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我本善良之崛起 > 第545章 会长驾到
  一连几天都抓到人,绑在门口晒肉干,大凤收到了相当可观的一笔赎身费,特别是两个品级高手,那两个商人付出了很高的代价,但就算是被宰了,他们也没有任何的犹豫,交了钱,提人走了。
  先前那些偷偷注意大凤佣兵团的人,都以为这些潜入者被抓,是因为楚河出手了,现在楚河作为王级高手的消息传出来,可是在华沙城很轰动的。
  但那两个品级高手回去之后,把事情的经过一说,那背后的人就不明白了,这还没有与楚河碰面呢,就歇菜了,太奇怪了吧,莫非大凤佣兵的古堡是一个坑,还是先等等再说吧,那制冰的财富,很多人眼红呢,还是让别人先来试探再说。
  当这些潜入的人被人暗中赎走,大凤佣兵营安静了下来,再也没有人敢随意的闯入了,虽然大凤没有把这些闯入的人全部杀掉,但抓住了可是要损失一大笔钱,这些大家族钱虽多,但也经不住这样的折腾,还是很心疼的。
  楚河躺在一张摇椅上,轻轻的摇啊摇,树荫下轻风拂动,很是悠哉,旁边一张小桌子,上面放着珍果,看起来十分的逍遥,但与他相比的,那震天惊动的训练场就在眼前。
  千人佣兵的训练,正在白化热的进行着,似乎与暴日竞争,一个个晒得黝黑光溜,惨不忍睹,可以说,这些人再出去,怕是他们的父母都认不出来了,这一个月来,这些人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身上的气息越发的浓郁,变强了,是真的变强了。
  正因为变强了,所以他们对楚河,不仅有强者的尊敬,更有一种难得的信任。
  对楚河每次下达的指令,都认真的完成,没有人敢怠慢,因为这可能关系到他是可以变得更强,铜猪也在其中,这一个月来,虽然铜猪不知道流了多少汗,但他身上的肉,却在很明显的不断减少,他天生胖,减了很多次,但没有像这次般的,减得这么彻底。
  几个陌生的脚步声,闯入了这里,楚河哪怕闭眼休息,但耳朵一动,就已经知道了,这些人,应该不是佣兵团的人,只是奇怪,怎么会来这里,就算是客人,也应该请进大厅才是。
  一个熟悉的声音,是大凤的。
  “楚河,有位贵客上门,可是专为找你而来的。”
  楚河睁开眼睛,却是并没有改变自己的姿势,也没有从躺椅上站起来,只是扫了眼前的一群人,是的,来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其中一大半,楚河都认识,是的,这一群人,其中几个,却是议会的长老,至少林月就在其中。
  这会儿,这些长老簇拥着一老一少。
  老人看不出年纪,但的确老迈苍桑,那皱起来的脸,似乎如风干的桔皮,倒是一双眼睛,射出异样的光芒,楚河从他的身上,感受到力量的波动,一种很强大的力量。
  至于少的,是一个很俊秀的年青人,从他那不凡的穿着就可以知道,这年青男人,身份怕是不同一般。
  “原来是各位长老,找楚某有事么?”
  对楚河的态度,这些人都脸色微变,林月长老立刻迈前一步,笑笑的打破了这种气氛,说道:“楚河,这位是佣兵议会的邵会长,刚从帝都回来,这一次是专为你而来的。”
  “至于这位王公子,也是来自帝都王家。”
  那年青人此刻也上前一步,拱手施身一礼,倒也客客气气,说道:“在下王仁毅,听闻楚师王者之威,特来一见。”
  楚河笑了笑,说道:“原来是王公子,不必客气了,现在你已经见到了,有事说事吧!”
  王仁毅又上前了一步,说道:“我王家想要邀请楚师前往帝都做客。”
  楚河说道:“帝都会去的,但不是现在,王公子的好意我心领了,现在在大凤佣兵团的日子,我觉得相当不错。”
  是的,这年青人,竟然是来过招揽他的,小小年青倒会说话,虽然想让人受其驱使,但表面那一套,做得相当不错,看来教养很有世家风范,并不让人讨厌。
  年青人一愣,也轻轻的笑了,不再说话,反而退了一步。
  小的走了,老的上前来。
  语气却是不太好了,这位老得年纪都看不清的老人,也就是邵会长,眉头轻皱,说道:“楚河你当日闯入议会大场,杀了议会朴长老,今天本会长来,只是为了讨一个公道。”
  “公道?邵会长怕是弄错了吧,朴会长做的那些事,自私自利,为了打击报复,专给我大凤佣兵团弄了一个什么临时考核,再说当时的情况下,是他主动要求的,主动求死,又与楚供奉何干,邵会长想要公道,怕是走错了地方。”一旁的大凤生气了,她可不是那些懂得隐忍的女人,一下子就对了起来,完全不给眼前这个会长一点点面子。
  脸上微微一动,似乎是怒意融生,看了大凤一眼,说道:“大凤团长胆气过人,本会长还真是佩服,不过不管你们能有什么理由,杀朴会长就是错,就得给佣兵议会一个交待-----”
  楚河轻笑了一声,打断了这老头子的咆哮,说道:“邵会长真会说话,好的坏的,全由你说了算,在楚某看来,杀人并不是错,错的是太弱了,邵会长是不是觉得自己强大,不把大凤佣兵团放在眼里,所以才敢在这里大放撅词?”|
  “放肆,本会长身为佣兵议会之主,当然得维护议会尊严,你杀我长老,不应该给一个交待么?”
