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异世大少林 > 第四十七章 李老爷
    “很好,留下的人,以后就是我方尘真正的兄弟,别的不敢保正,只能说有我方尘一口吃的,就绝不会饿着大家。”

    “而且,此次看似把威海帮逼到绝境,但又何偿不是我等的机会。”

    “大家可曾记得,我之前说过是有两条路?”

    留下的人眼睛一亮,对啊,帮主之前说的是两条路,但只说了一条,另一条路却根本没说。

    他们虽然不图好处,可若有粮吃谁也不会拒绝。

    方尘却是嘿嘿一笑,卖着关子道:“不急,此事我还需出去一趟,回来才能确定走不走得通。唯一能确定的是,这条路是要拼出来的,现在就再给你们一次选择机会,愿意舍命拼一把的,就回去带上兵器过来,不愿的就可以不用来了。”

    说完不给他们反应机会,脚下一蹬,几个纵跃便直接飞过围墙不见了踪影。

    留下呆滞的众人,随后就是一阵惊喜,原来帮主会武功,还这么厉害,难怪当初敢留下来阻贼,众人都觉得留下是做对了。

    毫无疑问,帮主只要不死总会出头,要知道,帮主现今还没成年,再过些年必然会更加厉害。

    但随即想到帮主的话,一些人又迟疑起来,敢打敢拼不代表立刻就有拼命的决心。要知道,老兵都是练出来的,新兵刚上阵,心态未必就比平民强多少。

    不管他们怎么想,还是缓缓前开了院子,至于最后能回来多少就没人知道了。

    ………………

    毫无疑问,这又是一次小考验,混社会连火拼都不敢,还混个毛线?

    当然,他也不敢说出蔡家,否则就不是考验,而是恐吓了。

    不过这次,留下的人他都会带上,毕竟这是整个威海帮的事,不是他方尘一个人的事,若只他一个人出面,别人怎么看?

    而威海帮也要真正打出名头,立足于望海镇。不至于别人提起他方尘就竖大姆指,一提威海帮就一脸鄙夷,仿佛他和威海帮不是一起的,这绝对不利于以后发展。

    至于这些人会不会和他一起去干蔡家,他倒是不担心,若所料不差,此次必有收获,待回来后,就能给他们带来充足的信心。

    镇上依然热闹,很多人都睡不着,聚在一起讨论着起火之事,甚至有些人打算不睡觉,就守到天亮。

    方尘离开院子,方尘一路穿巷潜行,避人视线,悄然来到李家侧门外,默立片刻,才抬手敲门。

    “谁呀?这么晚了。”

    ‘吱呀’

    一个家仆打扮的人拉开门,打量他两眼,气恼道:“去去去,哪来的小鳖崽子,不好好睡觉,跑来这里玩闹。”说着就要关上门。

    方尘上前一步,用手按住门,任那家仆如何用力都关不动半寸。

    家仆一看不对,立马放开门,从门后抓出一根长棍,警惕盯着他道:“你要干什么,告诉你,这可是李家,想闹事后果可要掂量。”

    方尘淡淡一笑,道:“我知道是李家,劳烦通报一声,就说威海帮帮主方尘求见李老爷。”

    家仆刚要再说,忽然想到什么,疑惑的再次打量他几眼,道:“威海帮方尘?那你等着,我去给你问问。”说着就跑了。

    方尘目光闪烁了几下,仆人的反应,让他心里更加有底了。

    很快,仆人就跑了回来,说李老爷已同意见他,便引着他进了李家。

    方尘没再多想,一路跟着,随意打量起李家府院。

    李家占地很大,只他一家就占了全镇两成土地,整个镇北都是李家的,所以望海镇是没有北门的。

    府内亭台楼阁,花圃园林,假山鱼池应有尽有,比前世的江南园林都不差。和李家比起来,他那威海帮总堂就是个乡下小院子。

    仆人一路引着他来到前厅,就见一位六七十岁老者,坐在主位含笑望着他。

    方尘脸色一整,大步上前,极为恭敬的大礼拜道:“小子方尘,见过里正老爷。”

    李植笑容一顿,很快温和道:“方帮主客气了,似方帮主这等年纪,却掌控一方势力,真是后生可畏啊!”

    方尘脑中一转,不知他话中的意思,不由脸色一垮,一副满肚子苦水的模样,道:“好叫里正老爷知道,小子本以为威海帮诺大威名,在镇上也是了不得的势力,被那黄威连哄带骗稀里糊涂就做了这帮主。谁知做了帮主才知上了大当,帮里要钱没钱,要粮没粮,还欠了蔡家几百两银子,若还不上连帮里那点田地都要抵给人家,到时吃饭都成问题,这才明白这破帮主要那么好当,黄威也不至于轻易让位了,现在是上船容易下船难啊!”

    他那模样配上稚嫩的面容,仿佛还真像被诱拐的未成年孩子,李植这老狐狸都被逗得哈哈大笑。

    “方小子,我托些大,便和你说上两句。吃一亏长一智,天上不会掉肉饼,以后白送上门的便宜一定要看清楚喽。”

    “李老爷说的是!”方尘连连点头,趁机拉近了称呼,随后又苦恼道:“小子现在是明白了,但上船容易下船难,只能硬撑着,千熬万熬,眼看就要熬到收粮了,稍稍能还上些债务,日子还能宽松一些,谁知……”

    说到这,又变得咬牙切齿,满脸怒火道:“谁知即将收获的粮食都被一把火烧了,而且东不烧,西不烧,偏偏就烧了我威海帮的地,天下间哪有这么巧的事?所以小子觉得一定是蔡家故意纵火,只要烧了威海帮的粮,就还不上债,到时就能把我们的地全部拿走。”

    方尘仿佛心中藏不住话一样,一口气全说了出来,而后又大礼拜下,道:“小子听闻李老爷乃是十里八乡有名大善人,最是公平公正的里正老爷,是以,才斗胆深夜打扰,请求李老爷主持公道!”

    “呵呵,都是乡亲抬爱,老夫愧不敢当啊!”李植露出一抹笑容,他自觉在本地名望还是养得不错,而后更为温和的说道:“方小子,那你想如何处理啊?”

    “我想打死他!”方尘脱口而出,随后似乎发现说错话了,脑袋一缩,讪笑道:“全凭李老爷做主,小方不敢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