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轮回乐园 > 第三十四章:石板
    大教堂内,‘好队友’四人围坐在圆桌周边,其中的伍德最先开口,问道:

    “白夜,你已经到手四颗源石了?”

    “对。”

    “让我看看?”

    “……”

    苏晓抬起带着黑王护臂的左手,随着一股黑暗能量在手臂上涌现,一股纯黑的晶石在他手中逐渐汇聚,最终回溯成源石。

    他之所以能做到这点,是因为他发现,与其说是黑王护臂吸收了源石,不如说是源石以特殊的方式镶在上面。

    如若源石是被吸收掉,这么多代的被选者,五颗源石早就凑不全,哪怕每个人的证明物只吸收半颗,那也不够分的。

    伍德接过苏晓抛来的源石后,取出几件很有年代的物品,一个造型奇特的天平,一个寸镜,以及小号骸骨拖着的杆秤等。

    “如果有对应的特异能量,那一大块星核石,对天赋有显著的提升效果。”

    苏晓开口,听闻他此言,正在鉴别的源石的伍德停下动作,一旁的罪亚斯也看向「祭祀坛」上的星核石。

    “和天赋觉醒相似?”

    罪亚斯当然知道天赋能力可以觉醒,虽说他所在的陨灭星,对天赋能力觉醒不像乐园阵营这般直观,但那边有办法让天赋觉醒,而且同样分一次觉醒与二次觉醒。

    “不,这更像是量的提升。”

    苏晓的手指点在身前的茶杯上,晶体顺着茶杯口向上蔓延,让茶杯的容量提升近三分之一。

    如此简洁、直观的描述,伍德与罪亚斯当然懂了其中所代表的增益程度。

    不过有趣的是,凯撒对星核石没什么兴趣,既是因为这东西争的人多,其次是它用不上,最后是就算得到,卖时也会有各种麻烦。

    相比星核石,凯撒对黑暗之源更感兴趣,这东西便于携带,方便交易。

    除了星核石外,苏晓还有个猜测,就是死寂城内真的有黑枫树的树种,只不过并非是他所说的,产自深渊的初代树种,而是初始树种生长母树,母树所凝结的树种。

    可以说,现流通的99.9999%黑枫树产出,都是由此类树种培植出黑枫树,所带来的产出。

    奥术永恒星那棵黑枫树是,黑渊底那棵也是,渊龙底的那棵也是,苏晓所拥有的,同样也是。

    这四棵黑枫树的母树,出自于灭法阵营,现在那棵母树还活着,原本是在「起始与终焉之地」,但被苏晓惦记了很久后,被老灭法转移到有很多灵魂树的地方,后来苏晓恰巧到了那边片刻,眼下不知道母树被老灭法转移到哪去。

    现在的情况是,死寂城内又出现一棵母树,这棵母树虽枯死,但它是否留下的树种?

    要是真的留下树种,这树种会在哪?在治疗所保存?很不保险,外加此等至宝,治疗所真的没有存放资格。

    以治愈教会的行事作风,这些连古神都敢围擒的疯子,他们把以血还血、以恩报恩发挥到了极点。

    要是母树真的留下树种,那治愈教会只会留给一种人,就是解决了死寂城问题的人。

    想解决死寂城的问题,也就是永远清除这里的死寂能量,必须要去的地方,其实只有一处,就是至高圣所,像圣十教堂、狼冢等,都是在为了能进入至高圣所做准备。

    如此判断,要是治愈教会真的有树种,他们只可能将树种存放在至高圣所内。

    苏晓将自己所想到的这猜测,简洁叙述出,听闻这种猜想,罪亚斯与伍德都陷入沉思。

    “白夜,你确定黑枫树的母树,会产出树种?”

