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郭孝不孝
不论面对最初出现的黑衣人,还是后来出现的那道身影,郭通都并未太当一回事。

因为第一名现身的刺客,虽然动作十分敏捷,可是其修为却明显的摆在那里,纳气期四级左右的层次。这样的修为,郭通有信心在数招之内将其生擒,若是下死手,估计一招就可灭杀对方。

而身后那第二个出现的神秘人,修为与眼前之人有些接近。虽然后来者气息有些隐晦,可是他相信有赵康两名老者在,自己的儿子短时间内绝不会有生命危险。

正因为有这样的自信,郭通才敢如此放心的冲出,去面对眼前的刺客。他不能接受有人对自己的儿子不利,所以他无论如何要擒住对方,查清楚究竟是谁对自己的儿子不利。

可是就因为心中的怒火,让其失去了平日里的敏锐反应,对于潜藏在暗处的危险丝毫没有察觉。

在郭通迎向刺客的同时,那名刺客似乎有了一丝犹豫,不过最终还是选择放弃转身而逃。就因为这一丝犹豫,郭通与对方的距离再次拉近,眨眼间就已经追到了对方的背后。

可就在郭通认为,下一刻就能将对方擒获之际,一道金色的身影猛然间从头顶的树上窜出。模糊之间一道金色的蛇影闪现而出,以快若奔雷般的速度,猛的向着郭通袭来。

虽然只是余光下意识的扫过,可是郭通依然能够准确的判断出,那道身影并非真的金色小蛇,而是一柄锋利无比的剑,一柄通体为金色剑身如蛇般扭曲的剑。

长剑的前端部分,有着一块特殊的凸起,看起来就像一颗舌头。灵气催动之间,那剑尖的舌头部分,便有着一丝红色的气息向外喷吐,乍一看上去就好像金蛇在吐信一般。

这一次偷袭可谓雷霆万钧,郭通事先没有半点准备,甚至直到那金色的蛇形长剑来到近前,他才察觉到那致命的一剑。

当那长剑出现的一刻,郭通已经明白了三件事。第一件事,自己已经错过了最后存活的机会,哪怕自己能够提早一瞬有所觉察,或者是自己冲来的时候多一点戒备,都不可能是眼前这样的局面。

看出的第二件事,对方是有备而来,虽然一开始目标全部指向了自己的儿子,可实际上从始至终,自己才是对方的目标。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那就是眼前偷袭之人,虽然连容貌和身形都遮掩起来,可是其身份却根本瞒不住自己。

可正因为明白了对方的身份,郭通心中反而充满了不解和疑惑。也许阔城之内有些人会想要取自己性命,可是眼前之人却毫无道理。甚至有人要杀自己,眼前之人应该更愿意出手相救才对。

无论如何郭通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刚刚决定要与素王两家联手,这一转眼王家之人就出现在了这里,而且是计划如此周详要取自己的性命。

那金蛇一般的长剑主人,就是那位王家的二统领王铮。这位在素王两家之中,也绝对是举足轻重的人物,竟然会真的在此时此刻对自己下手。

显然王铮不准备与自己交谈,他想要表达的一切,都已经用手中的长剑传递过来,那就是自己必须要死。

郭通此时身体之外灵气迸发,可是之前却是要擒拿前方之人,完全摆出了全力进攻的架势。如今对于突然来到的金色蛇剑,郭通甚至来不及调整气息,只能够全力的将两手交叉迎向那条金色的蛇形长剑。

面临绝境的郭通,瞬间就下定了决心,性命都已经保不住了,那一双手臂他也自然豁得出去。

只不过双手迎上去的瞬间,手臂上却没有半点疼痛传出,却反而有着一股淡淡的凉意落在手臂上。定睛看去,只见那柄金色蛇剑,如同游动的蛇一般,游动之间沿着手臂快速前行。

那蛇形长剑之外,好似包裹了一层油脂般的水属性灵气,顺着郭通的手臂游动之时,不仅速度非常惊人,甚至郭通想要动用灵气阻止,却对这滑不留手的长剑没有任何办法。

那蛇形长剑扭曲蠕动,瞬息之间便已经直接来到了郭通的眼前。喉咙滚动,郭通下意识的吼出了对方的身份:“王铮,你……。”

