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武逆焚天 > 第二千三百四十一章 三只老鼠

    熔浆湖不断的涨,时间不大已经将琥珀和妖兽彻底淹没其。



    若非按照左风的指示,他们利用炎之心髓的炎力,抵挡熔浆的热力,现在琥珀和妖兽算没有死,相信也已经附焦糊不成样子了。



    可是现在的琥珀和妖兽,情况同样不太好,因为他们现在自保,所依靠的是炎之心髓,而炎之心髓的热量,并非是无限的。



    此时琥珀和妖兽手的炎之心髓,其的炎力已经快要消耗一空。琥珀倒没有问题,只需要重新取出一枚,便可以保持继续抵抗熔浆的高温。可另外那四十多只妖兽,每一个可只有一枚炎之心髓了。



    眼看着炎之心髓的炎力即将消耗光,琥珀心也不免有些焦急,左风离开之前特意嘱咐,尽量将这些妖兽保存下来,它们对逆风来说很重要。自己总不能眼睁睁看着,那些妖兽这么死在自己面前吧。



    而琥珀等人的窘况,对面的阳冥兽也都看在了眼,而此时的它倒是心情大好。自己今日本该顺顺利利的获得那震天的身躯,并且融合妖兽一族的王者血脉,却最后搞成眼前这种局面,他已经愤怒至极。



    眼前琥珀和一群妖兽,本来该轻易被抹杀的存在,到现在还没有解决,如何让他不心情烦躁。如今看到那些“小杂鱼”终于要死去去,它一时之间更是心情大好。



    可在这个时候,熔浆表面一阵剧烈的翻滚后,突然间开始慢慢的回落。随着那熔浆的不断回落,琥珀和妖兽也渐渐的重新脱离熔浆。



    琥珀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不过他可是片刻不敢耽误,立即将炎之心髓分发下去,这一次他给每一只妖兽分了两枚。



    这炎之心髓的消耗本来不必如此夸张,主要还是琥珀和妖兽控制的能力不好,将大部分炎力都浪费掉了。再加妖兽身体庞大,本来消耗的炎力琥珀多了数倍。



    熔浆湖的“怪鱼”,可以利用一枚炎之心髓在熔浆内存活数月,因为它可以将炎之心髓释放的炎力,控制在薄薄的一层,将其包裹在自己的身体表面。



    可惜琥珀他们没有这个能力,但算是消耗的多了一些,眼下能够保住性命,什么都好,些许炎之心髓虽然珍贵,琥珀倒也并未觉得可惜。



    熔浆湖突然回落,琥珀和妖兽自然高兴,而同时还有三个人也是高兴的快疯了,这三个人便是以泥鳅为首的三人。



    唯一能够探知死门全部情况的阳冥兽,可它已经损失一道灵魂,此时这道灵魂也受了伤,自然没有再浪费念力去探查整个死门的道理。



    谁也没有想到,之前最先逃走的泥鳅等人,到现在还没有被斩尽杀绝,这倒也是个异数。



    其实早在之前,逆风等人被虫傀重重围困的时候,已经无力再突围逃生了。可是偏偏那个时候,左风释放了御阵之晶内的紫金色雷霆。



    那属于“紫目天戒”的力量一经释放,顿时引起了整个山洞的特殊变化,尤其是阳冥兽也慌了神。那个时候它便已经再无力去操控虫傀,这自然给了泥鳅等人逃走的机会。



    泥鳅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有机会能够活命,他们又如何会错过这样一个好机会,于是他们毫不犹豫的选择逃走。



    如三只丧家犬般,慌慌张张的在洞穴之四处逃命,生怕随时会有虫傀再次杀来,不过逃了许久再没有遇到一只虫傀,也没有一只虫傀追来,这才让三人稍稍松了口气。



    到了这个时候,泥鳅和老布,已经再不敢考虑什么掌控“八门拘锁阵”了,因为他们经历了这些之后,终于开始认清了现实。



    这“八门拘锁阵”实在太过可怕,不仅其杀机四伏,而且明显已经有更强大的存在,已经掌握了这座大阵。以他们的实力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哪里还敢再生什么非分之想。



    清醒的认清了现实后,泥鳅三人也剩下了一个念头,那是逃命,除了能够活着离开这里,他们已经不敢再有别的念头。



    可是这死门进来容易,甚至没有半点阻拦,要想离开却是难加难,先不说在这里走行了这么久,没有看到任何一处看起来像能离开的地方,连一处阵法壁障都没有发现。



    若是有阵法壁障的存在,他们也许还有希望破开壁障逃走,现在连这死门的阵法壁障都找不到,那真的是半分离开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们三个人,也尝试了破坏周围的山壁,算是凭借双手能够挖出去,他们也是心甘情愿的。可是这里的山壁坚硬程度远超金铁,甚至堪器品级武器的硬度,他们费了半天劲,也只是在墙壁留下一些浅浅的痕迹而已。