    “嗯。”

    “这……有明确证据吗。”

    罪亚斯眉头紧皱,一旁的伍德倒是没任何猜疑,对苏晓的话,相信七成以上。

    “虚空的黑枫树母树,是先代灭法们培植,那棵母树我见过,可惜,有个老家伙看着那棵母树。”

    听闻苏晓此言,罪亚斯恍然,他看向一旁的伍德,发现伍德神情依旧,明显是早就知道灭法阵营以前有黑枫树母树。

    苏晓让‘好队友’利益统一的方式很简单,先拿出能看到的收益,也就是星核石,外加他在一小时前,还使用过这东西提升自身天赋,这是最好的证明。

    有了能看到的好处还不够,还要外加一种更大的收益,才稳妥,而且这可能获得的收益价值要高,以及来源与存在的可能足够靠谱。

    要是在来死寂城前,罪亚斯与伍德,不会为这种可能冒险,问题是,苏晓之前说死寂城有黑枫树种与黑枫树产出,是真的有,别说这些,连特么母树都有了。

    这让罪亚斯与伍德不禁心中疑惑,苏晓是不是有可靠消息,早就知晓死寂城内关于黑枫树的情报,以及知道此地的母树枯死了,才以此为由头,引来炮灰帮忙分担来自死寂城的风险。

    “这一轮,我加入。”

    罪亚斯表态,一旁的伍德放下茶杯,表示也加入,三人的目光都看向凯撒。

    “我最近有点忙……”

    “我们要开启至高圣所,至高圣所曾是「神教」的朝圣之所,也是存藏珍宝的地方,那里至少有三个宝库。”

    苏晓并非信口雌黄,这点在高墙城时,大主教曾提起过,那时的大主教很清醒。

    “就算我最近有点忙,但也不能耽误了正事!”

    凯撒奸笑着,一副为了挽救死寂城,他定会竭尽全力的模样,关于至高圣所有宝库,他其实也有所听闻。

    ‘好队友’四人的利益成功达成一致,确定这点后,伍德说道:“既然我们已经到了内城,大教堂还有通往治疗所的传送装置,按照惯例,接下来该清场了。”

    听闻此言,罪亚斯表示赞同,他的目光转向咕噜,面带笑容的说道:“两位,你们是要加入我们,还是离开?”

    罪亚斯笑的随和、友善。

    “当然加入。”

