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二千二百八十五章 祸水转嫁
“速速收拢,大家速速向这边收拢,前方不需要控制速度,后面的人注意防御,不要乱,都不要自乱阵脚乱!”

在队伍之中的泥鳅放开喉咙高声叫喊着,可是那声音却因为恐惧,喊出来的时候反而已经变了调,好似被人捏住了脖子一般。

旁边老布脸让的颊肉不住地抽搐着,情绪显得极为激动,其实也怪不得他激动,放眼望去整个队伍之中似乎就数泥鳅最是慌乱。

这些年来始终身处高位,泥鳅虽然勤于修行,境界提升的较快。可是毕竟很久没有参与行动,历练的太少,更不接触危险的环境,如今表现的反而不如身边的那些林家的小武者。

他此时的状态,已经开始影响到身边的武者,好在他的身边都是属于“霓家”的嫡系人马,这些人始终盯着老布,倒没有太过理会泥鳅这位名义上的指挥者。

焦急的看了一眼身后滚滚而来的妖兽,老布抬手捏住泥鳅的手臂,似乎用力有些过猛,泥鳅一阵龇牙咧嘴,怒目瞪来,一句“干什么”已经在口边,可是看到老布的神情后,那话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了。

与老布那如欲喷火的目光碰在一起,左风这才缓过神来,立刻明白了自己刚刚的表现太过失态。

“怎,怎么了老布,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除了尽快逃跑难道还有其他的选择不成?”泥鳅虽然稍微冷静下来,可是心中的恐惧让他说话之时牙齿还是不住的磕碰,发出怪异的“咔咔”声响。

“城主,你先不要慌,咱们手中还有阵玉,帝国所赐予的阵玉是能够阻止妖兽攻击的。”老布沉着的开口说道。

目光先是微微一亮,可是泥鳅那张脸马上有再次垮了下来,摇头说道:“老布啊,那些阵玉的确能够抵挡一时,可能够躲在阵法内的人有限,一次释放只能让十人免受伤害。

另外阵法释放的位置是固定的,你瞧这些妖兽如今的模样,就算是有再多的阵法,也不够让我们大家保命的。”

老布目光一凝,随即说道:“城主,就算那些阵玉保不住全部人,至少还能保住你的性命,我是要告诉你咱们还有这最后的手段可以利用,千万不要因恐惧先自乱阵脚。”

这番话恰恰是之前泥鳅大声喊的,现在老布将此话转送给自己,使得泥鳅那张脸也不禁微微一红。转念一想,老布说的也的确有道理,就算情况再如何糟糕,起码自己还是有保命的手段。

想到这里泥鳅的心绪也稍微冷静了一些,转头问道:“光我逃命有什么意义,咱们这些人总不能白白的葬送在这里,那两个小子……”

话到此处,泥鳅忍不住恨恨的向后方望去,那本来是自己要对付的人。却未曾想到,一转眼的功夫,对方竟然被他们追在后面逃跑,现在自己明明有心要将他们擒住,可是两人身后那些疯狂的妖兽,看着都让人心中恐惧。

“这两个家伙想要引妖兽来对付咱们,可妖兽现在的模样,显然是四盯住他们两个不放。我们现在只要能够甩脱这二人,便能够安然脱身。”

老布一边思索着,一边开口说道。

眉头皱起,泥鳅摇头说道:“要脱身谈何容易,这两个小变态的速度你也见识过,咱们想要甩脱根本就办不到。”

老布略一沉吟,目光随之一闪说道:“不然,这两个小子速度虽然有优势,可是我们却可以破坏他的速度。你看后面的妖兽正在疯狂加速,咱们只要稍微拖延一时半刻,他们两人必然会被妖兽追上,他们会吸引大多数的妖兽,只要被一只妖兽缠住,嘿嘿……”

“到底有什么办法,你就快说出来吧,咱们现在也身处险境之中呐。”泥鳅迫不及待的追问。

“十个人,一枚阵玉。”老布开口沉声说道。

“留下的人,恐怕……好!就按你说的办。”本来还有些迟疑的泥鳅,当目光与老布一接触,便重重的点了点头,他也知道这种时候容不得妇人之仁,何况手中还有大批的林家武者可以拿来牺牲。

“三队,一会儿听我的命令原地防御,不可让那两个小子继续追上来,我会释放阵玉为你们阻挡妖兽。”

三队和四队,是最初被安排在后方负责防御的,如今听到左风的命令,那三队的十名武者眼神都是一黯。他们明白阵玉释放的阵法有多大的效果,也明白他们他们留下来,恐怕只有白白牺牲的结果。

不过他们却不能拒绝,不管是为了家族,还是为了自己,他们都没有权利拒绝,只能无条件的服从。

“行动!”

