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横推三千世界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我不信! (二合一)
    武者晋升武圣血脉蜕变超凡脱俗,会有一次实力飞跃。

    实力飞跃固然好,但刚晋升的武圣一般难以像以前一样自如掌控暴涨的力量。

    实力暴涨在以前李丘身上发生过不止一次,不过那都是源力提升所至。

    虽然是实力暴涨,但暴涨的实力却像他在某段不存在的悠长岁月里一点一滴所积累出来的,对于暴涨的力量依旧能掌控自如。

    这一次血脉蜕变导致的实力飞跃不同,李丘难以自如掌控自身暴涨的力量,甚至一开始感觉不出力量到底暴涨了多少。

    现在与雷阳作生死交战,实战和生死压力之下,他渐渐掌控暴涨的力量,一招一式间所发的力量越发圆融如意,实力逐渐有了些提升。

    李丘实力的提升,让苦心积虑用雷炎四卫的性命给他造成伤势的雷阳再次落入下风。

    李丘这种实力的变化,雷阳十分熟悉,数十年前他也曾经历过这个过程,只是数十年的岁月过去他忘记了这件事,直到感到李丘实力忽然开始提升,他才又想起。

    感受着李丘实力渐渐提升,雷阳心中生出些许不妙的感觉。

    铛铛铛!

    两人又交手数十招。

    李丘只觉越打越顺畅,挥刀如风,向雷阳攻去。

    雷阳决意快些解决这一战,不能让李丘实力再继续提升下去。

    “赤龙吞日!”

    他挡下李丘攻击,大喝一声脚下重重一踏,力道贯通全身,挥出凶恶一刀!

    长刀破空,发出如鬼哭神嚎般的凄厉之声!

    恍惚间,李丘仿佛见到有一条身披赤鳞,身上熊熊火焰燃烧的恶龙,张开血盆大口,伴随着穿云裂石的龙吟,向他噬来,似要将他一口吞下。

    李丘心神一动,毫不闪躲,施展杀招悍然迎上!

    铛!

    两刀交击,雷鸣般的金铁之音震荡山林,狂风涌起,气浪翻滚。

    李丘被震退数步,雷阳亦退了数步。

    明面上似乎是他占了优势,但雷阳看着自己刀上刚刚新多出的一道深深的豁口,脸色阴沉的似能滴出水来!

    他手中的刀在神兵中亦属上乘,但对上李丘的夜昙刀,就有些不够看了。

    兵器是武者实力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

    对于强大的武者实力越高,一柄好的兵器就越重要。

    这也是为何雷阳想要抢夺李丘的夜昙刀,他急需要一柄绝世神兵,否则和拥有绝世神兵的武圣交手太吃亏。

    就像现在这样,雷阳预计他虽落入下风,但起码再能挺上百招,但他手中的刀恐怕挺不了那么久了。

    一旦失去兵器,他实力大降必死无疑,必须在手中刀崩坏之前击败李丘!

    李丘瞥了雷阳满是豁口的刀一眼,眼中闪过一抹冷厉,他自信顶多再有数十招定能斩杀雷阳!

    雷阳看到李丘的眼神,脸色微变。

    李丘目光冰冷,脚下一踏,身形似箭般射出,再攻向雷阳,杀意汹涌。

    面对李丘一连番攻势,雷阳不敢直撄其锋,甚至不敢抵挡,多于闪躲为主,他手中的刀承受不了几次实打实的碰撞了。

    但他实力本就不如李丘,又不敢硬拼硬挡,畏首畏尾如何是李丘对手,几息后就被李丘彻底压入下风。

    又是数十招过后。

    雷阳身上多处受创,衣袍破烂染血,左躲右闪,狼狈无比。

    李丘虽然身上也受了几处伤势,但相较于雷阳,伤势要轻得多,也从容得多,仿佛胜券在握。

    雷阳眉头紧锁,脸色难看,想要寻找机会,一举逆转形势,但李丘攻击间防守亦是滴水不漏,没有任何破绽和可乘之机。

    李丘看着雷阳手中破损不堪的刀,觉得时机已差不多,他猛地发力挥刀,震退雷阳数步。

    接着脚下一踏借力跃起,似大鸟直起数丈,在空中一转,身形似陨石坠落向雷阳砸去,夜昙刀凶狠挥出!

    “风辟长峡!”

    雷阳退出数步,刚站住脚,抬头看去。

    恍惚间仿佛见到一道猛烈的飓风,在大地上犁出一道长长的峡谷,所过之处摧毁万物,向他袭来!

