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异世大少林 > 第一百八十章 小财路
    第二天一早,方尘的命令就得以贯彻实施起,城内太夫全部请到了威海帮总堂。

    真金白银,出诊就给十两银子,在这治病太夫地位和收入不高的时代,十两银子已经是巨大的数目。所有太夫无论是惧于威海帮凶名,还是看在银子的份上都无法拒绝。

    总堂前院,所有树荫下也都摆好了一张张桌椅。

    之后,根据庄户登记信息,派出人开始挨家挨户的通知。早已准备妥当的马车也四下齐出,车上不但铺满厚实的干草,草上还贴心的垫了一块布毯,专门接送行动不便的病人。

    ‘咚咚咚’

    “谁呀?”

    “可是李二家的?”

    “正是,你等等。”

    ‘吱呀’

    门很快打开了,一个脸上有些疲惫的男子走了出来,正是昨日登记时嚎啕大哭的之人,当他出来看到是个陌生男人,顿时露出几分疑惑,道:“你是?”

    来人笑道:“我是齐家车马行之人,你可是昨日报名加入田庄的李二?”

    “啊?是,我就是李二,昨日也登记入庄了,不知你这是?”李二点点头,神色有些迷糊,他入庄和齐家车马行有何关系?

    来人道:“我们车马行也份属威海帮名下,你昨日登记时,报备家中有行动不便的病患,所有帮主有令,为免出行劳顿,特以马车接送,前往总堂医治。现今全城太夫都被帮主请到了总堂,就等着你们了。”

    “什么?”李二一下惊呆了,昨日回来后,他还有些患得患失,不知威海帮承诺负责家中患病之人的医治是真是假,会在什么时候。

    却没想到会那么快,才第二天就把全城太夫都请到了总堂,真要为他们家人医治了,甚至还刻意派出马车接送病人。

    李二心底有种莫名的情绪炸开了,嘴唇都有些哆嗦起来,他一直都是底层的苦哈哈,何时受过这种待遇。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病人带出来,登记的病患可不少,我还赶着去接其它人呢。”来人见他呆着没反应,立马催促起来。

    “啊,好好。”李二回过神,激动得眼眶一热,转身就往屋内跑,却被门槛‘啪’的绊倒在地,他却仿佛没感觉一样,连滚带爬冲进了内室。

    很快,一个苍老的男人被扶了出来,老人出来后嘴里一直说着感激的话。之后,婆娘也被抱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俩娃儿。

    待李二一家上了马车,来人一晃缰绳,马车很快就缓缓跑动起来。

    马车上,老人不住说道:“二子啊,今后别信外人胡说,威海帮都是好人哪!以后到了田庄,你可要好好把地侍弄好,可别负了帮主的大恩大德啊!”

    “爹,您就放心吧!帮主说了,像咱家的情况,还会配耕牛呢,到时再卖把子力,定不会比别家耕得少。”李二用力点点头道,他心想,威海帮虽有凶名,可那又如何,至少对自家是有大恩的,以后自己定要卖力报答才是。

    数十辆马车出行,加上自己能走动的庄户向总堂汇集,动静可不小,小县城藏不住事,很快大半个县城都知道了。

    当了解情况后,所有人都有些难以置信,仿佛见鬼了一样。

    威海帮可是凶名在外,哪怕没见过也听说过血色黄昏,但这样一个江湖帮派,居然要给所有名下庄户治病,甚至还派出专车接送,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而且,这些庄户还是才登记入庄的,一点功绩都没有。

    据说,威海帮还承诺,以后庄户的病疾也全部承担,也就说,只要是威海帮庄户,就凭白拥有了一辈子的医保,这种待遇简直闻所未闻。

    要知道,治病虽然廉价,但一次下来诊费药费加起来也有数十上百个铜板,对寻常百姓来说压力也是不小的。所以对很多百姓来说,都是能拖就拖,不是特别严重都不会就医,拖到自己恢复就好了。

    但这种情况很容易小病拖成大病,大病变成重病,最后留下病根,甚至残疾瘫痪,落得需长期吃药维持。到了这种情况,往往只有两个结果,要么把一家拖垮,要么就是眼睛一闭。

    而威海帮把治医承担下来,庄户不但能省下不少钱财,还能极大避免大病重病。以后庄户不说个个都能长命百岁,但至少生活得也是富足安康,比之庄外贫苦凄凉的人家,强了何止百倍。

    只这点,就让所有平头百姓红眼了,纷纷打听威海帮还招不招人,招多少人,何时开始。

    一些在昨日觉得江湖帮派不可信,抱着怀疑态度没有报名之人,悔得肠子都青了。

    威海帮只招一千五百户,昨日知道消息的人不多,基本符合条件都能入庄。而现在全县都知道了,县城可是有几万户人家,至少九成是平民百姓,哪怕只来一成都能挤破头皮。

    想到这里,这些人立刻急匆匆赶去昨日招人的地方,决定就守在这里,不等到人来绝不离开。

    只是心思灵动的人更多,招人的地方也不是秘密,等他们来到这里时,整个街坊已经是人山人海,任他们挤破头破都无法进去。

    百姓的思想很单纯,谁能给他们好日子,他们就跟着谁。至于威海帮的凶名,他们也想得很透彻,人家是招庄户,又不是招牲口,还能把他们宰了?以后如何不好说,但只患病医治却是实实在在的好处。

