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异世大少林 > 第三十五章 李家
    如今蔡家的作派,是试探,还是真要对威海帮动手了?逼迫还债,拿走田地,再断了捕鱼来源,让威海帮不想饿死就只能解散帮派。

    只能用些小把戏反过来试探一下蔡家的想法,前者还好,大不了就怂,若是后者,那就要做些准备了。

    这种被人逼到墙角束手束脚的感觉,真的很不爽啊!他浑身气血有些躁动,要是有实力,直接就去把蔡家人打死!

    “再等等,再忍忍,只要开启后面武学……不,太久了,见神,最多见神就去打死他们,一定要打死他们!”

    方尘眼中闪过一抹腥红之色。

    ………………

    两人拿了钱,做了些准备,就按帮主吩咐把人全招集了起来,浩浩荡荡,声势惊人的直奔李家粮行。一路可谓神鬼辟易,镇上之人看到一大群混子‘气势汹汹’招摇过市,全都吓得远远躲开。

    也有胆大的见到那么混子出动,还以为去找谁的麻烦,便远远跟着想看热闹。

    很快,看热闹的都惊呆了,那群混子去的竟是李家粮行!

    是自己眼花了,还是混子胆子变肥了?连李家铺子都敢惹?该不会想直接抢粮吧?

    “黄威周强,你二人带这么多人来干什么?这里可是李家的粮行!”粮行掌柜和小厮都吓了一跳,虽然背靠李家,可也怕这群混子突然脑抽,到时吃亏的还是他们。

    周强嘿嘿一笑,道:“李掌柜的,来粮行还能干么,当然是买粮食了。”说着‘啪’的把布袋拍在掌柜面前。

    “买粮?”李掌柜呆住了,这么大阵仗只是买粮?

    “没错,买粮!”周强忽然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胸膛一挺傲然说道。

    李掌柜反应过来,立马露出笑脸,热情的抱拳说道:“哎呀,原来二位帮主是来买粮的,失礼失礼!”

    “哈哈,客气客气!”两人也似模似样的抱拳大笑道,心里只觉格外舒服,黄威还纠正道,“哎呀,李掌柜可叫错了,我等现在已经不是帮主了,只是帮主手下两名区区堂主。”

    李掌柜笑眯眯道:“黄堂主说的是方尘小兄弟吧?”

    黄威露出一抹敬意,点点头道:“正是方帮主!”

    李掌柜不动声色打量了他几眼,能被李家委任掌控粮行,除了旁枝身份外,本身也有些能力,十分懂得察言观色。

    所以他很明白黄威神色不是作假,这就不简单了。

    据他所知,方尘还只是个未成年的半大小子,接手威海帮也不久,却能短短时间内就让原来的帮主敬服,怕是很多成年之人都做不到。

    “哈哈,方帮主真乃年轻俊杰。”李掌柜附和了一句,转而说道:“二位堂主,不知此次前来,所需粮食几何?”

    两人相视一眼,周强把台上布袋一翻,‘哗啦啦’倒出大量银子,其中还夹杂着不少金叶子,而后慢慢数出二十两银子,又其它收了起来,道:“就先买二十两吧,新陈各半。”

    李掌柜愣愣看着他装逼,心里简直卧了个糟,还以为一袋钱全拿来买粮,谁知就二十两银子,特么就倒出来显摆呢。

    不过,二十两在现今亦算不小买卖,粮有新粮,旧粮,陈粮之分。两三季内所收为新粮,品质新鲜,饭质柔软,食用最是可口。旧粮则是存放超过了三四年的粮食,新鲜不再,饭质干硬,口感一般。

    至于陈粮,就是放了不知道多少年,甚至都发霉变质了,一般大户人家连仆人都不吃,大方些人家直接拿去喂牲口。

    而今商路断绝,李家虽得允许每月往返县城一次,可粮食却不得外贩。镇内百姓断了钱财来源,仅靠捕鱼为生,导致购粮的极少,而陈粮飞鲨寨又不收,更是堆积如山,连牲口都喂不过来。

    “好说好说,新粮店里就有,陈粮却需调拨,周堂主怕要稍侯一阵。”李掌柜总算见过世面,心里虽MMP,表面却笑眯眯应道。

    “无妨,那就先取了新粮回去,晚些再来取陈粮。”周强不在意道。

    李掌柜点点头,便让小厮看店,自己亲自带周强到院存粮之处。但这里多是新粮和旧粮,陈粮只有少许,大部份都在粮仓。

    新粮价格是七百文一石,十两银子就是十四石多,对李家只是小意思,平日搬运粮食都备有大车,便大方的借与周强运粮回去。

    送走周强后,李掌柜又交待小厮看好店,便悄然从后门离开。

    镇北,一座占地广阔,坐北朝南,门朝大海格局的府院内。

    粮行李掌柜垂首立于一位老者身前,恭敬的汇报着消息,“家主,情况便是如此,那姓方的小子,怕是有些手段。”

    老者便是李家掌权者,本乡里正李植,此时正躺在小院靠椅上,似是睡觉没有半点回应,但李掌柜却一直躬身垂立,丝毫不敢乱动。

    良久,老者才缓缓睁开眼睛,淡淡笑道:“有点意思,这潭死水沉寂得太久了,说不定能瞧到些乐子。这样吧,新粮价格不变,陈粮给他凑个整数,仓库积得久了正好清理清理,省得耗子养肥了,连人都敢咬。”

    “是,家主!”李掌柜听出老者话中含义,恭声应道,便自觉退了下去。

    待李掌柜离开后,李植一下坐了起来,轻唤了声道:“李善!”

    几乎瞬息间,一位管家打扮的老者悄然出现在身侧,恭声道:“老爷!”

    “蔡谔可有消息?”李植毫无动容,淡淡道。

    管家摇摇头道:“老爷,蔡谔十分谨慎,偶尔在盐场露上一面,其余时候都不见踪影,我等搜寻数次皆无所获,连此次海寇威胁都未现身。”

    李植眼中闪过了抹寒芒,冷声道:“蔡老二倒是会藏,否则,早让他蔡家老小到海里喂鱼了。”

    管家垂眼静立并不出声。

    李植神色稍缓,重新躺在靠椅上,闭上眼淡淡道:“刚才李欢带来个有意思的消息,那群泼皮的新头子,似乎不是安份的主。而且能和牛刚他们混在一起,应该有些本事,你去看一眼有没有价值。若可以,就暗中让人盯一下,别让蔡家下了黑手,待时机成熟,说不定能有些用处。”

    “是,老爷!”管家应下,身形一闪便没了踪影。

    整个小院又只剩下老者一人,他声音微冷喃喃道:“在望海,李家才是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