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二千四百一十一章 六芒再现

    “他应该相信你说的话了吧?”



    左风有些迫不及待的追问,通过念力传递瞬间就能够与震天取得联系。一来之前不希望打扰到对方,再者就是担心自己被虚破空察觉。



    这虚破空的身份比较特别,对左风来说更是十分敏感,彼此间已经不仅仅是仇恨那么简单,假如知道左风此时就在这里,真不知道这虚破空会不会发起狂来做些什么意想不到的事。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震天已经传讯回来,显然这次的“交易”非常顺利。



    ‘放心吧,这家伙开始的确半信半疑,不过按照你的建议,我以“交易”的方式与他交涉,果然打消了他的怀疑。而且我提出的交易方式,完全是对他更加有利的,他没有理由拒绝。’



    顿了顿,震天又继续传音说道:“阳冥兽那家伙有第三分魂的事,我虽然没有挑明,不过那家伙应该已经知道了。当然我并未向他透露那第三分魂的所在,只是清楚的告诉他,要彻底灭杀阳冥兽的灵魂,那需要拥有更强大的手段才行。”



    这番话,虽然不是两个人之前商量好的,不过大概意思也与左风表达的差不多,甚至比左风当初所想的,表述的还要更好一些。



    似乎想起了什么,震天忍不住问道:“我听你刚刚的意思,似乎判断这个家伙,还有一些保留,可是到了这个份上他还能有什么保留么?”



    虽然按照左风的意思,特别敲打过了虚破空,不过震天却并不认为左风判断是正确的,至少战斗到了这个份上,已经不可能存在什么保留手段这样的事了。



    面对震天的疑惑,左风并未说什么,他其实心里也只是一种猜测。当初在菊城之时的八宝阵法之中。虚破空与规则之兽裂天间的那场大战,他这一生都不可能忘记,也许现在的虚破空远远不及当初在八宝阵法那么强大,可是一些手段未必就真的施展不出来。



    现在的阳冥兽和虚破空,对于左风来说,就像是两根硬骨头,若是直接交给自己绝对是啃不动,除非是经过各种的加工和处理,让骨头彻底酥软下来。彻底挤压这两个家伙的潜力,让他们将全部的手段都运用出来,这样才能为自己最后动手增加胜算。



    这本来不过也只是左风自己的未雨绸缪,可是他很快就发现,自己这番考虑绝不是没有必要的。



    虚破空第二道阵法的攻击刚刚落下,第三和第四道阵法便紧随其后的冲击而去。也几乎在同一时间,虚破空已经释放出了大量的念力,而且这种念力的释放,与之前略有不同,那完全是在抽取其自身的灵魂本源。



    如果说武者在拼命的时候,会以燃烧修为,甚至燃烧生命力的方式提升战力。那么现在的虚破空,便是通过燃烧灵魂力,同样也是在燃烧自己的生命力,在挤压着自己最后的潜力。



    当感受到那些念力在御动的时候,左风的心脏也在剧烈的跳动着,那是一种类似激动,又带着几分恐惧的复杂心理。



    总裁有洪荒之力



    当初在八宝阵法之中,所见识过的一切,对于左风来说恍如是一场梦,一场充满毁味道的噩梦。如今的虚破空,果然还有余力,不管这部分力量他是如何运用出来,但左风知道当初的一幕即将要上演。



    “震天前辈,看来我的估计是正确的,而且你的‘提醒’也很快会见到效果。这一次若是能够实实在在拼斗过,我的胜算起码在七成以上。”



    左风立刻迫不及待的传音,震天听了这番话,也明显有些激动,只不过他现在似乎更加好奇,他能够隐约感到如今栖身在沙蝎中的虚破空,正在大量的消耗着魂力,却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有什么样的手段。



    “这两个家伙真是不简单,这阳冥兽吸收了两族王者血脉后,我以为在这片大路上,他已经是无敌的存在了。想不到这个虚破空,竟然如此强,到了这个份上还有所保留。”



    听了这番话,左风心中也有着相同的感慨,不过他却是冷静的说道:“这阳冥兽还保存了一个分魂,所以它之前更能放开手脚,只不过这种心态实际上却导致了它有些托大,又吝啬会损耗太过严重,没有发动全力的一击。



    这虚破空也同样如此,他自认为将对方看透,所以没有动用自己真正的最强手段,他还是希望以尽量小的消耗,获得最终的胜利,甚至还没有对拼之前,就先一步让自己的主魂遁离。”



