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二千五百零五章 空间异宝

    森白色的幽光不停闪烁着,由远处如流星般的飞快疾驰而来,周围的所有强者在看到那飞来的光芒时,脸上都浮现出敬畏和惊惧之色。



    那不仅仅是敬畏于对方的修为,更因为其身份的特别,他们几乎下意识的向周围散开来,为正在来到之人留出了一片空间。



    那如同流星般来到的身影,当其到达众人头顶位置的时候,迅速的改变方向直接砸落向地面。



    “轰”



    伴随着一片砂石和尘土四散飞溅开来,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也显现了出来。此人高鼻深目一双微微泛蓝的眼眸,正是东临郡郡守伯卡。



    这看押犯人的后园,距离前面的正堂还有着一段距离,可是当邢夜醉爆发出全部修为,与那塌陷的空间碰撞在一起的时候,他也立刻有所觉察。



    没有一丝一毫的停留,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冲了出去,并且飞快的朝着后园这里赶来。他的速度如何恐怖,未用上三息时间就已经出现在了邢夜醉的面前。



    他首先注意到的就是此时的邢夜醉,正陷入一团强大的空间塌陷之中。而邢夜醉本人,好似陷入泥潭的蛮牛,空有一身的力量,却偏偏无法挣脱出来,而且还要时时刻刻抵挡空间塌陷对自己造成的伤害。



    看到这一幕的伯卡,瞳孔也不禁微微一缩,却不敢再有任何犹豫,抬起手来重重的朝着面前拍出一掌。



    在他这一掌之中,蕴含的是精纯的念力,而精神领域也在其抬起手掌的瞬间幅散开来。伯卡的极寒领域释放,周围的温度骤然降低,当其手掌拍出的同时,那处空间塌陷也立刻变得迟缓起来。



    虽然已经极力控制,可是冰寒的空间之力,还是对邢夜醉造成了影响,在他身体之上如今也有挂上了一层淡淡的寒霜。



    好在邢夜醉对于这并非针对自己的冰寒之力,还有能力抵挡,空间塌陷却已经有些防御不住的迹象。



    终于那空间由塌陷慢慢的减弱,逐渐转变成了一片扭曲的样子,邢夜醉此时也终于能够借助自身灵气的突然爆发,从其中完全挣脱出来。



    摆脱了空间塌陷的邢夜醉,灵气变的异常涣散,也可以说现在的他非常虚弱。而且这也只是表面给人的感觉,仔细探查会发现,那肉体上还有一片片青红痕迹,好似身体遭受了千百次的攻击后留下。



    除此之外,邢夜醉的身体内部情况也不太好,瞬间爆发出自己全部的修为和灵气。不仅纳海之中虚虚荡荡,短时间内很难完全恢复,经脉的情况更加不好,为了保住性命,集中爆发灵气的结果,使得经脉造成了损伤。



    不过这些邢夜醉也都不在乎了,毕竟如今能够保住性命,没有受到更重的伤,这就已经足以让他感到幸运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用如此方式伤了你?”伯卡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因为他能明显感觉到,之前那空间塌陷的破坏力非常强。



    重重的喘息了几次后,邢夜醉这才逐渐平复了自己的灵气,短暂的调息也让其脸色有了些许的好转。



    “来了一伙人,他们应该是想要进入这里救人,被我提前察觉到。我跟着他们到这里,准备一举将这些家伙拿下,却想不到他们之中竟然会有人使用如此恐怖的手段。”



    邢夜醉简要的将情况说了出来,只是在说到那“恐怖手段”的时候,眼中还是有着一抹掩饰不住的惊惧。



    “你们还在这里看什么热闹,还不去追捕,不管多大的代价,一定要将那几个人给我抓回来!”



    本来就已经够烦躁了,如今转头恰好看到身旁一大批武者围拢在周围,伯卡立刻愤怒的大吼起来。



    这些人深知伯卡的脾气,不敢有片刻停留,马上掉头跑开。只是在离开的过程中,有几名带头者分别高声吆喝着,聚拢起队伍后,便朝着左风等人离开的方向追了出去。



    其实已经有一批人追了下去,那一批人足有四十多名武者,这些留下来的也并非是为了看热闹,只是之前因为无法化解空间崩塌,所以只能干瞪眼。



    眼下当然不好跟伯卡解释,这些东临郡的强者,一个个都十分听话的组织起队伍帮助抓捕去了。



    眼看着那些人离开,伯卡这才再次望向邢夜醉,询问道:“能够看出这些人的来历么,他们是冲着那几个家伙来的,还是冲着离茹来的?”



