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我本善良之崛起 > 第8章 彼此的祝福
    在天海有一座世界闻名的一号餐厅,湖州东南学院门口这个一号餐厅,当然只是冒牌货,不过对东南学院的学生来说,这里倒是一个很奢侈的所在。

    楚河对这里并不陌生,他是一个勤俭节约的人,但宿舍几个哥们,可都是有钱人,还是败家子之类的存在,他们请客的时候,楚河倒是搭伙了不少次,这里的菜品,味道还是不错的。

    宽大的厅里,摆着十几张桌子,楼上当然还有包间,不过范舞儿并没有选择去包厢,而是在靠近窗边,整面墙都是玻璃,能看到对面的东南大学校徽,虽然难得冲动一回,但范舞儿可不敢去包厢里,必竟像她这样的美女,需要时刻小心。

    对此,楚河没有什么感觉,反而兴致勃勃的说道:“范舞儿同学,真是感谢你了,没有想到,今日还能吃顿好的,自从实习之后,宿舍几个家伙一拍两散,我就没了饭票,唉,人穷志短啊!”

    范舞儿坐下来,并没有因为楚河的穷而轻视,若是这样的人,她也不会专门的请楚河吃饭了,她只是想多了解楚河,看看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范舞儿很自信,不管楚河如何会善于隐瞒,只要给她机会,多接触几次,就一定能看清对方的本质,那时候,这个让她有几分冲动的男生是人是妖,就自顾分明了。

    本来她可以一走了之,但她不想留着这抹遗撼,想要有一个终结。

    当然,这也要看楚河的表现,终结有些时候,代表着结束,但有的时候,却是另一个开端的起点。

    “有钱人并不是天生就是有钱,也是通过努力奋斗才拥有财富,我相信,楚河同学的未来,必也是富足之人。”

    “这些话,就不要说了,未来如何,谁也不知道,还是珍惜眼前吧,能吃一顿,我可不会客气,范舞儿同学,若你不介意,我可点菜了。”

    这也是范舞儿希望的,如果可以,她宁愿一句话也不说,让楚河自已一个人表演,这样她才能看到更多的东西,闻声点了点头,说道:“当然不介意,本来就说了,今天我请你,你尽管点。”

    少了几分绅士风度,但楚河并没有在意,因为他也没有想过去讨好眼前的女人,既然没有任何的贪求与期待,自然就十分的随意,至于女人觉得他好与不好,真的一点也不重要,因为今日一别,未来也许再也不见。

    既然如此,楚河觉得,不需要客气了。

    楚河还真是没有客气,狠狠的点了五菜一汤,而且没有询问范舞儿,都是点了自己爱吃的,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是不是,而且看范舞儿的一身穿着,也不是穷人,请他吃饭,算是劫富济穷,他不需要不好意思。

    范舞儿也没有在意,以她的身份,这样的餐厅,还没有看在眼里,若是真正的一号餐厅,也许还行,她请楚河吃饭的目的,也是为了心中的那份悸动罢了。

    她不想让任何人,扰乱她宁静的心,所以等楚河点完菜,她就主动开口,转移了话题:“楚河,大学四年毕业,可是相当不容易的,咱们所有同学,都加紧奋力拼搏,以期得到一个好前途,你怎么会想着去当兵?”

    “你不觉得,我性格稍稍的懦弱了一些么,虽然平日里,大家都说我老实,但其实老实就是懦弱的代名词,所以我想改变一下,军营或者就是我最好的选择。”

    范舞儿点了点头,对这个理由,倒没有怀疑,又问道:“这一去可是三年,你女朋友她能愿意?”

    说到这里,范舞儿笑了,说道:“我可是见过你女朋友明艳的,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三年空窗,你不怕她被别人追走了?”

    楚河心里有一瞬间的伤痛,几年的温情相依,分手并不是一个快乐的话题,但回去一趟,又经历了梅姐的离开,他觉得失恋的痛,似乎平缓了很多。

    “若是以前,我真是有些担心,不过现在,倒是不需要,前些日子,我领毕业证的时候-----”楚河正想把两人分手的消息告诉她,却不曾想,一声惊讶的叫喊,打破了两人的聊话的氛围。

    这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么,楚河有些尴尬的看到,明艳已经走了过来,在她的身边,跟着范长河,是的,楚河记得当日明艳介绍的,这个白净却带着几分阴邪气息的男人,叫范长河。

    “楚河,真的是你,你、你怎么在这里,还有范舞儿,你们-----”明艳走过来,看到范舞儿,十分的惊讶,心里还有一种莫名的感伤,她离开之后,楚河是不是已经找到更好的女人?

