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我是这样的作者 > 第二百五十五章 且听下回分解
    “你那弟子说得可是大不如你!”

    “可不是么?而且他说的那些个话本,咱们也不感兴趣啊!”

    “就是,就是,不如将你弟子说书的时间削了,还是你来,不就好了?”

    ……

    众人议论纷纷,一副群情激奋的样子,看得那位英先生抚须轻笑,随后一抬手,说道:“诸位对英某真是错爱了,不过这好东西,可不能一次吃太多,同样大道理,今日的书,便说到此处,要是还想听,其他茶肆、酒馆中,一样也有话本,诸位大可前去!”

    “他们说的哪里能有你好?”

    “也罢,也罢,就当是换换口味,便让你那徒弟过来吧,我等也听一听。”

    “你说他要说个新段?也好,先前说的那个什么鸟案子,听得也忒没有意思了,前边还在断案,后面居然就是男女私奔,这也就罢了,还蹦出个什么神仙来,着实是乱七八糟。”

    ……

    这众人的议论落到了李怀耳中,不由让他心情一阵沉重。

    “总觉得这仿佛预示了什么。”

    他摇摇头,将这种种杂念抛出脑后,又想起了自己最初来到这里的目的。

    “那个给我留下一封信的人,到底有什么目的?他为何要这般安排?”李怀一边想着,一边游目四望,可放眼望去,处处皆是人影,却不见哪个特殊,“若是隐藏在人群之中,那确实不好分辨出来,真是伤脑筋啊……”

    他正在想着,那边就有一个略显紧张的青年走上了台。

    这青年留着一撇小胡子,装扮与方才的英先生相似,只是气度却没有那般从容,尽管他刻意做出一副潇洒的模样,可从那僵硬的一举一动中,还是能看出内心的不自然。

    “这人是谁?”环视一圈后,没有什么收获,李怀也不禁将目光转移到了那台子上,问起身边的仆役。

    “这人名为谷褚,乃是那位英先生的徒弟,也是说书的,最近才开始登台,不过反响一般吧,他说的故事,都没有引起什么波澜,还是要英先生出马才行啊!”

    听着仆役的回答,李怀便就明白了意思,于是不再深究,同时他也知道,说书人的这个行业,也是竞争激烈,就像是穿越前的那些网红一样,得有梗,还得有自己的风格,最重要的是要有内容。

    过去那些流行的话本,如果被说完了、说过了,那就必须找准目标,选一个新的话本或来诉说,才能维持住人气,如果是无趣的话本,肯定是激不起波澜的。

    就像是这个名为谷褚的新人,从周围人的话中不难猜出,这人之前都是说的一些无聊、无趣的话本,因此很难打开市场。

    “唉,这就是个扑街啊,还是得学习一个,慢慢磨练才行……”

    他心里想着,目光再次游离起来,想要找到那封信背后的秘密,周围则已经有些人看英先生不打算继续说下去了,便就起身,打算往外面走去。

    不过,还是有不少人留在座位上,喝着茶、吃着点心,虽不甚期待,但也一副打算消磨时间的意思。

    就在这时……

    “诸君,今日要与诸位说的,是个新段,”那谷褚行了一圈礼,便就甩了甩袖子,拿起折扇一番摆弄,做了个造型之后,后面的两位女子便吹弹起来,发出了一点悠扬之声,而后便听那谷褚继续道,“说的是,前朝太宗年间的故事,说是那位太宗在位时,有一日坐于金銮殿上,受百官朝贺,结果忽生异象……”

    听着这人说着,这满屋子的人都来了一点精神,尤其是坐着的,一听说是前朝太宗之事,不由打起精神,虽说前朝无疾而终,可那位太宗还是有真本事的,当初带着人马平定天下,乃是一顶一的人物!

    既然是涉及到他的,那想来也该是一场争霸吧?便是水平比不上《说天下》这等杰作,但能被英先生的弟子讲出来,也该是不错的。

    只是,原本游目四望的李怀,在听到这些话后,神色一僵,那目光直接锁定在谷褚身上,表情惊疑不定起来。

    于是,在众人的注视中,那谷褚便继续说着后面的故事。

    只是这后面的种种变化,就让不少人大失所望了,他们本以为是个讲述前朝太宗,以及诸多名将的征伐之事,谁成想,他谷褚一转弯,后面描述的,则是那太宗皇帝下了一道旨意,给了一位太尉。

    这也就罢了,毕竟太尉掌管兵马,领了旨意理应领兵出征,更何况之前也是说什么天下不宁,有不祥之兆,结果他倒好,得令之后千里迢迢赶去名山大川,拜访了一位道家天师,随后双方你来我往,说的都是神神鬼鬼的,玄之又玄。

    这在坐的众人就一个个都皱起眉来,很多原本打算在此处消磨时间的,就都纷纷起身,满脸失望的离去了。

    那些留下来的,一个个也是时而摇头,时而议论,对着谷褚指指点点。

    台子上的谷褚到还有些定力,尽管看着下面人群散去,心里焦急,但到底经过了前面几次的磨炼,有些习惯了,依旧还能说得下去,于是硬着头皮,继续说着后面的故事。

    终于,说道了一处关键……

    却是那位李太尉误打误撞,触动了一处石碑,于是天摇地动,诸多异象不要钱一样的从谷褚的嘴里说出来,倒也煞有其事,只是这台下的听客们,则一个个接连摇头。

    尤其是听到一道黑气升腾起来,最后画作百十道金光,散去四面八方,更是有人人不知嗤笑起来。

    “这不就是先前那《四方之玉》的路数么?谷褚,你可别告诉我等,后面又是一个狗妖,与一村妇,路遇和尚,然后去搜集那四散而去的玉石,最后与妖魔大战,这些啊,听腻了!”

    谷褚却不理睬,只是继续讲着,说是那太尉见了异象,问真人缘由,这才打住,来了个标准结局——

    “若想知道那真人说出什么话来,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