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八宝熔炉
    剧烈的挣扎中,那银白色的电网也跟着不断的扭曲变形,偶尔会有一两根雷霆细丝被扯断,不过奇舌仍旧是被困在网中无法脱身。

    可以看出现在的奇舌彻底疯狂了,拼命的将大量的兽能灌注在兽爪后,抓向面前那困住它的电网。只是这电网极为强横,奇舌即使动用全力,一次也只能破开一两根而已。

    在它不断的抓挠之下,面前电网划过的位置无数电芒四射开来,无数的细小电芒如同一根根短矛般刺在奇舌的身体各处。

    那五色护罩虽然能够将雷霆和火焰阻挡,可是雷霆的破坏依然还是透过护罩,直接落在了奇舌的身体之上,在其肉体上会不断响起“嘭嘭”的闷响。

    感受到周围越来越高的温度,奇舌心中也是愈加焦急起来。手掌一翻间两柄造型奇特的长剑便出现在了它的掌中。

    之所以说造型奇特,是因为两柄长剑的剑柄和剑身差不多一样长,接近七尺长的剑,有两尺半都是剑柄。

    双剑刚一取出,左风就立刻看出其不凡之处,因为这两柄长剑,至少具备了中品灵器的水平。这样的武器就是左风,也都没有如此近距离的看到过。

    而两柄长剑之上复杂的纹络,竟然蕴含了两套威力不低的阵法。在奇舌的兽能灌注进入其中后,两柄长剑之上光芒绽放,一柄剑上淡淡的蓝芒闪烁,释放着浓郁的水属性灵气。另外一柄长剑金光绽放,释放着浓郁的金属性能量。

    这两柄长剑固然品质极高,可是左风却首先注意到,这奇舌的兽能,竟然能够同时御动两柄属性完全不同的灵器,并且让灵器的威力完全爆发开来。

    水属性长剑狠狠的插入脚下的地面,因为阵法运行的缘故,就是地下也完全被阵法封死,不然如奇舌这种凶兽,恐怕会极为轻松的从地底遁走。

    如今淡蓝色的长剑狠狠插入地下阵法中,顿时澎湃的水属性能量释放开来,向着周围的火焰冲去。

    “嘶嘶……”

    一股股蓝色的烟雾升腾而起,那如潮水般澎湃的水属性灵气,竟然在一瞬间就被金色火焰所消融。只不过这长剑被奇舌完全催发,无数的水属性灵气依旧在源源不断的冲向火焰,暂时将火焰与奇舌隔绝开来。

    与此同时,手中另外一把金色的长剑,狠狠一抖就向着电网之上砍去。长剑上的金色光华大盛,数根雷霆丝线直接被斩断,只不过在这种碰撞中,长剑之上的金色光华也在慢慢的黯淡下去。

    这两柄长剑用价值连城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尤其许多武者都非常喜欢用剑,所以这两柄长剑单独一柄放到拍卖场,都将会受到热烈的追捧。

    若是这两柄被一位同时拥有金水两种属性的武者看中,其价值甚至要超过普通的上品灵器。不过利用兽能同时催动两柄不同属性的武器,这倒是让左风大感吃惊。

    现在这两柄剑,却是被奇舌肆意消耗其中的能量,那甚至是直接用灵器本身与眼前的雷霆与火焰消耗。

    率先支撑不住的是水属性长剑,烈焰焚灭大量的水属性能量,直接覆盖到了剑身之上。下一刻,那水蓝色的长剑就崩碎开来,前后也只是支撑了不到三息的时间。

    面前的电网此时被斩断了一部分,可是那金色长剑表面也出现了无数裂痕,金色光华已经完全暗淡,甚至有的部分与普通长剑已经没有什么分别。

    奇舌却是毫不犹豫的将长剑狠狠的抛出,直接撞在电网上碎裂开来,看的左风都是感到一阵肉痛。

    然后奇舌又从储晶之内取出了一柄巨大的战锤,这战锤之内有着浓郁的血腥味道,似乎吸蕴含了庞大的血肉之力在其中。

    战锤握在兽爪之中,那与战锤接触的兽爪表面,无数血色的纹络开始蠕动起来。随即大量的血肉生机也被奇舌所吸收,那苍白的脸色也稍稍有些恢复,而那战锤上的光华也渐渐敛去。

    眼看着那战锤由暗黑颜色,逐渐变成暗红,血红,最后变成了褐色。惋惜的看了一眼战锤,眼底带着一丝不满,又是将战锤收起。

    之后又取出了一双白骨拳套,这拳套取出来的时候只有巴掌大小。可是当奇舌将其套在兽爪上后,那白骨拳套也随之变大起来。

    戴好拳套后的奇舌,立刻再次向着电网发动起攻击。而这一次左风能够感受到,那兽爪内的恐怖破坏力,在白骨拳套的帮助下,锋锐程度立刻有所提高,俨然是奇舌目前最为犀利的攻击手段。

    “咔咔,咔咔咔……”

