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武逆焚天 > 第五百一十七章 王阶高级
  “很抱歉,我不得不要拒绝你的邀请,不过还是很感谢你如此其中我。”

  左风的话音刚落,段暇就迫不及待的站起来说道:“这是为何?既然沈兄弟并没有什么势力,而你又对炼药术如此执着,那么药门无疑是你最好的选择才对。”

  段月瑶却是露出了一丝若有所思的神色,反而对左风的这个选择没有感到任何意外,似乎她早就料到左风会如此选择了。左风一直在留意着她的变化,当然不会遗漏此时的表情,这名才智超群的女子到底再考虑什么,他现在反而有些摸不着了。

  如果说最开始的时候,左风是认为对方要摸自己的一些底细,那么后来的话又让左风明白对方是想要将自己拉入药门。可是现在左风又有些迷茫了,对方明知道自己不会同意,可为何又要多此一举,她的目的究竟又是为何呢。

  见到左风沉吟不语,并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段暇摆着手想要将左风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不过这一次他的话还没有问出口,就被段月瑶出手阻止了。

  这段暇虽然看起来有些任性,但是却很听姐姐的话,有些不甘的瞪了一眼左风就坐了下去。

  此时拍卖台上的男子在呼喊了半天之后,发现没有人愿意出价后,只能叹了口气宣布那蛇面花三百五十金币成交。

  对于获得那蛇面花左风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喜色,他现在还在思考着段月瑶的目的。

  拍卖台上的工作还在继续,此时拿出来的是一部功法,虽然只有人阶上品,但是这已经可以让无数武者为之兴奋不已。一时之间下面的叫价声此起彼伏,不过段氏姐弟和左风二人却丝毫没有兴趣。

  左风自身修习了融魂功,这种功法非常特殊,左风修习到现在都只是在入门阶段,甚至功法的能力也只是看到凤毛麟角而已。琥珀是康家着力培养的武者,对于功法武技等并没有特别的需要。

  段氏姐弟更是主攻炼药,虽然需要不错的功法帮助修为的进步,但是药门的资源也是极为丰富,根本就不必康家那种大世家差,所以他们也对于这种功法没有丝毫兴趣。

  一部人阶上品的功法,最终以六百八十金币成交,拍卖台上的中年人此时已经再次换上一副笑脸,估计能够从这件拍品中狠狠“抽”一笔。

  紧接着拍卖出来的依旧是功法,但人阶上品算是一个分水岭。达到王阶的功法根本不会有人拿出来拍卖,就算有人得到了也不敢在这样的场合拿出来拍卖。所以之后的几本功法也是在左风等人毫不在意的眼皮下被人拍走,四个人仿佛都没有将心思放在拍卖上一样。

  终于在第四不功法顺利拍卖后,拍卖台上的中年男子拿出了一份药方,而且是一种极为罕见的易容药液的药方。这种药液十分罕见,只不过这药方只是残本并不完全,左风猜测若不是残品也根本不会有人拿出来拍卖。

  一直百无聊赖的段暇此时好像打了鸡血般来了兴趣,猛的从椅子上跳起来。当中年男子说出底价为五百金币后,他就迫不及待喊出了“六百金币”这个数字。

  对于段暇的举动左风也是摇头不止,这样的出价简直就是疯狂,因为如果没有人愿意跟你竞争,你就等于是白白多拿出了一百金币。而且像他这样站在窗口大喊,任谁都能够看到他的样貌,这样一来这个包间的作用也就荡然无存了。

  在段暇满脸通红的喊完了价格后,段月瑶却是像没事人一般端坐原处,似乎对于弟弟的冒失举动丝毫不以为意。

  由此左风倒是看出来了这对姐弟不光财力雄厚,甚至也是不怕身份暴露,估计选择在贵宾间里出价竞拍,也只是不想和下面的人挤在一起罢了。

  这种拍卖行中的贵宾间,都是需要缴纳一定数额的钱后才能拥有,而这个拍卖会之中只有四个贵宾间,随便想想都能够知道这贵宾间的价格一定是个不菲的数目。

  段暇的做法无疑非常的高调,大厅之内也随之陷入了短暂的平静。拍卖台上的中年男子当然不想见到这一幕,没有急着确定价格,而是开口说道:“虽然我手中拿的是一张残方,但是其中残缺的部分也就十份中的一份,若是有心之人也不是没有可能将其复原。”

