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异世大少林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县尊
    县城内,一处戒备禁严的大院内

    “大人,城中已死了不少人,我们真不出面么?”

    大人淡淡道:“可死了官员?”

    “没有。”

    “可殃及百姓?”

    “没有。”

    大人冷笑道:“那为何要出面?江湖事,江湖了,与我监天司有何干系?至于那些商贾,敢涉足其中,就要承担相应后果!”

    “可是,有些并没插手,却被无辜牵连……”

    “嘿嘿,你太天真了,这世界哪来的无辜之人?何况这些商贾喜欢囤货居奇,低买高卖,哄抬物价,盘剥百姓赚的都是黑心钱,没一个干净的,多死上一些才好。”

    “……”

    另一处威严的高堂大院内

    ‘砰’

    “无法无天!简直无法无天!他想干什么?啊?难道真以为本县奈何不了他?”严瑞听得下面汇报,气得一下砸碎了手中的杯子,大声咆哮道。

    做为县令,朝庭和江湖的规矩他懂,但闹得这么大,死了这么多人,真当他这位县尊是摆设么?况且,若消息传出去,他的为官考评都要受到影响。

    他的幕僚站在旁边,眼观鼻,鼻观心,一句都不敢劝解。

    “三思,监天司可有动静?”严瑞骂了一阵,蓦然扭头问道。

    听到问话,左三思才呐呐道:“回大人,并无动静。”

    严瑞恨恨一跺脚,又咆哮起来:“这些家伙在干什么?这么大的事都不管,难道要本县的百姓都死绝了才出门么?本县定要参他们一本!”

    左三思又变成了雕像,他知道县尊就说说而以,一个七品县令,想参监天司还不够格。

    严瑞骂了一阵却无可奈何,监天司自成体系,归圣上直管,他们自己不想动,谁能指使得动?

    “好,好!谁都不管,那本县就……”

    “报!大人,县丞,县尉和主薄三位大人家中高手出动了,现已杀入三位商贾府中!”这时,一个衙役飞奔入内,大声禀报。

    “……”严瑞一口气堵在胸口,好悬没翻眼晕过去。

    连这三家都出手了,他还问个什么责?把三家一起锁拿入狱么?他不过一个外来县令,哪有能力一同拿下本县三大家族。

    还没等他缓过来,又一衙役来报,“大人,方家家主方尘在外求见。”

    “方家家主?”严瑞深了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却有些想不起来人是谁。

    左三思立刻提醒道:“大人,就是那威海帮姓方那小子。”

    严瑞恍然,难怪有些耳熟,随即就气笑了,“好得很,竟然还敢来见本官,真是好大的胆子,我倒想看看这胆大妄为的狂徒要说什么,给我传他进来。”说着整了整冠袍,转身就在主位上坐了下来。

    很快,方尘就被带了进来。

    走入正厅,方尘没有多看,一抖袖子,抱拳一躬到底,大声道:“草民方尘,拜见县尊大人!”

    这方世界是没有跪礼的,哪怕皇宫上朝同样也只是躬身礼。

    武者顶天立地,气血冲宵,自有一股不屈意志,实力越强的,心境同样也会越强。能够出入皇庭,位列金銮殿的,自没一个弱者,是以,就连皇帝都不敢让群臣跪拜。

    连皇帝都不用跪下,下面谁还敢让人跪?

    所以,方尘现在施的已经算是最高大礼了。

    严瑞看到他的态度,微微一怔,本以为对方年少,已有如此实力和地位,必然会傲气十足,没成想会以大礼拜见,顿时对他高看了几分。

    但一想到他做的事,心里又是来气,立时端起架子冷哼道:“本官可受不起你的大礼,万一被你记恨在心,说不定哪天就要满门不保。”

    方尘一听就知县太爷对他做的事很不满,但他并没慌乱,大声道:“草民不敢,大人,今日之事完全事出有因,草民也是不得以而为之,望大人容禀!”

