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六界封神 > 第两百七十三章 史上最惨烈

    第两百七十三章史最惨烈



    最先出现了不是别人,正是叶晨六人!



    “叶晨竟然还没有死!”乌云脸色阴沉。



    不仅是乌云,所有希望叶晨死的人脸色都无的难看,叶晨几人不仅没事,而且还活得好好的。



    “哈哈……好!我柳家出了两个了不起的人物。”柳沧澜大笑了起来,柳家兄妹不仅活着,现在都达到了筑基境八层了,这对于柳家来说,是最大的胜利了。



    风枉天阴沉着脸冷哼了一声,叶晨没死,他心里莫名的为风无敌担心了起来。



    “交出血脉之力来,你们算是完成了任务。”山峰之的白发老者看着叶晨几人道。



    叶晨微微点头,然后手一挥,一滴血脉之力飞出,白发老者眼睛一亮,立即是将血脉之力收了起来。



    柳飘雪、君莫问等人皆是将一滴血脉之力交了出来,白发老者全部都收了起来。



    “都是一般品质的?”白发老者检测了一番之后,发现这些血脉之力虽然强大,但却并不是最好的。



    不过,按照皇室之前的要求,只要交了血脉之力,也算是完成了任务,皇室也不能说什么。



    “竟然都得到了血脉之力!”在场许多人皆是一凝。



    叶晨几人来到了柳沧澜的身边,柳沧澜哈哈笑了起来,道:“不错,到时候,家族一定会好好奖励你们的。”



    叶晨几人出来之后,紧跟着便是焚天以及一名火云宗的弟子。



    烈焰见到焚天出现,脸露出了笑容。



    “交血脉之力,完成任务。”白发老者淡淡道。



    焚天与那火云宗弟子都交了一滴血脉之力,这血脉之力叶晨几人的要稍微强不少。



    白发老者微微露出了笑容,但是焚天心极为不舍,却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原本想抢夺几人手的血脉之力,却不曾想到,叶晨已经这般强大了。



    “焚天,其他人呢?”烈焰只见到两人出来,不禁问道。



    焚天脸色难看道:“除了我们,所有师弟全都牺牲了。”



    “什么?”烈焰脸色僵硬了下来,差一点喷出一口血来!



    “刚才是谁说我们云海宗会全军覆没?你们火云宗剩下两个人,离全军覆没也不远了。”乌云立即是冷嘲热讽了起来。



    烈焰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焚天冷冷道:“你们云海宗也好不到哪里去,只剩下了云不惊与北舞月,而且,云不惊败在了叶晨的手,更是不堪。”



    焚天话音落下,在场所有人皆是脸色一变,目光朝着叶晨看去。



    “语不惊败在了叶晨的手!”所有人都不敢自信,云不惊何其强大?叶晨怎么可能击败云不惊。



    “不可能!”乌云脸色僵硬,这相当于是双重打击啊。



    “焚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烈焰问道。



    焚天道:“我们遇到了鬼族与天魔族!”



    白发老者闻言,脸色骤然大变,“什么?”



    其他人也都是心惊,怎么还出现了鬼族与天魔族?



    “怎么回事?”柳沧澜问柳家兄妹。



    柳魔道:“不知道为何,鬼族与天魔族突然出现,许多人都死在了他们的手,活下来的寥寥无几。”



    柳沧澜心一颤,极为庆幸,柳家兄妹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够活着出来,这真是柳家之大幸啊。



    这时候,天穹之又有人出现,这一次是云不惊与北舞月。



    云不惊脸色苍白,眼神之都失去了光彩,完全没有了以往那般的精气神,那般的冷傲。



    乌云看到这情况,便知道焚天说得是真的了!



    “交血脉之力。”白发老者道。



    北舞月交了两滴血脉之力,皆是品质不错的,白发老者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



    “怎么回事?”乌云问道。



    北舞月脸色阴沉,狠狠地盯着叶晨一眼,道:“师兄败给了叶晨……”



    “怎么会……”乌云浑身一颤,亲口听到这话依旧是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紧接着,王无道带着两三名腾龙宗的弟子出现了,也都交了血脉之力,这几滴血脉之力有好有差,白发老者也算是较满意了。



    腾龙宗的长老看到王无道还活着,也松了一口气,至少王无道是保住了。



    此刻,紫霞宗、天运宗、风家的人心里却是打起了鼓,古战场宗鬼族与天魔族出现,这都是意料之外的,段斩山、司徒战、风无敌都没有出现,令他们担心了起来。



    这时候,赵天命与赵天皇出现,白发老者露出了笑容,随后问道:“天命,古战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赵天命恭敬道:“皇太祖,古战场出现了一座传承之殿,我们都得到了传承,但不料,出现了鬼族与天魔族的人,不少试炼者全都死在了里面,现在,古战场,已经没有人了。”



    听到赵天命的话,风里雪与天运宗长老连山、风枉天皆是脸色巨变!



    “不可能,我天运宗段斩山怎么可能被杀!”连山眼带着血丝,天运宗进去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活着出来,这是不可接受的。



    这一次大,天运宗将近三十名筑基境弟子,竟然全都没了,这对于一个宗门来说,是不可承受的打击。



    “段斩山死在了叶晨的手。”赵天皇冷冷道。



    所有人皆是一惊,看着叶晨,连山眼杀机滚滚,怒道:“叶晨,你竟然杀了段斩山,我要杀了你!”



    “段斩山要杀我,我为何不能杀他!你们天运宗这般不要脸?”叶晨毫无畏惧的骂道。



    “连山,你确定要动手?我柳沧澜奉陪到底。”柳沧澜站了出来,冷哼道。



    “飘雪,你师兄呢?”这时候风里雪脸色难看的问道。



    柳飘雪冷漠道:“师兄被我杀了!”



    “什么?”风里雪脑海嗡嗡直响,这是怎么回事?一切都乱了。



    “师兄卑鄙,想要侮辱我,被我斩杀!”柳飘雪深吸了一口气道。



    此刻,在场许多人皆是不敢置信,风里雪更是脸色苍白,司徒战竟然死在了柳飘雪的手……



    “那我风家风无敌又是如何死的?”风枉天说着盯着叶晨道。



    “我杀的。”叶晨毫不掩饰的承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