    面对这种情况,三人欲哭无泪,拖着疲惫的身子如没头苍蝇般四处寻找之,那些携带着恐怖高温的熔浆,竟然开始慢慢的涨了。



    这一下三个人更是要疯了,求生的本能让他们立刻又动了起来,在洞穴里面再次开始了逃跑。



    只不过这熔浆的涨,并非是从一个方向而来,随着熔浆的涨,那些位于洞穴各处的熔浆潭,都在同一时间涨。



    好在这段时间找寻出路,对于周围的环境倒还有几分熟悉,他们先是逃到了地势高的地方。可是熔浆不停的涨,他们最后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了。



    这个时候他们不得不,开始动用灵气御空,而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三人明白,自己的小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在这地底洞穴之,他们需要时刻御动灵气隔绝周围的高温,同时还要以灵气炼化空气,不让火毒侵入身体。如今还要同时运用灵气,时刻保持着停留在空,这样的消耗他们根本维持不了太久。



    不过人是这样,即使明知道早晚会死,但只要有一丝希望,便坚决不会放弃。好像泥鳅等人,眼看着身体之的灵气越来越少,已经无法保持平稳的停在空,好像随时会掉下去一般,可仍然在咬牙坚持着。



    却是在这个时候,熔浆突然慢慢的消退了下去,这个过程虽然缓慢。可是在熔浆退下的时候,他们三个人差一点要抱头痛哭一场。



    当熔浆慢慢退下,露出了一块地面落脚的时候,三人不顾地面还十分灼热,慌慌张张的落在了地面之。甚至不管脚下因高温,已经被灼伤传出阵阵焦糊味道,那么站在原地开始疯狂的运转起gōngfǎ。



    已经没有药物供他们回复,如今只能采用最低廉的方式,凭借运功来恢复灵气。



    他们也知道此刻熔浆虽然消退,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再次涨,若是想要求一条活命的机会,那必须要尽快恢复。



    而且泥鳅和老石也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一会儿恢复部分灵力后,便一定要全力寻找一处位置高的地方。看那熔浆虽然涨时势头凶猛,可终究未曾将洞穴彻底淹没,仔细找找未必没有地势极高的地方,可以不惧那些涨的熔浆。



    其实在三人运功恢复灵气的同时,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想起了左风等人,以及那群突然杀到的妖兽。



    按道理来说在那么多的虫傀围攻下,应该已经彻底死去了才对,可是泥鳅等人却有种感觉,他们可能还活着,否则便不会有之前虫傀放弃追击,以及熔浆涨这么多的变化。



    有人欢喜有人愁,泥鳅三人高兴,琥珀和妖兽高兴,这轮到阳冥兽愤怒了。



    眼看着已经要将琥珀和那些妖兽解决掉,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熔浆竟然消退了,如今对方身每个都至少有两枚炎之心髓,要杀他们也更加困难了。



    低头看了看身边,那具本属于震天的身躯,阳冥兽脸闪过一抹烦躁之色,好似今日身边的所有事情,没有一件是顺心的。



    那已经伤痕累累的身躯虽然破坏的很严重,但是其的精血眼看着已经要融合到了最后一步。自己只要重新占据身躯,那些伤痕虽然非常严重,却并不是没有办法修复的,所以在阳冥心并未放弃这身躯。



    得到身躯对于他来说现在也不过是小事,更多的问题还是他需要解决眼前的这人类和妖兽。



    随即阳冥兽念力释放,慢慢的融入到了脚下的“小岛”之,接着一股淡淡的念力波动,便径直朝着熔浆湖底而去。



    同一时间,身处熔浆湖底部的左风,脸闪过一抹惊色,猛的抬头朝着方望去。



    ‘好诡异的念力,本身并不强大,可是竟然能够如此轻易的延伸过来,这,这是阳冥兽。’



    左风立刻反应过来,急着便飞快的朝着旁边游了过去。同时左风在游动之,便已经开始凝聚灵气,在身前刻画起来。



    手指飞快的舞动,左风能够感受到那方来到的念力速度极快,他这里也不得不以最快的速度刻画。



    堪堪在阵法凝聚成型的瞬间,那道来自头顶的念力已经降临而来,并迅速的笼罩整片熔浆湖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