    咕噜何等聪明,她能确定,如果她现在说要离开,苏晓会因团长那边的情面不出手,至于另外两个老阴哔,也就是那个触手怪和骷髅头,绝对会置她于死地,以免走漏了消息。

    咕噜也坐在圆桌旁,看似平静,其实心中还是有点慌的,问,加入了一个有四名老阴哔的队伍怎么办,在线等,非常急。

    苏晓、罪亚斯、伍德、凯撒商议一番后,有了初步的计划,首先是关于本源、初始源石,以及最终的成品源石。

    已知情报为,庞大「本源」被封于至高圣所内,相比冒险风险在现阶段开启至高圣所,弄清楚死寂「本源」是什么,才是重点。

    苏晓对幽暗大陆的历史,已有了一定的了解,而罪亚斯、伍德、凯撒在进入此地后,也各自知晓了些秘辛,其中凯撒发觉到的最多。

    说起来,苏晓现在就得给凯撒些答谢,对方在到了死寂城内城后,原本是打算挑起此地黑暗区的深渊滋生物,与内城死之民们的矛盾,让双方厮杀,从而捞好处。

    怎奈,这计划失败了,并非凯撒的能力不足,而是此地死之民与深渊滋生物们背后,有两个庞大意识在束缚它们,不进行大范围的混战,因此无论怎么挑拨,那边都打不起来。

    这计划的失败,外加深渊滋生物们不会存财富、资源等,最终凯撒只能收集了一大堆黑暗物质后离开,让他空手而归是不可能的。

    之所以说要给凯撒些答谢,是因为对方在离开黑暗区后,就到了古代实验所,其他人的话,钢铁制造者不会放进去,可遇到这么个玩意,作为半神的钢铁制造者,也被这厮给恶心到。

    最初见面时,凯撒鬼鬼祟祟的进了古代实验所,那里能挡住外人,但想挡住人罐合一的凯撒,还是很难的,这是凯撒放弃人罐合一的强大战力,所得来的极端增益。

    或者说,人罐合一所带来的战力,是凯撒不需要的,他不会战斗,也不需要去战斗,舍弃掉这一部分,以此换取其他方面的强大,对凯撒是更适合的增益。

    钢铁制造者发现这潜入者后,对这玩意,钢铁制造者并没直接下死手,他当然察觉到深渊之罐是多难缠的东西。

    钢铁制造者拎着凯撒,就像踢皮球般,一脚把凯撒踢出地下实验所。

    被一脚踢出来的凯撒,畏畏缩缩的走了,一小时后,他又鬼鬼祟祟的回来,然后脱了鞋,将其丢进地下实验所内,半分钟后,里面传来钢铁制造者的怒喊。

    从这之后,凯撒与钢铁制造者达成‘和解’,钢铁制造者允许凯撒进入古代实验所,条件是,凯撒再敢往他家扔鞋,他就豁出这条老命,也得和凯撒拼了。

    其实钢铁制造者对凯撒并不反感,他被囚困太久了,突然遇到这猥琐、奸诈的家伙,更多是感到既好气又好笑,要说仇恨一类,钢铁制造者很难和人结仇,他活了太久,久到有些事已经不在乎。

    正因能进入古代实验所,凯撒趁机溜到深渊战场,遇到了阿姆,那时阿姆的状态已是很糟,奸诈的凯撒,难得赔本了一次,心都在滴血的他,无偿给了阿姆几瓶高品质恢复药剂,让阿姆撑过那一阶段的难关。

    也是因这些药剂,阿姆才撑到鬼老头给它送去的第二批资源,近百瓶恢复药剂,以及世界之力。

    之前凯撒是准备来找苏晓,告知苏晓阿姆的位置与情况,但在半路上他遇到了鬼老头,双方‘礼貌’的交流后,凯撒知晓了,苏晓已知道阿姆的情况,还委托鬼老头送补给,这才把补给还回去。

    “幽暗大陆有不少秘密,都记录在几块石板上,据说,这些石板也是打开至高圣所宝库的关键。”

    凯撒开口,说话间还咀嚼口中的茶叶,这是苏晓请喝的茶,虽不是黑枫茶,但却是用永恒泉泡的,以凯撒的脾气,不把茶嚼了,他会感觉很亏。

    “石板?这消息是?”

    伍德开口,这种重要的情报,必须要有足够可靠的来源。

    “钢铁制造者说的,他虽然什么都知道,但不告诉我。”

    “所以,这些石板在哪?”

    罪亚斯说到点子上,这些石板不仅是宝库钥匙,上面记载的东西也特别重要,例如死寂「本源」是什么。

    唯有知晓这点,苏晓、伍德、凯撒才可能仿造出源石,至于罪亚斯,这方面他不擅长,之后有他所擅长的领域,需要他去处理。

    “相比石板,至高圣所的钥匙才是关键,那是治愈教会集一个时代力量,封锁的建筑,没钥匙别想……”

    罪亚斯的话刚说一半,苏晓取出圣所钥匙,放在桌上。

    “真有你的,白夜。”

    罪亚斯拿起圣所钥匙,观察了几眼,重新放在桌上。

    ‘咕噜、咕噜!去摸那钥匙,快,只要摸一下就行,不用掉包,也不会损坏它,就摸一下,发大财的机会就在眼前。’

    圣诗的声音出现在咕噜脑中,咕噜双手捧着茶杯,喝了口热茶后,抬手要拿起圣所钥匙查看,但伍德比她略快了一步,先拿起来钥匙。

    “抱歉。”

    伍德报以微笑,并放下钥匙,示意咕噜可以先看,但咕噜刚要拿,凯撒却恰好拿起钥匙。

    “哎?这这这,你先。”

    凯撒放下圣所钥匙,咕噜再次抬起手,可在突然间,她的动作僵住,方才还谈笑自然的罪亚斯、伍德、苏晓、凯撒,此刻都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四双深邃,有不同压迫力的眸子,注视着她。

    “这么说,是你,或者是你意识空间里的那个灵魂体,有和圣所钥匙的关联物?”

    罪亚斯笑眯眯的看着咕噜。

    ‘不妙!’

    咕噜勉强笑了笑,她意识空间里的圣诗也很紧张,她们两个只是稍有心急,就被察觉出端倪。

    看似咕噜没说话,实则在她的意识中,她与圣诗已经开始快速交流了,内容为:

    圣诗:“咕噜,你想办法蒙混过去。”

    咕噜:“放|屁!四个老阴哔,我怎么蒙混?!”

