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武逆焚天 > 第六百四十三章 大地精魄
      无奈,左风心中此时满是无奈,那种苦涩的味道,好像是在心底嚼着世上最苦的草根。

      自己最后的努力和挣扎,反而成为压垮自己的最后一根稻草。而且现在已经不能有草来形容,简直就是晴天霹雳。这就好比一个不会水的人,在水中苦苦挣扎的时候发现旁边有东西可以抓取,可是奋力抓过来后才发现这竟然是一块大石。自己不但没有获救,反而更快的沉入水中。

      这种无奈和憋屈的感觉,几乎让左风想要仰天长啸。可是他无法发出任何的声音,只能够就这样憋屈的看着自己身体不断恶化,而且这种恶化的速度还在加剧。

      大片大片的大地之气,如同山呼海啸般的从那管道中冲出。此时那金属管道已经随着大量的灵气涌入,不断的剧烈颤抖,似乎有些承受不住的趋势。

      左风此时当然希望那管道此地碎裂,最好是完全堵死才最称心意,可是他也只能够想想而已。当初建立这些练功场的时候,这些个家族可都是抱着给自己家族使用的想法,哪里会在制作的时候偷工减料,反而是特别轻铸造师特别炼制。

      管道既然没有受到影响,那么倒霉的只能够是此时还憋屈的在“转变”中的左风。他身体的各处皮肤在渐渐转变之中,原本细腻的皮肤开始渐渐变得坚硬,颜色也由之前的白皙变成了灰暗的颜色,甚至向着墨色在不停的转换。

      随着不断的变化,左风能够用自己的意念发现,自己的皮肤好似变成了一种软甲的模样。这种变化让左风立刻就联想起魔兽的皮肤,虽然这皮肤有着不错的防御作用,可是那恶心的颜色和坚硬的表面,任谁看了都有种作呕的感觉。

      更重要的还不是皮肤的转换,而是这些在转变中的皮肤,已经和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关系。左风的意念可以看到,却完全感受不到和自己的心神有任何联系,甚至自己的灵气已经送不到那里去了。

      原本被念力包裹的灵气,现在只能够在身体中的小范围内活动,而且这个范围还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缩小着。

      而且让左风感到最无助的是,那些没有被念力包裹的灵力,此时也在被那些能量吸收转化,从而变得更加壮大。左风知道自己已经走上了一条死路,而且自己还是无法停下来,就这么一直走下去直到灭亡。

      那些能量虽然现在还在由外而内的改造,但是最后必然会侵蚀到身体的全部,到那个时候自己恐怕什么都剩不下。

      就如左风猜测的那样,他现在的四肢已经失去了掌控,而且下肢还在渐渐的向着腰腹位置上行,而两臂侵蚀而来的能量,已经开始沿着脖子向头颅而去。

      原本极为敏锐的感官,此时反而让左风更加郁闷。他能够清楚感受到,自己的嘴角开始变得酸麻,接着是耳根,面部,眼角……。

      终于,左风的眉毛也开始变得酸麻,自己此时不要说睁不开眼来,现在估计就算是能够睁开来也绝对看不到任何东西。

      左风最担心的事情,在此时此刻发生了。那些混了各种能量,却又以大地之气为主的能量,此时覆盖了左风的整个头颅,继而向着内部的脑海而去。

      左风此时最为关键的神智和念力都在其中,那里有着一个强体期武者创造的奇迹,通过育念而形成的念海。可是此时的念海在不断的遭受着侵蚀和变异,这本事左风最后的一丝希望,因为一旦自己的念海被侵蚀,那么自己的神智也必将丧失。

      一旦失去了念海的掌控,那么左风不仅仅是身体失去控制,就是连自己的存在也会遭到抹杀。自己以后可能会变成一个无知无觉的行尸走肉,或者是变成一具只知道嗜血和杀戮的半人半兽的存在。

      现在说是半人半兽还尚可,但是当念海也遭到改造,那么他就已经可以将那半人去掉,直接就变成了兽,还是一只不伦不类的兽。

      如果可以的话,左风可能现在已经要发疯了,可是他现在连发疯的资格都没有。因为他一直引以为傲的大脑,还是渐渐变得麻木,这种麻木和之前的感觉不同,而是发觉自己的思绪遭到了破坏。

      自己的思考开始变得断断续续,以前那些清晰的记忆开始变得模糊不轻。关于左家村,藤肖云的记忆开始模糊不清,接着是过往点点滴滴的经历,沈蝶的倩影猛然浮现,可是却只有一袭白衣没有容貌。

      那些至亲之人,父母,左天添一一在脑海中浮现,可是这些人都没有容貌,甚至连和这些人有关的记忆都没有剩下点滴。

      到了最后左风已经不知道害怕,他在心中问道,‘我,是谁。我叫什么名字,这是哪里?’