    对这两个家伙稍加分析后,左风立刻转入正题,继续道:“这两个家伙到了这个份上,接下来必然会是一场真正的生死大战。我就要在他们两个这一次拼斗后出手。我们不可能无止境的等下去,这次的交手就是对付他们俩的最佳机会了。”



    虽然二者间越是争斗,对左风和震天越有利,不过这毕竟也有个极限。当两者在同时遭遇伤及根本的损伤后,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再斗下去了。



    若是错过这个机会,情势的发展将会难以掌握,套用一种事物发展的规律来说,叫做“物极必反”。当事情发展到最有利于自己的时候,那几乎是一种近乎完美的存在,一旦错过最佳的机会,那么紧接着就不再适合动手,甚至再没有出手的机会也不是不可能。



    下定决心的左风,马上又继续说道:“一会儿这两个家伙会最后一搏,虽然阳冥兽拥有第三分魂,可是我估计就算有这张底牌,他也不可能战胜虚破空。而他的第三分魂,相信绝不敢完全降临这里。



    也就是说战斗告一段落的时候,应该是虚破空暂时获得胜利。而这个时候的虚破空,也必然是极其虚弱的。



    他没有精力去收取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也来不及将整个死门彻底占据和控制下来,虽然这才是他来这里的目的。我相信他在获胜之后,要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件,那就是全力进行恢复,这个时候恐怕就需要借助你的力量了。”



    “我?”



    震天被这话震惊的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理解,甚至怀疑自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只是两个人通过念力勾动,就不存在听错这个可能。首席蜜爱无上限



    自己如今已经一败涂地,不要说翻身,就是干扰这场比斗的资格都没有,又拿什么来去与那强大虚破空去争,去拖延时间呢?



    左风当然不可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也不敢浪费时间,马上就开始解释起来。



    “你最大的问题是被困在这‘小岛’之中,我虽然不敢说有十足的把握解开整个‘岛’的阵法禁锢,但是却有办法将这‘岛’的阵法封禁缺口再次扩大,让你可以将更多的念力释放出去。



    而这个时候,我也不需要你真的与虚破空战斗,我只需要你抢先控制本属于你的身躯,同时阻止他得到你的那具身躯。因为一旦以他那强大的灵魂,获得了你的身躯之后,我们的反击计划会困哪大增,甚至可能直接失败。”



    “如果只是这样,短时间内我应该能够做到。可问题是他若是放弃我的那个身躯,而是选择逆风,那可如何是好。”



    听到震天这个时候,还在担心逆风,左风虽然表面上没有表现出什么,心中还是暗暗松了口气。他们这对父子的确有些积怨,可是那也是因为许多连震天自己都无可奈何的事。



    对震天左风没有什么太深的交情,他更关心的是逆风,而震天能够真心实意的为逆风考虑,左风心中也是为自己的这位好兄弟而感到高兴,起码这对父子间是有着真情的。



    “放心吧,这老家伙我是了解的。他绝对不会放着眼前这么好的身躯不取,而去获得那逆风的身体。之前是没有办法,他只能无奈寄身于逆风的躯体中,当阳冥兽被解决后,相信他的目标只有一个,便是你的身体。”



    对左风的判断,震天并没有什么怀疑,从左风对虚破空底细的了解来看,他的一些行事风格在左风的预料中也很正常。



    具体太过详细的计划,现在还无法制定,因为这两个怪物间的战斗,各种突发状况都可能出现,太过详细的计划反而让会让两人束手束脚。



    第三和第四道阵法在落下,得到震天提醒的虚破空也有了针对,不仅着重攻击阳冥兽的头颅位置,同时也在向着其胸腹处发动猛烈的攻击。



    震天拥有两处念海,这是它一族到这个阶段达到分魂层次之后出现的特殊变化。本来阳冥兽一直借此隐藏自己的灵魂,如今既然被对方识破,它也不得不全力调动灵魂之力以及念力去进行拼死防御。



    与此同时它也不得不再一次朝着那第三分魂“伸手”,若是没有第三分魂的支持,他恐怕支撑不过眼前第三和第四道阵法的攻击。



    阳冥兽在全力的抵御着对方的攻击,第三分魂的魂力如今已经要被抽取一空。它明知道这样会让自己的第三分魂岌岌可危,但是为了最终的胜利,它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只是它没有发觉,死门之中一缕缕的阵力正在飘荡而出,与虚破空释放的念力在不断的聚集着。一座六芒星状的阵法,正在熔浆湖之中慢慢的凝聚成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