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无耻诈降
御风盘龙棍,重新修复炼制成功之后,这还是它首次在公众场合亮相。

    看台上已经有几个人的目光,一瞬间就凝注在了那左风取出来的长鞭之上。知道其名字的人少之又少,即使是当初的胡蛟,也一直认为这武器叫御风鞭,由此可见这武器大概看去就是一支“鞭”。

    霓天举,素兰和康易山三个人了解的最多,他们三个人在看到左风取出那长鞭模样的武器后,几乎同时开口说道:“御风鞭,是御风鞭。”

    也怪不得三人心中震惊,虽然素家介绍了楚大师这种炼器大师出手,可是要真正炼制和修复一件武器,本来就什么能够轻松搞定的事情。

    而且炼器和炼药大师各个脾气怪异,让人很难琢磨透,即使没有任何意外也几乎不可能立刻就答应帮助其炼制修复武器。

    所谓的大师,到了那种层次之后所关心者,主要都在自身在技艺方面的提高上,反而对一般的工作没有太大的兴趣。尤其是楚大师“怪癖”极多,素家又不能命令其出手,所以他们认为就算楚大师能够答允,而已不是十天半个月内就能够解决。

    除了有限的几个人外,余者根本不知晓左风摆脱楚大师炼器的一波三折,也不知道最后彼此达成协议的经过。

    更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眼下这“御风鞭”外形有了彻底的改变,连颜色都有了完全的改变。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三个人自然也有点不敢相信。

    毕竟修复一件武器,以及将武器重新炼制的概念不同,后者的难度要高出许多,改变外形也更是难上加难。

    而胡三与霓天举还不一样,他是胡蛟的弟弟,对于自己哥哥的武器他了解的也更多几分。自己哥哥胡蛟的这支“御风鞭”当初获得主材,运气占了一大部分,恰巧千幻教内教几位大人物如灵药山脉办事,竟遇到了一只即将突破七阶的魔兽。

    众多超级高手合力之下,让那魔兽伤而不死,将其带回教中把一身宝贵的材料取走。

    胡蛟也算是适逢其会,他刚刚为嗜血堂立下大功,内教之人当时没有找到更好的封赏,恰好那新死的魔兽与胡蛟的属性相匹配,就将那魔兽的兽骨赏给了他。

    他也自然看得出来这兽骨是好东西,当即就将所有身家拿出来,又用了自己的功勋换取了千幻教内的一些材料。

    最终摆脱千幻教内的炼器大师,帮其炼制成了那“御风鞭”,也成为了他引以为傲的武器。

    这整个过程胡三恰巧都在旁,对于细节上的事情也知之甚详。尤其是那“御风鞭”从魔兽的聚风兽骨炼制而来,如此新鲜的六阶巅峰魔兽的材料,胡三也是首次见到,那种感觉他至今无法忘记。

    因此在左风取出御风盘龙棍的同时,他就“嗅”到了一丝熟悉的味道,加上胡蛟最近刚刚被人击败,那武器虽然破损,但是因为仓促撤离所有资源都留给了对方。

    当时眼前的青年就在场,他一瞬间就将两者联系到了一起。只不过眼前左风所用的武器,与自己大哥的“御风鞭”有着不小的区别,也由不得他不怀疑。

    除却各种猜测的想法,看台上大部分人只是感到那武器的不俗,只是看其一瞬间展现的威力就非常不俗。

    鬼捕现在已经箭在弦上,根本也容不得他去考虑,长剑自下而上向着左风的肋下撩去。如果左风没有反应过来,这一剑就会自下而上将左风的身体切割成两半。

    如果对方反应过来,他也准备仗着长剑的犀利,破开对方的防御直接斩断对方一条手臂。

    鬼捕心中恨极了眼前青年,他自然抱着将对方击杀当场的想法,即使做不到击杀对方,他也想要直接将对方手臂也一同废掉,以血还血睚眦必报就是他现在的想法。

    长剑隐隐带着破风之声,如同一道绿色的闪电般骤然而至。

    御风盘龙棍握在左风手中,立刻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那种彼此之间的联系仿佛如左风的手臂延伸开来一般。眨眼之间长鞭就从衣服之中一跃而出,御风盘龙棍出现的一瞬间就向着长剑迎击上去。

    “锵”

    让人牙酸的声音在两种武器碰撞的瞬间响起,无数火花在两柄武器之间迸发而出。眼光锐利之人,能够一眼就看出,火星尽是在那长剑之上冒出,御风盘龙棍虽然在长剑撩击下扭曲变形,却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能够看到御风盘龙棍上灵气缭绕,那灵气带着灰白色的气息,如同缩小了数倍的飓风旋转缠绕着那长剑。长剑在这些飓风之下,开始扭曲变形,表面上还能够看到一道道细微的破损。