  楚河身形一弹,人已经站了起来,手一举,大声的叫道:“停下。”
  远处训练的众人都停了下来,楚河又叫一声:“集合。”
  不过十五之数,这些浑身是汗的训练佣兵,一个个整齐列队。
  “今天有机会,给大家展示一下训练与实战的不同,都给我看清楚了。”
  看样子又得打架,楚河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来的这位邵会长,实力可不弱,既然明明知道他是王级高手,还敢找上门来,至少也是一位王级,说不定还是资深王级高手。
  “邵会长,你想要什么交待,划下道来,楚某都接下了。”
  林月看着两人冲突起来,有些担心的叫道:“楚河,不可如此无礼。”
  大凤却是凑近了楚河身边,小声的问道:“楚河,这老家伙可不弱,早在十年这前,就已经晋升王级高手,在华沙城,可是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你可不可以?”
  楚河自己也不知道,只得说道:“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不服就干,试一试就知道了。”
  大凤无语,却也不敢再说什么,主动的退开了。
  楚河主动挑战,这邵会长脸上无光,哈哈大笑,怒然而喝道:“好,果然不愧是华沙城惊动传名的楚师,本会长倒想看看,你凭什么如此狂妄。”
  “你废话太多了,弱就是罪,谁强谁有理,这不就是你们的观点么,楚某喜欢这种观点。”
  说完,楚河率先而动了,人家德高望重,可是议会的会长,当然需要他这个年青人先出手,免得别人说他以大欺小,倚老卖老,楚河又怎么会对这人客气,找上门来的麻烦,既然推不掉,那就解决掉好了。
  那位年青的王仁毅公子也退开了,偏了身子,小声的问身边的一个脸色阴沉,戾气重重的老人,说道:“荀老,那人实力如何,可看出来了?”
  荀老摇头,说道:“二少爷恕罪,此人身上,静若渊湖,竟然感受不到一丝体意的波动,这只有两个原因,一是他已经修至大成之境,返璞归真,根本超越我能探测的层次,二者是他修有特珠的功法,根本不为所探。”
  楚河大喝一声,双臂一张,凌然的气息,瞬间腾起,从一个悠哉的躺尸,变成一个浑身战意浓浓的强者,似乎让人有些转不过弯来。
  一支长枪,已经握在了手中。
  楚河使出了霸王神枪第七式,霸王无敌。
  那强大的气势,还真是把邵会长吓了一跳,脸色一沉,身形也立刻动了,本已经失去了先机,他不敢怠慢,能一枪杀死朴会长,还与上官长老打个不分胜负,这样的高手,没有人敢有任何的轻视。
  长袍一抖,“刷刷”作响,邵会长身形一弹,临空数米,从天而扑下,手幻成拳,形成勾,勾人夺命,这种王级高手散发出来的战意与杀机,马上涌动,把这片天空形成了窒息之间,那些伫立四周围观的人,包括训练佣兵都不停的后退,受不了这样的压制。
  楚河大吼一声破,长枪化去无形,其实是因为太快了,快得让眼睛都捕捉不到。
  一记枪意,刺破苍穹。
  随着楚河的实力不断的变强,霸王枪法每一次使出来,威力也各不相同,一旁的大凤,也用心的观察着,必竟她现在也在修习霸王神枪术,虽然只有前三招,但她却是越学越觉得,这套枪术玄妙至极,需要用心的领悟,希望借此一战,能从中感受一些东西。
  两道劲气,在空中相碰,一闪而过,却又双双停立。
  邵会长的一只长袖,被划破了,变成了两截,楚河眸里寒光一动,不屑的说道:“堂堂议会会长,却也不过如此!”
  邵会长脸色大失,暴怒,喝道:“找死。”
  一旁的林月,在大家都注意着场中之战时,无声无息的来到了大凤的身边。
  “大凤,楚河太冲动了,处理这种事,应该委婉一些,如此气怒会长,却是让会长动了杀机,很不应该的。”
  大凤说道:“师傅不用担心,楚河如此聪明的一个人,做事自有章法,再说你不觉得,邵长落当了这么多年的会长,当得有些太长了么?”
  林月作为长老,当然也是聪明人,议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只是以她一人之力,无法力挽狂澜,只得尽力而为,做多一些实事,而且在这种强者为尊的世界,她的实力比不上别人,当然得低头。
  像眼前楚河这样的蛮干,太过危险了。
  虽然两人都是王级高手,但好说好商量的,根本就没有必要两败俱伤,对谁都没有好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