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不要镇压我 > 第7章 吓住了
    凌依依只觉得双腿发软,但仍然是咬紧牙关,冷声道:“你代表不了申师兄。”

    “给你活路你不走,那就别怪我们辣手摧花。走!”李山冷笑道。

    三人转身就走。

    “站住!谁让你们走的?”

    王墨站到凌依依面前,冷声道:“弟子手册上讲过,每一个弟子的院落,若是未得允许私闯;造成的损失,十倍惩罚!”

    “李山,我若在自己胸口刺上一剑,然后就说是你们三个混账玩意突然闯进来害的。到时候你们每个人胸口都要刺上十剑,我看你们死还是不死!”

    李山的脸色一下变得非常难看,他也知道有这一条规矩,但这种规矩他从来不会遵守的。功法堂是申师兄说的算,他是申师兄的人,就算是别人告到了申师兄面前,也能压下去。

    但这个王墨有后台,而且这个后台不知道是谁,不知道深浅如何?

    万一是哪位执事,甚至是哪位长老?申师兄只怕也保不了他们。

    他现在只怨自己太着急了,没搞清楚王墨的背景就急匆匆的来了,这一下可好,进退两难。

    “李师兄,怎么办啊?”

    两个黄脸青年一下吓坏了,不断的低声问李山。

    “你们闭嘴!”

    李山怒吼道。

    转脸却是看向王墨,沉声道:“王墨,我可是代表了申师兄,你现在是功法堂弟子,也是在申师兄麾下混的,你若是得罪了申师兄,嘿嘿……”

    “这样吧,我们各退一步,我不再追究凌依依的事,你也不再追究我们闯门的事,如何?”

    凌依依低声道:“王墨,他说的对,申师兄确实是掌管功法堂所有弟子,你别得罪了他。”

    李山面有得色。

    王墨却是哈哈一笑:“申师兄再强,也不过是一位师兄而已,何惧之有?李山,既然你用申师兄威胁我,那我现在改变主意了。你现在立刻给我跪下来说话。”

    “凌师姐,用你的法力凝聚出一把剑来,我说到三,他再不跪,我就让他死!”

    凌依依大为着急,道:“师弟我知道你想为我出口气,但这没必要,不要为我得罪申师兄。”

    王墨双手按住凌依依的肩膀,凝视着她的双眼,眼神中有一种不容置喙的霸气:“凌师妹,凝聚出长剑给我!”

    凌依依无奈,法力凝聚,便化作一把三尺长剑,递到了王墨手中。

    王墨手持长剑,看向李山三人,冷声道:“到了现在,已经不是给凌师妹出口气的事情了;还是我背后站着的这位大人物的威严问题;我今天若不狠狠惩罚你,有何颜面面对他?”

    “一!二!三!”

    王墨数的节奏极快,几乎是一个接一个的数到三,等到三时,手中长剑狠狠的向着自己的胸口刺去。

    李山三人早已是满头虚汗直冒,再看到王墨根本不像是来虚的,差点魂飞魄散。

    “嘭!嘭!”

    “嘭!”

    前后三声响起,黄脸青年及李山三人接连跪下。

    砰,王墨却是一拳砸在胸口,而手中的剑却被凌依依及时转回法力消散。

    “哼!”

    王墨冷哼一声,看着三人道:“我说,你们听!”

    “第一,立刻发誓,绝不可对付凌师妹。”

    李山三人早已被王墨的狠辣镇住,对自己都这么狠的人,他们不敢说半个不字。当下三人,以火莲宗祖师的名义发了誓言。

    “第二,你们不经我的允许就闯进来,每人赔10个贡献点,然后滚!”

    三人如得大赦,急忙放下30个贡献点,连滚带爬的跑了。

    “呼!吓死我了,师弟谢谢你。”凌依依仍然觉得不可思议,气焰嚣张的李山竟然这么跑了。

    “凌师妹,你这是哪里话。是你为了我才得罪了他们,师弟就算是拼的一死,也要保护你才对。”王墨笑道,“你头发上落了一颗树叶,真是调皮的树叶。”

    笑着在凌依依的头上摸了一下。

    “哪有?”凌依依脸色微红,退开一步。

    “我离开你这里时,和李山错身而过,当时没有反应过来,后来突然想到李山此人一贯喜欢坑新来的师弟,就想到他可能来找你了。幸亏没晚。”凌依依解释了一句。

    “对了,我听李山的意思,你身后有大人物?”凌依依又问道。

    王墨哈哈笑道:“我给你说,你要保密。其实没有,我是机缘巧合才进入火莲宗的,身后并没有什么大人物。”

    “啊?那可惨了。”凌依依又慌乱起来。

    “放心吧,正因为我身后没有人,他们不会查到才会更觉得高深莫测,不敢对我出手。只要拖个两三个月,以师兄我的资质,说不定不用顾忌那什么申师兄了。”

    “唉,只能这样想了。不对,你这小子刚才怎么喊我凌师妹,还自称师兄呢?”凌依依突然想到另外一个问题。

    王墨笑道:“我年龄比你大啊,叫你师姐岂不是把你叫老了?这个是细枝末节的,我刚才听你们说什么申师兄,这申师兄又是谁?”

    “啊,你竟然不知道申师兄?难怪这么大的胆子。”

    凌依依当下讲起了各堂中的现状,这些弟子手册中根本不会有。

    炼气期和筑基期之间,本身修为相差极大,修炼所需物资也是极为不同,差不多是两个世界了。再加上一些宗门规定,火莲宗基本上形成了以弟子管理弟子的形态。

    权力上,也形成了一个金字塔的形态。

    每个堂,有一名总管一切事务、规矩的大师兄,也称首席弟子。

    然后是投靠在大师兄门下,能在一定上代表大师兄意志的门下走狗。

    再然后是各个炼气期九层的弟子。

    最下面,按修为高低、实力强弱排布。

    凌依依今日有些精神疲惫,稍微解释了一些,便匆匆离去。

    王墨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心中升起了紧迫感。

    他一个人,自然是什么都不怕;当时毫不犹豫的要签借钱契约,当然看得出契约中隐藏的险恶,但他已经打了主意不还。没想到凌依依突然闯进来,还为他和李山对上。

    所以才换了处理方式,和李山硬兑。

    现在不为他自己,而是为了替他出头的凌依依,他必须尽快提升自己的修为,最低也要到炼气九层还行。

    只希望他和张莹莹的关系,能稍微拖延一些时间。

    “唉,真是天生劳碌命,本来想悠闲的修炼,这一下又得拼命了。”

    一处院落中,李山三人聚在一起,都是脸色难看。

    李山恶狠狠道;“今天的事情,谁都不许传出去!

    你们再去常青峰打听一下,这王墨后面到底是谁!希望不要让我失望!不然的话,我必然让你生不如死!”

    李山的双目中,放出恶毒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