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我是这样的作者 > 第二百五十四章 说书人
    等公孙娘子一行人离去之后,李怀立刻便走到桌前,然后取出笔墨纸砚,快速的写下了几行字——

    《厢兰记》荆襄狂生。

    《花魁记》妙道人。

    《说天下》秃笔翁、钓叟、五花老人。

    《石城序》妙道人。

    《乱世演义》钓叟或者张首庵。

    《铜炉传》张首庵或者秃笔翁。

    《鹿首案》周生。

    等写完这几个书名,连同书名后面的那几个名字之后,李怀的眉头便皱了起来。

    “这七本能被公孙娘子留意的书,几乎涵盖了最近几年之内的流行风潮,虽说还有其他诸多话本,但真正被人津津乐道的,就是这七部了,而且这七部其实大致可以分成三类。”

    李怀过去没有听过相应的评书或者看过话本,因为他一直被困在李府里面学习,不过从公孙娘子的口中,还是获得了不少有用的信息,至少能大概看出来故事梗概。

    “第一类,以厢兰记》为首,包括了《花魁记》、《石城序》在内,尽管包装了各种故事外皮,但本质上还是才子佳人的故事,也是目前最流行的一种,只是作者身份都十分神秘,那荆襄狂生暂且不说,妙道人显然是此中高手,出来这两本之外,在过去还有过类似的创作,简直就是女频大佬啊;”

    “第二类,就是《说天下》、《乱世演义》、《铜炉传》这样的争霸文,都是描述的王朝将要倾覆,天下群雄并起,君主、猛将、名臣、谋士之间各展神通的样子,虽说在流行度上,好像是比不上第一类,但却生在长青和稳定,其中《铜炉传》一篇,甚至是十年前成书,一直到现在还流行,只是这个作者就太乱了,好像谁都掺和了一笔,但到底是谁,却无法确定;”

    “第三类,就是《鹿首案》了,一篇典型的刑侦作品,作者周生身份并不神秘,据说是个寒门谋士,如今年龄已经大了,这也对,这等刑侦题材,想要出彩,还不被人吐槽,肯定要有实际经验的,只是相比较于前面两类,这一类的受众偏小,而且多数还是有身份地位的,流行度比不上,但却十分坚挺,硬生生的挤进了公孙娘子排行榜前七名的位置。”

    在李怀看来,能从公孙娘子嘴里说出来的,能入其法眼的,那必是非凡之作。

    “总的来说,这情况还不算太糟,毕竟我拿出去的那个稿子,勉强也算是争霸文吧?可最要命的是,这几部话本里面都没啥超自然元素,话说回来,在历史题材里面加入超自然元素,我是不是个傻子?”

    “住口!+1槽点!”

    “你暴怒个什么劲儿啊?”李怀一阵嘀咕,但紧跟着他便收拾了一下,“时间也差不多了,经过了按摩推拿,这疲困劲儿也过去了,可以考虑去灵鹤楼逛逛了,总要去一探虚实的,不然这脑袋边上随时被人放一张纸条,这谁定得住啊?”

    有了这个决定,他的动作十分干脆,稍微整理一下,将功课收尾,上交之后,便报备一声,在一个仆役和一名护院的陪同下出门了。

    这边的条件,到底是不如大宁的,如果是在大宁,李怀说要出门,肯定是车马开道,仆从众多,沿途的百姓更会主动避让,而在这里,他便只是如同一位富家公子一样,在仆役的陪同下,穿街过巷。

    偶尔还能看到与他相似配置的公子哥,只不过双方也只是打个照面,就各做各的。

    在这般情况下,李怀很快抵达了此行的目的地。

    一走进那灵鹤茶肆的楼阁,便听着阵阵叫好声,随后循着声音看过去,便见这一张一张的八仙桌依次排列着,都坐满了人。

    这些人里面有些人衣着光鲜,有些人则看着朴素,还有些穿着粗布麻衣的,却是站在四周,不过这一会也还是开怀笑着。

    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前面——那里摆放着一个戏台子,正有一人站在台上,冲着众人拱手。

    他神色肃穆,面容端正,穿着深衣,手里拿着一把折扇,身后坐着两个女子,一人捧着琵琶,一人面前架着筝。

    等这屋子里众人的声音稍微平息了,那人便接着道:“方才说完了那北伐军的一支,现在咱们回来说南朝,说是这朝廷里面奸臣作祟,趁着大都督领军在外,便有心要颠覆,只是他们也知道大都督势大,朝野上下皆是其人,于是你们猜,怎么着?”

    周围众人便颇为配合的问了一句:“怎么着?”

    那台上的男子便笑道:“去找了那昏君……”

    “嗨!”

    众人又是一阵叹息,夹杂着嗤笑。

    听着这些,李怀便感觉这个故事有些不对了。

    “这什么大都督领军北伐,势力遍布南朝的朝野,显然是一个南北对峙的时期,在这边世界的历史中,这样的局面不少,可任何时候,权倾朝野可都是权臣的标配,而南朝的权臣领军北伐,那八成也不是为了恢复中原,多数是为了打几个胜仗,捞取政治资本和威望,至于已经权倾朝野了,为何还要加强威望,那我只能说,回来就要改朝换代了……”

    心里吐槽这,李怀顿时对这满屋子叫好的人一阵无语,这也太政治不正确了吧?

    不过,考虑到荆州这片土地,实际上是一块割据政权,虽然名义上还归属于大周朝廷,但实际上已是独立王国,这种情况下,统治者如果宣扬什么忠君爱国,天下一体,那纯属给自己挖坑,那肯定要改教材……不对,是加强思想建设,丑化中枢,强化地方意识,不和谐,他不和谐了!

    想到这,李怀不由微微摇头。

    他这番动作,被身边的仆役看到了,那人靠近两步,提醒道:“小公子,这位英先生是现在荆州城最受推崇的说书先生,有诸多拥趸,他的《说天下》被称为一绝。”

    “我知道,不会让其人不快的,再说了,咱们在门口,他也看不见。”李怀这边说完,那边就听那位英先生给了一句“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的标准流程。

    只是这周围的人去意犹未尽,吵着让他继续说。

    英先生便道:“诸位若是没尽兴,也不忙,等会我那徒弟还要上台,正好给诸位说个新鲜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