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异世大少林 > 第九十章 李家失算
    方府又杀猪宰鸡分肉了!

    小渔镇面积不大,稍大点动静,很快全镇就知道了。

    况且分肉的动静真不算小,数百人在方府一侧小门外排起长龙,一个个脸上喜气洋洋的像过年一样,外人想不知道都难。

    离开时个个提着东西眉开眼笑,嘴巴都快咧到耳根了。

    “哟,老王啊,您老这是去哪啊?”一男子提着肉正盘算着回去怎么吃的好,忽然看到一人,顿时眼睛一亮快步走过去。

    老王脚步一顿,眼神不自觉瞥向男子手上的肉,咽了咽口水,干笑道:“我,我就出来转转,方府这是又分肉了?”

    男子刻意把肉拧到他眼前晃了晃,叹了口气道:“是啊,今年都三回了,又是足足一斤啊,回去都不知怎么吃。那小气的婆娘一次还就割二两,得吃四五天哪,愁死我了。”

    老王皱巴巴的脸皮猛抽,你特么说这话时,那得意劲能不能收一下,这样很容易被人打死的。

    男子又继续道:“说起来这猪才是大爷,四五个人轮流侍候,喂食,铲屎,洗澡,搓背,咱做人都没那么舒坦,一年到头才吃它几斤肉,真不容易啊!”

    老王缩在袖里的拳头紧了又紧,几斤还不容易,老子当年阔的时候,一年都吃不上几斤,你特么一个铲屎的还嫌少。

    “哎?老王啊,你好歹是富户,平时没少吃肉吧?要不来教教这肉该咋整,我那蠢婆娘就会红烧,水煮油气得很,害我一顿都吃不下几两。”

    我教你个憋蛋,去屎吧你,老王一甩袖扭头就走,太特么气人了。还有家主也是,怎么就不学着点养些猪呢,难道是体型相似,不忍同类相残?

    “哎,老王别走啊,老王,老王……”男子不停在身后吆喝,看着老王越走越快直到身影消失,才得意的‘呸’了一口。

    以前仗着有钱有粮经常‘照顾’我婆娘,气不死你!现在老子跟着方家,日子比你更好过,还富户?我呸!以后有你好瞧的。

    气走老王,男子志得意满回到家,刚进门,一个风韵犹存的女人就扑了上来……抢走手里的肉。

    “哎呀,又是一斤呢,方府真是太仁义了!死鬼,好好给方府做事,要像那三个蠢货一样被赶出府,以后就别想上老娘的床。”女人喜滋滋提着肉看了又看,而后扭头瞪了男人一眼。

    男人连连点头,如此仁义的大户这辈子就没见过,不用女人说他也会卖力做好,这辈子就卖给方家了。不过,女人最后的话让他产生了一点迟疑,要是被赶出来似乎可以考虑,只是就再吃不到肉了,有点纠结啊……

    女人提着肉进了厨房,没一会声音又飘了出来,“死鬼,我先把肉弄好,好好吃一顿,看在你替方府做事那么劳累的份上,晚上一定好好奖励你。”

    男人两腿一哆嗦,露出悲愤之色,不劳累,真的一点不劳累,用不着奖励的!

    男人来到窗边,萧瑟的望着天空,瘦弱的身躯显得格外凄凉。

    ………………

    在方府杀猪庆贺之时

    李家后院密室蓦然开打,李植缓缓从里面踱了出来,此时面容气质与一年前完全不同,神色阴冷,气息狂躁,就像受伤的毒蛇,随时会择人而噬。

    “老爷!”李善早已候立在旁,脸上露出几分担忧之色。

    李植气息起伏一阵,很快收敛起来,神色恢复平常模样,淡淡道:“可有消息?”

    李善犹豫道:“县里能动的力量都动了,交好的几家也派出了人手,可仍找不到蔡谔藏身之处。唯一能确定的,就是除蔡谔和镇上那几个女人外,蔡家在外之人都已清理干净了。”

    李植气息猛然爆发,气势赫然已入后天之境,随即,他深吸了口气,把失控的气势重新收敛起来。

    “找,钱不够就拿,人不够就加,定要把蔡谔找出来碎尸万段!”

    李善眼底闪过一抹苦笑,表面却恭敬道:“是,老爷!”

    当初老爷诛灭蔡家的算计全都落空了,蔡谔真的太能隐忍,即不出面挽救蔡家,事后也没来报复。足足潜藏了一年,直到防范稍稍松懈才出手,而目标也非方尘那小子,而是镇守盐田的大少爷。

    有心算无心,大少爷一时不查,当场被暗算身死。

    之后,老爷就彻底变了个人,一心要找蔡谔报仇。为此不惜动用家族底蕴和所有的人脉关系,可惜,后天高手不是那么好杀的,人是找到几次可都被逃掉了,只解决了蔡家躲藏在外的子弟。

    而后,蔡谔越来越难找,没了后辈拖累,要找一个飘乎不定的后天高手真如大海捞针。

    老爷脾气也越来越暴躁,如此下去,李家也不知会变得如何?

    为此,老爷不惜修练了后天法,亲自出去找了几回。

    后天法岂是那么好修的?不入先天气血损耗难抵滋生,就如老太爷,不过八十岁出头,就需坐关来勉强维系生机,还要大补之物支撑。

    先前为拨掉蔡家,大少爷不得不修练后天法坐镇盐场,可惜……。

    李善能理解家主心情,大少爷被寄以厚望,未来执掌李家,现在却这么没了,老爷暴怒也是理所当然。

    何况出事的还是盐场,闹得人心惶惶,好多护卫都想要回来,蔡谔要多闹几次,盐场怕就无人敢再留下了。盐场可是李家根基,一但失去,必然元气大伤,由不得老爷不急。

    李善心底叹了口气,就准备离开。

    这时,又听李植声音传来,“近几日,就派人把煜儿接回来吧!”

    李善脚下一顿,应了一声,心里更是苦笑。

    李煜是家中二少爷,和其它少爷小姐一样,从小就被送到县城安置,由奶娘和一些仆人照看长大,十三岁拜入灵蛇门习武,现在二十有八才是神力境中期,天资算不得好。

    不过,对于李家来说,这点不是问题,家主一辈子都难得出手。如今老爷又修了后天法,二少爷若是继承家主之位,根本不用再修,一辈子停留在神力境都行。

    问题在于,二少爷从小在县城长大,见惯了县城花花世界,有些心高气傲,不太看得上家里的乡下小地方。

    而那灵蛇门在县里又是一方强势势力,门内弟子除了县衙和三大家族,遇到谁都高人一等。

    若把二少爷接回来,会闹出什么乱子真不好说。

    可大少爷身亡,李家总要有人继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