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帝国猛将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分崩离析
    “嘭——”东羌族可汗阿斯盖狠狠砸了一下身前放着烤羊腿和酒水的小方桌,然后怒声对赤羯族的可汗萨那才说道:“萨那才可汗,当初结盟之时可是说好了,我们各族会齐心协力攻打燕国,现在赤羯族为何要半路退出?”

    赤羯族可汗萨那才耸了耸肩说道:“阿斯盖可汗,这次为了响应你的号召,我足足带了三十万赤羯骑兵,来参加攻打燕国的联盟,可是现在我们赤羯族任何好处都没有捞到,却只剩下十七万人,足足十三万赤羯族的勇士已经倒在了金罗国的颍州府,我们赤羯族不是财大气粗的东羌族,根本承受不住这么大的损失,明日一早,我就会带领剩下的十七万赤羯骑兵返回草原。”

    东羌族可汗阿斯盖咬着牙说道:“萨那才可汗,我们十二族联盟的每一族,为了消灭镇南军这个拦路虎,都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要知道我带来的八十万东羌骑兵,现在已经损失了差不多三十万,如果我们现在就撤退,那么之前近百万的草原各族勇士,可就白白牺牲了!”

    与李斌所率领的援军激战了四天之后,草原十二族联盟的损失已经接近了百万,除了东羌族损失了三十万人、赤羯族损失了十三万人之外,北羌族损失了十四万,氐羌族、金勒族各损失了七万人,黑羯族损失了六万人,南羌、乌戎、西羌、高恒、党番、娄伊六族加起来损失了二十万人。

    赤羯族可汗萨那才苦笑了一声,“阿斯盖可汗,现在镇南军可是又来了几十万援军,我觉着就算我们十二族再付出百万草原勇士的性命,都不一定能在遵阳城外击败镇南军。”

    东羌族可汗阿斯盖刚想开口继续劝说赤羯族可汗萨那才,这时北羌族的可汗乌恩奇突然叹气说道:“阿斯盖可汗,我觉着萨那才可汗说的还是有道理的,我们十二族组成联盟攻打燕国,主要是为了来打秋谷的,这么与燕国的镇南军硬拼下去,实在太不划算了,我带来的三十万北羌骑兵,现在已然损失近半,我麾下的将领们早已怨声载道,我们北羌族也不准备继续在这里硬耗下去了。”

    阿斯盖没有想到赤羯族那边没有按下去,北羌族这边又跳出来了。

    阿斯盖急忙对北羌族可汗乌恩奇说道:“乌恩奇可汗,这次除了我们十二族的联盟,还有金罗国和凉国助阵,可谓是攻打燕国最好的机会,只要……”

    阿斯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金勒族可汗忽木萨给打断了,“阿斯盖可汗,机会是好机会,但是镇南军的战斗力实在太强悍了,我们十二族联盟的军队还没有进入燕国境内,现在就已经损失了近百万骑兵,这还如何能打下去,反正我们金勒族也不准备继续打下去了,明日我也会带领剩下的十三万金勒骑兵退回草原。”

    金勒族可汗忽木萨也表示要带兵撤退之后,局面一下子就不再受阿斯盖的控制了,接下来毡包内的氐羌族可汗伊特格、黑羯族可汗席日烈、南羌族可汗卓力格、乌戎族可汗格日图、西羌族可汗巴图实,还有高恒族、党番族和娄伊族的三位宗王,纷纷表示不愿意再与镇南军在遵阳城外继续硬拼下去,都要带领本族的骑兵撤回草原。

    东羌族可汗阿斯盖一看,其他十一族的士气,已经完全被这四天的血战以及镇南军今天到来的援兵给浇灭了,看来自己就算再怎么相劝,也不可能改变其他十一族要退兵的打算了。

    说实话,阿斯盖对于损失的三十万东羌骑兵也是心疼的很,心中也有了一丝撤兵之意,不过这次是阿斯盖成为东羌族可汗之后,东羌族发起的第一次大规模战争,如果就这么虎头蛇尾的话,对阿斯盖在东羌族内部的声望,将是很大的打击。

    氐羌族最近这些年来,与东羌族走的很近,氐羌族可汗伊特格看到一脸苦涩的东羌族可汗阿斯盖,不禁开口劝说道:“阿斯盖可汗,燕国人说的好,胜败乃兵家常事,我们各族不可能为了一个燕国,就把家底都耗光,草原上可是有太多的饿狼。”

    阿斯盖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各族都准备退兵,那么只剩下我们东羌族,也无法再坚持下去,不过有一个问题,需要不需要把我们十二族联盟明日撤退的消息告诉凉国和金罗国?”

