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我在江湖当大侠 > 第二百一十九章 震惊的猜测
    “路捕头,你对烟雨楼知道多少?”

    回到了万剑山庄,沈康直接拉起了熟睡中的路捕头。今天晚上虽然得知了程无双是烟雨楼少主,但他心中还有些疑惑未解,总觉得差点什么。

    关键就在于当年的合元宗用的是阴阳一元功,现在的烟雨楼的人也是用阴阳一元功,两者之间必然有着某种联系。偏偏之前严捕头跟他介绍合元宗的时候,明明白白告诉他合元宗已经被捕门彻底剿灭!

    “沈庄主怎么想起问烟雨楼的事?哦,对了,烟雨楼还没撤掉对你的追杀!沈庄主想知道烟雨楼的事,先等等,让我先想一想!”

    深夜被沈康拉起来,路捕头还有些昏昏沉沉的,不过想了想还是说道“我记得烟雨楼好像最早出现在襄州之地,其总部应该也还在襄州!”

    “襄州!”点了点头,沈康对此也早有预料。毕竟作为少主的程无双就在襄州,他要牢牢控制烟雨楼,那烟雨楼所在必然不会相隔太远。

    “沈庄主,烟雨楼的杀手杀人没有底线,只要接了任务,为了完成任务,下毒,暗杀,威胁,陷害,美人计等等,只要能完成目的,他们什么都用得出来!”

    “不过这么多年下来,他们行事一直很小心,针对的都是些能惹得起的。而且凡是他们针对的目标,极少失手!”

    “自烟雨楼成立以来,便大肆挤压其他杀手组织的生存空间。不过烟雨楼并未被打垮,反而是这些杀手组织,被接连吞并。时至今日,烟雨楼已经成为横跨数州的杀手组织。”

    被沈康这么一打扰,路捕头感觉自己没什么睡意了,索性又坐了起来,仔细回想着脑海中关于烟雨楼的信息。既然沈康想要问,那就跟他说说也无妨。

    “烟雨楼在江湖上的势力虽然算不得顶尖,但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只是自始至终,其烟雨楼的楼主都未曾露过面,听闻凡是见过他的外人基本上都已经死了!”

    “不过有一个传闻称,烟雨楼的楼主武功已至元神境,乃是江湖顶尖的高手!只是这传闻是真是假,我们其实也不太清楚!”

    “元神境的高手!”听到路捕头的话,沈康的脸上闪过一道慎重之色,有些传闻不可信但却未必是空穴来风。若烟雨楼的楼主真是元神境高手的话,那可真有些麻烦。

    “对了,烟雨楼成立的时间并不长,好像是成立于三十多年前!”

    “三十年前?这么巧?”仿佛一下抓住了什么,可有好像什么也没抓住。合元宗三十年多前被灭,烟雨楼也是三十年多前成立,怎么看都不像是毫无关联的样子。

    “巧?什么巧?”

    “路捕头对三十年前的合元宗可有印象,就是那修习阴阳一元功的宗门!”

    “合元宗?”咂摸着这个名字,半响后路捕头突然恍然大悟,三十年前襄州的确有这样一个强横的宗门,因为肆意吸取他人精元造成极大恐慌,被他们捕门所灭。

    “沈庄主为何会问这个问题?合元宗与烟雨楼有什么关系么?”

    “路捕头可知道,烟雨楼的顶尖杀手修习的就是阴阳一元功!”

    “什么,这怎么可能?”对于沈康的话,路捕头是相信的,可这也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三十年多前,是了,合元宗被灭于三十多年前,可烟雨楼却成立于三十年多前!世上哪有如此巧合,两者之间必然有联系!”

    看着低头沉思的路捕头,沈康连忙问道“路捕头,当年剿灭合元宗的那一战,你可有参与?”

    “没有,当年我只是个府城小捕头而已,连捕门都未入,哪有资格参与这样的争斗。更何况,我也不在襄州啊!”

    当年的事情他也听说过,毕竟那一战可是连玉牌名捕冷月都战死,整个襄州捕门几乎全军覆没才勉强将合元宗彻底剿灭。

    如此轰动的消息,是个捕头都听说过,甚至于那些领着他们入行的前辈们,也会时不时用此事来的告诫他们,捕门可不是什么一心升官发财的人能来的,随时都有赴死的可能。

    “沈庄主,根据当年的信息,合元宗应该被灭了才对。其宗主更是与当年率领捕门攻打合元宗的玉牌名捕冷月同归于尽,整个襄州捕门为此战差点全军覆没!”

    “根据当年流传的消息来看,合元宗上下所有人,应该无一逃脱才对。难道,当年一战有漏网之鱼。或者说,有人窃取了合元宗的功法?”

    “路捕头,那当年一战襄州捕门活下来的都有谁,你可曾认识?”

    “当年一战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当年襄州捕门损失惨重,成名的高手几乎全部被杀,只剩下了寥寥几位活了下来。连襄州总捕头也全身瘫痪,口不能言,眼不能看,没过两年便撒手而去!”

    “哦,对了,此前襄州总捕头的陈捕头,还有再往前的襄州总捕头周捕头和马捕头,他们就是当年一战幸存下来的。对了,还有现在的玉牌名捕惊魂,他们当年还是名不见经传的铁牌小捕头!”

    “等等,陈捕头?周捕头?还有名捕惊魂?”忍不住大声喊了出来,沈康的脸上挂满了震惊之色。

    “不错,沈庄主,有问题么?等等,难道沈庄主的意思是.......”

    旁边者清,当局者迷,当沈康点破烟雨楼和合元宗的事情之后,再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路捕头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这些年就是在周捕头,马捕头,还有陈捕头这些人的控制下,襄州捕门彻底堕落,襄州更是发生了用无辜村民的血来祭剑这样的事。

    参与到当年围剿合元宗一战的捕头,事后都成了控制捕门,残害无辜村民的大反派?会有这么巧么?

    “路捕头,你说会不会有这样的可能,其实当年一战被灭的并不是合元宗,而是名捕冷月以及他所带的襄州捕门的高手!”

    “不可能,绝不可能!”虽然心中已经有了怀疑,但是路捕头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猜测。

    “有可能,易容换形,李代桃僵!而且即便是捕门中人也总有人怕死,若是威逼利诱之下,就极有可能有人会选择苟活!”

    眼光渐渐变冷,沈康抬起头与路捕头静静对视着,平静的双眼看的路捕头都有些发虚了。

    “路捕头,更何况当年的名捕惊魂和周捕头他们皆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认识他们的人本就少,若是将他们取而代之,暴露的可能性就小的多!”

    “而后将所有认识曾经过这些捕头的人全部暗中除掉,将所有以前的信息抹去。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大大方方的以本来面目视人,而不会被发觉!”

    “路捕头,我就想问你一个问题,三十年前这些捕头的家人,或者那些可能认识这些捕头的人,现在还有活着的么?”

    “这,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