    邢夜醉皱眉沉思少倾,却是摇了摇头,说道:“这帮人来历非常诡异,他们是从城外偷偷潜进来。看起来似乎对这隶城和城主府都十分熟悉,准确的摸到了这里。我却看不出,他们到底是冲着那李氏兄弟,还是离茹而来。”



    伯卡的眉头不禁再次皱起,他不只是对于这个回答很不满意,以前邢夜醉很少有办事不利的时候。这一次不仅没有能够将人抓住,甚至到现在连对方的目的还没有摸准。



    他哪里知道,刚刚潜入进来的左风等人,可不是单单冲着李氏兄弟或离茹来的,他们是要将所有被抓的人全部救走。



    “等等”目光陡然一凝,伯卡突然抬头震惊的望着邢夜醉,问道:“你刚刚说什么,他们刚刚从城外潜入城内,难道是有人给他们开城门了不成?”



    摇了摇头,邢夜醉非常肯定的说道:“他们是翻越城墙进来,咱们在城墙上的守卫毫无所觉。”



    “怎么可能,他们是如何穿过护城阵法的?这护城阵法一旦有人尝试pòjiě,必然第一时间就会触动警讯阵法,阵法毫无反应就进城,这怎么可能做得到。”



    伯卡难以相信的说着,他可不是对于阵法半点不懂的门外汉,这种情况完全不符合常理。



    无奈的摇了摇头,邢夜醉也是首次遇到如此棘手的情况,不过他还是开口说道:“既然他们这一次行动失败,我们又派出了大部分的人抓捕,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即使无法一网成擒,只要抓住其中一个,另外几人就绝对逃不了。”



    点了点头,伯卡对于这个分析倒是非常认同,转而继续问道:“刚刚那空间塌陷是怎么回事,这难道是某个强者的精神领域不成?”



    伯卡不相信对方几人之中,会有炼神期的强者存在,否则邢夜醉也不可能独自冒然出手。可是回想起之前那威力巨大的空间塌陷,也由不得他不往这个方向上猜测。



    “如果我没有感觉错误的话,制造这空间塌陷的家伙,应该是一名纳气中期的武者。”



    还没等邢夜醉说下去,伯卡就已经惊呼出声道:“怎么可能?哪会有纳气中期的武者,释放出如此强大的攻击,这种威胁到育气期的空间之力,就连一般御念期的老怪物都做不到吧。”



    也不怪伯卡会这么说,这空间之力算得上是各种力量中最为神秘,也最不受驾驭和控制的力量。一些达到御念后期或神念期的强者,最多只能借用一部分空间之力,却无法凝聚出这样的力量。



    一边努力回忆着当时的情况,邢夜醉又再次说道:“这空间塌陷可能不是他凝聚出来,但是绝对与他有关。因为我感觉到空间塌陷出现的前一刻,其自身的气息有着明显的变化,后来空间塌陷就在我身后,由一个点内迸发而出。”



    “凝聚空间之力的异宝?难道世上真的有这样的存在,由远古的强大修行者,以特殊材料凝聚空间之力于其中,一旦将其引爆后,也会瞬间将其中的空间之力全部释放出来。”



    伯卡一边回想着那些,坤玄大陆上曾经有过的传说,同时将自己的分析说出来。而说话的时候,他整个人也变得越来越兴奋,显然他对于那能够凝聚空间之力的异宝也非常渴求。



    闻听此言,邢夜醉不禁微微一愣,其实他也说不清楚,当时那具体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空间之力的确在一点爆发,而那名纳气期武者,也的确与那空间之力的爆发有所关联,除此之外便再没有什么信息,虽然心中充满疑惑,但似乎伯卡所说就是那唯一可能的解释了。



    “你尽快恢复一下,不管如何一定要抓住那几个人,最好能够将那名纳气期强者活捉回来,他的价值甚至超出我的想象。”



    伯卡这样的人,往往能够从一个小的细节,捕捉到的巨大的机会。他如今已经由那引起空间崩塌这件事,联想到了一处远古修行者留下的宝藏。



    了解伯卡想法的邢夜醉,也没有半点迟疑,马上开口说道:“既然是这样,那我现在就带人去,一定将他们抓回来。”



    “去吧!”对于邢夜醉的伤势,伯卡没有丝毫的理会,他现在一心想着的就是那个能引起空间崩塌的纳气期武者,究竟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一个宝藏。



    邢夜醉微微抿了抿嘴唇,他的伤势算不上太重,但也绝对不轻,可是现在他却一句话都没有多说,就已勉强调动灵气御空飞起。



    与此同时,伸手取出一只信炮,拉动底部的引信,一只森白色的光弹冲天而起在夜空中炸裂开来。除了正在执行任务的东临郡武者,在看到这信炮的一刻,就全部都向这里集结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