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本善良之崛起 > 第392章 梅彩衣的怀疑
    “我欠了楚河一份人情,所以在不违反工作纪律的前提下,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些关于袁尚平的消息,袁尚平的事,并不像表面这么简单,他无意间涉入了整个杭省的权力战争之中,被推出来,当了一个牺牲的棋子。”

    梅彩衣脸色微变,她是世家人,当然知道政-治上的斗争,有多残酷,但身在官场,这是每一个官员都必须经历了,这不仅是一种淘汰,更是一种锻炼,每一个高级官员,都是从最底层一步一步的爬上来的,想要上位,这些经历必不可少。

    “我想知道,袁市长被举报,材料是真是假?”梅彩衣问道,其实这也是她担心的。

    郭夫人看了梅彩衣一眼,轻轻的笑了,说道:“目前来说,资料还在查证,没有得出最后的结果,但看在楚河的面子上,我提醒一句,在这种高层的斗争中,资料真与假,其实已经不是太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人想要保住他,不然就算最后查出他是被冤枉,也会被迫提前退居二线,不可能再进一步了。”

    这些话,楚河并不太懂,但梅彩衣却是有深刻体会,叹了口气,说道:“也就是说,袁市长安全上,并没有什么问题。”

    “目前来说,还在掌控之中,但以后就很难说了,这要看他掺合的有多深,知道多少东西,不过我会尽量派人保护他。”

    楚河这个时候说话了:“不是尽量,是百分百,要是人手不够,可以借用龙卫,别人我不管,但袁玉却算是我的朋友,既然求到我身上来,我能帮当然要帮,如果他父亲真的犯了罪,那也应该受法律审判,而不是被人杀死。”

    梅彩衣暗中拉了拉楚河的衣角,提醒他小心说话,眼前的女人,可是很有个性,脾气也不是太好的,再说现在是有求于人,必须客气一些。

    但没有想到,郭夫人并没有生气,点头说道:“好吧,我等会儿与会龙王联系的,东南工作组,需要加强保卫,借龙卫用用,不过楚河,这件事帮你,那我欠你的人情,就还完了。”

    楚河说道:“我知道,但还是多谢。”

    “这倒不用,我虽然是一个女人,但恩怨分明,有恩必还,有仇必报,至于那些占我便宜的人,我会与他没完没了的。”

    楚河有些尴尬,站起来说道:“就这样吧,如果有什么消息,记得通知我,梅姐,咱们走吧。”

    “郭夫人,谢谢。”

    郭夫人没有多说什么,只在嘴里吐出了两个字:“不送。”

    楚河两人离开之后,秘书小苏走了进来,说道:“组长,有什么吩咐?“

    “有两件事,第一件,给东南第六巡视组打电话,告诉他们,那袁尚平很重要,注意他的安全,第二件事,给龙卫大营发一份正式公函,说东南巡视组处境危险,需要龙卫派人协助。”

    “是,组长,我马上去办。”

    楚河与梅彩衣走出大门,远远看到他们的袁玉与范红姑,快速的冲了过来。

    “楚河,大姐大,怎么样,我爸有消息么?”袁玉一见面就迫不急待的追问起来。

    楚河没有说话,梅彩衣脸色有些不好,说道:“我们不要站在这里,有什么话,上了车再说吧!”

    四人一上车,并没有开动,梅彩衣主动的把郭夫人所说的话,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袁玉。

    “郭夫人说,会保护你爸的安全,但其他的,她不敢做保证,就我估计,要不了多久,杭省会迎来一场大风暴,袁玉,你也不用担心,等这场风暴过后,再来看看能不能帮到你爸,我会全力帮你的。”

    “还有我,只要我能帮忙的,我一定不会推却,袁玉,我们是好姐妹,能帮我一定帮。”范红姑也开口,算是给袁玉一种安慰。

    袁玉有些感动的朝两人说道:“大姐大,红姑,谢谢你们,还有楚河,谢谢你。”

    楚河说道:“这只是小事,举手之劳,等段时间再看吧,也许事情会有转机也说不定。”

    三女与楚河一起,回到了馨园,楚河看着天色不早了,也没有在这里多留,必竟袁玉心情不好,范红姑也想陪陪她,只能对楚河说对不起了。

    “老公,袁玉现在的心情一定不好,我与梅姐一起安慰安慰她,等下次有时间,我一定好好的陪你,老公对不起了。”

    楚河摇摇头,捏了捏女人的脸蛋,说道:“没事,袁玉父亲的事,我也会关注的,有什么消息,大家再相互联系,红姑,那我先走了。”

    “老公慢走,再见。”亲了一吻,两人分开,楚河驾车离开了。

    一直等车子看不到了,范红姑才转身回到了厅里,却是发现,梅彩衣与袁玉,都看着她,让她有些莫名,问道:“梅姐,袁玉,你们怎么了?”