    赤羯族可汗萨那才眼中凶光一闪,“这次我们十二族可都是一点儿便宜也没有捞到,反而都损失了不少兵马,我觉着我们从凉国境内返回草原之时,是不是应该顺手弥补一下损失?”

    赤羯族可汗萨那才的话,让毡包内的其他可汗和宗王,不禁眼前一亮。

    阿斯盖眉头一皱,“凉国与我们草原各族的关系一直不错,而且凉国实力不弱,我们最好还是不要招惹凉国。”

    这时北羌族的可汗乌恩奇捋了捋胡须说道:“凉国的精锐骑兵,这次可都跟着我们一起来到了金罗国颍州府的境内,不过凉国的一百五十万骑兵,现在差不多还剩下九十万左右,要是明日我们十二族全部撤退,这九十万凉国骑兵必然也得跟着我们十二族一起撤兵,凉国人是绝对不会留下来继续帮助金罗国,与镇南军死战到底的,如果我们能想办法灭了凉国这九十万骑兵,那么我们十二族在凉国境内打一打秋谷倒也无妨。”

    当天晚上,凉国兵部左侍郎张增就接到东羌族可汗阿斯盖的密信,信上告诉张增,明日草原十二族联盟剩余的一百六十多万骑兵就将撤退,询问凉国的军队是否一起撤兵。

    张增随即连夜把几名凉国将领召集到了一起,把草原十二族联盟要撤退的消息转告给了这几位凉国将领。

    其中一名凉国将领叹气说道:“左侍郎,看来草原这十二族的可汗们,已经被镇南军给吓住了,现在他们要撤退,我们凉国剩下的九十多万骑兵,也只能跟着撤退了,仅仅凭借我们凉国剩下的九十多万骑兵和金罗国的几十万步兵,根本不可能战胜遵阳城外的镇南军,何况今日镇南军又来了几十万的援兵。”

    张增苦笑道:“实在太不甘心了,万万没有想到,我凉国和草原十二族联盟的四百多万骑兵,竟然拿燕国一个镇南军毫无办法,看来陛下之前的谋划是不可能实现了。”

    “对了,左侍郎,我们凉国和草原十二族联盟准备撤兵的事情,需不需要告诉金罗国一声?”

    “明天撤退之前,派人告诉金罗国那位夏侯尚书一声吧,毕竟我们之间还是盟友。”

    建平二十二年三月十八日的早上,李斌刚刚起床,诸葛亮和庞统就来向李斌禀告,草原十二族联盟和凉国的骑兵,都已经开始退兵了。

    李斌一听,大喜道:“果然如两位军师所言,只要我们在遵阳城外狠狠跟凉国骑兵和十二族胡虏骑兵打上几场恶仗,凉国和十二族胡虏就会坚持不下去的。”

    诸葛亮笑着说道:“那十二族胡虏虽然组成了联盟,但是以草原各族胡虏的秉性,他们十二族是不可能真的同心协力,只要达到了一定的伤亡,所谓的草原十二族联盟必然会分崩离析,没有了草原十二族联盟,凉国也不可能跟着金罗国一条道走到黑的。”

    庞统接着说道:“主公,现在凉国和十二族胡虏都退兵了,那么我们接下来应该跟金罗国好好清算一下了。”

    李斌点头说道:“必须好好清算一下,现在一个颍州府已经满足不了我们镇南军的胃口,这次由于金罗国勾结凉国以及草原上的十二族胡虏,让我们镇南军损失了数十万将士,这个仇我们镇南军必须加倍从金罗国身上讨还回来!”

