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七十七章 拜访城主
    一轮明月高悬于空,月光如水倾泻在广阔的大地,那清冷的银灰色是深夜唯一的主色调。雁城的繁华在此时已完全退去,无数的酒楼、赌馆都已人去楼空。屋内的凌乱是那刚刚的热闹所唯一留下的痕迹,雁城的宵禁令一贯如是,千百年来从未有一天不是如此。

    可今晚注定是一个特殊的夜,雁城几百年未曾打破的所有规矩好似要在今晚全部破除一般,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源于一位神秘老妪。

    此时神秘老妪正从一幢不小的府邸中走出,这幢府邸是雁城最大的一处帮会青云帮的所在。

    青云帮本身拥有两家青楼和一家赌馆,这种实力在雁城中也是能够排进前列的。最重要的是其手下人的实力也都极为强横,比章玉所雇佣的黑狼帮和虎威帮都要强大一个档次,而眼下平日里四处作威作福的青云帮已经是一片狼藉。

    一些相互交好的商铺之间,都已经相互间通过气,对那神秘老妪的可怕也都有了些了解。所以这位老人所到之处,基本都是开门迎接,不用多言就已经乖乖的开启自家宝库任其查看。

    可这些人和这青云帮却素无往来,平日里也会有不少人受这青云帮的多方打压。此时有这么一位煞神四处乱闯,他们也乐得看这青云帮倒霉,自然没有人提前给他们通气。

    这老妪来到青云帮所在的府邸时,城内已开始宵禁,那些在青楼和赌坊中的手下也纷纷回到这里。正巧此时老妪不顾阻拦一路横冲直撞的进入府邸,这些平日里欺压别人惯了的地头蛇,哪里容得下面前这打扮怪异的老太太在他们的地头撒野,于是这群人如狼似虎的操起兵器对着老太太就下了死手。

    老妪今晚去了不下十多家店铺、府邸,所到之处无不是客客气气的迎进送出。老太太也并非是全不讲理之人。若是对方客气她也不搅闹,略微查看一下就立刻离开。

    可没想到在这里遇到这么一大群混不楞,在门口就口出恶言,还未说几句就已经对她动起手来。老妪平日里也是最讨厌这种仗势欺人的恶徒,只是随意的出了一下手,就将几名看门人放倒在地。她也是有意没有过多露出自己的实力,想要看看这家主人是否也是蛮不讲理之辈。

    有一些大户人家的主人倒还讲理,只是平时对于下人疏于管教而已。老妪并不知此处其实可以算是雁城之中最没道理可讲之地,她的处处留手反而更加让这帮恶徒不知深浅起来。

    倒下的人越多冲上来的就更多,最后连青云帮的老大也是操着他特有的精铁巨棍冲上来和老妪玩命。此时的老妪也是动了真火,之前进入那地下交易所时,她也只是让围攻之人受些小伤稍稍威吓而已。

    此处却不同于那地下交易所,连他们口中的老大都如此蛮横,那就没有必要过多废话。老妪的身形晃动如鬼魅般的穿梭于人群之中,很多人只是觉得眼前一花,好似有一团灰色的微风刮过,随后就传出阵阵惨嚎之声。

    直到此刻那青云帮的老大才知道,不是那老太太来踢铁板,而是他们这群不知深浅之人踢到了一块货真价实的大铁板。

    “停……停……”

    现在这青云帮的老大肠子都快悔青了,你说你这么强悍的人物,怎么非要装成弱不禁风的老太太。而且之前偏要露出好似淬筋后期的实力,若早知道您是这般实力我们哪里还敢跟您伸手。

    可现在这老妪的真火已经被勾起,哪会管他在叫喊什么。根本不理会那帮主的惊恐大叫,身影一刻不停的在人群中穿梭游走,成片成片的青云帮好手倒在地上。

    他们可就没有地下交易所那般好运,受伤之人不是断手断脚就是胸腹碎裂,最轻的伤没有个半年都难以恢复。几个呼吸间老妪就将整个院子中几百人全部放倒,那青云帮的老大随后倒在地陪着那一帮重伤之人,一脸惊恐的望着老妪。

    粗重的呼吸如同拉风箱一般,这帮主几乎浑身各处脏器都有着不轻的内伤,不要说能否恢复,就算想要保持实力不跌退也有非常大的难度。

    老妪的出手不可谓不重,但相比于这些人平日里的作为却还算仁慈,至少她还是给在场的这群人留下了性命。老妪做完这些好像做了什么微不足道的的事一般,立刻又恢复了她往日那般走路摇晃随时像要摔倒的样子,迈着她特有的细碎步伐,并未进入大厅而是径直朝着后院而去。

