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左风被杀
声音清晰的被左风听到后,眼前所能够见到的一切,却是猛然之间扭曲变形,好像眼前的一切都融化变形,包括左风自己。

    这种模糊的景象让左风也顿感不妥,偏偏又无可奈何,明知道这是精神极境中领域对自己产生影响,可是身在其中才知道那种随波逐流的痛苦,一切都不是自己能够掌控的了的。

    不过刚刚老者的一番话中,隐隐有着更深层的意思,却一时之间连左风也不明其意。

    眼前的景象融化扭曲,渐渐扭曲变得有了规律,旋转之间好似如同一个漩涡,那漩涡中心仿佛拥有无穷吸扯力量,把那些景物都吸扯入中心漩涡,最后是左风自己也受到拉扯而进入其中。

    左风隐隐感觉到自己好似还站在原地,可偏偏眼睛所见,两耳所闻,包括身体外的皮肤都有一种被其拉扯进去的感觉,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改变。

    漩涡中心的点,在左风眼中渐渐放大,最后将左风完全吞噬进入其中。随后一个巨大的广场便呈现在眼前,这广场四周是巨石堆叠起来的围墙,围墙上方则是环形的看台,看台之上人头攒动,却偏偏看不到任何一张熟悉的面孔。

    这些人一个个脸上洋溢着兴奋和热切之色,似乎在期盼着什么,有的人挥舞着手臂似乎在张口大声呼喊什么,可是左风却听不清楚他们喊的是什么。

    “这里究竟是何处,为何我会身在此处,这里究竟又与楚大师的精神领域有什么关系?”

    左风目光警惕的观察着四周,口中低声呢喃着自语道。

    正在他疑惑之时,忽然之间在对面的石壁上开出一道缝隙,一道石门缓缓呈现在左风的眼前。

    一道身穿黑色长袍,头发披散的男子从其中走了出来,他的头发散乱的批散开,让人无法分辨其容貌,可是左风却下意识的惊呼道:“鬼家,鬼捕。”

    鬼捕是左风从未见到过的一个人,可是眼前之人出现的瞬间,左风就立刻认了出来,这种感觉十分诡异,如同在自己的梦境之中。

    ‘我不认得这个人,却偏偏能够一口道出他的身份,而这里看起来应该是那比斗场,而我现在要面对的应该就是我的对手,可是为何楚大师会让这个人出现在我面前,让我面对这场已经注定的比斗。’

    左风心中起伏不定,虽然有着种种猜想,可是不论如何去思考也给不出一个确切的答案。

    只见那身穿黑衣的鬼捕,身子前倾诡异的向前飘飞起来,他的双脚好似依旧站在地面上,可又好似与地面有了一丝缝隙。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对方根本没有迈步,却是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向前移动。这种感觉太过诡异,左风一时之间也被搞得有些发懵。、

    ‘如此诡异的身法武技我还是首次见到,这样的对手我也从未遇到过。对方身体几乎没有任何的变化,根本无法从身体移动的细节上判断其下一步的行动。’

    左风眉头略微皱起,心中也是微微一紧,这种对手实在太过诡异,似乎以前的战斗经验一下子都失去了作用一般。

    不过左风的战斗本能还在,身体向后挪了小半步,身体缓缓沉下摆开了战斗姿态。不管如何自己现在面对的是一场挑战,不管如何都不能够任其攻击,不然若是在这里落败也许我在精神极境领域的考验也将会宣布失败。

    鬼捕的容貌到现在也无法看个清楚,身体笔直的向前飘飞的鬼捕,更是毫不停留的栖身而来。

    转眼间已经来到了左风身前,那头发遮挡的面孔下方,隐约能够看到其嘴角微微勾起一丝残忍的微笑。

    手臂骤然抬起,一只惨白的手掌突然从黑色的衣袖中探出,猛的向左风的脸上抓来。

    直到对方手臂抬起的瞬间,凛冽的灵力才一股脑的爆发出来,感气期强者所拥有的能力也同时施展开来,周围的灵气也被其调动起来。

    左风感到那是手抓中蕴含的强大的破坏力,同时周围的灵力瞬间向自己推挤过来,似乎要将自己的身体束缚在原地。

    原本左风身体正要向后退开,却没有料到对方的手抓抓来的同时,灵气竟然将自己给困在了原地,躲避不及之下眼看着那一抓便已经来到眼前。

    毫不犹豫的将手臂交叉面前,正好碰上了鬼捕那袭来的一抓。

    “锵”

