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异世大少林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可听明白了?
    事实上,做庄客对贫苦人家一直是很好的活路,县中士族每次招募庄客,都是人潮涌动争破头皮。

    但威海帮却是帮派,前身还是名声不好的铁拳帮,近来的血腥杀戮虽然没殃及普通百姓,但难免会让他们心里产生阴影。

    担心在加入田庄后,威海帮会突然翻脸,更改条件,提高地租,甚至残暴对待他们,到时日子非但不会变好,反而更加凄苦。

    所以招募的人叫唤了半天,愣是没有一人上去。

    待到招募的人嗓子都快喊哑了,才有一个衣衫破烂的男子,畏畏缩缩的上前道:“这,这位大人,您,您说的可是当真?口粮真的全包了?自留真有两成?”

    招募的人看到有人出来,总算松了口气,立刻从怀中掏出一沓契约,晃了晃道:“有契为凭,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若是有假,你们直接可到官府告官!在场有识字的没有?可上来认认,契约可有问题?”

    “这位大人,小老儿略识几个文字,可能看看?”很快,一个柱着拐杖的老人,巍巍颤颤的走了出来。

    “是李老太爷,快,快让老太爷看看。”

    很多人看到有契约文凭都心动了,但贫苦人家基本都不识字,一时都十分纠结,当看到老人出来立刻就喧闹起来,显然老人在坊中有着一定威望。

    招募之人立刻上前扶住,小心递过文契,道:“哎哟,太爷慢着些,文契在此,您老好好看看。”

    老人接过文契仔细看了好几遍,才点点头,回身对众人道:“文契确实没有问题,两成自留,收粮前口粮全包。”

    “啊!真的没问题,太好了!”对于李老太爷的话,所有人都是信任的,听得文契没问题,都是露出激动之色。

    有文契有凭,出了问题,可就能告官的,就相当于有了官府做保,那威海帮开出的条件自然就是真的了。

    所有生活艰难的贫苦人家一下变得急切起来,两成自留可是能过上不错的日子,一些人立刻呆不住了。那衣衫破烂的男子凭着站得靠前,一步就冲到招募之人身前,而后一大群人就围了上来。

    “大人,大人,我要入庄!”

    “我先来的,大人,我也要入庄!”

    招募之人看到他们终于要加入了,脸色顿时露出喜色,连忙大声喊道:“别挤,别挤,都排好队,一个个登记。”

    跟来的威海帮帮众立刻上前维持秩序,但有方尘严令,一个个都不敢动粗,只是好言相劝,过了好一会才勉强把秩序弄好。

    “姓名?“

    “多大了?“

    “现今在哪做活?“

    “家中几口人?“

    登记内容不多,很快衣衫破烂的男子就登记完了。

    看着信息上,男子不到三十岁,家中足有六口之多,除老父健在外,还有媳妇和两子一女。但他只是做些零工,四处找活,平时饥一顿饱一顿,生活算是较为贫困的。

    招募之人立刻大手一挥,“要了,到那边领东西吧,记得三日后清晨到南门外集合。“

    方尘的招人条件,必然要有家眷,而且口丁越多越好。最好就是那种二三十岁的壮劳力,家中够穷,父母妻儿全有的人家。

    光棍的一律不要,家中少于四丁的只能待备,到最后实在招不够人才会补上。

    这男子显然很附和条件,自然当场收下了。

    “大,大人,我这就选上了?“男子还有些不敢相信,这么轻易就被选上了。

    招募之人摆摆手道:“选上了,选上了,快到那边领东西吧,别挡着后面的人。”

    “啊?是,是!”男子迷迷糊糊顺着指示走到一边,一直都没回过神来,也没弄明白领东西是什么。

    街坊道上,贴着墙角一边整齐的排着一列七、八辆大车,每辆大车都盖着油布看不到装着什么,但从包得鼓鼓的油布却知道,车上的东西肯定不少。

    看着男子过来,守在车边之人‘涮涮’掀开两车油布,车上东西顿时显露出来,赫然是满满一车布匹和一个硕大的箱子。

    ‘砰’的一声,箱子就被打开了,顿时银光闪烁,差点亮瞎男子的狗眼。

    “是银子!”