    虽然这长剑能够缠绕在腰间,本身的柔韧性极强,可是长剑撞在对方的御风盘龙棍之上的同时,好像被无数种不同方向的大力拉扯扭曲着一般。

    御风盘龙棍一触即收,如同灵蛇从洞中以雷霆万钧之势发动攻击,之后又在电光火石之间离开一般,一闪之间就从左风的手中消失而去。

    在刚刚出手的一瞬间,左风感觉到身体内灵气流失的速度极快,仿佛一瞬间自己身体内的灵气就其抽出了十分之一。

    要知道左风现在的修为差不多到了淬筋期八级的巅峰,他本身具备的灵气总量也比普通武者庞大得多。加上之前破除聚魔法阵的时候,灵气一瞬间就达到了饱和状态,本来是不需要担心灵气的损耗。

    谁知道这御风盘龙棍竟然如此诡异,不仅抽取自己的灵气很多,在出手的时候甚至有着一种暴躁的气息流溢出来。好像开闸的猛虎,好像不取人性命就不肯回去一般。

    感受着不情不愿被收回腰间的御风盘龙棍,左风心中也是不自觉的松了口气。

    ‘这御风盘龙棍为什么会这样,这哪里还是什么武器,这明显已经有了一丝自主的意识。我可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武器,到底怎么回事,看来我要找个机会好好与楚大师那里询问一番。’

    心中震惊的同时,左风倒是不敢再随便使用那御风盘龙棍,不过他现在也根本没有使用这御风盘龙棍的必要。

    就是这样一记碰撞,鬼捕那最后取出来的长剑此时已经有了破损,表面上的光泽也在逐渐变得暗淡下来。鬼捕的身体在不自觉颤抖,脚步踉跄着向后退去,他的眼中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这柄长剑是师父当初送给自己的成年礼,算得上是年轻一辈手里能够拥有的比较不错的武器。虽然照比那双拳套要差了一些,可是现在一条手臂被废,抓击已经发挥不出原本的威力,反而是这长剑还能够拥有不错的破坏。

    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长剑竟然在一击之下就被对方所伤。灌注进入武器之中的灵气,根本就无法攻入对方的武器之中,而是在两者相交的同时就被对方给无情的绞杀掉,面对这种结果他如何能不感到震惊。

    此刻的左风,眼神也是变得冷戾下来,脚步缓缓踏出,身体嗖忽之间向前冲去。

    这是两人交手开始以来,左风正式发动反击,之前的左风看起来好像完全处在被动,将主动权都交到了鬼捕手中。

    可偏偏就是在这种不断被动应付之下,却是将鬼捕废掉一条手臂,破掉其一柄不错的长剑,直到此刻左风才开始发动攻击。

    第一次认识左风之人,都会认为左风绝对是那种稳扎稳打类型的武者,不会轻易的冒险,只有自己拥有了绝对的胜券在手时,才会全力扑向敌人。

    可了解左风之人都明白,左风今天的战斗,与其以往有着天壤之别,根本就是判若两人。

    “捕儿!”

    一声低沉的喝声,再次从看台之上传来,鬼潮的身影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了高台的边缘。他两手抚着看台边缘冰冷的石墙,眼神之中带着惋惜一瞬不移的盯着鬼捕。

    慌乱后退之中的鬼捕,双目盯着正径直朝着自己冲来的左风,鬼潮的声音听在耳中的同时,他的身体也是不自觉的微微一抖。

    狠狠一咬牙,鬼捕突然将手中的长剑抛开,断喝道:“停手,我……。”

    左风全力施展开速度的时候,比起尸步也只是差了一线。此刻自己全速前进,对方却是仓惶后腿,反而是很快就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鬼捕的声音喊出之后,左风眼神一变,在其面前不远处停了下来,只不过其眼神之中却是微不可查的划过一抹笑意。

    鬼潮眼神一变好似想到了什么,可是他犹豫了一下却是没有开口再多说什么。

    鬼捕声音干涉的再次说道:“我承认你很强,这场比试你……,你,必死!”

    “必死”

    二字吐出的同时,鬼捕的身影突然加速,周身灵气如沸腾一般好似被点燃,感气期三级的全力一击骤然爆发。

    左风并未显出慌乱,而是身体向后跃出,当双脚稳稳落地之后,却是猛的再次向前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