    “好一个不得以而为之,难道灭门数十,屠戮上千皆是不得以?”严瑞冷笑道,“那好啊,怎么个不得以,本官就听听你的狡辩。”

    “多谢大人!”方尘仿佛没听出他的讥讽一样,平静说道:“草民年岁不大,但亦知冤有头,债有主的道理,所以草民最初也只想找灵蛇门和挑事几家要说法。没成想,在过程中却发现了一件大事,那灵蛇门竟与县外山匪勾结,专门劫杀无镖局护送的商队,以逼拍商贾不得不以高价雇请镖局护送。其门下一众簇拥亦参与其中,或为山匪提供情报,或替贼人销赃,获取巨额利益。”

    “是以,为了方家安危,亦为本县太平计,草民才不得不痛下杀手,以免本县百姓外出,再受里通贼人的败类坑害。”

    严瑞面无表情的望着他,真是信了你个鬼,如此拙劣的借口都能说得出来。还想给受害商贾扣上个通匪的罪名,给自己洗白,真是打的好算盘,当本官是傻子不成?

    但他并没立刻揭破,皮笑肉不笑道:“原来是这样,那倒情有可缘,如此说来,方家主非但无过,反而有功才是。不过……”说到这,他微微一顿,按惯例‘不过’即转折,“方家主可有证据?人证,物证俱在,本官才好定案啊!”

    “自然是有!”方尘从怀里掏出个信封,双手恭敬递上。

    左三思接过,飞快拆开交给严瑞。

    严瑞冷笑一声,摊开纸张随意瞥了一眼,然后,眼睛就挪不开了,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过了片刻,他才回过神,又重新把纸张折好,深吸了口气,尽力平静道:“方家主,你这份……证据上的东西,可都属实?”

    “草民不敢蒙骗大人,上面所言,句句属实,稍后便有铁证送上,还望大人明查!”方尘大声道。

    “嗯!”严瑞扶须点了点头,语气变得平和起来,“方家主有心了,此事本官已经明了,定会查明真相,秉公办理。此外,杨县尉掌管本县治安捕盗之责,你还需支会一声才是。”

    “多谢大人提点,草民稍后便去通报县尉大人。”

    “嗯!如此,你就先回去吧!”严瑞说完,就想从旁边拿过杯子,结果摸了个空,这才想到刚才被自己砸碎了。

    但方尘还是十分懂眼色的退了出去。

    待方尘离开后,严瑞又急切拿出‘证据’摊开,仔细看了起来,脸上不觉露出一抹笑意。

    左三思有些迷糊了,奇怪的看着那张‘证据’,到底是什么‘铁证’能让大人态度变化那么大,看那纸张大小,也不可能容下太多信息啊!

    “呵呵!你也看看吧,这小子确是个懂事之事。”严瑞看了好一会,才满意的收回目光,瞥见幕僚的神情,不由含笑把‘证据’递了过去,这种事对于心腹是瞒不住的,也没必要隐瞒。

    左三思恭敬接过,一看之下顿时倒吸了口凉气,这才明白大人为何态度大变,手上这份哪是什么证据,分明就是一份礼单。

    排在第一项的,赫然就是‘白银三万两’,后面还有大量珍玩字画,珠宝美玉林林总总同样价值不菲。

    如此一份重礼,怕是换了谁都难以拒绝吧!

    离开县衙大院,方尘回头望了一眼门头高挂的‘公正严明’,嘴角勾起一抹讥笑。

    三万两可不是小数,屠灭的中型家族不少,但能有三万两资产的却仅有两家,还有那些珍玩珠宝,也价值七、八千两银子。可以说,方尘是白送了一个中型家族和数个小家族的全部资产给县尊,绝对是下足了本钱。

    都说破家的县令,灭门的府尹,现在不用动手就凭白得了几个家族的财产,还有什么不满足?

    前世自秦皇一统天下,两千多年,有几个两袖清风的?如海瑞那种一只手都数得过来,若超过就再加一只手,不能再多了。

    他就不信这世界的官就干净,当然,若刚好遇上的是海瑞,而不是严瑞,那只能算他倒霉。

    这位县尊大人果然没让他失望,最后还不忘提醒他,去和县尉通个气。

    有了县尊点头,三大家族又成了同伙,事情才算彻底解决了,那些‘受害者’通匪的帽子,要被带到棺材里了,还是盖上板,锤了钉子那种。

    别怪他狠,利益之争从来都是血腥的,胜利者书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