    刺耳的声音连续响起,奇舌竟然就是凭借蛮力,硬是将面前的电网斩开了一道缺口,让它的身体自其中钻了过去。

    心中一喜,奇舌也是毫不犹豫的一步踏出,随即脸上就露出了更加兴奋的神情。

    因为它能够感受得到,这外部的阵法温度比起内部要低了太多,可以说面前的这淡绿色的火焰围绕着它,反而给了奇舌一种非常“凉快”的错觉。可见金色火焰与外部的火焰相比,温度要高出的太多。

    另外,让奇舌兴奋的是,面前的宝塔阵法虽然整体在不停的运转,可是表面上却能够看到无数破损的痕迹。

    一道道众横交错的裂痕,遍布在阵法表面,细小的裂痕更是如蛛网一般不计其数,仿佛随便伸出手指一碰,整个阵法就会顷刻间崩溃开来。

    “哼,小崽子,这阵法都已经这般模样,你竟然还不肯乖乖的放老子离开。现在我脱困离开,看不将你这菊城上下杀个干干净净。”

    一脸狞笑中的奇舌,猖狂的抬头喊道,同时抬起那带着白骨拳套的兽爪,狠狠的向着那最外层的宝塔阵法上轰去。

    “轰”

    一双兽爪同时轰出,巨大的炸响猛的传出。若不仔细观察,只能够看到阵法之内刺目的白光陡然大盛。

    而左风却清楚的看到,奇舌两只拳头轰在壁障上的瞬间,两道粗大的雷霆直接从壁障内反击而出,直接轰在了白骨拳套之上。

    即使奇舌这一击未果,可是眼看着对方从内部阵法闯到外部,所使用的各种物品的确没有意见是凡品。

    “噗”

    刺目的白光敛去,一道狼狈的身影吐血倒飞开来,同时眼中满是震惊和骇然之色。这身影正是全力攻击阵法的奇舌,它想不到这看起来几乎要崩塌的阵法,竟然还拥有如此恐怖的反击之力。

    而且这反击之力中,隐隐有着一丝让它的灵魂都有些恐惧的味道,可是它根本就没有半点犹豫,就再次踏步冲出向着阵法壁障攻去。

    此刻的奇舌注意力完全放在了阵法壁障的反击上,并未注意到阵法顶端,或者说是阵法之上那黑色的劫云内的变化。

    对于奇舌那能够破开规则的攻击,似乎会格外引起兽魂的波动。那兽魂对于这种破坏规则的力量,有着一种近似于本能般的厌恶,或者说这种力量会触怒兽魂一般。

    虽然兽魂自己本身不具备攻击力,可是兽魂却能够释放出招引之力,将天空上劫云内的劫雷给引下来。

    就在奇舌第一次攻击无果后,天空上的雷霆就陡然间劈下,直接落在了宝塔阵法的顶端。这雷霆之中的力量极为霸道,几乎连这宝塔阵法都难以承受,可是在雷霆进入其中后,却是偏偏没有要崩毁的意思。

    通过与阵法的联系,左风能够感觉的到,阵法的破损主要因为构成阵法的材料等阶太低,无法承受这庞大的雷霆之力。

    可是这阵法却十分强悍,能够轻易的使雷霆灌注其内,从而将这庞大的雷霆之力,转化为下方的烈焰。

    这次同一时间有着三道粗大的雷霆落下,宝塔阵法的最顶端处传出隆隆巨响声,能够感受到那雷霆之力极为恐怖。左风第一时间抬头看去,他心中所担心的是御阵之晶,会像这阵法一样无法承受雷霆之力而受损。

    就在他抬头看去的时候,御阵之晶上方,也是宝塔的最上面一层上方,四个古朴的大字逐渐浮现而出“八宝熔炉”。

    这四个字是用极为古老的字体书写,若非左风之前为了研究宁霄留下的来的古老典籍,眼前这四个字他也根本认不出。

    如今看着四个字,左风心中也是不禁产生了一丝疑惑。他记得那药炉似乎叫八宝炉,而这宝塔之上却又写着八宝熔炉。这八宝熔炉与八宝药炉之间,到底又有着怎样一种关系和联系。

    似乎这八宝熔炉比起那八宝药炉还要神秘的多,而威力也要更加恐怖。

    正在疑惑中的左风,被下方一道突兀响起的爆炸声打断思路,目光转向下方的时候,正看到吐血跌飞出去的奇舌。

    而此时奇舌双手之上的白骨拳套,已经化为了无数白色的碎末,就连奇舌那暗红色的兽爪之上,也有着暗红色的血花飞溅。

    同时能够看到一道道黑色的符文印记飘飞而出,随即就那么消散在了空中。看到那消失的黑色符文,奇舌略一错愕,就下意识的伸手向着那些符文抓去,同时口中沉声喝到:“回来,不,不要,不要啊!我的修为,给我回来!”

    那些黑色的符文即使被抓住,依然还是会逐渐的消散开,而反观奇舌的气息也是减弱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