    男子情不自禁惊呼一声,瞬间把所有目光都吸引了过来,随后便响起了一大串的喉咙滚动声。

    箱子长宽三尺左右,足有成年人大腿高,在打开的面上铺满了一锭锭银子,若是整箱全是银子,那该是有多少?

    对于这些贫苦百姓来说,根本无法想象,一时间所有人眼神都火热起来。

    只是他们再渴望也不敢上前半步,毕竟车边可都有威海帮之人守着,个个手持长刀,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何况威海帮的凶名,也足以让脑子发热的人冷静下来。

    这时,掀开油布之人拿起两锭子,一整匹布,大声道:“本帮有言在先,选入田庄者,承担口粮,给予布匹,绝不食言!“

    说完,高举银子和布匹晃了晃,让在场所有人都能看得清楚,然后郑重交到男子手上,道:“粮食份量太大,运送不便,本帮便替换成银子,足额纹银十两,按现今粮价,可购买十四石新粮,应该够五口人家吃上半年。“

    普通成年人,一天正常口粮需要两斤,五口之家算下来应该是要十五石。但实际上,老人和孩子吃的份量会少一些,十四石多的粮食是够吃的。

    而后他朝后面使了个眼色,很快,又一辆大车,一口箱子被打开,里面又是一箱银子,不同的是,这箱全是碎银。

    守车之人抓起一把走上来,说话之人伸手拿过一粒,又举起了晃了晃,说道:“以家中五口为标准,每多一口人,加二两银子!“说完,当着所有人的面又放到男子手上。

    男子乐得都有些傻了,呆呆的看着手中的银子和布匹,足足十二两银子,他一辈都没赚过这么多银子,如今不过才刚登记加入田庄,立马就有人送到了手上,让他就如做梦一样很不真实。

    他是傻了,但其它人却是全红眼了,粗重的喘息声此起彼伏,十几两白花花的银子,说送就送,还有整整一匹粗布。

    粗布虽然价格不算太高,可对他们很多人来说,仍是一年头到都舍不得扯上三尺,换身新衣。

    整整一匹布,可是有三丈九尺之多,足够一家老小全部换身新的了。

    “大人,大人,若家中不足五口又如何?“一人急切问道。

    招募之人接过话,大声道:“再补充一事,本帮招募庄客,以五口人家为标准,家中人丁越多越好,达到人丁的立马就能登记入庄。少于五口的,则需回去等待消息,若招募庄客不足,才能补额入庄。此外,光棍不要,家中无老幼者不要。“

    “为什么大人?我有把子力气,能耕能种,为什么不要?“一些人顿时就急了,大声说道。

    招募之人扫过所有人一眼,高声道:“帮主有令,光棍者,有手有脚,做活不难,很容易养活自己,无需到田庄种地。家中丁口众多者,吃食亦多,靡费巨大,生活必然贫苦,优先照顾!是以,家中五口人丁以上者,可直接入庄,发放银两布匹,五口不足四口补,四口不足三口补,务必让贫苦人家生活改善,不得怠慢!“

    “帮主仁义!“一时间所有百姓都忘了威海帮的凶残,激动得齐齐高呼。

    之前还有些犹豫,担心威海帮管理田庄会蛮横霸道的,也纷纷加入排队行列。他们终于认识到,威海帮毕竟不是铁拳帮,能对贫苦百姓优先照顾的,又能坏到哪去?

    至于凶残狠辣?死的都是商贾,还没听说殃及一个百姓的,那担心什么?

    而光棍和人丁少的也没话说了,即然是帮主之令,又是仁义之举,获得了大部份认可,他们还能说什么?若是反驳,都不用威海帮的人开口,周围就能一人一口唾沫把他们喷死。

    是以,他们哪怕再眼红再不愿,也只能退出队伍站到一旁,红着眼看着别人喜笑开颜的登记领钱。

    登记速度很快,只是简单四个问题,确定家中人丁,立马就能领钱领布,一点都不含糊,白花花的银子就像流水一般,落到入庄百姓手中,丝毫不曾克扣。

    领到钱布的人越多,百姓认可就越大,对于未来的生活就越期待,这么大笔银子都给出来了,那之前的许诺还能有假?