    雷阳心神颤栗,忽感自身渺小无比,下一刻就要被飓风摧毁,浑身汗毛竖立。

    躲闪已来不及,他咬牙横刀在头顶,试图挡下李丘这一记杀招。

    李丘身形似陨星从空中砸落。

    铛!

    两刀交击,浩瀚汹涌的巨力如江河般冲击着雷阳的身躯,使他全身骨骼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

    砰!

    雷阳双臂酸麻,支撑不住,脸色涨红似血,额头青筋暴起,单膝重重跪下,将力量宣泄于大地。

    方圆数丈的大地尽数崩裂塌陷,狂风涌起气浪翻滚,席卷浮土烟尘,扩散而去,轰鸣声震荡山林!

    李丘落到地上,眼中闪过一道厉芒,瞬间挥刀撩斩,刀势凶猛之极,黑色刀芒似要将雷阳从下到上斩成两半!

    雷阳瞳孔一缩,来不及起身,一手握刀柄,一手握住刀背,向下狠狠压去。

    铛!

    两刀交击,空气震爆,气浪呈环形扩散。

    雷阳挡下刚刚那一招,双臂正酸麻,仓促又硬挡这一击,只觉难以抵挡,一股沛然大力将他狠狠掀飞,同时他手里的刀竟忽然断掉。

    他脸色大变,双手各握着一截断刀倒飞而去,身体重重落在在地上,犁出一道深沟。

    李丘跃出深坑,落到地上立刻跃身向还未站起的雷阳杀去,满身杀气四溢。

    雷阳看着手里两截断刀,脸色难看,将一截断刀向杀来的李丘掷去。

    李丘偏头躲过,雷阳乘机狼狈的一滚从地上站起。

    李丘杀到近前,雷阳握着断刀和李丘交战。

    铛铛铛!

    [红旗小说 www.hongqibook.com]嘣!

    但交手没几招,雷阳手中的断刀彻底崩碎,碎片纷飞!

    手上彻底没了兵器,雷阳实力大降,面对李丘攻势无法抵挡,身上伤势迅速增多。

    唰!

    十数招后,李丘又一刀重伤雷阳手臂。

    此时雷阳身上鲜血淋漓,伤痕密布,双臂都受了重伤,使不出力道。

    他神色痛苦,但依旧眼神凶恶看着李丘。

    李丘神色微动,这雷阳倒是恶的从始而终,也不是那欺软怕硬、生死威胁下就跪地求饶之辈。

    李丘亦是高看了他一眼,决定给他个痛快。

    唰!

    黑刀刀芒在空中一闪而逝。

    伤痕累累,双臂无法用力的雷阳已没有力气再躲闪,脖颈被斩开,血如泉涌。

    他身体一僵,目光凶恶怨毒看着李丘,神色不甘,尸体倒了下去。

    李丘收刀归鞘,吐出一口浊气。

    雷阳虽已死,但他眼中的杀机更加森然。

    又是一个杨石给他惹的麻烦!

    数天后,抚州城城西,一处偏僻的小院中。

    这是杨石现在所居住的地方。

    原本杨石居住在抚州城最为繁华热闹、寸土寸金的中心地带,府邸占地宽广无比。

    但在他被罢免官职之后,他只得搬到了这个地方。

    他手脚被废,实力大损,再像以前一样招摇,很容易招惹麻烦。

    而且他在任的时候,结了不少仇家,自然是越低调越好,所以就住进了这座偏僻的小院。

    房中,杨石头发散乱,相貌阴鸷,眼窝深陷,身体枯瘦,如从地狱爬出的恶鬼。

    自搬入这座小院后,他就再也没有出过门,甚至屋子都没出过几次,成天躲在屋中的阴影之中。

    断了手脚,对于常人来说,很可能就无法生活自理了。

    但杨石实力强大,即使各断了一只手脚,行走坐卧也皆没有什么困难。

    不过杨石依旧难以接受他手脚被废,人变得越发颓废和阴鸷,心中怨念深重。

    他有今日,都是李丘害他,他无时无刻不在痛恨李丘,希望他死无全尸,时常开口用嘶哑尖锐的声音,诅咒李丘。

    一如既往,杨石这时又想到李丘,恶毒的诅咒道。

    “李丘,你杀我儿子,害我至此,必不得好死,死无葬身之地!”

    “必不得好死!”

    恶毒的诅咒,回荡在房间之中。

    坐在阴影之中的杨石,双眼被怨毒占满。

    “我怎么死不知道,但我知道你绝对死得不会太痛快!”

