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武逆焚天 > 第六百四十四章 福祸不知
  大地精魄蕴育于重山峻岭之中,传说之中它的存在和这片坤玄大陆有着共同的历史。但究竟是因为什么缘故而存在,却始终是一个谜团,甚至在当初神兽搅乱天下的时候,也将这大地精魄的存在淹没在了历史之中。

  关于大地精魄的传说,在有些古老家族和宗派中也是有些记载,可也只是只言片语的提到一点,没头没尾,更让人难以理解。

  因为这个原因,关于这大地精魄的介绍,在这些宗派和家族中也被束之高阁不与视人。所以没有人知道和理解倒也是正常的事情,可是这在远古的时候,却是让所有武者都为之疯狂的存在。

  当初在这片坤玄大陆上,有着无数的地脉存在,这其中也分为不同层次的地脉。有的地脉只有半个小山村大小,而大的地脉却是幅员辽阔的占据一郡之地。

  这些地脉星罗棋布的分散在坤玄大陆的各处,当然这些地脉也都被当时的家族和宗派所占据。

  那个时候整个坤玄大陆上,充满着十分浓郁的灵气,也养育出了大批武者和灵药。

  当初左风在纳晶空间之中,打开的那一片崭新区域中,看到的远古单方和一批远古药草,在如今已经渐渐灭绝。

  数万年前那神兽突然出现在这片大陆之上,不断的吞噬着各种大地支脉,也无情的杀戮了许多人类武者。当时的武者虽然修炼资源非常好,可是却从未遇到过如此可怕的存在,大批的高阶武者都被击杀,炼神期武者也是大批的死亡。

  由于神兽吞噬了地脉,这片大地之上的灵药也渐渐开始了灭绝,灵药的灭绝也使得许多缘故单方失去了价值,在悠久的岁月里也就没有流传下来。

  可是当时的许多地脉都被灭绝,却并不是没有万幸中保存下来的。这灵药山脉就是因为保存下了完整的地脉,并且凑巧这片地脉之中是蕴含有大地精魄,所以着无数年来,始终保持着充裕的灵气。

  天屏山脉之中实际上也存在着大地支脉,只不过天屏山脉的情况有些特殊,因为其发生了变异,所以那里的灵气变得异常狂暴。只有妖兽那种来自神兽血脉,才能够在其中生存下来,人类武者根本就无法靠近。

  反观灵药山脉,不仅仅没有发生变异,而且在许多大地之脉被毁掉后,大地内所蕴含的地灵之气都灌注到了它的身上,让这里的大地精魄不断壮大。

  可是今天这大地精魄却忽然再现人间,而且还是在这样一处练功房内出现。如果是这大地精魄自主出来倒也可以说得过去,可是它完全是被左风那拉扯之力给硬生生的拉扯出来。

  这大地精魄被抽取出来的瞬间,整个灵药山脉忽然之间发生了剧烈的颤动。这一次不光是整个灵药山脉的灵气发生巨变,就是整个山脉中心处的大地和山石都同时产生一种近乎野兽嚎叫的鸣叫声。

  这种情况连居住在这里不知多少岁月的魔兽,不论阶别的高低都有所觉察。之前那只实力恐怖的魔兽,忽然之间眼中利芒闪烁,向着远处一个山头发出巨大的吼叫,紧接着一声声具有同样恐怖威压的嚎叫声不断响起,它们竟然好像是在用这种方式传递着讯息一般。

  随后一道庞大的身躯从一处巨大的山洞中飞出,快速的朝着远处疾驰而去。此时天屏山脉中,无数个庞大的身躯飞身而起,看起来好像都朝着同一个方向聚集而去。

  在临山郡城发生巨大的变化时,人们却不知道在灵药山脉中也同时发生着恐怖的巨变。既然不知道这场变化,当然更加不知道这次的变化,对于人类来说代表了什么,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更是没事人一般,或者说已经死人一般。

  左风的身体已经渐渐变得僵硬起来,这不是说他身体表面的皮肤,而是说整具身躯都开始变得僵硬,包括所有关节。此时就算是左风苏醒过来,也难以做出任何的动作,甚至手指都无法动半下。

  那浑身赤红色的大地精魄,如同拥有生命一般,很不甘的被拉扯力量拉出管道。它此时的“尾巴”能够看到一丝丝赤红色的液体还在滴滴落下,就好像人类被斩断后的断臂一般,显然它只是大地精魄的一部分。

  虽然只是一部分大地精魄,可是这精魄之中蕴含的灵力,却根本无法用通常的方式来计算。如果将左风本身蕴含的灵力比作一颗砂砾,那么素家的大帅素兰所拥有的灵气,恐怕就是常人无法举起的磨盘。

