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异世大少林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练练手
    待到方尘停手,两人看着已成了猪头的余二少,脸皮不觉抽了几下,一人小心说道:“方家主,事到如今,你待要如何?”

    方尘伸手在余二少身上衣服擦了擦,轻笑道:“这就对了,大家心平气和谈谈多好,为何要降低自己素质呢?”

    两人脸皮又是一阵抽动,你特么倒是够心平气和的,但下手一点都不平和,两人不敢答话,等着对方下文。

    方尘想了想道:“这样吧,别说本家主不给你们机会,只要你二人能打赢我那三位弟弟,我就把余少爷给放了,如何?”说着向于山他们示意了一下。

    两人不觉看向三个少年,年纪看起来稍小一些,但气息浑厚,稳稳都是神力境修为。其中一人气息稍弱一些,可另外两人却丝毫不弱于他二人。

    二打三?两人暗骂,这家子吃什么长大的,这么小就有神力境,可他们有得选择么?两人深吸了口气,道:“方家主此言当真?”

    “方某人向来言出而信,在场双方近百人皆可为证!”方尘点点头肯定道。

    “好!希望方家主能信守承诺。”这方世界还是很重信义的,在场这么多人,若对方失信传出去,名声必会大受影响。

    方尘转头露出一抹柔和笑意,道:“山子,柱子,喜子,去练练手,修练了那么久,总要实战检验一下。”对几个小家伙他也是操碎了心,这种时候还不忘寻机给他们磨砺。

    铁拳帮两人脸色一黑,特么的,原来是拿他们给小屁孩练手!瞥向余二少的目光更是怨念深重,要不是这蠢货,事情又何以至此?大队人马一拥而上,早把对方解决了。

    不过,两人相视一眼,这或许是个机会,与人交手不是光有实力就行,经验也很重要。

    那位方家主老沉狠辣,实力也看不透,很大可能已经突破了后天境,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但三个小屁孩一看就是雏,若趁机擒下一两人,事情便有了转机。

    “是,大哥!”于山,石柱两人大喜,本还以为擒住敌首打不起来了,没想到大哥还给了他们出手的机会。侯喜一看对方才两人,胆气也壮了几分,目光有些闪烁。

    事实证明,男人都是有暴力因子的,尤其是那种持强凌弱,以多欺少的时候……

    双方走上前,铁拳帮两人一抱拳,正想按江湖规矩说两句场面话。但三个小家伙哪懂什么江湖规矩,‘哇哦’一声举着铁棍就冲了上去。

    两根铁棍蓄足了力气,向着两人当头砸下,把两人吓了一跳,差点没骂出来。两人一人使刀,一人用掌,厮杀经验丰富,虽是仓促出手,可还是勉力卸掉了棍劲。

    然没等他们松口气,又是一条铁棍如蛟龙出海,从斜下方向一人小腹捅来。那人脸色一变,情急间腰部一拧,堪堪擦着衣物避开铁棍,没等站稳,背后恶风又至……

    方尘看得面带笑意,连连点头,就像看到运动会上,自家孩子跑在最前面一样,心里即开心又骄傲。

    三个小家伙虽然没有厮杀经验,可不代表没交战经验,平时他可没少陪他们切磋,给他们喂招,要论交手经验可不缺,唯一差就是生死搏杀那股狠劲,和危急间的应变能力。

    毕竟死生搏杀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什么以伤换伤,以命换命并不足为奇。

    铁拳帮两人本还想擒下一两人,交换二少爷,谁想一招失了先机,后续攻击便是连绵不绝,让他们手忙脚乱,一时间只能勉力招架。

    更让他们吐血的是,三个小屁孩似是还有一套合击阵法,攻守有度,腾挪换位,分割合击,让他们几乎没有还手余地。

    每当他们看到破绽想要攻击,旁边立马有根棍子伸出挡下,或是背后恶风袭来直击要害,让他们不得不收手,当真是憋屈得不行。

    三个小家伙开始还有些紧张,招式略微僵硬,十数招后就放开了,就连侯喜也打得兴起‘哼哼哈哈’叫个不停。

    一套小夜叉棍法施展起来愈加顺畅,小三才阵配合也越来越默契。

    随着三个小家伙进入状态,铁拳帮两人压力更大。本来人数就劣势,还有两人实力不下于他们,招式又是刚刚刚……让他们很多经验技巧都用不出来,最烦的是还有个小王八蛋,一直绕着他们戳戳戳……真特么想掐死他。

    又过二十余招,于山,侯喜合力迫开一人,而后突然回身,与石柱猛然向另一人砸去。三条铁棍,三个方向,完全封死了那人躲避的空间。

    那人脸色狂变,奋力架住两条铁棍,可还是被第三条狠狠扫中腿部,‘碰’的一下翻倒在地。

    那人咬着牙就地一滚,逃出合围就想站起来,但被扫中的左腿一软,差点又跪了下去。

    “梁保助我!”他情急下大吼一声,扭头便想向同伴奔去,谁想看到的情景却是神色一僵,瞬间呆滞在原地。

    那位被迫开的使刀之人,见他被打伤,竟是直接跑了……

    梁保听到喊声,头也不回道:“马兄弟,你先撑着,我这就回县城通知帮主来救援。”心里却道,开什么玩笑,两人完好就难招架了,你还伤了腿实力大打折扣,再打下去不死定了?

    而且二少爷被擒断臂,回去也讨不了好,还不如逃离扶余,去别的方讨生活,以自己神力境修为,到哪都能过得滋润。

    然则他还没跑出多远,就感身后一股飓风呼啸袭来,连躲避都来不及,便狠狠砸翻在地。

    ‘噗!’

    梁保猛然喷出口老血,五脏六腑一片火辣,气力也被震得涣散难续。

    没等他缓过来,就听到背后传来一阵痛苦的呻吟,声音极为熟悉,他努力扭头一看,顿时手脚一片冰凉,整个人都不好了。

    “二,二少爷?”

    他才刚想逃跑,就被自家主子砸翻压着,不免有种被捉奸在床的心虚,一时都不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