  这一番话瞬间再次将大厅中那些人的激情点燃,不是说这些人有信心将药方复原,而若是这药方真的只残缺了这样一小部分,那它本身的价值还是非常大的。

  其实原本在听到这是易容液的药方时,左风也多少产生了一些兴趣。可是听闻这只是一部分的残片后,他也和下面大部分人一样,渐渐失去了兴趣。此时又听说只是缺了一小部分,左风的兴趣反而又再次燃起。

  不过这段暇倒是铁了心要获得这药方残片,几番争相出价之后这一张药方残片最终还是以八百五十金币的价格被段暇拍得。

  开始的那一写兴趣在听到这个价格之后也在左风心中彻底湮灭,毕竟这只是一本残片,而且那残缺的部分还不清楚是在哪里。负责拍卖的中年人故意没有提这一节,左风猜测恐怕缺失的应该是重要的部分。

  如果说一张药方有所残缺,而残缺的是炼制过程中的某个部分,那么高阶炼药师或者水平更强悍的药王,只需要根据对药性的了解和丰富的经验,就有可能将残缺的部分填补上。

  可一旦失去的部分在药材这个环节,那事情就会变得非常棘手。这大陆上存在的药材种类甚至可以用百万,千万来计算,要在这么庞大的药材种类中找到那适合的药材无异于大海捞针。

  虽然炼药水平高深之辈,可以根据药方之中的部分药材推论出缺失的药材大概是什么,但那同样也会是一个不小的工作量。而且能够做到此点之人,左风估计恐怕非要药寻那般人物才可以了。

  所以后来左风也就没有再去理会那药方,拍卖台上的中年男子最后敲定了八百五十成交之后,面上不自觉的划过一抹狡黠的笑容。这微笑的笑容不只左风看在眼里,段月瑶更是一丝不漏的全都瞧见。

  可是段月瑶依然没有任何的动作,对于弟弟的败家行为也没有多说任何其他的话。

  左风不动声色的继续观看拍卖,只见这一次那中年男子拿出了一部武技来。武技对于各个武者来说都是稀缺之物,而且得到之后也不会轻易让给其他人,毕竟一部武技的介绍之中不仅有武技的优点,同样也会记录此武技的劣势。

  所以一部武技观阅的人越少,对自己反而更加有利。即使是一般大家族之中,只要条件允许,一部武技就只让家族中的一名后辈修习。

  这部武技一拿出来就已经点燃了所有人的热情,而当中年男子高声喊出“王阶高级武技”的时候,全场忽然之间变得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因为所有人字啊听到这“王阶高级”四个字时,已经陷入到了呆滞之中,他们来参加拍卖之前从来没有想过这里会出现王阶武技,而且此时拿出来的竟然是一部王阶高级武技。

  中年男子对于现场诸人的反应十分满意,略微停顿了片刻后,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这是一部双枪武技,我想就冲着王阶高级四个字,也可以让许多武者重修自己的武技了。”

  “多少钱?”

  这是拍卖会开始以来,第一次有人迫不及待的喊出这种话,说明对于这部武技已经有人控制不住自己的热情了。

  中年男子知道不能再继续吊着众人的胃口,所以高高举起了两个手指,缓缓说道:“底价两千金币。”

  “嘶嘶……。”

  众人倒吸冷气的声音此起彼伏随之响起,虽然已经早就对价格有了些准备,但是当中年男子喊出如此价格的时候,还是让大部分人有些接受不了。

  左风观察到,当主持人说出王阶高级武技后,身边的琥珀就立刻挺直了背脊,双目炽热的望着西面中年人手中握着的一本薄薄的小册子。可是当中年男子喊出了底价之后,琥珀身体随之一僵,接着又缓缓的靠回了椅背。

  这一切左风都静静的看在了眼中,在底价喊出来后的喧哗声中,左风尽量压低了声音缓缓说道:“两千一百金币。”

  下面的大厅之中原本还在犹豫的一些人,字啊听到了左风的出价之后,就迫不及待的纷纷出价争抢。

  而此时的琥珀却是震惊的转头看向了左风,两人相处也有一段不短的日子,左风的武器和战法他都很清楚。左风是不会改变套路学这双枪武技他也十分清楚。

  而双枪武技对自己的重要,左风也是十分清楚的,所以左风此时出价的目的他也很清楚。琥珀有些尴尬的望向了左风,下意识的说道:“沈兄弟,这……”

  左风摆了摆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随后又向着下面的拍卖台上指了指,示意他关注拍卖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