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武逆焚天 > 第八十六章 怪异战斗
  之前那名武者的怪异死亡,让其他十几名武者都从心底产生了一种恐惧,这种不明不白的诡异死亡方式是这些人从未见到过的。

  而明白这一切的只有左风自己,可要是说他完全理解,却也谈不上。因为他至今没搞清楚这里如此暴乱的灵气到底属于什么存在,他只是模糊的知道这狂暴的灵气,和自己以前修炼时吸纳的灵气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十几名山贼此时纷纷拿出武器,却没有人愿意第一个冲上来,毕竟他们也不清楚左风到底利用什么方法杀死的同伴。

  这就照成了一幕怪异的画面,一名十几岁的少年警惕的望着四周身形晃动的武者。而十几名武者凶神恶煞的呼喝着绕着中间的少年转圈,两方好像准备就如此僵持下去了一般。

  “嗷……”

  远处一声沉闷兽吼恰在此时响起,这兽吼在群山之间回荡不休,让人无法分辨它的远近,这吼声却打破了僵持的局面。因为终于有山贼因为害怕妖兽的到来,选择试探性的向左风发起攻击。

  他的动作也立刻引起了同伴们的响应,又有三名武者从外围的圈子中走出,向着左风靠近过去。

  左风警惕的注意着靠近过来的四名山贼,他的眼睛紧紧盯着前面靠过来的一人。虽然没有回头,但如此近距离下念力的探查,让他将后面三人的举动也感知的清清楚楚。这四人中两人用刀两人使剑,前方过来的一人手中持着一把短刀,见到他向自己走来左风猛地向前冲去。

  此刻左风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原本的灵动,而最让他感觉奇妙的是,刚刚那暴走的灵气宣泄出去后,他就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腿上的伤已经不会感觉疼痛。

  虽然没有时间查看自身,但腿上的伤却好像已经愈合,这一发现让左风又立刻燃起希望。如果能够侥幸冲出这些人的包围,那么他也有信心短时间内不会再被他们追上,但前提是身体内的灵气不要再失控暴走。

  见到左风向自己冲来,他面前的武者先是微微有些错愕,但随后就满脸恐惧的向后退了两步。左风猛然再次加速来到了对方面前,持刀武者下意识的就举起短刀向左风劈去。

  由于他的心底还是有些恐惧,挥刀也是以试探为主,所以根本未曾运足力量速度自然也不是很快。左风轻易的就闪避开对方的刀锋,并且伸出他那细小的手掌向着对方那持着刀的手腕拍去。

  持刀武者显然也没猜到左风会如此反应,但就在左风的手掌向他手腕拍来之时,他如同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般,尖叫着向后跳去。

  因为这一动作太过突兀,致使他落地后都未能站稳直接跌倒在地上,翻滚了两圈才停下来。看到这滑稽的一幕没有人出声发笑,而是一个个更加紧张的盯着场中那瘦小的少年,在他们的猜想中若是不小心被这少年拍中,恐怕下一刻就会死于非命。

  左风此刻嘴角挂着笑意,其实刚才那一掌他也是想要试探一下,结果也让他感到很满意。将体内那暴乱的灵气宣泄到对方身体中让其死亡,对于左风来说多少有那么一点侥幸成分在其中,毕竟他不清楚下次还能不能做到。

  可就算能够做到,那些狂暴的灵气现在都集中在他胸腹之间。当他能够用手掌直接宣泄出时,恐怕已是这怪异灵气走遍四肢的时候,估计那时左风不要说对敌,自己都应该暴体而亡了。

  身后那三名武者见到同伴如此狼狈模样,他们也清楚的看到刚才左风挥掌拍出的动作,这让他们对于这少年的诡异能力更加恐惧。同时他们还有一个发现,就是少年对于短刀的攻击还是有所顾忌,所以这三人犹豫了一下依旧咬着牙从背后向左风缓缓靠过去。

  左风没有回头也知道三人的动作,甚至连那准备对自己发动偷袭的三人心里所想,也能猜到五六分,他假作不知的盯着面前的敌人。

  三人很快就来到左风的背后,几人相互之间交换了一个眼神,就各自举起手中的兵器对左风攻去。

  在这一刻左风的眼中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丝狠戾,头也不回直接向后倒跃而去。他那瘦小的身体如灵动的野兽一般,迅捷的冲入其中一名武者身前。

  这几人此时都刚刚举起手中的兵器,正准备向下劈斩而去。眼前的少年竟好似脑后有眼睛般,恰到好处的欺身过来,也正好避过了所有临身的武器,而少年到目前为止还未曾转过脸来。

  这诡异的一幕更是让受了多次惊吓的众山贼再次心底发寒。这少年从里到外处处都透着诡异,好像全身上下有着发掘不完的秘密。让这些整日刀头舔血的亡命徒,都感觉到了一丝丝寒意。