泥鳅已经下定决心,在其吩咐完毕的时候,已经从储晶之中取出了一枚阵玉。“行动”二字出口的同时,手中阵玉也是向着身后抛了出去。

那阵玉被泥鳅以灵气催动,一道阵法在其抛出的时候,便已经从其中飞了出来,紧接着那枚阵玉便在空中直接破碎开来。

阵法倒是准确的落在那十名停下来,摆出防御姿态的的武者身上,阵法的光芒萦绕在身体之外。因为十人是以横排站立,那阵法也自然而然形成狭长的模样,如同一堵墙般横在左风和琥珀的面前。

“哼,他们果然够狠,这是要让那十个人拦下咱们,再送给后面的妖兽做口粮。”老石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怒气上涌的说道。

他虽然已经背叛了泥鳅,可是从再次相见,他们对自己根本不闻不问,显然已将自己看做死人了,这让老石心里也憋了一股火。

眼看着面前出现的那被笼罩在阵法中的武者,左风脸上反而划过一抹讥笑。转头望向琥珀,说了句“全身放松”,随即身体之外风属性灵气陡然爆涌而出。

那股澎湃的灵气,狂涌出身体后,又迅速的将那瘦肖的身躯包裹在其中,一只手捏着老石的腰带,另外一只手抓住琥珀的肩头。

双脚脚底之上灵气猛的喷出,每一步踏出都会在脚下形成一个半丈左右宽数尺深的沙坑。在这种恐怖的力量爆发之下,左风已经飞快的冲天而起,这一跃竟然接近四丈。

如此一幕,不仅让那十名林家武者心中惊骇,同时也让那正在观察后面情况的泥鳅和老布瞳孔微微一缩。

他们已经尽量高估了左风的能力,可如今看来,到底还是低估了这青年的“变态”程度。那阵法已经有三丈的高度,按理来说在八门拘锁阵法内,就算是泥鳅都无法跃过,可偏偏这个左风就做到了,而且不仅仅是他跃过了阵法,在他双手之间,此时还抓着两个大活人呢。

看到这样的一幕,泥鳅的心都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了,尖锐的喊道:“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其实左风表面上看着轻松,实际上这却已经是他能够做到的极限。而下方的束缚之力,沉重的就好像在左风身体上压了一座山般,可是左风仍然勉力运转着逆风行,让身体向前慢慢的滑行了一段,这才“轰”然一声砸落在沙地之中。

回头之际,后方的妖兽大军已经直接冲撞在了那十人所在的阵法上,妖兽自然不会躲避,现在他们的眼中就只有杀戮。

妖兽大军轰然撞击在阵法壁障上,却是立刻有着无数的鲜血飞溅开来。那阵法倒也极其强劲,十几只妖兽在碰撞的瞬间,便直接撞死在了阵法之上,而阵法本身在这冲击下也只轻轻晃动了一下。

看起来左风刚刚只顾着奋力越过阵法,可实际上在那阵法从阵玉中飞出的时候,他的目光就从未离开片刻。

如果换了一般人,肯定无法做得到,可是左风却有这份能力。不仅在这短短的数息之间,已经将那阵玉释放的阵法刻印在脑中,甚至已经暗暗推衍了其中的一部分。

那阵法只支撑了不到四息时间,表面的光泽便开始慢慢的消退,随即表面就浮现出细密的裂痕,最后在一声闷响声中化作无数的碎片。

虽然最前方的十几只妖兽殒命,可是后来的妖兽仍然前仆后继的发动冲锋。随着阵法的破碎,妖兽大军也是顷刻间碾压而过。

那些冲在最前方的妖兽,疯狂的发动攻击,那十名武者的身躯轻易被搅成漫天的血肉。与妖兽死亡一样,鲜血会升腾而起,在空中慢慢的汇聚成一片片的血云。

“这家伙怎么会拥有这份实力,不过我就不相信,这一次我同时释放两枚阵玉,我看你还如何能够飞过去。”看着那十名武者如此轻而易举被击杀,泥鳅的脸色也变得极为难看。

可就在这个时候,身旁的老布突然开口,神情凝重的说道:“这两个小畜生,他们一开始就打的这个主意,不能胡乱使用阵玉了,他要将我们逼入绝境。”

不解的看向老布,随即泥鳅好似想起了什么,马上转头朝着前方望去。虽然没有太过明显的分界,可是泥鳅还是一眼就看出了远处的不同,在那里是阵法壁障的所在,另外一侧不是杜门,而是……死门!

“他们怎么会,他们……”

“应该是老石透露出的消息。”

泥鳅惊恐的大声质问着,老布却已经给出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