    圣诗:“那也想想办法,实在不行找你爸爸、”

    咕噜:“平时开玩笑可以,这时候别说喊爸爸,叫爷爷都没用,而且圣诗,你到底有什么东西,非让我去摸那钥匙。”

    圣诗:“我有……一块教会石板,否则你认为我脑子有病吗?选择来幽暗大陆,这石板自动激活后,我想不来幽暗大陆都不行,否则死寂会找上我。”

    咕噜:“我丢,赶紧拿出来!!”

    圣诗:“先不拿,老阴哔而已,你想办法应对一下。”

    咕噜:“我**你**……”

    ……

    “小孩子少说脏话。”

    伍德忽然开口,听闻此言,咕噜心中大惊,她试探性问道:“你能,知道我在想什么?”

    “当然不能,但你和那个叫圣诗的灵魂体,是在用精神交流,这和思考不同,思考是你的内心、大脑、精神等,连锁决定,外人探知不到,但和你圣诗用精神交***神会有独特的波长。”

    伍德给咕噜简单科普「思考」与「精神交流」的区别后,咕噜的嘴角抽动了下,她此刻很想说:‘你们四个,懂的可真全能啊。’

    “咕噜,不用担心,白夜能抽离你意识空间里的那个灵魂体,而我能带给那灵魂体足够的痛苦,让她交出教会石板。”

    罪亚斯掏出个苹果大小的肉团,他单手一捏,里面半透明的蠕虫被挤出,这些蠕虫约有1公分长,米粒粗,全身都是微小的眼睛,口部是一圈圈细密的尖齿,此刻正蠕动、扭曲着。

    单说折磨灵魂方面,罪亚斯称小队中的第一,没人不服。

    一块20公分长宽,3公分厚的石板突然出现,下落中被苏晓抓住。

    【你获得教会石板。】

    【提示:此类石板总计四块,拼接完整后,上面所记载的内容将可见。】

    【教会石板内容为:本世界重要历史、五种初始圣痕、神灵印记。】

    【提示:此为本世界特殊物品,死亡后必定掉落。】

    ……

    看到这些提示,苏晓终于知道蒸汽神教的领袖·公爵,为何要来死寂城,对方图谋的不是重要历史记载,或是圣痕,而是神灵印记。

    公爵是要像钢铁制造者那样成就半神,这就是他冒险来死寂城的终极目的。

    “这东西就是教会石板?那事情好办了。”

    罪亚斯手心生出一根黑色触手,之后这触手分裂开,化为黑色流体,在桌上勾勒地图。

    “我最近闲着无聊,所以就探探内城来了多少人,结果不探不知道,这里比我们想象的热闹。”

    罪亚斯指向桌面,一团黑色流体化为四个小号人形轮廓,他介绍道:

    “这是公爵、凯因、鹿格、还有雪怪,我们暂时称这个是公爵队,他们手里有一块教会石板。”

    “怎么确定的消息?”

    “昨天我加入了他们,后来被逐出了小队。”

    罪亚斯惋惜的摇了摇头,只能说,公爵队那种互相伤害的小队都不要罪亚斯,可见除几名‘好队友’外,其他人有多忌惮这家伙。

    罪亚斯继续介绍到:“除了公爵队,还有乌鸦队。”

    罪亚斯所说的乌鸦队,是月光侍女、机械支配者·克兰克,以及乌鸦女,这三人以乌鸦女为首,原因是现在的乌鸦女很不好惹。

    “对了伍德,死灵之书你还记得吧。”

    听到罪亚斯此言,伍德幽绿色的瞳焰凝起,他岂止记得,那是刚离魔鬼族而去的「野爹」。

    “对,你没猜错,死灵之书就在乌鸦女身上。”

    听到这句话,伍德向苏晓看来。

    “……”

    苏晓喝了口茶,没说话。

    “乌鸦队也有教会石板,之前公爵队和乌鸦队见面,准备合作,就是因为双方都有教会石板,可惜,我被乌鸦女认出来了。”

    罪亚斯语气中透出几分惋惜。

    这块教会石板,很可能一直都是月光侍女保管,苏晓去圣十教堂没能带走月光侍女,自然也没得到这块教会石板。

    如此一来,四块教会石板,就有三块都知晓下落,其实如果不是想人造源石的话,不用去找教会石板,从而得知死寂「本源」的由来。

    “最后一块我知道在哪。”

