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三国末世录 > 第399章 荒岛夺权
    安达曼岛上,莫安还在饮酒做乐,左拥右抱着两名安息商人送来的异域美女。他现在受制于梁国,每日也是得过且过,及时行乐。

    至于莫安怎么受制于梁国,还得从当年他被俘说起。他被梁军一连数日骗服了一种药汤,梁军说这种药汤是一种很特别的毒药。若没有梁军的解药,便会一段时间后如浑身被蚁噬般难受,最后气绝而亡。

    开始莫安是不相信的,还笑骂审问他的梁军头目,说如此诡计怎么能骗的了他。梁军当天就停止了给他服用解药,结果他真的浑身说不出的难受。最后莫安只能屈服于梁军,梁军这才将他释放,让他回到安达曼岛继续当他的朱罗帝国舰队司令。其实,梁军给莫安服用的药汤并非什么独门毒药,就是一种植物果实熬制的药汤,那植物学名叫罂粟。

    不知道内情的莫安只能乖乖听梁军摆布,至今转眼几年就过去了。

    当下,喝着酒的莫安,突然感觉身体又不舒服起来。连忙叫仆佣将那“解药”取来,他端着药罐子咕噜噜喝了几口,方才感觉好起来。这才想起,梁军送解药的人这些天应该来了。

    莫安刚想到这,就有令兵进来禀报道:“报!启禀将军,港口外来了一些不明船只。”莫安听了心里一乐道:“梁军送解药倒来的及时。”

    他抹抹油腻腻的嘴道:“来的肯定又是那些东方人,他们是我的朋友,来给我送药的。还是老规矩,不用拦截他们。他们上岸后就放他们入营。”

    过了小半个时辰,令兵又急匆匆的来报:“启禀将军,来人已上岸,但他们不是东方人。而是我们本土来的兵将。”

    莫安这才吃了一惊,他这个安达曼岛,朱罗王朝一年半载也难见派个人过来。只是在一些重大节日才会派个挂虚职的官员来岛上,礼节性的宣慰第三舰队的兵将水手们。但今天并非什么特殊日子,朝廷怎么会派人来了?

    “你们问清楚没有?他们是什么人?来干安达曼岛有何事?”

    “启禀将军,来人说是上面派来宣谕上王敕令的。但敕令上说什么,这个…小的不知道,也不敢问。”

    莫安现在也来不及细想,既然是朱罗王庭派来的信使,也不敢怠慢。他连忙让身边的美姬舞女退下,抹干净了油嘴,整了整衣衫准备迎接来人。

    不一会,一名朱罗王庭内侍打扮的人,领着二十余名铜盔铁甲,威风凛凛的朱罗武士进入军营,来到莫安的面前。莫安对此并没有感到不对劲,因为朱罗宣读上王重要敕令,确实是需要做为仪仗的武士。

    来人清清嗓子,便宣读起卡里卡拉的敕令来。敕令里赞扬了莫安为朱罗帝国镇守东部海疆的苦劳,现在朱罗帝国的第五大军团的军团长过世,要将莫安去补这个空缺。

    这要是换到别人身上,那是升职值得庆贺的事,但放到莫安身上就不一样了。此时莫安心就像沉入冰水一样凉透了。

    莫安心中嘀咕道,我这一走,那梁国的解药岂不是再也拿不到了,那不是要我生不如死。他嘴上却说道:“启禀上差,我在这安达曼岛驻守多年,与第三舰队诸将士已是情同手足。今日将我突然调走,我实在是难以与他们割舍。敢请上差将此情况回禀上王陛下,能许我长驻安达曼岛。”

    那朱罗信使心中咯噔一下,心中惊道这莫安好生了得,竟然感觉到危险,对我和上王起了疑心,拒不奉令随我们走。若实在不行,只有迫不得已的实施备用计划了。

    他脸上却不动声色,继续和颜悦色的说道:“怎么,莫安将军还舍不得这个荒岛了。你升任大军团的将军,是多么荣耀的一件事。不仅在官阶上,大军团军团长大舰队司令半级,而且实权上也比海军舰队司令大的多…”

    莫安却依旧不松口,继续说道:“多谢上王陛下的器重,但我确实不忍割舍第三舰队的将士们,还请信使回程,代我向上王陛下转告我的苦衷。”

    朱罗信使的脸此时唰的变了颜色。他突然喝道:“莫安,我看你不是不忍割舍第三舰队,而是另有所图吧!无论如何,你拒不奉上王敕令就是大罪一件,来人啊,给我拿下!”

    信使身后的二十名朱罗武士早有准备,其中几人一拥而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莫安擒拿住。这二十名武士可不是做仪仗用的,而是卡里卡拉在亲卫队中百里挑一的好汉。莫安拼命挣扎,但这鸦片膏子怎能挣脱这几个彪形大汉的束缚。

    莫安只有拼命大声喊叫:“混账,你们怎敢如此对我,即使上王陛下亲自来了,也不能如此对我。你们想干什么!…快,快来人将他们都擒住!”

    此时除了继续控制住莫安的三名武士兵,其余十七名武士都拔出各自兵刃,神情紧张的拱卫着那信使以及被缚的莫安。大批第三舰队的兵将闻声开始围拢过来,但他们都是手足无措的样子。

    朱罗信使用他那老鹰一样的眼睛将这些第三舰队的兵将扫视一眼,冷冷的说道:“莫安叛国资敌,此事只与莫安一人有关,与第三舰队众将士无关。上王只会追究他一人之罪。但若有人敢于随其反叛上王,杀无赦,诛全族。”

    信使说话时表面上平静,实际上心已提到嗓子眼。控制莫安的三名武士中有一人将兵刃架到莫安的脖子上,若万一现场有变,便按计划先斩下莫安的头颅再说。

    也难怪他们如此紧张,按朱罗的军制,大军团,舰队这些编制,军饷后勤都是自给自足。所以年月久了,军中兵将几乎就等同于军团长,舰队司令的私兵。这也是开始朱罗信使竭力想将莫安骗出安达曼岛的原因。

    只是此时,第三舰队的官兵似乎没人愿意为莫安卖命,其中原因很多。信使见形势没有恶化,立刻说道:“上王陛下体恤三舰队官兵常年驻防荒岛,特敕令所有人增加探亲年假一个月…”

    信使押着莫安回到船上,方才算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