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异世大少林 > 第五十章 蔡讽
    与此同时,蔡家后院书房内

    蔡家家主蔡讽正在听着管家汇报,但神态已经没了往日的沉稳和黑老大的霸气,变得脸色苍白,眼皮还会不时跳动。

    待管家说完,他才强作淡然的说道:“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家主!”管家点头哈腰的谄笑道,便恭恭敬敬退了下去。

    待管家退出去关上门,蔡讽顿时无力的靠在椅子上,脸色露出几分惨然。

    李家终于要动手了么?他们还真是敢啊!

    “呵呵,觉得望海镇信息闭塞就能肆无忌惮?”蔡讽低声呢喃道,这种拙劣的手段一眼就能看破,被烧的正是那威海帮的地,而威海帮和蔡家恩怨镇上很多人都知道,估计他们也会认为是蔡家所烧,为的就是谋取那些田地。

    实际他蔡家根本没动手,那是谁做的就不言而喻了。

    “忍了那么久,难道就不怕二叔的报复了?”蔡讽恨声道。

    李家表面看似和善,实则心狠手辣,尤其触及其利益时,立刻狠下杀手,丝毫都不会犹豫。

    当年二叔突破后天境,正值壮年,意气风发。而那李家表面看似就一个后天中境,还是个气血衰败的老不死。

    二叔便想为蔡家谋取更大利益,重新划分盐田,利益冲突,两家自然而然斗了起来。

    望海镇这边看似风平浪静,却在盐田那边血拼多场,蔡家仗着乡兵护卫众多节节获胜。李家依仗的庞大数量庄户,由于需侍弄田地,都在望海镇这边,那边只有少量护卫,一时反落下风。

    二叔和李家老不死交手数次,趁着壮年,气血雄厚,虽落下风,却能全身而退,丝毫不惧。

    反倒是那老不死,每交手一次,气血就衰败几分,寿命也会减少几分,根本耗不起。

    如此数次争斗,抢下好大一块盐田,蔡家收益大大增加。眼看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似乎用不了多久,就能彻底把李家压下,夺取更多盐田,甚至成为镇上新的霸主。

    这时,李家忽然以动用庄户在镇上开战,鱼死网破为名,邀请蔡家谈判。

    蔡家当时也担心两败俱伤便同意了,由上任家主,也就蔡讽的亲爹和二叔亲自前往。

    席间李家突然出手,此时蔡家才终于明白,李家藏得最深的不是那老不死,而是不起眼的管家!

    同样是后天中期,却正值颠峰!

    他爹和二叔虽有防备,却根本想不到是李善,一下措手不及。二叔被当场重创,他爹拼死阻拦才得以逃走,一路逃到海边,入海遁走,才脱离李家追杀。

    蔡家家主是死了,但蔡谔这后天境却逃掉了,李家顿时坐蜡了。不敢顺势灭了蔡家,尤其事后不久,蔡谔又在盐田露了一面,李家就更不敢轻动,蔡家才得以苟活至今。

    “李烁?”蔡讽忽然念出一个名字,露出几分释然。

    以前李家只有两个后天境,其中一个还气血衰败,无法顾全两边。现今为了盐田,老东西竟舍得让儿子修练后天法,想来正因如此才觉得没了顾及。

    要知道后天法可不是那么好练的,所谓炼精化气,内力并非凭空而来,消耗的可是精元气血,平时维系内力存在,同样需炼化一定精气。

    虽说内力亦有一定滋养身体功效,可大多数功法滋养产生的气血,往往跟不上炼化内力的消耗,而能够养生长寿的都是顶尖功法,基本都是名门大派之中。

    寻常后天功法修练后,年轻力壮时还好,但年纪一大,滋生气血就更比不上消耗,难免会气血衰败早早而亡。

    所以,像望海镇这种争斗较少的小渔村,大户家主为了活得更久,往往都会停留在神力境顶峰,非必要不会修练后天法。

    就如李植一样,上代家主还在,后有李善崛起坐镇,做为当代家主,李植几十年来就没出过一次手,自然用不着修练后天法。

    他蔡讽倒是想修,家中也有后天法,可却不敢。以李家的狠辣,他毫不怀疑自己修成之时,同样就是身死之时。

    就算侥幸如二叔一样能逃掉,但蔡家也完了,李家绝不会再留着蔡家继续培养后天高手。

    “好好,那就看你李家,能不能把我一口吃下!”明白了境况,蔡讽脸色一狠,又恢复了几分黑老大的霸气。

    至于那威海帮,屎一样的东西,他根本没放在眼里,要不是李家早灭掉了。就算换了个帮主,他同样没放心上,小鳖崽子一个,胆子虽然不小,敢和牛刚等人去阻贼。

    可那又如何?在海边教训了他手下,还不是屁都不敢放一个?

    蔡讽和李植对威海帮的态度是完全不同的,李植虽也看不起威海帮,但需要威海帮来怼蔡家,而为维持霸主地位,也对新生势力十分敏感,才会特意派出李善这等高手去观察,才能发现方尘的情况。

    蔡家却不同,威海帮长期以来一直被踩在脚下,几乎不能翻身,自然会有种习惯性轻视。而蔡家也没有第二个后天境高手,就连神力境包括蔡讽在内也只有三个,其中一个还在盐田那边。

    是以,蔡家虽也去打探了一下,却只派了普通护卫,随意打听了些情况,能发现什么?

    而方尘除了那次阻贼,在外面就没出过手,知道的牛刚,张家兄弟也不会刻意去告诉蔡家。

    所以蔡家对方尘的印象,就是年轻气盛,冲动有血性,仅此而以,并不放心上。

    此次威海帮被推出来,蔡讽也只认为在利用威海帮和蔡家的恩怨,毕竟他好歹是本乡保正,李家要动手也需个光明正大的借口。

    烧粮毁田是重罪,必然要有人顶罪,趁着望海镇信息闭塞,把罪责扣到蔡家头上,事后凭借着李家官场人脉,轻易就能遮掩过去。

    这也是他为什么能确定李家要动手,粮田可不是烧着玩的,若不尽快动手定为铁案,一但朝庭来人调查,他李家第一个要被问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