没有人知道郭通是想要怒骂对方一顿,还是想要将心中的疑问说出来,或者只是死前无意识的惊叫。

总之他的生命在那个“你”字出口的一刻,也画上了一个句号。金蛇长剑前方的红色蛇信,似凝似散,在其散开之时会有着淡淡的腥臭味道,应该是某种剧毒之物。

而当那些雾气凝聚之时,却会变成一个锋利的剑尖,虽然比起剑身要略粗一些,可是锋利程度却相当惊人。

剑尖轻易的刺破郭通的眉心,那金色的蛇形剑身,也是紧随其后摇摆之间向着其头颅内钻去。当长剑刺入脑海中的瞬间,手持长剑的王铮低哼一声,灵气顺着长剑迸发而出,一同送入到了对方脑海之中。

随着灵气的爆发,郭通的脑海顷刻间被震碎成一片浆糊,只不过意识虽然被绞杀,双手却还在无意识的摆动,好像在跳舞一般。

一招击杀郭通,王铮丝毫没有停留,金色蛇剑迅速被抽回,流出了一个怪异的菱形缺口。向后翻腾向树干借力转身没入黑暗之中。

也是在郭通的眉心中剑的一刻,那对于郭通之子出手的武者,也是毫不犹豫的抽身退走。赵康两名老者,怒吼一声向着城主郭通扑来,却是堪堪接住了郭通仰倒的身躯。

康姓老者显得略微冷静一些,脸上挂着寒霜,面容却因为愤怒而有些扭曲。赵姓老者却是脾气火爆,直接就向着那刺杀郭通之人追去。

“嘭”

就在赵姓老者追出去的同时,康姓老者对面传出一声闷响,那名青年重重的跪伏在地,溅起周围一大片雪花。

青年人此时的脸色极为复杂,有愤怒,有悲痛,还有着浓浓的不解。耳边康姓老者的声音响起,缓缓说道:“少城主,城主大人是为了你而死,若非如此那些人根本就杀不了城主大人。”

身体骤然一僵,青年人并非是蠢笨之人,一些之前想不明白的细节,经过康姓老者的提醒,立刻就明白过来,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愈发悲痛和愤怒起来。

“为,为什么?你明明知道我对你有恨,你明明知道我不肯原谅你,为什么还要这样,为什么要做到这一步?”青年人狠狠的捏着郭通的双肩,摇晃着说道。

康老者却是双目紧盯着城主郭通,悲痛说道:“你这些想法城主如何不知,可是城主更明白你能够想通一切,更能够明白他当年的苦衷。正因为他信任你,所以才一直不遗余力的想要培养你。

阔城早就已经不是当年的阔城,他这个城主也早不是当年的城主。可是他依然在这种环境里挣扎求存,为的不是他自己,为的是你啊!”

老者的话,如同一道惊雷,顺着青年的双耳,直接轰击在了心间最柔软的地方。从见到郭通后,青年第一次双目模糊,泪水再也忍不住的缓缓流淌而下。

其实与郭通相处的这段时间,青年已经知道了刚刚老者说的一切,只不过是他自己一直倔强的不想要承认,不想承认他其实已经开始原谅这位父亲,开始慢慢的接受这位父亲。

可是这一切到此时都画上了句号,不论他现在有什么话,对方也不会听到,更不会知道自己心中的想法。这是最让青年感到痛苦的地方,也是最让他无法在此时此刻原谅自己的地方。

看到青年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似乎猜到了青年心中所想,康姓老者缓缓说道:“有些话虽然没有说,可是城主明白你,就像你其实也在心底里明白城主一样。

你知道为了你城主所做的一切,其实就是希望能够得到这阔成,能够继承他的城主之位。希望你不要沉沦在自责中,忘记了城主大人对你的期许。”

身体微微一震,康姓老者的话每一句都深深的刺入青年的心头,并非是康姓老者绝顶聪明,也不是其口才了得。

一来因为他对于城主郭通的了解,二来青年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和打击,心灵终于打开了一道缺口,所以郭通曾经对他说过无数次都听不进去的话,对他做过的那些事,被康姓老者全部激发出来,才能深深的触动青年。

青年因为太过激动,双手已经深深的扣在郭通的双肩之内,此时双手慢慢放松,轻轻的将其抱起,开口沉声说道:“从今日起,我姓郭,我叫郭孝。这名字一辈子都会提醒我,我郭孝……不孝!”

青年的声音缓缓落下之时,郭通眉心之处一缕鲜血缓缓流出,在眉心处分开继续向下,最后从眼角处滑落,好似他正在流下两滴血泪一般。

表情复杂的望着眼前青年,康姓老者眼角微微有些模糊,随后猛的转头向远处望去,当看到是赵姓老者,他这才缓缓收回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