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雨雪交加
鬼家派出了一名执事长老,亲自到王家求楚楠出手,只不过鬼潮却对这次的邀请并没有抱着太大的信心,不过为了鬼捕他还是愿意试上一试。

    虽然楚楠属于王家,可是他的父亲却是那位遥家的超卓人物楚大师,楚昭。

    眼下有些局面还不甚明朗,可是遥素两家和鬼画两家间的争斗,现在已经逐渐显露于外,就连那些帝都下层之人都已经看出端倪,何况是其他世家中人,更是看了个明白。

    遥家既然参与到了这场争斗,那么楚楠的选择就很成问题,因此鬼潮也并不太乐观。

    画七虽然性格狡猾,为人更是表里不一,可是身为超级世家中人,行事方面还是有其独到之处。

    就是他提出让鬼家派出外门执事长老携重礼出面,身份不算高,却也不低,若是邀请不成,鬼潮再出面也有了转圜和协商的余地,这便是画七出谋划策的最终结果。

    鬼捕的事情只是在鬼潮的眼中很重要,画鬼两家此时的高层却因为另一个原因而发生震动。

    画鬼两家人联合提开启最高比斗场,并且通过这次比斗设立了极高赔率的赌博投注,其结果最终却是以沈风的获胜而告终。

    “知道这一次的损失有多少么?”

    “具体数字还不清楚,只能够初略的估计一下。”

    “多少?”

    “差不多超过了一千万,这个数字目前只是个大概,而且数字还会向上增加。”

    “什么,一千多万,还不是最终的数字,为什么还要增加,为什么!”

    “兑换奖金的人实在太多,到现在也只是兑换了一大部分而已。我们在内城的几处产业中的活钱都被调配出来,还不足以应付眼下的局面。我已经派出得力之人道外城的商铺,尽快将缺少的部分给堵上。”

    “这帮贱民,竟然让这帮最卑劣的人瓜分了我们的钱,这些活钱就是我们为赛选药子后的采购所准备,这一下子我们要如何向家主交代,你们几个倒是给我说一说,我该如何交代。”

    鬼家府邸内部一处较偏僻的大殿之中,七八名老者围坐在一起引论着,言辞之间明显带着怒火。

    这些人尽是鬼家的长老,这些是实实在在的长老,比起派出去祈求楚楠出手的那种执事长老的地位要尊贵的多,甚至和鬼潮这样的大帅也可以平起平坐。

    “如此大的损失,都是那鬼潮和鬼捕搞出来,这损应该让他给吐出来,家族不应该为了他们的错误而付出如此代价。”

    一直没有开口的老者,有些气急败坏的开口说道,说话之时发泄一般的重重一拳砸在身边的椅子扶手处。

    同样一直没有开口,从其位置看应该是众多长老之中地位最高之人。他脸色阴沉的扫了刚刚说话的老者一眼,那位长老不敢将话说下去,那坐于首位的长老才冷声开口说道。

    “今次的事情不仅涉及到我们家,画家同样参与其中,而且画家的损失比起我们自多不少,可是你们看他们来我鬼家找麻烦了么,来找鬼捕和鬼潮的麻烦了么。”

    他说话之时双目环顾四周,目光变得阴冷无情,好似一个个平平无奇的字从其口中吐出来后,都如同一柄柄锋利的武器般直入人心。

    之前开口的几名老者,表情也变得十分尴尬,双目不敢抬起来与首位上的老者对视,足见另外几名长老对其的惧怕。

    这坐在首位的长老,再次开口说道:“我知道你们平日里和鬼潮关系不好,可眼下都什么时候了,还要继续窝里斗么,你们的脑子没有被水灌满吧!

    连画家都不来追究,你们还想要追究,这件事情已经不是单纯鬼捕挑战失败,这也代表了那位人物的第一个计划宣布失败,这才是你们这些榆木脑袋之中该想想的问题了。”

    当说到“那位人物”四个字的时候,老者的声音似乎刻意压低了一些,可是周围的人听到后却是身体不自觉的一颤,好像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人或事。

    一个个刚才还在叫嚣着惩处鬼捕和鬼潮两人的长老,此刻都变成了斗败的攻击般,垂着头一声也不敢再吭出来。

    此时此刻画家府邸之内,同样的一间偏殿之中,同样的一群老者,同样的面色凝重,却没有如鬼家那般一上来就嗷嗷直叫,或者说要揪出谁来惩处一番。

    有的是后超级世家,大世家,和小家小户也一样,人都有着一些共通的毛病。当问题出在自己身上,让周围的人利益损害的时候,都会不顾一切的寻找种种缘故,或是想尽一切办法将过错推诿到其他人身上。

