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首席医圣 > 第332章 血魔头【第三更】
“呜!”
女婴的母亲见状,也直接喜极而泣。
她本想上前抱孩子,但又担心会出闪失,只得揪着宋澈的衣角,作势要往地上跪,可怜巴巴的哀求道:“大夫,谢谢您……请您一定要救救我的孩子。”
宋澈一把将她扶了起来,道:“在医院,不用求人!”
说着,宋澈有些复杂的瞥了眼翟凌霄。
他能理解翟凌霄的难处和顾忌。
或许,这也是国内众多老医生的通病。
但是,这并不能成为忤逆救死扶伤的理由!
翟凌霄也意识到自己的态度不够厚道,恰好担架车和插管设备都送过来了,他就立刻指挥人将婴儿送往重症监护室。
“刘昊,你先做好家属的工作。”
翟凌霄吩咐了一下管床医生,接着领着宋澈走出病房,一边往外走,一边道:“小师弟,我知道你责怪我,但这个家属的情况,远比你想象的更严重,不是光靠一颗良心就能救的。”
“你还不知道吧,先前这孕妇分娩时,由于情况特殊,做的是胸腔镜,到现在两个新生儿的诊疗护理费用,将近十万块都还没支付过一个子,如果到最后医疗费补不上来,那就得我们心胸外科全体人员掏腰包了。”
宋澈一皱眉:“她的家属呢?”
“跑了。”翟凌霄没好气道:“她的婆家本来就是重男轻女,眼看生了两个女儿,加上都有先天性心脏畸形,一看到高额的治疗费用,直接就拍屁股开溜了。”
闻言,宋澈原本对翟凌霄的不满情绪,也稀释了许多。
这确实是难办了。
遇到此类情况,很多吃瓜群众,往往都只凭一时的喜恶去谴责医疗的冷血薄情。
但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十万块的高昂医疗费用,如果到最后没有人埋单,到头来还得医院自己来承担。
“也幸亏咱们医院家大业大,十万的亏空还能应付得起,顶多科室今年大家都没奖金罢了,只要真能挽回那两条小生命,大家都无话可说。”
翟凌霄叹息道:“问题是,这种先天性的心房间隔缺损,发生在两个刚出生的婴儿身上,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治愈的成功率,无限趋向于零的!”
“而且,如果真上了手术台,两个婴儿都没救活,我敢保证,那些前一会还跑得没影的家属,立马就会拉着横幅来堵门了!”
“别人说我是冷血,但咱们做医生的,就得讲究这种冷血式的理性,师兄我在医疗行业混了十几年,见多了这种情况。有些人得了绝症,明知道治不好,还不惜倾家荡产,结果到头来人走了,留下一堆烂债,苦的还是活下来的家属。”
宋澈暂时无言以对了。
他得承认,翟凌霄的这种冷血理性,是有道理的。
或许,他刚刚抢救回了那女婴,算得上功德无量。
但从另一方面也可以说,女婴和她的母亲,将要面临的苦难还远未结束。
退一步说,如果女婴的家庭很有钱,想怎么治都是他们的事,问题是,他们拖欠的医疗费,以及两个女婴接下来需要的医疗费,是能轻易压垮一个中产家庭的天文数字!
站在翟凌霄等人的角度,与其让这可怜的母女们继续活在无休止的挣扎痛苦中,倒不如将长痛化作短痛了吧。
而站在宋澈的角度,他理解归理解,但是,他不愿成为这起悲剧的观众……
“师兄,两个孩子降临在这世上,无论是谁,都没资格剥夺她们活下来的权利啊。”
宋澈道:“你应该知道我是怎么被爷爷捡到的吧?”
翟凌霄一怔,扭头深深的看了眼宋澈,最终怅然一叹。
“这次去云州市人民医院,我从当年的当事人嘴里得知,我母亲当年也是身无分文被送进医院分娩,当时她的情况,就和刚刚那女人一样,孤苦伶仃、无依无靠,我……”
“别说了,小师弟!”
翟凌霄察觉到宋澈的情绪波动,重重的一手拍在宋澈的肩头,咬牙道:“哪怕对不起良心,我也得对得起师傅的教诲,更得对得起你喊我的这一声师兄,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不过我只能说尽力而为,那两个女婴能不能救、怎么救,还得科主任和医务处说了算,现在时候也不早了,等明早院领导上班了我再去协商吧。”
“我这边也会想办法的。”
宋澈知道翟凌霄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总不能把所有的压力都甩给他。
想了想,他决定明天再联系一下那些熟人,争取给孩子们化点缘……
……
一夜无话。
宋澈和翟凌霄在值班室的房间内将就睡了一宿。
清晨时分,附一医就已然是门庭若市、熙熙攘攘的景象了。
除了天州市本地的居民,从全身各地的病患们也竞相跑来求诊。
洗漱过后,翟凌霄径直领着宋澈去餐厅吃早饭,路上随口提了一句:“对了,现在医务处的主任,估计你也认识,是以前东江大学医学院的副院长,薛玉坤。”
“血魔头。”
宋澈失笑道:“他怎么会调到这里了?”
薛玉坤这人,宋澈自然还有印象。
当年宋澈在东江大学医学院念书的时候,薛玉坤是当时的副院长,分管学生工作,以严厉苛刻著称,基本对学生就没好脸色。
当然,只是对学生,要碰上领导,要多温顺就有多温顺。
说起来,宋澈和薛玉坤还有些过节。
具体缘由,三言两语说不清。
用一句话概括:冲冠一怒为红颜!
因为这个过节,宋澈当年差点挨了处分。
没想到“冤家路窄”,在这里居然又碰见了这个曾经怼过的血魔头。
“你可悠着点,薛玉坤的家里人在卫生厅里当差,现在在附一医也是手握大全。”翟凌霄提醒道,又想了想,“要不,你还是别见他了,否则闹出不快,反而会影响到我帮那对母女说情。”
“现在说要回避,怕是已经迟了。”
宋澈苦笑道。
在前方餐厅的门口,正有几个人杵在门口,其中一个不怒自威的中年人,正是薛玉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