      这些问题往往是左风遇到了大的变故,每次醒来的时候首先问自己的,却没有想到今时今日,却是在这个时候向自己问出如此问题。而且没有答案,什么都没有,甚至没有了自己。

      这个问题没有人回答,左风的脑海木纳的没有剩下任何存在。那些之前还在受到自己掌控的念力,也忽然之间不受控制的自由放开, 而那些原本包裹在其中本属于左风操控的灵力,此时也完全放开任由其被那些能量吞噬改造。

      如果一旁有人看着他,就会发现此时的左风虽然还坐在那里,可是整个人已经完全改变。他的外貌隐约可以看出是个人,但是那灰黑色的皮肤粗糙且坚硬,好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龟甲一般。

      之前虽然也是双目紧闭的坐在那里,但是由内而外的还能够透出一股灵性。可此时看上去,那里盘膝而坐的几乎是一具尸体,一具还有着呼吸和心跳的尸体而已。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左风的胸口猛然有了一丝变化。那原本毫无任何反应的兽魂,却是在这时候忽然传出了一股波动,这波动显得很焦急且极为愤怒,当然这只是这丝波动中蕴含的情绪。

      这波动自然不会只是有情绪传出,而是在波动散发出来的瞬间,向着那些能量冲击而去。好像是对冒然闯入自己家中的不速之客,采取了最疯狂的攻击。

      如此一来并没有真的起到太大的作用,反而激发的那些能量更加的不稳定起来。大地之气的吮吸速度不断的加剧,源源不绝的补充进入左风的身体,一副和这兽魂中的能量奋战到底的架势。

      这片“战场”之中时分复杂, 之前散发出来的兽魂能量,和此时的兽魂能量明显有着不同。之前的兽魂能量完全是以平息暴乱为原则,让暴走灵气,妖兽精血与大地之气间和平共处的一种存在。

      可是此时的兽魂能量,不仅其中有着明显的情绪波动,甚至还有着很强的目的性,就是将所有不该属于这其中的能量都驱赶出去。如果左风看到这一幕将会大为奇怪,此时这兽魂能量,好像比自己更在意这具身体。

      当然左风看不到这一切,他此时甚至连思维都不存在,完全就是一个进入寂灭的死人一般,任由身体中的无数能量互相碰撞彼此攻伐。

      这种战斗只是焦灼了片刻之后,随后那大地之气就开始渐渐占据上风。毕竟此地就是它的“主场”,其他能量都好似无根之水般后继无力。

      渐渐的刚刚出现那些带有情绪波动的兽魂能量,显露出了不支之态,完全被压制的向后退却,俨然一副被重新逼回兽魂中的趋势。

      就在这个时候,那管道之中猛然剧烈的颤抖起来,原本坚不可摧的金属管道猛的出现裂痕。这样的事情如果是当初建造这练功场之人看到,恐怕眼珠都会被惊的掉下来,什么样的恐怖力量才能够将这管道造成这般伤害。

      当初这管道是拜托来自大草原的一名铸造师,花费了无数金属材料打造而成。在当初打造成功后的第二天,就用一些武器尝试劈砍破坏过,在上面甚至没有留下痕迹。

      可是如今偏偏是这管道出现了裂痕,而且还是因为只是运送灵气,而不是真的为了破坏这管道而来。

      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幕,那管道随着剧烈的颤抖,似乎好像有一个可怕的存在要从其中钻出来一般。不久后一个看似有些透明,但俨然如一只触角般的红色物体缓缓伸了出来,这刚刚出现的物体似乎有些不情愿,但却因为巨大的拉扯之力而不得不被弄出来。

      这东西没有人见过,哪怕在留存于世的古籍中也很难找到关于这物体的称呼。但是他却是的的确确的存在于这片大地的下方,准确的说是在灵药山脉下方的气脉之中存活了不知多么久远的岁月。

      大地精魄,没错这就是这红色物体的名称。这红色物体两头如触角般尖细,中间却又是有些肥大的模样,且圆滚滚的如水桶一般形状大小。正是因为中间这肥胖的部分,才将那管道给挤压的显现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