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二千一百六十七章 大难临头
八阶幽冥兽冥海入城了,如果单纯从外表观察,那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类强者,一名修为达到炼神阶段御念期强者。

眼看着城门打开,冥海反而没有急着进入城内,它毕竟不是普通的低阶幽冥兽,只知道杀戮和吞噬。幽冥兽无法改变其残忍的本性,可是高阶幽冥兽的残忍和凶狠的性格,其实已有了新的升华。

站在城门之外,冥海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吼叫,那声音在整座城内闯荡开来,其实要表达的意思就三个字,“我来了”。

利用这种方式,冥海要给所有城内的武者以最强的心理压力,让城内的所有人,在经历过无尽的恐惧和绝望折磨过后,再动手将他们彻底击杀掉。

城门口位置负责开门的一群人,若非反应还算比较快,直接躲在了城门后方,就是这一“吼”之力便可以将他们当场击杀掉。

饶是躲避的还算及时,城门洞之内的八名武者,耳朵之中还是同时有鲜血流出,显是耳鼓之中已经受损破裂。

门洞之中唯一没有受到伤害之人,就只有修为达到纳气期巅峰层次的泥塘。可是就连他,此时都感到头重脚轻,周围所见之物在不断的旋转着,捂着头摇晃来到一旁扶稳墙壁,喘息了一会儿这才慢慢恢复。

当泥塘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面前已乌黑一片,门洞之内的光线彻底被眼前山一般的身影给完全遮住。

正对着视线的是一块块如理石雕琢而成的腹肌,且每一块腹肌都如常人头颅般大小。视线慢慢向上移动,是两块硕大的胸肌,那健硕的胸肌仿佛两柄巨大的铁锤镶嵌在身体之上。

这种近距离观察时,带来的感官刺激直接反应在脑海之中,饶是以泥塘那种阴沉的心性,也不由得感到有些透不过气。

两股气息扑面而来,那带着血腥味道的呼吸打在脸上,这才让泥塘下意识的抬头望去。

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双核桃般巨大的血红眼瞳,那双眼眸之中异常平静,好似面对无底的汪洋大海,根本无法判断其深浅。而且那不是一般的海洋,而是以杀戮所汇聚而成的鲜血海洋。

不像那些低阶幽冥兽,对视的第一时间就能够感受到残忍和暴虐,那种抑制不住的杀戮冲动,甚至从气息就可以感觉到。

眼前这壮硕如同小山般的家伙,它存在的本身,似乎就是为了杀戮而生,因此它根本不需要表现出任何的杀意,也的确从其身上感觉不到特殊的气息。

“你就是林家之人?”

面前那壮硕如山般的男子,低着头冷漠的看着泥塘,对于周围那六名在自己一吼之中便重伤倒地的武者,根本懒得多看一眼。

只要被对方盯着,泥塘就能够感受到一种恐怖的压力,即使他可以肯定,对方并未释放一丝一毫的气息。

恭敬的抱拳施礼,随后从怀中摸出了一枚,行动之前执事术佳交给自己的红色晶石,双手捧着高高的拖起,举到那男子面前。

站在泥塘面洽之人,自然就是那只八阶化形幽冥兽冥海,泥塘根本不需要询问,因为在整个玄武南部,恐怕都再也找不出一个达到如此实力的存在了,不管是人类或是兽族。

“冥海大人,这是我家执事交给我的信物,他说只要……”

那核桃般大小的瞳仁只不过淡淡扫视而过,便已经确定完毕,只有本族的修罗浮屠残片才会带有如此强烈的气息。它作为幽冥一族血屠军的最高统帅,自然不可能看错。

“哼,怎么这么久才打开城门,我的儿郎们已经入城差不多三个多时辰了,城内的人类应该已经都解决掉了吧。”

虽然因漫天大雾的影响,冥海最后没有赶得及在传送阵法破碎前进入城内。但是它却知道,阔城周围百里范围内活动的所有幽冥兽,那些优秀的血屠军,已经先后都传送到城内。

这血屠军是幽冥一族中的精英,就好像门派中的内门弟子,家族中的嫡系子弟。这些幽冥兽一个个战力超过普通幽冥兽,天赋更是极为不俗,否者左风也不可能遇到那么多只,可以使用“冥爪”的五阶和六阶幽冥兽了。

