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三国末世录 > 第270章 概不赊账
    莫安直觉得冯宇气势逼人,便不敢与他对视,躲开后者的目光,口中嘟囔着冯宇听不懂的话语。

    当朱士行对莫安翻译完冯宇的话语后,莫安眼神流露出一丝惊惧。他本还打算冒充普通朱罗将官蒙混过关,也许吃一段时间苦后还能逃回朱罗。没想到手下人这么快就将他卖了。他只好哼了一声,表示承认了自己身份。

    莫安的情绪波动没有逃过冯宇的眼睛,冯宇心中暗想,看来此人也是贪生怕死之辈,如此一来,事情就容易多了。

    冯宇面带微笑,继续说道:“莫安将军,只要你肯与我们梁军合作,你不仅性命无虞,我们甚至还能保证未来,你在朱罗国前途无量。”

    莫安听完冯宇的话,继续默然无语。但冯宇知道他内心正在反复权衡利弊,于是冯宇又趁热打铁的说道:“你不与我们合作也没关系,我们有的是办法从你口中掏出情报,那时你的尸体就会埋在这莽莽丛林之中,朱罗官方应该会将你当叛将处置。你的亲眷也会受你株连。”

    莫安心里一惊,他心里很清楚,自己这次是私自调了十几艘战舰来帮助加拉瓦,此事虽不算大事,但自己若是不能安全返回驻地,被舰队当做“失踪”报上王庭,那他很可能就被当成叛将处理,亲眷被牵连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此时,隔壁的屋室中又传来阵阵拷打声和受刑凄惨的哀嚎声。莫安对汉国种种酷刑传说早有耳闻,不禁心头又是一颤。

    “你要我怎么和你们合作?我又该如何相信你们?谁知道你们最后会不会卸磨杀驴?”莫安咬着嘴唇小心翼翼的问道。

    冯宇呵呵一笑道“某就是汉国的梁王冯宇,想必你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吧。”

    莫安惊讶的合不拢嘴巴:“啊,原来你就是梁王冯宇…,你竟然,竟然亲自来洪沙瓦底了…”

    ……

    朱罗军大营中,加拉瓦听到莫安可能遇难的消息,惊的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一支朱罗船队在独龙江上发现了搁浅的那条战舰,舰上甲板满是鲜血和尸体,这些尸体中并没有发现莫安。但谁也不知道莫安是活着,还是死后被江水冲走。

    这个消息在心理上给加拉瓦造成巨大的打击,但是依旧没有促使他下定撤军的决心。

    投石机总算从沙瓦底运了过来,加拉瓦即刻令全军对曼德城发起总攻。朱罗军与塞古硫佣兵团在曼德城外布下大阵,二十具巨型配重投石机在阵后一字排开。随军带来的数十门弩炮也在城下摆放好。

    不过,还没等加拉瓦“开炮”,城头无数石弹火球向城下飞来。而且这些弹丸精准无比,几乎每一颗石弹都击中朱罗的投石机或弩炮。每一颗“火球”燃烧弹都刚好掉落在朱罗的投石机与弩炮旁边。

    片刻时间内,随着木材断裂的脆响,腾空烈焰的猎猎之声,几十具朱罗军投石机与弩炮,或是七零八散,或是被烈焰所吞没。

    有些朱罗兵士不幸被石弹射中,当场粉身碎骨而亡,有的被溅上石脑油后又被烈焰引燃,变成四处乱跑乱滚的火人。

    梁军的弩炮手非朱罗的弩炮新手所能比拟。他们在之前就在城墙前划出区格,给每个格子都定了坐标,又确定了所有区格的射击参数。当朱罗军兵临城下时,自然是可以指哪打哪了。

    梁军得手后便将弩炮转向朱罗军的大阵,几队长弓手也拉弓放箭,向城下的朱罗兵展开密集攒射。加拉瓦此时已知道自己犯了个大错,此时还不收兵,只能让梁军当活靶子打了。

    “传我军令,收兵,退回大营!令塞古硫的佣兵断后!”加拉瓦满脸愁容的说道。朱罗军在哀嚎,混乱中如同潮水一般向着五十里外的大营撤去。

    塞古硫的佣兵们却还是一动不动的列阵于曼德城前,兵士们手中的长矛如同密林般立着。直到朱罗主力完全撤离战场,他们才有序的缓缓向后退去。

    奇怪的是,梁军自始自终并未追击加拉瓦,也没有去攻袭塞古硫,放任他们安然的退回了大营。

    入夜时分,加拉瓦将塞古硫召入了将军大帐,对他说道:“塞古硫将军,我们的攻城器械全部毁弃,已是不可能攻入曼德城了,所以要立刻退往沙瓦底。这断后的重任…还是需要你这支精兵来完成啊。”

    塞古硫面无表情的回话说:“加拉瓦国王请放心。听从雇主安排,完成他们交待的任务,是我们佣兵的第一信条。我们会用鲜血和生命来维护我们的这一信誉。不过…”

    塞古硫也就是顿了一秒钟,跟着直截了当的说道:“不过此前贵方支付给我们两个月的酬劳,现在离期限还有一周的时间。请问下一笔钱什么时候给?”

    加拉瓦干笑两声,解释说:“这…我们在外行军打仗,怎么可能带那么多金币。等你们回到沙瓦底港,下一期的钱,我一定会支付给你们。”

    塞古硫摇摇头,冷声说道:“我们佣兵团的规矩,概不赊账。不仅我们,巴克特里亚所有佣兵团的规矩都是如此。当然,在期限之前,我们依旧会倾尽全力完成雇主的任务。”

    加拉瓦只好说:“那好吧,等你们到了沙瓦底,我再付给你们钱,让你们继续为我工作。”

    塞古硫又补充说:“如果合约终止或中止了,我们就没有必须续约的义务,这一点契约上写的很清楚。”

    加拉瓦无奈的耸耸肩道:“这个我清楚,不过我希望,同时也相信你们还是会来和我续约的。”

    第二日拂晓,朱罗军大营中开始忙碌起来,兵士们编排起队列,有序的撤出大营,沿着独龙江的江岸向南行去。那十几只第三舰队的战舰也顺流而去,最后撤离的自然是塞古硫的佣兵团。

    让加拉瓦诧异的是,曼德城中的梁军依旧没有“为难”他们。坐视着朱罗军从容撤离。不过这只是表面上的景象,实际上,两百精锐梁军斥候已潜入到黑泥原的南方丛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