    伍德开口,其他人的目光都转向他,他的手指点在桌上,幽绿的烟雾侵蚀木桌面,在上面侵刻出一个人的样貌。

    “这是圣痕导师·沃姆,大贤者·图尔兹的死对头……”

    经伍德的叙述,苏晓了解了情况,在大贤者·图尔兹死后,高墙城内一片混乱。

    原本应该是烟夫人成为高墙城的领袖,却因学术派的抉择,出现了改变,他们放出了一直被囚困的沃姆。

    沃姆之所以被囚困,是因为他的理念与大贤者·图尔兹截然相反,在曾经,双方的一直敌对。

    大贤者·图尔兹是要死死封住死寂城,无论初代圣女、狼骑士,还是圣歌团,大贤者·图尔兹一概不相信,在他看来,这么多年了,死寂城的问题依旧没解决,就应该废弃被选者传统,选择新的方向。

    也因大贤者·图尔兹对治愈教会的质疑,以及对当时制度的挑战,才有了高墙城的今天,用对错、好坏去评价大贤者·图尔兹,难免有失公允。

    而圣痕导师·沃姆则是另一种看法,他因为应该继续深入死寂城,找齐四块教会石板,以上面的五大初始圣痕,以及神灵印记的力量,壮大战力,并以神灵印记,封临出新的半神。

    在半神的带领下,再加上初始圣痕的力量,不断向死寂城发起挑战,只要还没灭亡,就不能放弃,将死寂城封禁看似能得到一时安宁,但死寂侵蚀掉封禁是早晚的事。

    眼下,圣痕导师·沃姆没留在高墙城内当领袖,而是带上愿意追随他的几名强者,以高墙城内剩余的庇护石,来到了死寂城·内城。

    伍德的猜测是,圣痕导师·沃姆之所以对教会石板如此执着,是因为对方现有一块教会石板。

    苏晓四人将情报梳理清楚后,接下来要做的事,已是很明显,不仅是弄来其余三块教会石板,也是在清场。

    死寂城·外城区是什么情况,苏晓等人不管,但内城必须清场,没人想在与强敌对战时,突然冲出一伙人搅局。

    “公爵队,乌鸦队,沃姆队,三选一,我们先对付哪队?”

    伍德将一枚国王棋的棋子放在桌上,仔细看会发现,不知何时,他已经做出十二枚棋子,这些棋子,赫然是圣痕导师·沃姆、公爵、乌鸦女等人的形象,面貌细节等都惟妙惟肖。

    “公爵队。”

    苏晓始终感觉,公爵变得和以前不同,更危险,也更难算计。

    “同意。”

    “我没意见。”

    “我什么都可以。”

    凯撒言罢,所有人都看向咕噜,这让咕噜略感诧异,问道:“我也可以提议?我不是被迫加入的吗,你们又不会相信我。”

    “你提供了教会石板。”

    苏晓的话,让咕噜颇感意外,并初步体会到,暂时加入‘好队友’小队的乐趣,只不过,她不知道的是,这体验是不完整的,加入‘好队友’小队不挨上一刀背刺,那都是白加入了。

    “既然决定了,那就开始吧。”

    伍德将十二枚国王棋的棋子码放整齐,之后看向凯撒。

    凯撒不知何时已扣上深渊之罐,人罐合一,他单手托在木桌底部,浓郁的黑暗将桌面覆盖。

    “咳,我需要点灵魂力量。”

    伍德轻咳一声开口,一旁的罪亚斯仿佛失聪般,完全忽略这句话,让他拿出灵魂结晶,和捅他一刀没区别。

    “……”

    苏晓拿出颗灵魂结晶(大),他咬下一口后,将剩余的放在桌上。

    只见伍德单手按在桌面上,桌上的四枚棋子自行移动,这四枚棋子,分别代表公爵、凯因、鹿格、雪怪。

    当四枚棋子都停下时,伍德虚按上去,桌面上的黑雾逐渐构成一座建筑的形状,他问道:“这是哪的建筑?”