    屋外忽然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

    “谁?”

    杨石陡然一惊。

    “李丘?!”

    他想起屋外那道冰冷声音的口吻,身躯一颤,脸上浮现一抹浓重的恐惧,眼中满是惊恐,如同见到恐怖的梦魇一般。

    一身黑袍神色冰冷的李丘,推门而入。

    和煦的日光透过门,驱散黑暗,照在坐在木头所制轮椅上的杨石身上。

    杨石感觉不到半分暖意,只有彻骨的寒冷,如坠冰窟,浑身发抖。

    “是……是你!”

    李丘神色漠然,眼中闪动着森然的杀意,一言不发关上门。

    门被关上后数息,房内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凄厉惨叫。

    ……

    一刻钟后,李丘坐在椅子上,染血的夜昙刀放到一旁,用一块布缓缓的擦着手上的血。

    对面杨石瘫坐在木椅上,身上伤痕累累,多是深可见骨,尤其仅剩的手臂和腿,几乎只剩下了骨头。

    鲜血顺着木椅滴滴答答落在地上,地上已经积了一大滩鲜血。

    如此伤势一般人已经死去,但杨石是凝血期后期武者,这些伤势虽然凄惨恐怖,对他还不致死。

    但杨石此时恨不得自己立刻死去,如此恐怖的折磨世上有几人能忍受的了!

    杨石有气无力的惨叫着,看着李丘的眼神,怨毒却又恐惧。

    李丘慢条斯理擦完手后,又开始用布擦拭夜昙刀。

    杨石见李丘这一动作,眼中的怨毒和恐惧更盛。

    因为这表示李丘不打算再动手杀他,他想他这样饱受痛苦和折磨,一直到失血而死。

    武者生命力再强大,血流干了也会死的!

    而李丘会一直安静的坐在这里,看着他痛苦和恐惧的模样,直到他死去。

    时间推移,地上的血越积越多,杨石脸色因失血越发苍白,身体越发虚弱。

    忽然,他脸上又现出一抹红润,眼中黯淡的神光已变得发亮,他看着李丘,发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冷笑。

    “你虽然杀了我,但你也活不了多久了,我已经你拥有绝世神兵的事,告知了雷炎武圣!”

    “那可是雷炎武圣,一身实力在武圣中实力亦算强大的存在!”

    “等他找上你时,就是你身亡之日!”

    “你逃不掉的,乖乖等死吧!”

    “你会在恐惧中度过剩下的日子,接下来你就会来陪我!”

    “我在九幽之下,等着那一天!”

    似乎是回光返照的杨石,预见自己即将死亡,不再惧怕李丘,剩下的只有怨毒。

    他神情狰狞,怨毒的恐吓和诅咒着李丘!

    说罢,他发出尖利难听的笑声,似盘旋在腐尸上空的秃鹫的叫声。

    李丘听了这些话,面色平静无比,目光漠然的看着杨石。

    他拿起桌子上他带来的一个匣子,将其打开。

    匣子里面是一颗面容扭曲毫无血色,双眼圆瞪死不瞑目的人头。

    “你说得可是此人……”

    李丘神色平静,淡淡道。

    杨石脸色剧变,眼神惊恐,仿佛见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物。

    他认得匣子里的人头。

    他虽然没有见过雷阳,但曾经准备献刀投靠雷阳,他怎么可能没有见过雷阳的画像。

    在被李丘废掉一只手一只脚前,雷阳是他准备投靠的靠山。

    在被李丘杀掉唯一的儿子,废掉一只手一只脚后,雷阳是他报仇的唯一希望!

    雷阳的画像至今仍深深刻在他的脑袋里。

    但此时,他脑中的画像,竟和这颗人头的面容,完美重合在一起!

    “不!这怎么可能!”

    “李丘,你休想拿一颗假人头来骗我!”

    杨石难以置信,像疯了一般,痛苦的哀嚎道。

    “雷炎武圣实力强大,一般的武圣对上他只有死的份。”

    “你怎么可能杀的了他!”

    “假的,都是假的!”

    “哈哈哈!如此拙劣的把戏,你休想骗到我!”

    “我不信!我不信!”

    “哈哈哈……”

    李丘面无波动,看着疯了一般的杨石不停重复这些话。

    他知道杨石嘴上虽不断重复这些话,但他已相信这是真的,他想说服自己欺骗自己,这些是假的。

    杨石不断重复的话,忽然戛然而止。

    他眼中神光迅速黯淡下去,神色不甘,饱含绝望的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