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异世大少林 > 第一百零三章 王家算盘
    方兴一队,做为水军预备人员,方尘刻意传授了俗家武学‘泅水术’的修练。

    泅水术,又名水底潜行术,乃是达摩闭息功的简化版,能在一定时间转为内呼吸,以鼻换水,水底潜行。

    修练了泅水术,方兴一队水性都有了巨大提升,最少都能在水底潜行十多分钟。

    得益于水性提高,海货得以源源不断供应,现已成为帮中最重要的滋补药膳来源。

    “五十斤?”方兴脸色一苦,他知道帮主肯定没算那些能吃的海草,而是鲍鱼海参那些大补之物,“帮主,海里的海货虽然不少,可也不是扎堆等着人去捡,现在的三十斤份额就要花费很大功夫。”

    “不行也得行!”方尘淡淡道:“本帮将要面临一场生死存亡之战,需尽快把帮中人员实力提升起来,近海少就扩大范围,人员少就去招。现下租户对本帮已没多少抵触,你去招些懂水性的青壮,先传泅水术,把任务完成,其它功法以后慢慢再传。此事做好了,就正式提你为堂主,统辖三队人马。”

    方兴又惊又喜,惊的是帮主透露的生死存亡大战,但帮主没具体细说,他也不好多问,只能记在心上,回去便勤加苦修。喜的是帮主亲口承诺提他为堂主,升官谁都喜欢,威海帮的潜力谁都看得出来,帮主传武,实力蒸蒸日上,加以时日必然会有更大发展,帮中堂主必然是极为尊贵的高层人员。

    “诺,属下保证不负帮主所托!”方兴一咬牙应了下来,任务虽有些难,但于公于私他都无法拒绝。

    “你下去准备吧,记着,大战之事绝对不能透露出去。”

    “诺!”

    方兴离开后,方尘又思索起来,看看还有什么疏漏。

    对飞鲨寨动手绝对不是小事,怎么谨慎都不为过,在县里买房,便是打算开战前把于山几个小家伙先送出去。

    镇上的人员,产业虽然重要,可到了关键时候,他可以毫不犹豫的舍掉。唯一记挂的就只有几个小家伙。只要他们离开了,到时就算失败,方尘也能从容离开。

    当然,若能干掉飞鲨寨,那自然是最好结果。

    思索良久,暂时想不到问题,他便回了后院,叮嘱于山几人一些事,就开始了苦修。

    根据系统给出的信息,后续武学,需要后天大成才会开放,如今他只是后天中期,仍需继续积累。

    易筋经进入修练,滚滚气血便开始奔腾起来,丝丝缕缕的内气,被从血脉中抽出,导入经脉,随功法搬运周天,转化为武者内力。

    此时底蕴深厚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后天境,在道家中又称为‘炼精化气’。这个境界天地二桥未开,无法接引天地灵气,只凭呼吸吐纳的灵气,远远不足供应修练,更多是要炼化体内精气转为内力。

    炼化精气自然是要极大损耗气血,一个武者气血的多少,直接关系到其一天能炼化的内力有多少,超过这个界限就会损伤根基。

    所以一般有长辈教导的,都会要求后辈修练到神力境顶峰,积累足够的底蕴再突破的后天境,如此就能达到最大化的内力增涨。若是修练不到神力顶峰,或急功近利提前突破,气血不足,炼化的内力自然就要少上一大截。

    体魄不够强大,内力积累缓慢,对于后续突破更高境界,也会有着极大影响。这类武者,若无天大机缘,往往都是同境界中实力垫底的存在,而且一辈子与先天无缘。

    而方尘呢?少林足足九门基础武学打下的根基,肉身已达‘髓如霜,血如浆’的境界,气血如铅汞,力量三千斤,底蕴可谓浑厚得可怕。更兼‘童子功’圆满,精气如潮,堪比灵丹妙药。

    所以内力炼化量,比之寻常的武学天才,足足快了四、五倍都不止。哪怕是什么天骄,妖孽来了,都只有跟在他后面吃屁的份。

    此外他百脉俱通,经脉韧性极强,用不着像别人那样小心翼翼,慢慢打通经脉,生怕急躁一些就会把经脉撑破。

    若非奇经八脉有些地方较为纤细,不像十二正经那么宽阔顺畅,他完全能在一个月内全部打通,跨入后天大成。

    饶是如此,方尘也有把握五个月内突破。

    ………………

    王家

    “爹,要不要告之大哥那边,让他想办法拉些援手?”刚回府,王金山就有些不安说道。

    王满堂淡淡瞥了他一眼,道:“拉谁?把那位长老拉来么?”

    王金山脑袋一缩,讪笑道:“长老就算了,能请些后天境弟子也不错啊,多几个高手胜算总要大些。”

    “嗤,你以为请人来不要钱么?你大哥还没那么大面子,让人家免费帮忙。”王满堂嗤笑道,“咱们生意人要懂得精打细算,人员不是越多越好,够用就行了。”

    说到这,他露出一抹肉疼之色,道:“此次剿贼,要请动先天强者,就得黄金万两,七家分摊下来,也得将近一万五千两银子,那可是足足好几年的收益。”

    事实,要不是飞鲨寨狮子大开口,直接要一半盐利,说不定他就忍了。

    王金山呆呆看着自家的抠门老爹,张了张嘴,愣是不知说什么。都到生死存亡了,还想着省钱,这样精打细算真的好么?

    “对了!”王满堂忽然想到什么,一拍大腿,道:“这段时间你悄悄把财物转移到县城,房契,地契也别忘了,万一失败,咱们就到城里躲一段时间。”

    王金山很想说,您老即然想过会失败,那为什么不花钱多请些高手,提高剿贼成率?

    王满堂眼中忽然闪过一抹狡诈,道:“记得,此事别公开参和进来,就让李家顶在前面,围剿贼寨之时你也不要露面,让王富铜带人去。事成,我王家出人出钱,好处自然有一份。事败,我王家直系无人参与,完全可推到李家头上,风头过后,照样能回来做个望海大户。飞鲨寨再怎么残暴,总需要有人给他们种田贩盐不是?”

    “爹,您……”王金山吃惊的望着自家老爹,没想到他想得那么深。

    “呵呵,你还嫩着呢,我王家不比李家,根基浅薄,万事都要多想条路。”王满堂又恢复了笑呵呵的模样,意味深长的指点着自家小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