    火星四溅之中,左风的衣袖四处飞溅,如同被利刃给瞬间切割成无数碎片,于此同时一股大力向着左风手臂袭来。

    好在囚锁还在,不然左风挡在最前方的手臂恐怕此时已经被废掉。一击之下所蕴含的巨大力量,推着左风向后快速飞退开来,也终于破解了对方将自己束缚原地的力量。

    身体一脱离束缚,左风整个人也立刻变得灵活起来,脚掌在地面连续踏出的同时,忽左忽右的不断闪避开来。

    鬼捕一击未果,发丝之中的双眸也猛的山所出一丝绿芒,另外一只手掌抬起抓来的同时,也是毫不停留的再次起身而来。

    有过跟感气期一级强者战斗过的经验,可眼前的鬼捕却大大超乎了左风的预料,刚刚那一抓绝对超出普通感气期强者太多,而且对方的力量也大的惊人。

    如果自己不是身体经过多次改造,同时又利用囚锁不断增强自身的力量,恐怕刚才就算是有囚锁抵挡,手臂也会被对方一击折断。

    只是短短的一瞬间,左风便看出了对方的手掌上带着一只造型怪异的拳套,因此看起来才会那般的惨白中泛着一丝青色。

    那拳套握紧拳头的时候便如铁锤一般,五指张开后又是锋利的爪子,大概看起来应该是某种魔兽或妖兽的兽骨炼制而成。

    鬼捕的身法诡异难以捉摸,配合近身作战的拳套,战斗力更是能最大限度的发挥出来。

    身体暴退之中的左风,心中一动念力猛的凝结起来,无形之中凝聚而出的念力细针向着再次攻来的鬼捕脑中刺了过去。

    对方似乎察觉到了左风的精神力攻击,可是念力刚刚冲入对方的脑海之中,一丝幽蓝色的光芒猛的自其怀中绽放出来,瞬间将其身体包裹起来,同时一股大力将左风的念力细针给推出脑海之外。

    这那蓝色的幽芒,以及强大的推挤力量爆发的瞬间,左风立刻就明白够来,这正是药甄当初抵御自己的手段。没有想到如今落到鬼捕手中,自己的手段也被瞬间破解。

    原本左风对战鬼捕,对方能够从感气期三级回落到一级,其攻击力和实力定然不凡,正常情况下难以取胜。

    不过左风也是因为自己从幽狼处获得的精神力攻击手段,多少也算是有了对付他的本钱,却没有料到对方竟然有药甄的那枚发簪。

    自己的精神力被对方排斥出来,紧接着便趁势冲了过来,抬手就是凶猛的一拳砸向左风。

    左风失了先手,只能够勉强抬起手臂上的囚锁抵挡,“当”一声脆响过后,左风手臂上的囚锁也是一下子被撞飞了开来,对方竟然是以巧劲化解了自己的防御。

    紧跟着另外一只手也趁势袭来,凶猛的朝着左风的胸口掏来。若是被对方抓中,恐怕自己的胸口会立刻多一个血淋淋的洞口,心脏也会被对方掏走。

    可是现在左风被对方一拳打的失去重心,仓促之间无法防御,面对那一抓左风只能够勉强闪身躲避。

    “刺啦”

    鲜血飞溅之中,左风右肩的衣衫被撕裂开来,一大片血肉被对方抓在手中,肩头最深处的伤口已经能够看到下方的骨骼。

    大惊失色之下,左风赶快再次闪避,却发现那鬼捕身形晃动之中一分为二,变成两个人同时从左右合击而来。

    左风心中大惊的同时,脚步也是飞快的向后退去,可是对方伸出手掌的同时一股大力也是临身而来。

    一边抵抗着身体外的巨大拉扯,一边感受着两侧分别袭来的手掌,却一时之间分不出左右两侧哪一个为真身,哪一个是对方的残影所化。

    原本只是认为这鬼捕会是个很棘手的敌人,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连半点便宜都占不到,完全被对方牵着鼻子走。失去先机后,便被对方步步紧逼搞成如今这般狼狈。

    这种残影之术左风本身也会,可如果要施展这种残影之术的前提是,战斗的节奏必须被自己所掌握。一旦如左风这样被人步步紧逼之下,想要动用残影之法也是做不到。

    左风虽然使用不出残影之法,可是其中的道理他还是明白,残影便是武者以快速的转换位置来幻化出一道虚影分身。

    这种分身之后,实际上只有一个为真身,另一个完全只是虚影。

    明白这个原理,左风虽然十分被动,却也冷静的做出判断。左右两个鬼捕分别攻来,那功来的手抓之上,虽然同样因为周围灵气的推动有着一股将左风拉扯之力,可是右侧的力量却稍微要重上一点。

    心中一动,左风便动用囚锁,一个作为防御抵挡,另外一手猛的使用云浪掌,向着右侧的鬼捕攻杀过去。

    可是当左风的双手与对方相交的瞬间,  一股虚虚荡荡的感觉便传了过来,暗呼不妙之时,却是猛的感觉到后背一阵发凉,胸口却有着一丝胀痛。

    低头的瞬间,正看到鬼捕那惨白的兽爪从后背贯穿而过,在前胸显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