    忽然,一个男子来到桌前,苦着脸吱吱唔唔道:“大,大人,小人家中是有五口人,可,可……“

    招募之人疑惑的转过头看向他,道:“五口可直接入庄,你还有何疑虑?“

    “没有,没有。“男子连连摆手,哭丧着脸道:”大人,小人家中虽有五口,但老父身体不好,做不得重活,婆娘也腿脚不便,两个孩儿最大只是八岁,我,我,呜……“

    男子说着说着,都直接哭了出来。

    周围的人都露出了同情之色,这日子真的太惨了,而且,这就意味着,他一家虽有五口,但实际壮劳力就只有男子一人。

    这种情况,一般大户都是不会要的,劳力太少,还有两个累赘,男子必然还要花时间照顾,无法全力干活,这相当于连一个劳力都不够,能干些什么?

    但众人虽然同情,却也不会帮忙说什么,这种情况又能说什么?总不能让威海帮大发善心收下吧?人家拿出的是真金白银,要的是耕种劳力,什么都干不了,难道白送银子不成?

    谁想,招募之人皱了皱眉头,不悦道:“登记了这么多人,我可曾问过家中疾病?“

    “不,不曾!“男子见他脸色变化,心里一慌,呐呐说道。

    “那可曾问过子女年纪?“

    “也,也不曾!“

    “那你还啰啰嗦嗦的?“招募之人费了大堆口舌,又登记了这么久,难免有些烦躁,不耐道:”都说得很清楚了,五口人丁直接入庄,没听清么?家中有病就报出来,本帮会延请大夫医治,家中劳力不足,本帮自会有耕牛配置备,这些都用不着你操心。“

    而后他抬起头,看了周围的人一眼,大声道:“我再说一遍,帮主有令,无论老弱病残,劳力多少,一律无需理会,五丁直接入庄,本帮自会承担!以后在庄里亦是如此,有病就报与管事,本帮负责医治,残了的就安排洒扫,看守之类轻活!若实在干不了活的,就在家里躺着,家中少于三个劳力者,就向管事报请耕牛!“

    “都听明白了?“

    所有人都呆住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无论老弱病残,帮中一律负责?劳力不足,还能报请耕牛?他们还从未遇过如此仁善的主家,此时就如被天大的肉饼砸中一样,都有些晕晕乎乎的。

    招募之人等了一会,仍没见有人答话,又是不耐的大声问道:“可听明白了?“

    所有人才蓦然醒悟,却没人觉得他语气不妥,反而都是浓浓的激动之色。

    ‘碰!’

    男子一下跪倒在地,嚎啕大哭,边哭边断断续续的喊道:“帮主仁义,帮主仁义啊!“

    ‘碰碰碰……’

    很快,在场所有人几乎都跪倒在地,大呼“帮主仁义!“

    主家对他们照顾到这种程度,他们已经不知该如何表达感激之情了,只能以这种方式来舒发心中的感激。

    招募之人顿时被惊得手忙脚乱,那点不耐也瞬间不翼而飞,心底仿佛升起一股莫名之意,不吐不快。

    但他还是强按下激动之情,道:“快起来,都快起来,帮主现今又不在此地,还是快快登记吧,我等还得赶着回去向帮主禀报,可不能让帮主久等了。“

    众人一听,自然不愿让帮主久等,立刻纷纷起身,场面很快又变得有条不紊,但所有人脸色都多了一份浓浓的喜意。

    登记之人不再避讳家中情况,都主动说明情况,毕竟威海帮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人够就来,其它不管,反而还会承担医治,给予耕牛,那还有什么好隐瞒的?若真隐瞒了,反倒还是害了自己。

    招募之人也都一一注明情况,确实没有丝毫嫌弃之意,登记之后,银子布匹也都足额送到手中。

    家中情况确实不好之人,拿着银子,抱着布匹,一个个激动得喜极而泣,对未来都充满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