分布在阔城周围的幽冥兽,只有六阶层次的略少一些,其他总体数量上与冥海带领包围关门城的那些相比并不少。

因此在冥海看来,现在的阔成,实际上应该已经彻底落入幽冥一族的手中才正常,而除了面前这一批与幽冥一族合作的人类外,其他的人类恐怕已经被自己的同族给屠戮一空了。

面对冥海如此自信的模样,泥塘努力的让自己不显露出一丝异色,沉声答道:“幽冥一族在凌晨前后展开行动,最初还算顺利,城北和城东几乎已经被屠戮的差不多了。只是……”

“嗯?……”

冥海目光一闪,陡然间便有着强大的气息释放开来,鼻子微微动发出了一道疑惑的声音。它所释放的气息并不是针对泥塘,可就是这样,那强横的气息在释放的一瞬间,泥塘还是感觉到浑身犹若触电般。

浑身剧烈的一颤,泥塘便向后跌退数步,虽然他想要勉强稳住身形,不想太过丢丑,但最后还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与幽冥一族接触的虽然不多,但是却知道这是一个好战,喜欢杀戮的族群,它们信奉力量鄙视弱者。泥塘不想让对方看轻自己,可终究在对方面前,还是太过脆弱不堪。

“到底怎么回事?”

冥海再次开口,只不过这一次它那本就难看的脸庞,比之前要显得更加难看许多。

匆匆站起身来的泥塘,马上恭敬的回答道:“城内有一些人类势力,集合在一起反抗幽冥一族的杀伐。这其中实力较大的一方,便是素王家所联合组成的势力,我林家在城内的势力,便是被……”

摆了摆手,冥海目光冷冷的扫向后方,直到这个时候泥塘与冥海拉开距离,并且循着对方的视线向城门口位置看去,这才看到了站在那边的大掌柜。

“林家的行为愚蠢至极,明明应该早些启动传送阵,早些将城门打开,非要拖延到这个时候,以为你们这点小心思我不知道么,哼!”

说到后来冥海又是一声冷“哼”,虽然同样有着气息的爆发,可这一次它却控制的很好,强横的气息向着后方席卷开来。

六阶幽冥兽在这种狂暴的气息下,齐齐向后退去,大掌柜却是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直接从城门洞之中倒飞而出。

周围的幽冥兽对此只是冷冷的扫视一眼,哪怕是三阶幽冥兽,看向大掌柜的时候都充满了鄙夷之色。

见此情景泥塘的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他本来以为双方携手行动,只要打开城门引幽冥兽入城后,自己这边必定可以重新夺回主动,并且借由幽冥一族的强悍重新控制阔城。

现在看来,自己的想法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所谓的合作已经有了明显的主从关系。现在的林家在阔城,已经没有资格与对方并肩合作,完全就剩下俯首听命的资格了。

不再理会泥塘和大掌柜,冥海已经自顾自的朝着城内走去。它虽然是兽族,但是到了这种层次的冥海却并不傻,尤其是它明白林家有心要甩开幽冥一族控制阔城。

现在最初的计划失败,这才转而寻求自己的帮助,如今形势完全改变,冥海已经不需要同林家合作,因此林家这些人,它只当做一群手下而已。

……

冥海的吼叫声远远的传递而来,城内的所有武者几乎都听得清清楚楚,大家心中都明白一件事,“大难已经临头”。

城主府的管事康弈,是众人中第一个承受不了如此变故之人,他面对已经入城的强大敌人冥海,精神失常了。

也不怪康弈如此脆弱,毕竟连续而来的各种打击,城主郭通被殷岳击杀,而城主府本身先是投靠鬼画,后与素王家合作,直系武者伤亡殆尽,就连自己多年的好兄弟赵邙,也在林家老城区一战身死。

终于坚持到了这一步,可是城门竟然被打开,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噩梦般存在的八阶幽冥兽冥海入城,这也成为压垮康弈的最后一根稻草,他疯了。

没有人去阻拦,大家更无心理会康弈的这种变化,每个人心头都如同压了一块大石,冥海入城了,他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或者说还能怎么办。

面对失去了天火,灵兽又毫不理会自己的情况,左风却是在这个时候突然冷静下来。当他已经没有了最后手段天火时,他反而清晰的知道了自己该如何选择。

在大家看来,左风突然间转头望向离去的康弈,可是左风的目光却已经越过康弈看向了更远的地方。

“通知我们的人集合,用最快的时间集合到一起。”

“逃出城?”段月瑶忍不住问道,这是她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大家合力闯出阔城,然后各自分散逃命。

左风却平静的摇了摇头,抬手指着康弈离开的方向,说道:“通知所有人集合,到护城大阵的核心石林那里,这是眼下唯一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