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玄幻魔法 > 大佬真香 > 第十章 站街女4
    三天后。

    索伦从睡梦中醒来。

    时针指向了七点零五分。

    索伦起床,穿衣。

    兜帽卫衣,休闲裤,篮球鞋。

    走出卧室,去洗手间。

    凯撒没有像往常那样跑过来请安。

    索伦愣了下后,转身走向厨房,一看,连忙捂住了双眼,腼腆道:“姐,你能不能穿上衣服再做饭。”

    此刻,芙蕾雅正在煤气炉前煎蛋,戴着耳机,嘴里哼着愉快的旋律,闻言回头笑了笑,道:“我这不穿着围裙吗?”

    “可是,除了围裙,你好歹把内裤穿上呀。”索伦无力吐糟,从芙蕾雅入住的第二天起,他就发现,芙蕾雅喜欢裸奔。

    做饭的时候怕油渍弄脏衣服,看书的时候喜欢舒爽的感觉,晒太阳的时候自然不能多穿衣服。

    总之,她总能找出这样那样的理由,堂而皇之地裸奔。

    于是,索伦的家里,但凡芙蕾雅出现的地方,画面总是无比香艳,就像是现在,她没有穿衣服,只穿了一件围裙,整个后背上下一览无余。

    而凯撒,正趴在狗盆前,闷头吃狗粮。

    才三天,这条死狗就叛变了。

    是时候阉割这家伙了。

    索伦有些抓狂,不管了,走进洗手间,刷牙、洗脸,毛巾擦干,涂抹一点护肤品,最后用手胡乱理了理头发,露出自我感觉良好的笑容。

    他喜欢这样的日常。

    平淡而宁静。

    然后,他回到卧室,坐在床边,凝神静气。

    双眼聚焦于一点,持续了五秒。

    金色裂缝浮现出来。

    索伦一头扎进去,进入熟悉的小木屋,按部就班晨练十分钟。

    “俯卧撑10个。”

    “仰卧起坐20个。”

    “往返跑20次。”

    一套体能训练,颇为艰难地做下来,出了一身热汗。

    “再坚持一个月,我应该能加大训练量了。”这样想着,突然有一股横推力量凭空出现。

    索伦被弹了出来,一一屁股摔在床上。

    这时候,芙蕾雅叫他了:“索伦,吃早饭了。”

    荷包蛋,培根,烤面包,蔬菜,奶酪,橙汁。

    芙蕾雅厨艺不错,让索伦的日常早餐更加丰富,营养也更加均衡。

    索伦走出卧室,瞧了眼,谢天谢地,芙蕾雅终于穿上衣服了,穿的是索伦的衣服,兜帽卫衣,休闲裤,篮球鞋。

    除了鞋子稍大一些,衣裤都还算合身。

    芙蕾雅离开衣舍馆,没有带走任何衣服,那些东西会让她想起痛苦的过去,给她都不要。

    “今天得去买衣服。”索伦这样想着,坐到餐桌前,开始享受美食。

    芙蕾雅与他相对而坐,边吃边聊,道:“索伦,有件事姐想不明白,你那么强,完全可以过上更好的生活,为什么要蜗居在这座老房子里?”

    原血六级武者,在诺丁城屈指可数,财富、权力,只要索伦想要,唾手可得。

    索伦差点把黑榜之首克魔吓尿了,就是最好的证明。

    索伦轻笑道:“这座老房子是我的家,我在这里长大,我喜欢住在这里。还有,强大就非要得到很多吗?我只是喜欢练武,兴趣使然,从来没想到通过练武变强去得到什么,证明什么。”

    “……”芙蕾雅没想到她百思不得其解的困惑,居然是这样一个答案,无语了。

    索伦吃下荷包蛋,想了想,接着道:“妈妈经常说我,平平淡淡是福,平平淡淡最好,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我觉得妈妈是对的,想得却不可得,往往是人生最大的痛苦。一切顺其自然就好。”

    但是,你想争谁争得过你,你想得就可得呀……芙蕾雅在心里狂喊,嘟嘴道:“换做是我,我就发大财,当大官,让一百个男人全天候伺候我。”

    索伦哑然失笑。

    吃过了早餐,他们去逛街购物。

    芙蕾雅不敢花钱,看了几件喜欢的衣服,都因为太贵而坚决不买,最后只挑选了几件普通款式的衣服买了,她却是喜欢的不得了。

    好衣服、名牌衣服,她当然穿过,在那种工作场合,那些衣服是抬高卖身价的工具,是她难以忘却的记忆,就像是挥之不去的灰烬。

    下午,他们去了电影院。

    看了一场科幻电影,叫《三体》,讲述的是女主角目睹父亲惨死,多次被人陷害和设计,历经劫难,一生坎坷,她对整个世界感到绝望,于是利用自身掌握的技术,把太阳作为一个扩音器向宇宙发出信号,最终引来了某个强大的外星文明觊觎,导致了世界灭亡的故事。

    “索伦,真的有外星人吗?”电影结束后,芙蕾雅依然沉浸其中,感到无比震撼,她从女主角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应该有吧。”索伦含糊道。

    “如果哪天外星人来袭,你一定要好好保护姐。”芙蕾雅笑道。

    “放心,不管来了多少外星人,我全部打飞。我,很强的。”索伦认真地道。

    ……

    普洛斯的府邸。

    克魔跪倒在普洛斯面前,神情凝重。

    “克莱尼亚克,你应该知道这次选举对我有多重要。我让你好好伺候审判长的儿子,借机争取到审判长的支持,你倒好,招惹了一个原血六级的高手,拔了弗莱迪的舌头,现在审判长雷霆大怒,迁怒于我,我已经不可能获得审判长的支持了。”普洛斯叼着雪茄,一脸愠怒,左眼中有六个光点在闪烁。

    “属下该死。”克魔不敢抬头,只用额头狠狠磕地。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你查出那个高手的来历了吗?”普洛斯叹了口气,问道。

    “还在调查中,这人突然冒出来,不在任何情报机构的数据库中。”克魔流着冷汗,斟酌措辞道。

    “这号人物出现的蹊跷,可能来头不小,你要小心调查。”普洛斯脸上浮现慎重之色,与他同级的高手,不可能是默默无名之辈。

    就在这时,普洛斯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眼,猛然兴奋起来,连忙接通了电话,谄笑道:“奥古萨鲁将军,很荣幸能与你通话,是,是,好的,你放心,我今晚就给你办妥这件事。“

    放下电话,普洛斯脸上浮现一抹古怪之色,突然道:“你想办法把芙蕾雅弄来,送给奥古萨鲁将军。”

    “什么?”克魔抬起头,表情很懵逼。“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奥古萨鲁看上了芙蕾雅,让她去陪夜,只要我们做好这件事,奥古萨鲁就会支持我。你应该清楚,奥古萨鲁是军方实权派领袖,掌握着路亚联邦最强大的海军舰队,手握核潜艇发射权,除了总统,他最大。获得了他的支持,我当选议员基本是板上钉钉了。”普洛斯露出撕裂天空的笑容,深吸口气,雪茄前端燃烧起火星。

    克魔忽然想起来,前阵子他把一份花名册送给了奥古萨鲁,上面就有芙蕾雅,她是排在前十的名妓,多少人喜欢。

    不偏不巧,奥古萨鲁翻了她的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