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异世大少林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武教头
    大伯杨明雄,正是杨家后天圆满强者,向来坐镇家族,非大事不出。这种时候去拜见,显然不可能是寻常的拜访长辈。

    杨元昭轻叹一声,道:“若不限制一下,日后,扶余怕就是那小子说着算了。”

    “可……大伯能压得住那小子么?”杨元方担忧道。“老爷子那边是否也要支会一声?“

    杨元昭淡笑道:“老爷子年事已高,就不惊动他了,凭大伯一人自然不够,但那两家想必也不会坐视不理。而且,我也会和大伯交待清楚,能不动手就尽量别动手。”

    杨元方心里这才稍安。

    很快,杨元昭就跨入一处偏僻小院,没多久,一道人影冲天而起,在房顶几个纵跃便失去了踪影。

    和杨元昭预想的一样,在得知方尘的动作后,钱,刘两家也坐不住了,全都派出了高手去找某人‘理论’。

    三家虽然都是官面人物,但由于监天司的存在,其实很多地方都会受到限制,论自由度反不如帮派高。所以,若真让威海帮扩展到一定程度,那整个扶余地下世界将会都由方尘说了算。

    凭着此次屠戮的凶威,可想而知,怕是整个县城的大小势力都会倒向威海帮。

    到那时,他们三大家族的话,还有人理会么?

    ………………

    县城内的清洗,方尘并没亲自参与,有七家和下面一众人员就足够了。

    这些清洗的家族全是商贾大户,一个士族都没有,是以底蕴都很浅,几乎都是只有一两个后天初期,唯一有后天中期的周家,则让刘褚雄抢去了,所以他一点都不担心。

    此时,他正站在县学府武院门口,冷然的望着里面。

    “你是什么人?来武院干什么?”

    方尘淡淡瞥了门子一眼,没有理会,深吸了口气,朗声喝道:“久闻武教头出身精锐,雄心铁胆,勇冠三军。方某好武成痴,心生景仰,今日斗胆前来讨教,万望莫要推辞!”

    声浪滚滚,霎时传遍小半个县城。

    武院后方,一个身影顿时脸色狂变冲出大门,恨声道:“竟敢找上门来,真是狂妄至极!”

    此人正是武教头罗猛,出身军中,虽然作战勇猛,但因性子冲动时常得罪人,一直难以升迁。后因得罪了一位将门子弟,其上司无奈,看在他往日功绩上,便托关系把他安置到扶余做个武教头,算是给他一处安身养老之地。

    可到了地方,他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因小县城高手不多,没人压制,性子愈加狂妄。学院一众同僚,几乎都得罪了个遍,由于他实力不俗,众人都是敢怒不敢言,这就更助长了他的气焰。

    罗猛从军中转到地方,自然不甘贫苦,供凭职位那点俸禄,哪够他平日花销,就是习武所需药材和肉食都让他感到吃力。

    只是他一直就会打打杀杀,买卖生意根本不通,加上人缘极差,也没人愿拉他一把。几乎做什么亏什么,来到扶余没两年,军中积累的那点财物就被败光了。

    最后干脆就不要脸了,专门讹诈城中商贾混日子,他有后天大成实力,又有正八品官身,商贾惹不起,只能捏鼻子认了。

    此次威海帮被打压,罗猛仿佛看到了天大的机会,威海帮吞掉铁拳帮自然让他眼红,所以,想要从中分上杯羹,弄笔大的!

    他吃定威海帮在这种时候,绝不敢再得罪一位后天大成,最后必然会妥协。

    至于以后?威海帮被灭了最好,就是还残存,难道还敢带着大队人马杀上门?要知道他可是堂堂正八品官身!

    所以,这段时间他没少到威海帮名下几间赌场找麻烦,也从赌场讹了不少钱。但他并不满足,打算过两天再去一趟,大闹一场,非要威海帮多放点血不可。

    谁想,对方竟找上门来了,罗猛心头大怒,抬脚就冲了出去。

    当他来到武院门口时,已经聚集了不少人,都是武院中的学徒和教习。

    武院教习都是本县聘请闲散武者,属于吏,实力都不强,最高不过神力境,弱的只有内息境。教的都是很基础的东西,至多修练到内息就上不去了,若想更进一步,只能升学到郡里。

    学徒则大多是平民子弟,但士族大户子弟也有不少,因为要考武官,除了直接参军外,武院就是唯一的途径。

    见到罗猛到来,这些人立刻散开,竟是没一个上前问候的,可见他在武院中人缘之差。

    “人呢?敢挑战本教头的家伙在哪?”

    方尘上下打量了几眼来人,身高七尺有余,豹头环眼,有几分张飞风范。不过,这位武教头名声他可听过,在县里几乎到了人厌鬼憎的地步。

    自家赌场也被他光顾了几次,每次赌输就赖赌场出千,非要赌场赔他银子,不给就打人砸东西。若是一次、两次,要得也不多,给他就给他了,他方尘不缺这点银子,确实没必要得罪一个后天大成的八品教头。

    偏偏这家伙胃口极大,张嘴就要数百两,而且三天两头来闹,要得一次比一次多,真把威海帮当提款机了?

    而最近一次,这家伙竟敢要万两银子……

    所以,只能来送他上路了!

    “罗教头可是眼神不好?方某诺大个人站你身前却看不到?”

    “你?”罗猛一怔,微微皱眉打起他起,之前看他年纪,还以为是院中学徒,没想到却是挑战之人,稍稍思索了一会,才恍然道:“你就那威海帮的方尘?早听说是个小屁孩,原来还真是啊!难怪会把帮派败得那么惨。”

    他话一出,学徒中一些士族子弟都露出古怪笑容,看向罗猛的目光不免有些怜悯,他们家中消息灵通,自然派人告之了情况。

    败家?这位可是败了数十家的凶人,敢当着他的面说这话,不是找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