    “楚河走了?”梅彩衣问道。

    “走了。”范红姑点头回道。

    梅彩衣说道:“刚才我把袁玉留下来,是有些事想与你们说,这一次去政务院,那郭夫人愿意帮忙,全看在楚河的面子,我是一点用处也没有,而且我觉得,楚河与那郭夫人,并不像是认识这么简单,也许袁玉父亲的事,楚河还能帮上大忙。”

    袁玉这会儿也立刻说道:“红姑,你是楚河的未婚妻,我也只能求你了,如果能让袁家渡过这一劫,无论你有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

    范红姑眯了眯眼,说道:“野猫,你想多了,我不是说过了,只要我能帮上忙的,我一定不会推辞,放心吧,如果楚河真有这关系,我会与他说的。”

    “梅姐,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梅彩衣摇头,说道:“没有,但这是身为女人的一种直觉,郭夫人这个人,我虽然了解不多,但外面有不少的传闻,她很难靠近的,可是她对楚河,很不一样,似乎有种特别的亲近。”

    范红姑说道:“好了,这件事,梅姐就要胡猜乱想了,我相信楚河,其实在泰安的时候,发生一些事情,那书浅悦受到到了惊吓,对楚河十分的依赖,我估计那郭夫人是因为我们对她女儿的救命之恩,才会还楚河人情。”

    梅彩衣很相信自己的直觉,但范红姑这样说,她也不好意思坚持,必竟范红姑才是楚河的未婚妻,而她只是梅姐,还没有这样的权力,约束楚河。

    回到龙卫大营,楚河进了自己的房间,发现房间有些乱,那大床之上,放着凌乱众多的新衣服,想来是三女今天逛街买回来的。

    房间没有人,但浴室里,传来嘻嘻欢笑的声音。

    “娆姐,你身材好好啊,胸又挺又大。”

    “小星,乱摸什么,要摸摸你姐的,你姐才大呢,馨月,我记得以前你没有这么大的,不会是第二次青春发育了吧?”

    “你羡慕啊,找个男人吧,男人会让女人再次发育的。”

    好吧,楚河并不是故意的,但三女却是有些肆无忌惮,让他很是尴尬,不得已的故意咳嗽了两声,把浴室的三女惊醒了。

    就算是泡澡,也不用三个人一起啊,楚河对她们真是有些无语,你说龙馨月与龙馨星一起也就罢了,娆姐也应该回自己房间才是。

    “老公回来了,老公-----”这是龙馨星的声音,但下一刻,嘴巴似乎被人捂住了。

    “楚河,你回来了,先等等,我们在洗澡呢,马上出来。”

    楚河没有闯进去,只是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没有多久,三女都出来了。

    杨红娆换上了正常的训练服,只是头发湿湿的,脸上被热水蒸出了红润,显示出几分可爱之态,倒是龙馨月与龙馨星,只是一袭浅薄的睡袍,修长的身体若隐若现,很是诱人,她们与楚河关系不一样,可是夫妻呢,所以在楚河的面前,她们根本不需要过度的掩饰,特别是龙馨月,现在也算是老夫老妻了,更无所谓了。

    “老公。”龙馨星冲过来,赤着脚就扑到了楚河的身上,挂了起来。

    “小河回来了,怎么样,红姑出了什么事?”杨红娆脸色恢复如常,只是多了几分清静,立刻开口问道。

    楚河说道:“不是红姑,是袁玉,袁家出了点事,她想找我帮忙,袁玉父亲被人举报,然后被巡视组收押起来了,刚才,我去了一趟政务院,见了见郭夫人,这事好像是郭夫人管辖的。”

    龙馨月眉头一皱,说道:“这可是扯得有些远,怎么,楚河你还有郭夫人的这种关系,可以替人说情了,外界都说,郭夫人性格冷漠,从不徇私,找她有用么?”

    楚河说道:“在泰安的时候,救了书浅悦,她怎么也得还回这份人情,郭夫人已经答应,在职权允许范围下,会保住袁玉的父亲,这已经够了。”

    杨红娆有些意外,脸上轻轻一笑,笑得有些暧昧,说道:“这可真是不容易,郭夫人虽然只是一个组长,级别并不高,但权力可不小,而且我从来没有听说,她会给任何人面子,一惯的公事公办,连两位首长对她也无可奈何,楚河你的面子还真是不小呢?”

    楚河瞪了杨红娆一眼,这女人阴阳怪气的,分明就是挑事啊,没有看到,龙家姐妹俩听到这话,这会儿脸色变得不太好么?

    当下转换气氛,问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房间这么乱?”

    “老公,我们在试衣服啊,累得满身是汗,所以才去洗了一个澡,谁知道你会这么凑巧就回来了,老公,我们三个一起洗澡哦,都是光光的-----”

    本来想找事的杨红娆,这会儿坐不住了,没待龙馨星说完,就已经说道:“你们夫妻间的事,我就不插手了,馨月,把我衣服收好,明天我再过来拿,不打扰你们幸福的生活了。”

    然后就转头,急匆匆的离开了,龙馨星捂着嘴,得意的笑了起来,把刚才说起的郭夫人,忘记得一干二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