    后院中的建筑非常稀少,老妪如回到自己家里一般轻车熟路的来到了一处静室前,从外表看上去同城主府中的修炼室相差不多。所用材料也只是单纯的青石,老妪这一路行来再未遇到任何阻拦,偶尔看到一些丫环仆人也都是远远逃开。

    走到静室门口老妪只是随意的用手一推,那本来是向外拉开的静室门。就连着门框一块向内倒去。

    这是一处修炼用的静室,室内只有一张石床和一方石台,老妪走到石台边单手握住石台一角,随意扬手之间那几百斤的石台就如一张纸片般被抛到了另一头墙角。伸出脚来在地上微微轻跺,平整的地面立刻塌陷下了一大片,一处洞口也在塌陷之处暴露出来。

    这静室并未采用磁灵石,而这青云帮帮主的藏宝室就建在静室下的隐蔽处。静室虽然没有安装磁灵石,但他的藏宝室却是有安装。

    老妪在洞口闭目站立了一个呼吸,便确定了这里也没有自己所寻找的目标,不再停留转身离去。

    这老妪并不清楚,因为她的这次搅闹,竟然就使得这雁城中最大的帮派青云帮,就此烟消云散。

    在她走后这青云帮帮主身受重伤,再也没有压服这帮人的实力。而这群人每个也都不是什么善主,此地的宝库暴露出来,被那些受伤较轻之人和府内的一众人给瓜分了去。后来又因为抢夺帮主的位置大打出手,那倒霉的青云帮帮主也在这场混乱的闹剧中身亡。

    而那些争夺帮主之人也并未讨到好处,最后青云帮的财产被其他几个小一点的帮派给瓜分干净。在左风回到雁城之时,这里已经没有一个叫青云帮的帮会存在了。

    老妪走出青云帮府邸时面沉如水一脸寒霜,因为雁城中她还未查看的位置只有三处,那三处位置她在精神探查的时候已经大概知道了其主人为谁。从这三处府邸的大小和所处位置,已经可以分辨出,这应该是此地的城主府和统领府的所在。

    以她的实力倒是对这几个地方没有丝毫惧怕,但却碍于身份不想和他们有过多瓜葛,但现在看来自己想要找寻的所在应该就在这几个地方其中一处。

    “看来不想去也要走这一遭了。”老妪不自禁的低叹了一句,就转身向着一处统领府行去。

    此时已是深夜,大部分人已经入睡,整个雁城也是一天中最为安静之时。老妪此时的心情极为不好,因为刚刚看过两处统领府的密室,结果同样是一无所获,在那鲁云统领的府上还算顺利,那鲁云亲自在大门外迎接老妪的到来,并且早已经将密室的大门打开任她检验,这反而弄的老妪有些不好意思。

    而在那章玉统领府上却是另一番光景,章玉年纪不大却学了那许多油腔滑调,而且话语中不断试探老妪的来历,而到了最后竟然还透出了想要招揽的目的。老妪真不知是这人太过天真,还是有些白痴的过了头,也就是这章玉的不知进退搞得老妪此时的心情特别烦躁。

    大街上已经不会有半个行人,只有偶尔的一小队护城兵卫排列整齐的在城中巡视,在遇到老妪之时会自觉的绕道而行,这显然是有了高层的授意才会如此。

    远远的已经能够看到一处府邸灯火辉煌,这和整个雁城的漆黑寂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虽然距离很远,但以老妪的目力已经能够清晰看到那两扇巨大中门已经打开,这种规格也是在迎接最尊贵的客人时才会如此。

    随着不断靠近,老者已能看清门口处两排士兵整齐的站在两旁,门口处为首者是一名面目粗狂的中年大汉。

    这大汉的身材甚是魁伟,同两旁的站立的士兵相比与其说他壮硕,倒不如说他更像一只“野兽”更加贴切一些。

    在他身旁是一名白衣老者,正是天叔。而再往后能够看到门内的阴影处,有着三名身穿黑衣的暗影卫。这种人几乎是不会出现在如此场面之上,但此时也被命令来此迎接,可见对于她这位不请自来的“贵客”有多么重视。

    “老前辈,远道而来,我未曾出城相迎有失礼数还望莫要见怪。”那面目粗犷的中年大汉在距离很远时便高声说道,并且抱拳并腿深深施礼。这一般都是家族或者师门中对于长辈的最高礼数,这番作为已经算是恭敬到了极致。

    “不用那么多礼数,我老人家也是云游到此忽然心血来潮,若是对贵府有所叨扰,还望莫要怪老婆子鲁莽。”老妪进城后首次如此客气的说话,这也真是应了她的那句话“我很讲道理。”

    “哪里,哪里,前辈如此贵客我们请都请不到,怎会怪罪。请老前辈先到大厅容晚辈奉茶,前辈有兴趣欣赏我这府邸那也是我的荣幸。”大汉说完就向内做了一个请的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