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武逆焚天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怎么是你
  面具青年的身体一下就紧绷起来,他可没有左风那般敏锐的灵觉。虽然明知道这三道身影之中只有一道是真身,他却根本无法分辨出哪一道才是左风的真身。

  但面具青年却猛的将身子蹲低了一点,双**叉护住自己的重要位置。左风见此并未露出喜色,而是一脸凝重的继续发起攻击。

  首先一道拳影在贴近青年的身体时就消散而去,左风在试探之后,真正的攻击也紧随其后的落在了青年的身体上。和左风猜想的一样,青年的身体果然比之前更加强韧了几分,虽然对方踉跄着后腿两步,但却完全将自己的攻击硬接了下来。

  可就在左风准备再次发动攻击之时,面具青年却速度激增发动了反击。青年在战斗中的经验的确不俗,在发现无法分辨出三道残影的真假后,就果断选择了硬接。而在被攻击之后,左风的那些残影也就失去了意义,真身自然也暴露出来,面具青年就是抓住这一丝机会展开反击。

  面具青年的攻势比之刚才更加凶猛很多,但左风却还可勉强抵挡住,只是对方的攻击太过凌厉,让他根本没有时间再次施展“酒拳”。但左风却丝毫不显慌乱,身形扭动之中就运用起了“连柔推手”和“卸骨法”。

  可这一次让左风感到吃惊的是,对方的关节在不知动用了什么秘法后,竟然变得异常结实。无论他采用何种办法,捏、推、卸、打种种手法,竟然都丝毫无法撼动对方的关节。这一下左风又再一次陷入了僵局,虽然没有立刻落败但却被对方一点点逼回了墙角。

  左风知道若是再次被逼回墙角,那么这次对方还是会如之前那般动用那套诡异的武技。若是以对方现在炼骨期五级的实力,自己能不能撑下那种狂暴的攻击还是未知之数。

  想到这里,左风心中暗自咬牙。随后身体飞速向后退去,眼看离墙角就只剩下不足一丈远。面具青年见左风主动退后,眼中一抹喜色闪过,脚下步伐见加紧的前冲而去。

  左风却忽然脚下怪异的步伐迈出,身形也随之幻化出了三道。面具青年见此,眼中的喜色更加浓郁了几分。他并不惧怕左风使用这残影之法,他只怕左风采用诡异的身法逃离开墙角位置。

  见左风的三道残影再次冲来,面具青年依然如同上次一般压低身子,两手护在身前。这一次左风没有试探,但体内的灵气猛然间循着一条经脉运往手掌,在推出的同时,纳海之中再次分出一道灵气,经由另一条经脉送去手掌。

  左风竟然在此时动用起了“云浪掌”,在此之前左风仅有的几次运用云浪掌,都是通过他自己研究出的方法发动的“伪云浪掌”。可在突破到炼骨期之后,他发觉自己在灵气运行上好像又迈出一步。

  此刻失去“囚锁”的束缚之后,他感到灵气的运转有种如臂指使的感觉,所以他才大胆的准备采用这不知等阶的武技。

  面具青年此时低头防御,根本没注意到在左风运用云浪掌之时,其他两道残影渐渐模糊已经可以分辨出来。他现在就一门心思的等待左风的攻击过后,好全力将之逼到墙角处,再向上次那般动用那套武技将左风彻底废掉。

  左风手掌平平推出,看上去毫无任何花巧。并不是他不想避开面具青年的防御,而是现在云浪掌的运用还在入门阶段徘徊。他若是改变步伐,或者是调整发招的姿态,很可能就是再次失败的结果。

  “嘭”

  左风那白皙的纤细的手掌轻轻按在青年的手臂上,和对方那粗大的手臂相比,他的手掌就显得极为小巧好似女子的手掌一般。可就是这白皙纤瘦的手掌,在触碰到青年手臂之时,却传来一声沉闷的炸响。

  面具青年还在错愕之时,就感到手臂处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剧痛。随后一道暗劲带着滚滚灵力势如破竹般冲入到了身体之中。面具青年大惊之下,努力的调动起浑身的灵力,想要阻挡这股暗劲的侵入。

  可就在自己的灵力遇到这股暗劲的同时,就如同冰雪消融了一般不知所踪。正在不断退后的青年一脸震惊之时,身体内再次传来一声闷响。这响声微不可闻,但所造成的效果却极为巨大,几乎在暗劲引爆的一瞬间,他就感到好似五脏六腑都要倒转过来了一般。

  左风此时也在注视着青年的变化,这是他第一次真正动用“云浪掌”,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被这武技击中后会造成什么破坏。他只看到对方踉跄着后腿了数步后,就突然顿住脚步,同时身体猛地一阵颤抖。

  ‘难道又失败了?’

