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异世大少林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可死心了?
    薛宏昌的心一下沉入谷底,但他还是不甘道:“方家主,都在县城讨饭吃,何必走到如此境地?此事我承认,是我灵蛇门有错在先,大不了我立刻让人回去归还登云阁,另外,再赠予两间灵蛇门铺子做为赔罪。”

    他话一出,旁边的灵蛇门弟子都是难以置信的看着他,这还是他们那位向来自傲的大师伯么?对方仅是区区一人,竟然就要服软赔罪?

    众弟子刚才见到只有一人,还以为是个来找死的沙雕,现在才终于正视起来。

    来人年纪不大,只十六、七岁模样,听大师伯所言,这人就是传说中的方家之主,也是取代铁拳帮那位。这世界信息流通不便,是以他们大多人对方尘都印象不深,唯一的认知,就是实力还行,击败了余元和铁拳帮,但却是个胆小如鼠的怂货,被他们灵蛇门吓得门都不敢出,连宝安街最大酒楼被抢了,也不敢放个屁。

    此时他们才发现,似乎没那么简单,否则也不可能让大师伯忌惮成这样。

    “你看我长得像傻逼么?”方尘怪异的上下打量他两眼,道:“让人回去是把你那位师弟找来,还是拖时间,等你回来再聚集高手弄死我?”

    薛宏昌脸色愈发阴沉,这小子能崛起那么快,果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知道今天怕是难以善了了,声音也冷了下来,“方尘,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以为今日就吃定我了?”

    方尘轻笑道:“还是不见的好,死了的敌人才是好敌人。”说完,抬起手‘啪啪’拍了两下。

    随着掌声落下,数十道人影陡然从两边跃出,瞬息就把灵蛇门的人全部围了起来,连商贾身边那些弟子也没放过。

    薛宏昌脸色狂变,蓦然转身扫向这些突然出现的人影,发现这些人中,竟有一些人根本看不透修为,浑身顿时一片冰凉。

    原本看着只有方尘一人,他还有一定把握逃回城里,与师弟汇合,可现今怕是很难全身而退了。

    他心念急转,忽然想到什么,暴喝一声,“方尘!你竟敢勾结匪类劫掠地方,就不怕朝庭问罪么!”他早就调查过方家情况,根本没那么多高手,又在这种地方伏击,不是匪类是什么?

    “什么?方尘?拦路之人竟然是方尘?”稍后方的商贾听到喝声,一下愣住了。

    这段时间他们对方尘之名实在太熟了,什么胆小如鼠,兔儿爷,缩头乌龟等等,简直就是县城的最大笑话,甚至他们一些人都还在私下嘲笑过。

    怎会是他?怎可能是他?他不是灵蛇门吓得门都不敢出么?怎会有胆子跑来截杀灵蛇门护送的商队?

    很快又想到他‘勾结匪类’的话,所有人顿时惊惧起来,小心打量那些冒出来的人,发现一个个神色冰冷,果然没一个是善茬。

    难不成方尘真的勾结匪类来报复?那会不会真要抢光他们,会不会杀人灭口啊?到想此,一些胆小之人忽然有种尿意涌来。

    薛宏昌眼底闪过一丝得色,商贾都听到了,只要你敢动手,他们事后肯定宣扬出去,勾结匪类可是大罪,看你还怎么在县城立足?有本事就把所有人都杀光灭口,但若是如此,他们家人久候不归,必然会报官,十多户商贾影响可不小,到时照样逃不过朝庭追查。

    方尘还未开口,旁边一个声音就飘了过来,“哟?我铁山刘家什么时候就成匪类了?何时定的罪?我刘褚雄怎么不知道?看来改日定要找县尊大人问个清楚!”

    薛宏昌一惊,急扭头望去,就见一身型魁梧,面容刚毅的男子冷笑着望着他。

    铁山刘家?刘褚雄?怎么可能?他虽没见过其人,却也深明刘家和他的名头,铁山镇掌控着铁矿资源的两大士族之一。

    两家掌管着铁矿开采,除七成上交朝庭之外,手上还握着三成矿石分配权,是众多势力想要交好的对象。

    毕竟习武,厮杀都离不开兵器,而兵器又是从矿石锻造,谁不想多拿一点?就算自己用不完,锻造成兵器卖出去,也是巨大的利益。

    更重要的是,刘家人脉极广,他们能常年坐拥矿场,据说,就是在郡城里有着极深的关系。

    “不错,我铁山钟家也要找县尊大人问清楚。”这时又一个声音飘来。

    铁山钟家?薛宏昌一阵目眩,艰难望去,就见是一位面容儒雅,气度不凡的男子。

    “嘿嘿,我永平崔家就不问了,有证据,就让官府上门拿我好了。”崔承武戏谑道,这种小把戏都是他们士族玩剩下的东西。

    李善低调出声,“老夫望海李家!”

    至于王,高,许三家则没有出声,他们即非士族,也非后天境,自然没有插嘴的资格。

    但饶是如此,也让薛宏昌差点吐血,四大士族一同出手,直接把他的小心思轰碎。有四家出面,这些商贾还敢宣扬么?别说有没有人信,就是真把他们杀光劫光,官府估计也会轻飘飘揭过。

    毕竟士族才是与官员一个圈子的上流阶层。

    看着薛宏昌惨白的脸色,方尘讥笑一声,道:“薛大镖头,可死心了?那就安安心心去吧!你放心,稍后你师父,师弟和灵蛇一门,我都会送下去陪你,不会寂寞的。毕竟一家人,哦不对,是一个门派,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

    “你要灭我灵蛇门?”薛宏昌蓦然抬起头,难以置信道:“方尘,不过一间铺子的恩怨,你真要做得这么绝?”

    方尘似笑非笑道:“是不是一间铺子,你心里清楚。铺子已经给你了,也传话认栽了。你等却还要散布谣言,制造摩擦,咄咄逼人,不肯善罢甘休,显然还有其它谋划。至于有何目的我不知道,但无所谓了,只要把灵蛇门屠灭,一切就干净了。”

    他心里还有一句,就是没有后面的事,一样要杀你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