    而当别人的错误影响到了自身的利益,这个时候受到损害者便会群起而攻之,务求将自己的损失的利益全部挖回来,不然绝不会善罢甘休。

    只不过画家的众多长老,表现的比起鬼家却要冷静的多,也根本没有人提起什么追究鬼家和鬼捕责任的事情。

    这一位位画家的长老,面上的神情似乎比起鬼家还要难看,比起鬼家来还要严肃。

    “这次的比斗本来希望借由赌局,将一些摇摆不定的势力拉拢过来,可是这次的计划完全失败,也不知道鬼家会作何反应。”

    听到一名长老的话,同样坐在上首的画家主事长老面色阴郁的沉吟片刻,这才缓缓说道:“鬼家那里我反倒不担心,虽然没有用利益将其拴在我们的战车之上,可是却阴差阳错的将其用仇恨与我们捆到了一起。

    而且鬼家高层人物中,还是知道‘那位’的存在,我反倒不担心鬼家会搞出什么幺蛾子。”

    话到此处,老者微微一顿,便再次说道:“鬼家就算原本还抱着其他心思,现在他们眼前也只剩下了一个选择。只不过这次的计划失败,王家和林家就说不好了,这两个才是我们这次计划中主要的环节。

    哎,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种地步,这让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收拾局面,家族这一次的损失恐怕要接近两千万这个数,就算想要从帝国其他郡城和镇城调集资源,恐怕也赶不上帝都赛选药子的拍卖会,这才是眼下家族损失最严重的一件事。”

    几名老者听着他的话,一个个眼神也变得复杂起来,情况他们也知晓,只不过听着其一一分析过后,让他们心中更感担忧罢了。

    “大长老,你说那些摇摆不定的小家族和势力,会否因为今次的事情生出二心。我们损失的这些,却是不会动摇画家的根本,可是那些小家族就如同天翻地覆一般,有的小家族恐怕会因为这次的事,直接从帝都除名。”

    那被称为大长老的老人,听闻此话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那些小势力和小家族,本来就没有太大的价值,存在与消失也不会影响到大局。他们并不知晓我们的核心机密,最多也就是知道我们和鬼家联合。

    现在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来,这些消息他们就算有心散布,也会被别人更看清罢了。”

    眼神微微转寒,老者继续说道:“他们的家族不存,索性就直接归附到我画家之下,做个老老实实的附庸势力,我画家至少可以保证其不灭。若是真的想要背叛我画家,呵呵,他日事成时,我保证那些背叛者鸡犬不留。”

    其他的老者,一个个也都是面露得意之色,此时此刻他们有种由衷的喜悦,他们为自己是画家之人而骄傲,哪怕只是一名排位靠后的长老,此刻也比起那些小势力和家族的家主要强上许多。

    “大长老,那这次的事情,鬼家那边我们是否要……?”

    此人的话并未说完就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那上首的大长老已经身处手掌,示意其不要说下去。

    那位大长老缓缓抬起头,这偏殿的大门敞开,周围没有侍卫武者,也没有半个人敢靠近。老者向着殿外看去,却正瞧见院落之中星星点点的雪花落下。

    深深吸了口气,又将其缓缓吐出,天气阴冷已经能够看到淡淡的哈气。老者似乎略显疲态,缓缓说道:“眼下情势复杂,有些事情我们也只是随波逐流,各家自扫门前雪尚闲不足,哪里还有余暇去估计其他。

    鬼家与我们同为超级世家,他们的强大对我们并非是什么好事。我们这次的计划会让玄武帝国的整个格局发生巨变,将来鬼家与我们之间的关系现在还难以预料,我们折损一千,他们若不损个八百,将来岂不是会为他人做嫁。”

    几名老者也都是人老成精之辈,大长老一番话也是说的无遮无掩,他们现在也自然心领神会,一个个老者轻轻的点着头,不约而同的看向院落之中飘落的雪花。

    坐在马车之中的左风,目光没有焦点的看着车外的景色。刚刚还是雪花飘落,此刻却有着淅淅沥沥的雨点掉落,让原本洁白的世界,转眼间就变得污秽起来。

    “雪和雨本同根同源,可是两者混在一起之后,却是变得如此泥泞和污秽,看来未必同根同源就适合并存于世。”

    左风好似自言自语随便感慨一句,却又好似眼前景色触动心事有感而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