二是他依据形式,断定董卓势力必然崩溃,至少不可能在洛阳继续维持下去。

    看到这一点的不止他一个。京城中的士族大多对此心知肚明。依靠劫掠和盗墓可以应急一时之需,但岂能长期以此弥补养兵的开支缺口。而且这样的杀鸡取卵会让缺口越来越大。

    只是他们看到这一点比冯宇晚了约半年的时间。当时冯宇与荀彧舞阳对谈时,就已说明此间道理。

    另外,董卓行废立之举,甚至于近日毒杀了废帝刘辩。就已决定了他不可能再和士族集团结成联盟,也不可能再有多少士人愿意为他所用,更加快了董卓势力的瓦解速度。

    崩溃之时的董卓以及麾下西凉将领肯定要最后疯狂一把。君子不能立于危墙之下,所以袁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带着自己的部旅部曲逃出洛阳。

    此时的董卓依旧没把这些世家大族公卿放在眼中,对他们也不加警惕。甚至还抱着自己坐镇京城,世家大族为他掌管地方,合作共赢的幻想。

    所以袁术带着部曲离开洛阳过程中,没遇到丝毫阻拦。此外董卓还将晚些时候逃离洛阳的袁绍封为渤海太守。

    ……

    同一天时间,坐于筑阳府邸之中的冯宇收到两条消息。

    其中一条是鸽房传来的--蔡琰安全抵达了洛阳,且一切都安顿妥当。

    另一条消息是,袁术来了。虽然他驻军在离自己还很远的鲁阳,但这南阳地面上凭空又多出一方势力来。而且他还以【后将军】名义,大咧咧张口向自己“借”粮。

    冯宇思索片刻,便吩咐人调拨三千斛谷粮,带着自己亲笔手书给他送去。

    袁术本要“借”两千斛。但冯宇手书上却写明是送给袁术三千斛粮草以做军需,并言明这是筑阳仅有多余的粮草。当然,实际上这只占筑阳余粮的两成。

    冯宇没有丝毫惧怕袁术的意思。以袁术现有几千部曲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对冯宇产生任何威胁。他给袁术粮食,确实是希望袁术能在鲁阳站住脚跟,这样就能封住董卓军顺汝水南下进入颍川和汝南的通道。

    他没有忘记当时对荀彧的承诺,董卓军南下颍川汝南劫掠是迟早会发生的事。若袁术能站稳鲁阳,董卓军开到颍川就没那么容易了。

    ……

    油灯的灯光下,魏丽儿发觉今日的夫君不对劲。冯宇一个接一个的吞咽着面饼,却不夹菜吃。她放下自己的碗,柔声问道:“夫君,可有心事?”同时,夹了一只鸡腿和一筷子青菜放入冯宇的碗中。

    冯宇终于横下一条心,开门见山的说道:“丽儿,吾若娶妻,你可同意?”

    丽儿先是一愣,而后噗嗤一笑说:“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哪有大丈夫不娶妻之理。妾身岂能不同意。妾身也没有不同意的资格。”

    丽儿说话时,他看这丽儿的友好值已然不是满值,陡然下降了五点。丽儿的笑声也带着些许做作。

    “哦…那就好…好。”冯宇嚅嗫的说道。

    丽儿又说道:“其实这个事本来就应该是丽儿向夫君主动提起的。夫君做为一方诸侯,早就应该有个正妻。更何况妾身…丽儿被纳为夫君妾室一年多来,无所出。这…这都是丽儿的错,我不是说这...丽儿本应该主动提出让夫君娶妻的…都是丽儿太自私了…”

    她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言语也变的语无伦次起来,吓得冯宇连忙坐过去将她搂在怀中安慰起来。

    安慰了好一会,丽儿才破涕为笑。对冯宇问道:“只是不知道那位姐姐是个什么样的人。”

    冯宇便如实将此事说了,丽儿感叹道:“这也许是天作之合,夫君在这筑阳也甚是难找到个门当户对的正妻,如此这般机缘巧合,真是老天眷顾。”

    冯宇聊侃着说:“我和你在一起也是老天眷顾。”

    丽儿突然正色道:“不。我和夫君在一起是夫君对我的眷顾。丽儿与夫君之间的不仅是夫妻之情,还有君侯对奴婢的恩情。丽儿永远不会忘记这份恩情,永远记得当年在洛阳冯府的日子。”

    冯宇看到她头顶的友好值又回复成满值,顺势又将她轻柔的揽入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