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三国末世录 > 第332章 丘皮蓬的小算盘
    丘皮蓬狼狈逃回巨港后,即刻向萨罗尔禀报了梁国水师来袭的事。但他和萨罗尔还抱着侥幸心理,祈祷留在淡马锡岛上的那些干陀利兵士能抢先除掉米苏拉兄妹二人。

    但是一天多后,坏消息传来,米苏拉兄妹二人不仅没被除掉,留在淡马锡岛上的近千干陀利兵士却几乎被一网打尽。更重要的是米苏拉兄妹被梁军救走了。

    萨罗尔,丘皮蓬顿时紧张起来,他们之前那种自信荡然全无。萨罗尔在王宫内召集了一次临时秘密朝议,参会的只有少量朱罗出身的高级别官员。

    萨罗尔向丘皮蓬问道:“本王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此前本王根本不在意梁军,但现在他们手上有了前朝王室,在干陀利国内有了影响力。我等反而显得不正统了。诸位现在能有什么办法化解这次危机。”

    包括丘皮蓬在内诸臣都默然不语,一名大臣小心翼翼的试探着说道:“不如,我们和那梁国人接触下,看看他们要什么条件…”

    萨罗尔闻言立刻打断了他的话,眼睛一瞪道:“住口!本王绝不会屈膝投降外邦。这不仅是我家住荣誉和对卡里卡拉陛下忠诚的问题。也关乎到我们实际的利益。想想看,若是我们向梁国俯首称臣,他们可能还会保留我们对干陀利的统治吗?他们为何还需要我们这些朱罗人夹在本地末罗瑜人与他们之间传话?”

    众人继续沉默,见识过梁军锋锐的丘皮蓬实际上也有降敌之心,所以刚才不说话,等着别人将此话讲出。现在他知道了萨罗尔断然拒绝投降的态度,此外他也认为萨罗尔说的有几分道理。便开口献策道:

    “既然如此,我们只能和梁军拼到底了。那梁军若调动大军前来,凭我方一国,也难以抵挡。所以陛下要尽快向外求援。”

    萨罗尔叹气道:“国相啊,我要是能向卡里卡拉陛下求来援兵,早就去求了。可沙瓦底港已被梁军占据,朱罗本土的军队难以跨洋航行抵达苏门答腊。而且即使他们能来,朱罗本土此时也是四处告急,上王陛下正在四处用兵,他也无兵可派。本王倒是向安达曼岛上的第三舰队主官莫安发出过求援,可他对我不理不睬。”

    丘皮蓬回道:“陛下,臣说的不是向上王求援。而是联合附近的诸婆罗门王国,共同抵御异教之敌。特别是扶南国这个东南半岛上的大国。若能得到扶南相助,东南半岛和群岛上的婆罗门诸国必然会联合起来,共同御敌。而且扶南可以从陆路袭扰狼牙修甚至洪沙瓦底,牵制梁军大后方。”

    萨罗尔点点头:“这个主意可行,只是这扶南国虽然也是婆罗门之国,也在东南半岛上,也向上王陛下称臣。但此国却在很遥远的东北方,本王就从来没和他们王室联系过。而且,他们国土并不在梁军的扩张方向上,只怕不愿助我。”

    丘皮蓬早有主意,鞠身一礼道:“臣有信心说服扶南国王,让他们起兵助我御敌。请陛下允许我出使扶南,臣定不负使命!”

    萨罗尔高兴的说道:“那就有劳国相了。”。而后萨罗尔又对身旁的侍卫令兵吩咐道:“传我王令,其一,准备船队护送国相出使扶南。其二,向诸国传信,邀请各国国主于下月中旬齐聚巨港,共商抵抗梁军一事。信上要说明,扶南国已答应会盟。其三,从今日起,巨港以及其余六城邑,各部落营寨,都要加强戒备…”

    ……

    一支由十余艘战船组成的庞大舰队离开巨港,向东南方行去。这是干陀利护送丘皮蓬出使扶南的船队。

    本来,干陀利到扶南最近的路程是渡海,到海峡对岸狼牙修的北面登陆,然后走百余里陆路便能到达扶南国境。但那样很可能会被梁军所控制的狼牙修所虏,所以丘皮蓬舍近求远。从海路绕过东南半岛最南端,从南边进入扶南国境。

    丘皮蓬站在船头,暗自得意。原来他向萨罗尔自荐出使扶南是有自己小算盘的。他根本就不像他说的那样,对说服扶南王有绝对信心。

    他是想若扶南国王答应了,自然就完成使命。若不答应,这干陀利肯定也保不住了。他索性就在扶南养老。他这辈子所敛聚的金银,美女姬妾都已带上了船。

    苏门答腊岛东岸的巨港城,在丘皮蓬走后风声鹤唳起来。每日太阳升起方才开放港口和城池,日头离海面还有数尺高时,就闭港锁城。

    进出港口的船舶只能是那些在衙门中备了案的商船或本地渔船。而且即使被准许进入港口的外地商船,水手下了船也不能入城。巨港外的海域中,大量干陀利海军的巡逻船来回穿梭游弋,不放过一个可疑目标。

    这一天,巨港附近海面上多了一艘渔船。船上的几个人正聚精会神的眺望着远处的巨港。其中一个皮肤被晒的黝黑,双目却炯炯有神的年轻人说道:“看来,萨罗尔已有所防备,我们不大可能像取狼牙修那般容易了。”

    此人正是梁国远洋舰队的指挥使林涛。都桑也在同一条船上,此时应道:“将军说的是,我的人试图夹在商队中混入城中,也没有成功。看来我们只能硬取了,可这巨港城城墙高大,守备森严。凭我们这么点人,即使有飞艇助阵,强攻也无疑于痴人说梦啊!”

    林涛此时已一言不发,眉头紧锁,思绪着破城之法。两只干陀利的战船突然出现在他们视线中,都桑连忙招呼水手加速离开,以躲避对方盘查。

    林涛向对方眺望,看着对方船上,那些头戴藤制笠帽遮阳的干陀利水兵们。电光石火间,一个念头从林涛脑中闪过,心说:“有了。”

    林涛的船小,也比对方要快。当那两艘干陀利战船赶到时,他们要盘查的那艘渔船已无影无踪。不过,干陀利兵士们也没在意,像这样被他们驱逐的船只,一天会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