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十六章 古荒之地
    沈蝶大方的收下了左风赠送而出的匕首,反而显得左风这个大男人有些扭捏了。

    左风本以为她听完会拒绝,那他也就可顺理成章的将吊坠退还给她了。可如今也只好无奈的将那吊坠揣入怀中,带着沈蝶丝丝体温的吊坠入怀之时,左风竟然首次有了一种内心悸动的感觉。

    “既然你收下了它,我也要告诉你关于这个吊坠的一切。”

    听到沈蝶开口,左风立刻从那有点温馨的感觉里恢复了冷静,诧异的望着沈蝶说道。

    “关于这吊坠的?它不是你们猎团团长赠送给你的么。”

    微微颔首,沈蝶的目光变得有些深邃,好似整个人都陷入了回忆之中。左风偏头看去,不禁有些失神,月光倾洒在她洁白无瑕的脸上,那精致的剪影从侧面看去极为动人。

    沈蝶好似整理了一下思绪,这才缓缓开口,声音如同幽谷中的箫音般空寂飘逸。

    “我们的少团团长年轻时也算得上天赋惊人,和很多怀抱梦想的年轻人一样,走出这片茂密的丛林甚至是这叶林帝国,去了大陆上最为神秘的古荒帝国,也被称作古荒之地。”

    “古荒帝国其实根本算不上是帝国,所以人们才称之为古荒之地。那里是大陆之上唯一一处,对其他帝国之人不排斥的地方,也是其他几个帝国都不敢招惹的神秘之地。”

    听到这里,左风明显有了些兴趣。他之前因修习过制药之术,所以对以制药闻名大陆的玄武帝国有些了解,但大陆上其他几处地方却完全不了解。

    “古荒帝国分布着大小诸多门派,以门派的大小和实力又分作四个等级,分别以宗、阁、派、门来划分。我们团长当初加入的就是黑云派,在古荒之地中算得上第三档中的娇娇者。”

    左风虽然还是一知半解,但对于这“古荒之地”也算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同时他也隐隐猜测,沈蝶送给自己的吊坠应该和这黑云派有着一些关联。

    “团长当初受到门派的重点培养,也为门派立下了汗马功劳,可最终也难免留下一些无法恢复的隐患在身。当他离开黑云派,准备返回故乡之时,被当时的派主赐下这枚吊坠,凭此吊坠黑云派将会接纳其为入门弟子。”

    讲了这许多,沈蝶也终于讲到了关键之处。虽然左风有些不舍,但还是坚决的将吊坠取了出来。他并非是垂涎那黑云派的入门弟子人选,而是对这吊坠上所包含的那份情谊特别重视。

    左风最后还是坚决的将吊坠递了过去,郑重说道。

    “姑娘,你身负血海深仇,这吊坠对你太过重要,我实在不敢收下。”

    沈蝶看到左风这幅模样,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用神的仔细打量起面前的肖瘦少年。当看清左风并非是虚言推诿后,这才露出了一个赞许的笑容,说道。

    “左风,怪不得你能有如此修为,就凭着你这股如磐石般的心性,将来也必将成为一代强者。面对这样的机缘毫不动心,不受外物的干扰,恐怕也只有你这样的人才会突破那最终的炼气阶段。”

    听到这些话,左风有些迷茫的抓了抓头,心中暗自嘀咕道。

    ‘怎么我就心性如磐石了,怎么我就能成为一代强者了,这都哪跟哪呀?黑云派应该就是在古荒帝国排在第三个层次的一个势力,没必要锲而不舍的追求那一个入门弟子的资格吧。’

    左风的这个想法也多亏只是存在于心中,他自小生长在这山村之中,并不知道这片大陆上为何只有古荒之地超然物外,即使是古荒帝国第四流的一个“门”,实力恐怕都将超过任何一个帝国的边塞重城。

    “灭族之仇固然要报,可就算我去到那黑云门修成一身本领,也无法对抗整个金岩山。与仇恨相比我更在意你那份相救恩情,况且你的天赋比起我要优秀许多,这枚吊坠想来会更适合你。”

    左风对那黑云派没有半点兴趣,但这份盛情他却无法拒绝,犹豫再三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将吊坠再次珍重收入怀中。

    忽然,左风的怀中微微一动,一个小脑袋大耳朵的小兽从中钻了出来。小兽双目略带倦意,有些不满的瞪了一眼左风,随后就有意无意的打量起面前的白衣女子。

    “呀,好可爱的小兽,我从未见过这么可爱的小兽,这双大耳朵真好看。”

    沈蝶在看到小兽的刹那,脸色由之前的严肃认真瞬间变作小女儿之态。左风微微一笑伸手从怀中将小兽拉出,它一副极为不满的表情狠狠瞪了一眼左风,就被送入到了沈蝶的手中。

    “好可爱的小兽,它叫什么名字。”

    沈蝶如同母性泛滥般,小心的将之捧在手心之中,口中如自语般的说道。

    “它叫什么名字?”