    “治疗所。”

    苏晓几小时前去过那里,自然不会忘记治疗所的模样。

    “给个大致方位。”

    罪亚斯开口。

    “内城中心高塔,狼冢以北、圣十教堂以东,中心维度在……”

    苏晓根据罪亚斯去过的方位,给对方定位治疗所的位置,罪亚斯的袖口内蔓延出黑色触手,这些黑色触手先是化为半流体,之后隐没消失。

    10多分钟后,罪亚斯睁开双眼,道:“找到他们四个,在这样一栋建筑里。”

    罪亚斯在桌面上虚按,一座由黑雾构成的建筑出现。

    “这是治疗所北边几百米处的建筑,我去过那。”

    凯撒给出更确切的位置,如此一来,公爵队追踪成功。

    “公爵的能力是爆炸、分解,在狭窄环境和他战斗,会有更高风险。”

    苏晓将公爵的部分能力说出,再具体的,他也不清楚。

    “我能让他们出来。”

    凯撒开口,格外自信。

    “那我就让他们逃不掉,就算逃掉,也能实时追踪他们。”

    罪亚斯也表态。

    “我去附近找乌鸦队,公爵队和乌鸦队正在合作,他们就算没在一起,彼此的落脚点也不会远。”

    只能说,细节方面,伍德从没有任何遗漏,只不过,乌鸦女被死灵之书盯上,伍德应该避开才对,他此时找去,明显是有隐情,想来,魔鬼族与死灵之书之间,有外人不知的秘密。

    “我负责宰了公爵。”

    苏晓也表态,前期工作他都无需参与,等其他人创造出足够好的机会,他灭了公爵即可,况且会有罪亚斯的协助,虽然这狗贼一副准备偷懒的模样。

    全程目睹这一切的咕噜,什么也没说,她此刻唯一的感觉是,你们可太熟练了,还没出大教堂,公爵队在哪,以及所在建筑地形,外加怎么对付,都安排的清清楚楚,就差给公爵订副棺材。

    一行人来到大教堂的小房间内,启动此地的传送装置,当周边的薄雾散去时,一行人已到了治疗所二层。

    半小时后,苏晓、罪亚斯、伍德、凯撒、咕噜、巴哈,已位于一座30多米高的高塔顶层,俯瞰半公里外的二层建筑,公爵四人,就在那建筑内。

    身处死寂城的好处之一是,完全不担心被敌人中远距离感知到,这鬼地方,感知系的感知范围,都超不过五米,死寂能量对外放后的感知,侵蚀的太严重。

    没一会,凯撒鬼鬼祟祟的下了高塔,向公爵四人所在的二层建筑靠近,布布汪则就在它几米外,帮他探查风吹草动。

    很快,凯撒到了公爵四人所在的建筑旁,这栋建筑看上去很不错,门窗虽老旧,但都保持完整,只是窗户上有灰蒙蒙的尘迹。

    凯撒贴墙而战,他甚至都能听到,公爵等人在小楼一层内交谈,至于如何将这四人逼出来。

    只见凯撒单脚抬起,脱下自己的鞋子,这还不算完,他取出一个个小瓶,向鞋子里倒入屎黄色粉末,以及犹如鼻涕般的黏稠物等十几种可疑物质。

    ‘呕~’

    凯撒自己都无声的干呕了,几米外的布布汪早就退走,此刻正在百米外的小巷中,干呕的有点休克。

    建筑旁,凯撒取出根火柴,在鞋底一滑,呲啦一声燃起火焰,他将火柴丢入到手中的鞋子里。

    呼的一声!鞋子里的火苗窜起三米多高,他一手推开窗,另一手将鞋子丢了进去,最后流畅关窗。

    咚!

    一声闷响在小楼内传来,之后的几秒,小楼里是死一般的安静。

    “嗷!!!”

    一声凄厉的喊声,从二层小楼内传出,紧接着一道身影撞碎房门冲出,与之一同的,是门内冒出的滚滚浓烟。

    鹿格近乎是连滚带爬的冲出来,眼中被辣到流泪不止,他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可就在此时,又一只燃烧着的鞋子向他飞来。

    咚!

    大股浓烟,犹如烟雾弹般炸散开,里面的鹿格身体一挺,不动了,陷入昏迷。

    紧接着,头戴防毒面具的凯因从建筑内冲出,从那飘忽且偶尔平移的步伐能看出,他此刻的感觉应该很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