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异世大少林 > 第三十三章 少林武学的问题
    就连侯喜那种胆小如鼠,缺乏冲劲,又没经历过太多的少年,也知每日勤练不辍。何况黄威,周强两人厮混多年,又小有野心,建帮立会之人?

    看着两人懵逼的模样,方尘戏谑道:“怎么?你们不愿?”

    ‘砰!’

    两人清醒过来,猛然拜倒,以额贴地,浑身都激动得微微颤抖,急声道:“愿意!愿意!我等一百个愿意,请帮主成全!”

    他们哪可能不愿,习武可是出人头地的唯一道路,他们早就心中渴求,但武功哪有那么容易学到?本以为这辈子就这样混吃等死过去了,没想到方尘竟愿传他们武学!

    一但学会武功,他们将不再是人人轻视的小混混,而是能让人敬畏的一方强者,人生也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们的反应让方尘吓了一跳,虽然知道他们肯定不会拒绝,可也没想到反应会这么大。就是刚才得到精钢兵器,两人也不过欣喜道谢,现在却激动成这样。

    不过,两人的反应也让他对武学有了更高的定位。

    他脸上不动声色,心思急转,很快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扶起他们道:“无需如此,你二人是本帮堂主,帮中高层,又甘愿把创立多年帮会交于我手,于公于私,于情于理,我也不能亏待了你们。”

    “帮主……”两人太感动了,在他们看来方尘年纪不大就有这种实力,想弄个帮会还不容易?像他们这种破落帮会,若用武学来换,怕是谁都不会拒绝,而他们这种不会武功的堂主,更是一抓一大把,这分明就是抬举他们。

    “好了!”方尘摆摆手,“习武不是简单之事,现今海寇随时会来,并非良机,你等先回去养好精力,莫要三两下被人砍死了,等过几日海寇退走,我再传你们武艺。”

    “是,帮主!”两人满脸兴奋的走了,哪怕有海寇威胁,也难掩心中喜意。

    打发了两人,方尘回到后院,发现四个小家伙已经努力修练上了,他露出一抹发自内心的笑容走了过去。

    几个小家伙就是他最在意的亲人,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安抚了他们一阵,叮嘱他们注意休息,才回房休息。

    关上门,所有东西往地上一扔,坐到床上他才长舒了口气。

    “头疼啊!”

    简直一团乱麻,这方世界的水太深,一个小小的沿海渔镇,就一大堆麻烦让他束手束脚。

    武道昌盛世界就是麻烦,实力是硬核,没实力什么都做不了。若是普通世界,就飞鲨寨那种百来人的寨子,他还真不怕,反倒有着保正身份的蔡家稍微麻烦些。

    可这世界完全反过来,就因为实力差距。

    尤其之前牛刚说到飞鲨寨实力时,他都差点有逃离望海镇的冲动,他才化境,几年内简直就看不到希望啊!

    若离开镇子没了限制,凭着前世的见识,他自信几年就能赚到不菲身家,到时不管是建立少林,还是做其它都会简单许多。

    但很快就否决了,无他,现在身体才十四岁。

    有时候年纪小就是最大的问题,赚得少,别人或许会夸一声年少有为。可若是赚多了呢?年幼天然会让人轻视,稚子闹市携金是什么结果?哪怕手拿利刃,估计也会被人忽略,一拥而上。

    还不如苟在镇上,毕竟有些东西已经触手可及,只要能压下蔡家老二,就能放开手做些事情。

    拿定主意,他又回忆起与海寇的战斗,这是他两世为人第一次与人厮杀,还一口气打死了四个。

    本以为会有些难受,可在沸腾的气血冲击下,几乎都没感觉。更多的是一种畅快淋漓,肆意宣泄的快感,就像憋了几十年老处男,终于哆嗦了一下。

    怎就一个爽字!

    但方尘清醒的知道,这完全是受少林武学的影响,少林武学几乎都是炼体,壮大气血,走的是阳刚霸道的路子。

    就像以前人们常说的,‘年轻人血气方刚,容易冲动,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

    他现在何止是方刚,平时还好,气血纯净纯阳,还能心平气和。可一但激动起来,立马气血沸腾,犹如惊涛骇浪,疯狂刺激神经,产生强烈的暴虐冲动,虽然理智还在,却有种控制不住自己的感觉。

    就像有些人明明知道杀人是犯法的,还可能吃到花生米,但一激动起来就头脑发热,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他现在就是这种情况,而且一出手就没有轻重,仿佛要把全身力气都发泄出去一样,出手就是全力,越打越亢奋,很难收得住。

    就如某句话说的‘我凶起来,连我自己都怕’

    “看来以后要找注意修身养心,磨磨性子,还有那几个小家伙也要盯好。可惜,破系统只有武功,没有佛经,否则一定要好好参悟一下佛门禅理。”

    方尘又想到石柱那性子有些头疼,本就漠视生命,若一打起来就兴奋……

    ………………

    连续三天,整个望海镇都严阵以待,气氛紧张,大多百姓都紧握着镰刀,鱼叉躲在家里,也有胆大的拿着农具来到镇口与义勇一起守门。

    打探之人派出一波又一波,七具海寇尸体是找到了,但活的一个没见着,这反而更增添了恐惧的气息。

    未知是最可怕的,海寇真的来了,还死了人结了仇,却不知躲在哪里,什么时候会冒出来。

    这几天方尘也是派人到镇口盯着,精钢六菱棍从不离身,晚上睡觉都放在床头,以便随时应对突破情况。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海寇三天都毫无踪影。派出的人又不敢走远,海寇可是有后天境高手,一但离得较远被发现,连跑都跑不掉。

    最后不得以,李家后天境亲自出手,搜寻了镇子方圆二十里,最后沿着海寇留下的痕迹追索,终于确定海寇是从小港镇来,已经离开,连船都开走了。

    这结果几乎让所有人都难以置信,也摸不着头脑,海寇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死了人,不是该疯狂报复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