  左风在心中暗暗嘀咕,同时调动起此刻的全部力量和灵力,快速向着面具青年冲了过去。在距离对方一丈远时,身体就腾空而起,在空中右脚高高抬起狠狠的向着对方扫了过去。虽然不知对方究竟伤的如何,他却不敢有丝毫大意,对方身体的强悍他之前也是亲身体会过的。

  可就在左风的脚快要踢中青年的胸口之时,他敏锐的察觉到对方的双目无神的低垂了下来。心中一惊,下意识的将力量又收回四五分。可即使如此,面具青年的身体在被击中后,还是远远的抛飞了出去,在落地后甚至在地面翻滚了十多下才停了下来。

  左风此时也渐渐回过神来,对方刚刚显然是被自己的云浪掌击成重伤。就在自己踢中对方的前一刻,青年已经失去了意识,他的修为也回落到了炼骨期三级。最后对方几乎在毫无防备下硬挨了那一脚,所以才会将对方踢的飞起那么远。

  左风低头看了脚边不愿处的面具,眉头深锁的再次望了一眼匍匐在地的青年。对于这青年的身份他一直感到困惑,好奇心的驱使下,左风缓缓走到了青年的身边,伸出脚来在青年身上勾了一下。

  那身材壮硕的青年随着脚尖的勾起,也立刻翻转了过来。

  左风在看到这青年的相貌后就立刻轻“咦”了一声,跟着就俯下身子细细检查起来。青年的脸上有着多道疤痕,如同一只只虫子般攀爬其上,而且在其咽喉上也有着一道不浅的伤痕。这应该就是青年说话时,嗓音如此难听的原因。

  可左风在观察了一会儿后,却猛的惊呼出声:“不可能,这不可能。怎么会是你呢?”

  左风因为激动声音都有些变调,可在这空旷的大厅之中只有他和那名昏迷的疤脸青年,根本米有人回答他的疑问。左风随后将青年的手臂上的盔甲卸掉,将其袖子挽了起来。那上面隐约能够看到两排细小的伤疤,这伤疤看上去好似被咬所致。

  当看到这伤疤之时,左风彻底愣在当场,口中兀自嘀咕着:“真的是你,你不是……”在左风小声的嘀咕了几句后,大厅之中就陷入了一片寂静。

  半晌之后,左风才回过神来,赶快掏出了诸多药包。有的需要扒开盔甲涂抹身体,有的就直接撬开嘴硬灌了下去。同时嘴里还在不断的重复着:“藤力哥,藤力哥,你快醒醒,快醒醒啊!”

  原来这名青年就是之前遭到山贼暗算不知所踪的藤力,师父的大儿子。自从那次藤力带领的小队,去查看其它村子的情况遭到山贼暗算,之后就完全失去了联系。可之后又为什么成了郡守的义子,而且竟然好似对左风一点印象都没有。

  这些问题在左风的脑海中盘旋,他却丝毫理不出一个头绪。心中还在暗骂自己下手不知轻重,竟然将藤力打的如此之重。

  左风与藤力的感情一直不错,藤力平时对他也有诸多照顾,而藤力手上的那道齿痕就是左风造成的。那是一年前,左风的修为尽费后采用了多种自虐的方式修行,藤力见到后出手阻拦,被当时近乎疯狂的左风给咬伤的。

  可就在几个月前藤力失踪,村子也随后遭到了袭击,而师父最后也死在了灰衣人的手中。藤方不争气的投靠了章玉统领,眼下虽然见到了藤力,却被自己亲手打成了这幅模样,这让左风的心里如何能不难受。

  回想起藤力刚刚同自己比斗时,动用的那些武技和秘法,无不是以损害自身为代价来提高修为和破坏力的。显然这郡守收藤力为义子,也并未安什么好心。

  片刻之后,左风的情绪也稍稍冷静了下来。再次仔细查探了一下藤力的伤势,虽然伤的极为严重,但肯定没有什么性命之忧。

  ‘藤力现在根本不认识自己,就是勉强将他带回去,恐怕郡守那边也不会同意,看来这事情还需要慢慢解决。不过这次帮助安雄夺得了试炼的优胜,想来凭这份人情让他出面,还是有可能将藤力要回来的。’

  左风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可想,轻轻将藤力抱起,随后将他放在了通道之中。藤力的事情只能慢慢想办法解决,他也就只能先把优胜的奖品拿到手再说。而且引起兽魂感应的东西,左风也极为在意,他准备抓紧时间在这里找寻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