  三人虽然慢了一线,但依旧改变角度继续向着左风劈去。左风如亲眼所见一般向后仰倒,在身体几乎接触地面之前,脚掌在地面狠狠重踏,他的身体就似箭矢一般平平向前射出。

  他这一下完全出乎三人的意料之外,武器都纷纷落到空处。身体向前飞去的左风身体微微蜷缩起来,当他的头就要撞到一名武者的脚尖时,猛地用手狠狠拍在地面上,借着反推的力量整个身体也改平飞为向斜上窜起。

  “碰……噗……”

  碰撞的声音伴随着闷响,左风在斜飞起来的同时用肩部向敌人的胸口撞去。在两人身体刚一接触的同时,他立刻扭腰转都身体,用自己的后背贴在对方的前胸。同时左风将身体中又一部暴走的灵气,向着对方宣泄过去,这才有了两个声音发出。

  虽然两次都成功躲过敌人的攻击,但左风清楚并非自己的武技和反应比他们高出很多,相反的是眼前这些武者最弱的都在炼骨后期三四级的境界。

  这样的武者无不是经历长久苦修和战斗,而且也大多有着不俗的武技在身,更兼丰富的战斗经验。

  左风可以说与他们中任何一人公平战斗,恐怕能逃得性命都极为困难。可现在的场中却是左风在利用自己目前特殊的身体条件,和众人不明所以的心里恐惧,将这群人玩弄在自己的股掌间。

  “啊……呜呜……”

  一声痛苦的惨叫再次响起,那名被左风撞到的武者痛苦的叫喊着,却无法说出完整的话来。很快他的身体开始如之前那人般不断抽搐起来,他想要向身旁的同伴抓去,可他身边的两名同伴早见势不妙拔足逃开了去。

  没有坚持两个呼吸他就浑身抖动的栽倒在地,身体也如之前那人般剧烈膨胀。这次人们看清了,血和灵气是顺着身体的几个重要大穴流溢出来的,这种情况一般只会出现在练功时走火入魔,灵气完全不受控制的时候才会发生。

  左风现在的身体经过这一次的宣泄之后,更是舒爽了许多。锋利的眼神向四周包围着自己的武者扫去,每个被他眼神扫过的山贼,都是身体不自觉的向后退却。

  这样的恐吓并非没有目的,很快左风就看到一名武者被自己看到后被吓的浑身颤抖,甚至手上的长剑都要把持不住。当看到这名武者时,他冷冷的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然后便快速的向着这名山贼冲去。

  “啊”

  这名山贼见到如煞神般的少年朝自己冲来,再也不敢留在原地大喊着向一旁同伴的身后逃去,那因为恐惧而发出的喊叫声尖利嘶哑。看到对方让出路来左风自然不会头脑发热的继续追击,而是顺着他逃走后留下的缺口快速的冲出包围圈。

  “拦住他。”低沉的叫喊声从远处山脊上响起,正在逃跑中的左风听得出来这正是那名鼠脸山贼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其他山贼也立刻反应过来,但左风此时的速度快若闪电,眨眼间已经冲出包围圈向着密林中全速逃去。那些山贼也只是追出了一小段,见人人都不愿意追在头前也就都纷纷放弃。

  “你们都傻了么,怎么放他跑掉。”那鼠脸男子的声音再次响起,前一句话时他的声音还在半山处,而这次声音传来时已经是从山脚处发出。又过了几个呼吸他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和他一同前来的还有九名身穿灰衣面无表情的武者。

  “你们都疯了不成,不知道我们今晚的目的是什么?就这么放他离去,难道我说话就如同放屁不成。”鼠脸男子此时一脸的愤怒,因为过于激动他脸侧的青筋已经鼓了起来。

  “头子,这少年太过诡异,刚才他被马五全力一脚踢中胸口,结果却是马五身死当场。而就在刚刚燕七被他撞到后也是怪异死去。”一名武者心惊胆战的走前两步向鼠脸男子解释道。

  “你在胡说些什么,你酒和多了不成。”鼠脸男子一脸的不耐烦,回手就是一巴掌打在说话那人的脸上。

  那人被一巴掌打的差点离地飞起,踉跄着跌退了几步才稳住身子。停顿了一下吐出一小口带血的唾沫,其中还夹杂了一颗折断的牙齿在其中。

  他揉了揉肿起来的脸庞,委屈的说道:“我们这些人都是亲眼所见,并非我胡说八道,而且我今晚一口酒都未曾喝过。”

  听了他的话那鼠脸男子和灰衣人向着四周众人看去,发觉人人都露出心有余悸的表情,不断点着头同意刚才那人所说的话。

  鼠脸男子这才略微相信了之前那人所说的话,回头向着灰衣人队伍中一名年长者看去。这名年长的灰衣人身佩两柄长剑,此刻正一脸严肃的低头思索着刚刚那被打的山贼所讲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