  而眼前的这大地精魄所蕴含的灵气,那就好比是一座难以仰望的高山,或者用山脉来说才更加贴切一些吧。

  这大地精魄的出现使整个房间的空气都微微变化了一下,当然在这个房间之内没有人发现任何端倪。因为一个几乎是一具尸体,另一个将自己身体完全包裹,彻底跟外界断去了联系,那些剧烈震颤的灵气对那光茧没有丝毫作用。

  那大地精魄此时还悬浮在管道口位置,它那受伤的“尾巴”此时还奋力拉扯着,不过它那尾部伤口处还有这滴滴“血液”流出。那些血液受到左风身上那依旧在不断吸取大帝之气的牵引力影响,不断的向这边飞溅而来。

  也不知道是那拉扯力量使用不均,还是因为这房间内四处震荡的气流影响,那“血液”竟然还有一小半飞溅到小兽逆风的身上,准确的说是包裹小兽逆风的光茧之外。

  原本那些充裕的大地之气,已经丝毫影响不到光茧,可是此时那些“血液”滴落在光茧外面的时候,却忽然之间变得暗淡了一些,似乎对那些“血液”有了反应。

  那些“血液”竟然开始慢慢的渗透进入其中,这诡异的一幕倒也没有人看到。要知道此时着光茧,就算是感气期武者全力击打,都不会有任何的反应,现在竟然开始吸收起那些大地精魄的“血液”。

  不仅如此,那光茧的光芒此时变得忽明忽暗起来,同时一根根细小的触手从光茧中伸出来。那触手看上去极为光滑,视乎和光茧本身就是一体。触手在周围盲目的探索着,好似在寻找些什么。

  忽然一根触手出触碰到了一滴滴落在不远处的“血液”,只是一刹那就将那血液给吸了个精光。而其他的触手好像因为吸取了这“血液”开始变得更加欢快起来,更兴奋的四处找寻起来。

  不大一会儿,又有一根触角发现了滴落下来的“血液”,就这样触角搜索的范围慢慢扩大,最后整个房间内似乎都遍布了那诡异的触手。

  不过这触手在碰到左风的身体后,却是会猛地收回,再也不会到那个范围内活动。

  不大一会儿,那些触手中就有一个发现了那还在苦苦支撑的大地精魄,触手大喜之下就对其疯狂的吸取起来。

  原本还能够苦苦支撑的大地精魄,好像有神志一般感到了痛楚般微微颤抖了一下,不在苦苦支撑着身体,而是任由自己被拉扯着向左风的身体飞去。

  那些触角本来还不甘心的追赶过去,可是那大地精魄却是直接是在出触碰到左风身体的时候,就被其身体的窍穴猛地吸取进去。那大地精魄被抽取出来的时候,将那几位坚韧的金属管都给撑坏,可是现在进入左风的身体却很顺利。

  似乎左风的身体此时比那金属管还要坚韧,根本就无视大地精魄一个婴儿大小的体格,瞬息之间就消失不见了去。

  那大地精魄消失后,逆风外部光茧伸出的触手,还是依旧没有死心,在房间内继续四处搜索。直到它感到这房间内不再有血液存在,这才如它们伸出来时一般,快速的收了回去。

  那光茧已经变回了之前的模样,可现在却已经不能够再称之为“光茧”,因为上面此时应没有之前那白亮亮的光芒散发,而是变成了蛋一般的一个大茧。这大茧通体如同金属一般,看上去救十分坚硬,其表面上呈现暗红之色,有点像干涸的血液一般。

  此时这包裹着小兽逆风的大茧,不再有任何的波动传出,如果打眼看去就好像一颗没有生命的石头一般。

  而此时的左风身体之中,那大地精魄却是再次出现,只是整个身体都比之前要小了数倍不只。这大地精魄来到左风身体内后,好像在观察着其中的变化,随后就好像发现了什么让他好奇的东西一样,快速的朝着左风的胸口处游走过去。

  在左风这具身体之中,充满了大地之气,这对于大地精魄来说好像如鱼得水一般,它反而倒像是成了这里的主人。来到这里之后立刻发现了让他感兴趣的东西,就立刻想要取来看一看。

  这大地精魄明显还是具备了一丝神志,只是不知道它接下来的行动,是否会反客为主占据左风这具身体。一旦这大地精魄的神志取代左风的神志,那么左风也将彻底不存在,而一个从未出现的“怪物”,却会出现在这坤玄大陆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