    左风听到这个问题后小声重复一遍,他抓小兽的初衷是为了妹妹,但现在这小兽对自己来说太过重要,只能暂时留在身边。关于这小兽的名字,他却从未考虑过,听到沈蝶问起他只是稍稍愣了片刻,就冲口喊出两个字。

    “逆风”

    “逆风,怎么起了个如此怪的名字。你叫左风它叫逆风,听起来好像什么师兄弟一般。”

    听到沈蝶这半开玩笑的话后,左风的脑门之上几条黑线微微浮现,反观小兽却好像对这个名字很喜欢般兴奋的“吱吱”叫了两声。

    左风刚要开口,却忽然微微一顿,随后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眼角的余光向着院外的那棵大树扫去。刚刚有一些细小的声息进入耳中,他从中已经判断出那两只鬼鬼祟祟的“老鼠”已经悄悄离开了。

    左风心中暗笑,自己带着沈蝶来到院子内的这长椅上闲聊,就是为了让那两个家伙只能看到却听不到而为。

    “他们两个已经走了。”

    沈蝶的话语很突兀,此刻左风的表情极为精彩,微笑尚还在脸庞却好像凝固了一般。

    “你,你……”

    “你什么你,不就是两只监视你的老鼠嘛,你回来后我就发现了他们两个家伙,其中一个好像是今天找过你麻烦的那个病鬼吧。”

    知道她口中的那个病鬼说的就是左成,心中的震惊更是完全写在脸上,有些不可置信的打量着眼前巧笑嫣然的少女。要知道他也只是感知到了两个人,至于对方的身份也主要是依靠推测而出的。

    “别那么瞧我好么,我之前曾经告诉过你,我的体质很特殊。在感官和感知上更是强于普通武者,那两个家伙修为那么差,自然逃不出我的感知喽。”

    沈蝶此时的表情犹如小女生般,边说着还略微调皮的眨了眨眼,左风微微一愣之后,就想起白天自己说出能够接下藤方“虎奔拳”的原因,她就曾表示过理解自己那种玄妙的感应。

    此刻想来,就算曾经有人说过有这种方式,若不是自己有切身体会,恐怕也会像左风那般半信半疑才对。想到这里,左风不禁对眼前的女子有了更深一层的判断。

    ‘与她相比我还是不够成熟稳重,看来在心性方面我还是要多加磨练才是。’

    左风心中不自觉的这样想到,这也是他的修为能超越所有同龄人的重要原因,只要发觉自己的不足都要努力弥补。

    将手中的小兽轻轻的放回在左风的手中,沈蝶露出了温柔的笑容,这笑容如同和煦的春风般在左风心中刮过。樱唇倾吐说道:“左风。你没有发觉,你这样活着会很累么。”

    左风表情微微一僵,张口结舌不知该如何接下去,就看到沈蝶缓缓起身,秋水般的眼眸深深的注视了左风片刻,说道。

    “你总是为别人着想,什么时候会为自己打算。”

    沈蝶微微欠身施了一礼后就转身离开,丢下一脸迷茫的左风。对于沈蝶最后说的话,左风却完全不明其意,不禁有些茫然的低头说道。

    “你明白她刚才话中的含义么?”

    掌心中的小兽迷茫的瞪着一双银灰色的大眼睛看向左风,随后歪着脑袋露出一个思索的表情。

    “有时候,我真的会觉得你能听懂我说的话。就是不知道你喜不喜欢‘逆风’这个名字。”

    对于左风前一段话,小兽还同样保持着一脸的不解。当听到后面提及给它取名叫‘逆风’后,就忽然兴奋的“吱吱”叫了两声。

    左风对此只是报以一个无奈的笑容,对于那神奇的东山峡谷山顶上捡回的小兽,现在就是有人说它能飞天遁地,左风都会觉得是有可能的,更何况今天晚上他刚刚发现了这小兽的又一项异能。

    抬起右手轻轻捏了捏怀中的那吊坠,一丝若有若无的温热之感袭上心头。

    “古荒之地”左风自言自语的说道,随后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自己身上还有着诸多秘密没有解开,又何必去惦记什么古荒帝国的三流势力。经过那一年废物期的左风,让他更加坚信自己的实力才是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