    不算被重创的北路军,仅仅李斌所带领的援军,在四天的血战当中就损失了大约二十五万人,并且在昨天的激战中,府帅陈建也战死沙场,陈建原是屠家军三十六彪将之一。

    陈建也是即襄州第四卫副帅苏文仓战死之后,镇南军在这场战争中阵亡的又一名高层将领。

    金罗国兵部尚书夏侯承得知凉国骑兵和草原十二族的骑兵都要退兵,顿时吓的魂不附体,立即派人去试图挽留凉国骑兵和草原十二族的骑兵,可惜最后派出的两伙人都无功而返。

    夏侯承无奈之下,只好带着剩下的六十万金罗军队也赶忙撤退,在之前几天的交战中,金罗国也损失了大约十万步兵。

    李斌并没有下令对撤退的凉国骑兵和草原十二族的骑兵进行追击,也没有理会匆忙逃走的金罗军队。

    在三方敌军纷纷放弃了对遵阳城的包围之后,李斌所率领的援军,先与遵阳城内樊哙、许褚、夏侯渊、夏侯惇四人所带来的兵马汇合到了一起。

    樊哙、许褚、夏侯渊、夏侯惇见到李斌之后,全都跪倒在了李斌面前,樊哙苦涩的说道:“我们辜负了主公的期望,整个北路军只剩下了几万兵马。”

    李斌一一把樊哙、许褚、夏侯渊、夏侯惇四人扶了起来,“你们能在几百万敌人骑兵的包围中杀出一条血路,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何况你们还在遵阳城牵制住了敌人这几百万大军,如果没有你们在遵阳城的坚守,我们镇南军也就不可能在遵阳城这里就击溃了凉国、金罗国和草原十二族联盟的几百万大军。”

    许褚随后咬牙切齿的说道:“主公,兄弟们不能白死,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

    “必须的!凉国、金罗国,还有什么草原十二族联盟,我们镇南军是一个也不会放过的,接下来我们就先从金罗国身上,讨还一些利息!”

    镇南军的几十万大军在遵阳城休整了几日之后,就开始继续对金罗国颍州府的各座城池展开进攻,而面对镇南军的进攻,金罗国这边却兵败如山倒,很多金罗国颍州府的城池,在镇南军刚刚抵达城下,就打开了城门,选择向镇南军投降。

    而就在镇南军在金罗国颍州府势如破竹之时,又有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传来。

    在草原十二族联盟的一百六十多万骑兵和凉国的九十多万骑兵,刚刚退入凉国的达州府不久,草原十二族联盟的骑兵突然对凉国骑兵发动了一场突袭。

    凉国的版图一共下辖四个州府,分别是达州府、蔡州府、湄州府和岱州府,另外凉国还有一个包括京城大凉城在内的京城道。

    毫无准备的凉国骑兵,顿时被十二族联盟的骑兵打蒙圈了。

    加上之前凉国骑兵的统帅兵部左侍郎张增和许多凉国将领,又被东羌族可汗阿斯盖请去赴宴,结果失去指挥的九十多万凉国骑兵大败,阵亡人数超过了三十万,还有差不多四十五万人被俘,只有十几万凉国骑兵突围而出。

    草原十二族联盟的军队,随后在凉国境内开始大肆劫掠,虽然凉国朝廷很快又组织了上百万凉国骑兵,但是等这上百万凉国骑兵追赶过来之时,草原十二族联盟的军队已经带着劫掠的人口和财物走出了凉国的境内。

    在凉国都城大凉城的皇宫内,凉国皇帝姜续怒火冲天的喊道:“朕要让那些胡虏付出代价!他们竟然背信弃义,直接攻击盟友,朕一定要为死去的将士们报仇!”

    凉国丞相宋恭苦笑说道:“陛下,我们大凉原来常备军中的七十五万精锐骑兵,现在只剩下了不足十五万,虽然以东羌族为首的草原十二族联盟背信弃义十分可恶,但是我们大凉接下来最好先整军备战,准备应付燕国镇南军的入侵。”

    顿了一下宋恭接着说道:“燕国的镇南军已经给我们大凉下了通牒,要求我们大凉必须对阵亡的几十万镇南军官兵进行赔偿,包括赔偿三千万两黄金和三亿两白银,另外还需要把达州府割让给燕国。”

    皇帝姜续怒极而笑道:“镇南军莫非真以为我大凉已经变成了软柿子?立即对京城道和四个州府下达动员命令,朕要率领几百万凉国铁骑,与镇南军决一死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