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异世大少林 > 第七十九章 上贡
    收粮是件大事,方府家仆都是租户出身,雇佣关系,并非卖身入府。所以,方尘只能停下府中改建,放他们回去收粮,而就是派中人员,家里有地的,他也深明大义一概放回帮忙。

    人员走掉大半,诺大方府顿时冷清了许多。

    不过,喜儿眼力不错,很快和小玉儿混熟了,一帮小丫头经常在府中乱窜,发出‘咯咯咯’的欢快笑声,给府中增添了几分乐趣。

    对此,方尘是放纵的,觉得女孩子还是活泼点的好,文文静静的大家闺秀,别人家做就好了,自家妹子就算了。

    相比之下,于山,石柱,侯喜三个男孩子就可怜多了。他虽没有过孩子,却很信奉一句话,男孩穷养,女孩富养。

    穷养是舍不得穷养的,他只能扮演严父的角色,严加管教。让蔡安抽空教习他们习文断字,要求他们必须把府中书籍看完,增涨阅历。

    武学方面也不得放松,每日都亲自督促,半点不许松懈。

    就和前世那些对子女寄以厚望,不断帮孩子报学习班的父母心态是一样的。

    好在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三个小家伙都是能吃苦的人,再加上跟着方尘经历了不少事,知道大哥是为他们好,是以,就连性子最软的侯喜都没叫过累。

    收粮一直持续了大半个月才逐渐结束,劳力回流,方府又开始了轰轰烈烈大改建。

    方尘打定主意,一定要先把养殖场和菜园子弄好,牲口不足就空着,待能到县里时再买来补充。

    不过,还是做了一些小改变,养猪场不变还是两个,养鸡场却缩减成了一个。最后一个场子,他仔细思索后,决定用来放养牛、马。

    牛还好说,主要是马,马可是这时代的重要交通工具,蔡家留下有两匹良马,三匹劣马。两匹良马一直放在马棚里,长期缺乏活动,要是废掉就太可惜了。

    “家主,家主!”

    这日,方尘正在指点三个小家伙练功,蔡安忽然匆匆跑来。

    “老管家,什么事那么急,你小心点儿,别摔着了。”看他老胳膊老腿的,又没练过武功,还真有些担心。

    蔡安狠狠喘了口气,道:“多谢家主关心,老奴不得不急啊,刚才李家派人来通知,让把东西准备好,飞鲨寨的人明日就到了。”

    方尘脸色微变,没有说话,带着蔡安走了出去,有些事他不想让小家伙知道,就让他们无忧无虑过完童年。

    上贡,确实是件缓不得的大事,迟了,慢了,飞鲨寨是要杀人的。

    他已经了解过了,每次都是收粮后不久,先派人来通知准备好上贡钱粮,第二日便有大队人马前来押运。

    贡粮一年两次,贡银一年一次,就是秋收后要,三家大户,每家一千两。

    一千两并不是个小数目,望海镇交得轻松,那是有盐田存在,换了没有盐田的镇子大户,那真就是喝血吸髓。

    只要想想威海帮现在一年的收入,就可知那些大户过的是什么日子了。

    方尘有蔡家留下底蕴,和李家又在‘蜜月期’,倒还不用担心,但他还是想亲眼看看,飞鲨寨到底是如何强横。

    这世身体的父母之仇,总归是个因果。

    哪怕他再不想当和尚,不知这世界是不是有神仙地府,但少林终归是佛门,因果问题由不得他轻视。

    来到一处楼阁走廊,方尘向蔡安细细询问上贡的细节,包括一般来人是谁,性格如何等,一丝一毫都不放过,争取做到没有一点疏漏。

    此时此刻,威海帮真的错不起。

    问明了情况,才让蔡安下去亲自准备,此事他有经验想来不会出问题。

    回到后院,方尘又换上了笑脸,若无其事的继续指点小家伙武艺。

    第二天一早,方尘仔细检查了一遍上贡钱粮,确定没有问题后,便带着一众家仆,帮众,甚至还雇了不少租户,推着上百辆大车出了镇口。

    蔡家有一千二百亩地,原威海帮也有一百二十亩,一亩出产五百斤,两成的贡粮可就是上千石粮食。

    李家更多,浩浩荡荡数百辆装满粮食的大车停在镇外,再加上王家粮队,方尘稍稍一算,望海镇田地约在万亩左右,上贡的粮食岂不高达八千多石!

    这还只是一个镇子,青苍山周围虽是地广人稀,但七、八个镇子还是有的,一次收到的粮食岂不是有好几万石?

    方尘倒吸了口凉气,数量太惊人了,随即又冒出个念头,飞鲨寨就百多人,要那么多粮食干么,吃得完么?

    每年超过十万石的粮食,总不能堆在寨里发霉吧?难道是转手卖掉?

    他总感到有些不对劲,但又没有头绪,只隐隐觉得飞鲨寨的水似乎有点深。

    “方小子来了?”

    很快,李植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他收拢思绪,抬起头露出一抹笑容,道:“李老爷子好,小子初遇此事,心里一直没底,还望老爷子能提点一二。”

    “呵呵呵!”李植抚须笑了起来,打量他车队几眼,道:“有蔡安在,他自会安排好一切,老夫没什么好提点的。不过,有一点尚需注意……”

    方尘肃然,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李植很满意他的态度,没再卖关子,道:“一般来收贡粮的,不是二当家,就是三当家。若是三当家还好说,性子较为平和,只要不出岔子,向来不会刻意为难。但那二当家性子暴虐,为人嗜杀,动辄就要人性命。老夫知你年少,有些气血方刚,才刻意叮嘱一句,若真有什么事,万万不可冲动,有大当家定下的规矩,他亦不敢太过份,事后,多给他们家人些补偿就是。”

    方尘眼皮一跳,补偿?死后补偿么?心底一股怒火陡然升起,微低的眼帘凶戾一闪而逝。

    而后抬起头平静道:“李老爷子放心,小子知道事情轻重,万不会乱来。”

    “呵呵,那老夫就放心了。”李植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