    女人渴望爱情,也渴望金钱,两者难以取舍。

    更多的女人选择金钱,但也希望拥有爱情,此刻的明艳就是这种心态。

    范舞儿看了看明艳,又看了看范长河,眉头轻轻的皱了一皱,看到两人一起出现,她如此聪明的女人,岂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楚河说道:“凑巧碰到范舞儿同学,她是来领毕业证的,所以在这里吃一顿散伙饭,大家各奔前程-----”

    明艳听了,立刻回头,挽住了范长河的手臂,眼里闪动着几缕傲人的神彩,说道:“原来是这样啊,其实这家饭店,是我男朋友家的,我请我男朋友给你们免费吧,以后大家可是很难一起了。”

    楚河无所谓,反倒是范舞儿,脸色有些不好,她看着明艳,似乎觉得一下子接受不了,她虽然不是明艳的朋友,但可是听说过,也认识她,听人说,她来自乡下,性格清纯,就像一尘不染的小野花,怎么一毕业,就变得有些陌生了。

    她刚才表露出来的,有些市侩意味,再明显不过了。

    再看看楚河,这会儿她也算是明白,两人分手,再正常不过了。

    被明艳挽住手臂的范长河,看着两人,也有些愣,但立刻上前,脸上再也没有一丝的鄙视与傲气,站得直直的,行了一礼,叫道:“原来是范小姐,你大驾光临,小店真是蓬荜生辉啊!”

    范舞儿并不认识范长河,但看着他的态度,似乎认识自己,问了一句:“你是谁?”

    “湖州范家,我爷爷范东群,去年范小姐的成年礼宴会,我有幸远远的见过范小姐一面,还请多多关照。”

    范舞儿所在的范家,是嫡传,而湖州的范家,只是一个小小的分支罢了,都隔了五六代了,不过人家靠上来,同门之人,也不好拒绝,硬是被扯上了关系,所以范舞儿也知道,范家一门在湖州,有一个分支的存在。

    “原来是湖州范家,好了,我知道了,你们离开吧,不要打扰我与同学吃饭。”

    “是,是,范小姐慢用。”对着楚河,连眼神都懒得抬起的范长河,此刻热情之中,丝毫不敢怠慢,立刻退走,把脸色大变的明艳也带走了。

    估计这会儿,范长河心里也震惊,自己从别人那里撬的女朋友,她男朋友竟然是范家大小姐的朋友,这事弄得有些尴尬啊!

    不过还好,那小子并没有趁机发难,不然他就骑虎难下了。

    家里一直在讨好北方范家,在人家屋檐下讨生活,若是这大小姐一怒,范家就真的完蛋了,所以他又怎么敢把明艳放在这里碍眼,当然是有多远,打发她滚多远了。

    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女人,随手可弃,岂能与家里的发展相提并论?

    如果刚才楚河发难,明艳一定会成为牺牲品。

    说不定一个耳光,就把她扫地出门了,但楚河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情绪,这一点,范舞儿能感受得到。

    “我以前见过明艳,她好像不是这样的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范舞儿有些感叹的开口。

    楚河有些无力的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以为,会一生一世,但有些事,强求不来,不是都说,毕业等于分手,何况,我与明艳也没有真正开始过,她有更好的追求与生活,我只能祝福她。”

    范舞儿不得不承认,眼前的男人,心胸开阔,气度非凡。

    在如此境况下,不卑不躁,淡然处之,要知道,他可是来自乡村贫困之地,一般来说,这种人心是卑微脆弱的,经不起一丝的伤害,但楚河很显然的,与众不同。

    虽然老实,但楚河一定是一个聪明人。

    “你不难过?”

    “如果难过能让我得到一切,心想事成,我会每时每刻都难过,可以么?”

    就在这时,几个服务员,把菜端了上来,香喷喷的菜品,让楚河神情一震,说道:“不要说这些不开心的,影响食欲,今天能吃顿好的,也托你的福,来,范舞儿同学,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嗯,祝你前程似锦,美丽非凡,青春永驻。”

    “好,我也祝楚河同学未来大展鸿图,龙腾四海,也期待我们日后的再聚。”

    也不知道为何,这一刻,范舞儿对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男孩子,更有兴趣了。

    她很想多了解一下,这个男孩子的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