    另一边,士族大户也都收到了消息,他们看得很清楚,知道方尘这是开始养名积望了,大多都是一笑而过,不去理会。只有少数人看不过眼,觉得虚伪做作,刻意邀名,但他们也只敢在家里说说,跳出来公然嘲讽那是万万不敢。

    县尊和一些官员则是更放心了,先是要建田庄,现又开始养望。一切都表明方尘在往宗族方向发展,必然不会再轻易闹事,凭白坏掉名声。

    ………………

    “老齐,这次做得不错。”总堂前院一角,方尘含笑看着院内热闹的场面,以后庄户就容易掌控了。

    老齐就是车马行东家齐富贵,一个五十多岁瘦小老头,听得赞赏顿时眉开眼笑,“能够帮主效劳,乃是老朽的荣幸,而且多得帮主关爱,老朽的车马行才壮大不少。”

    他手下没几个能打的,动手时也没出力,这次算是白得的好处,自然要尽力表现。此次他可是尽得一个车马行产业,手上车马翻了一倍不说,还吃下了原来车马行的买卖路子,得到好处的极多。

    “呵呵,我这人恩怨分明,本帮刚入驻之时,你和罗东家他们就带着大礼上门,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即然你等心向本帮,我自然不会亏待你等。若是像一些人,路子走歪了,很可能就是绝路了。”方尘瞥了他一眼,淡笑道。

    齐富贵心中一凛,知道帮主是他敲打他,那些另投门户,可是被杀了个一干二净,老幼不留,不就是走上绝路了么!

    “是是,帮主说的是,老朽这辈子跟着帮主,走的必然是富贵大道。”他赶忙陪笑道。

    方尘点点头,虽说以威海帮现在的威势,出现背叛的可能很小,但人心最是难测,还是要时常敲打一下的好。

    随后,他轻笑道:“老齐这话我爱听,即然是富贵大道,自然要有富贵在道上,本帮主就再给你一份富贵。你可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到时想必又能让你富贵不少。”

    齐富贵听得又惊又喜,万没想到帮主竟然真又送了他一份大富贵,若真做下来,绝对是要发大财啊!

    方尘给他的路子叫‘黄包车’,这时代出门无非是骑马,马车,轿子,但都各有不便。尤其对小门小户来说,骑马,轿子过于张扬,马车出行麻烦,还需多喂草料,远没黄包车方便,花费也不会多出多少。

    特别是人生地不熟的外来行商,简直就是必不可少的出行工具。

    “多谢帮主,多谢帮主……”方富贵稍稍一估算,就激动得微微哆嗦起来,连话都不会说了,只知一个劲感谢。

    县里有钱的有多少?大大小小的商贾就有上百户,还有士族子弟,管事头目,行脚商人,有点身家的可说成千上万。

    若是拉一趟五文钱来算,就是几十两银子,若是多拉几趟或价钱再高些,一天下来就得有上百两,一月就是好几千两,哪怕抽成都能吃得满嘴流油。

    方尘笑道:“先别急着谢,这项买卖收益,本帮要抽三成,你要想清楚了。”

    做这行实际也是吃抽成,吃的是车夫的份额,他再从抽出的份额中分三成,以扶余的潜力估算,其实也就几百两银子,并不算多。

    但他很需要钱,无论现在还是以后,养武者都是庞大开销,而且会越来越大。一月几百两不多不少,以前蔡家十块盐田,摊算下来下来,一月也就五百两左右。

    放在县城,不过是多了几间铺子的收益。

    但方尘也不会嫌少,现今的月入过万,还不是一间间铺子堆积起来的,如今凭白又多几间,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那是自然,即是帮主给出的路子,抽成自是理所当然,只是三成是不是太少?要不还是五成吧!“齐富贵是聪明人,哪能想不清楚,这可是白捡的财路,拿多少都是赚到了。

    何况他看得很清楚,他是依附在威海帮手下生存,多赚一点少赚一点并不重要,关键的是和威海帮绑得越紧密才能活得越好。

    “你很不错,就三成吧,毕竟本钱都是你掏的。“方尘赞赏的拍了拍他肩膀,而后抬脚走了出去。

    一个十多岁少年拍着一个老头肩膀夸赞,怎么看都有些怪异,齐富贵却丝毫不觉别扭,反而还觉得受宠若惊,激动不已。

    方尘走出一段,声音又飘了过来,“回去后,尽早做好车子,招募人手,我会让人传话,本县只许你一家做这买卖。“

    齐老头幸福的差点晕过去,任何行当都有很多人在做,车行,牙行城里都有好几家,就是苦力都有好几伙人。竞争大,利益还被分薄了,甚至还有压低价格恶意竞争的,赚得就更少了。

    如今有了帮主这句话,那以后全县黄包车行就只会有他一家,没人再敢来争抢利益,到时能赚到的绝对超乎预想。

    齐富贵丝毫不怀疑帮主的话,在扶余敢说这话的绝对不多,但帮主正是其一!

    ………………

    “周老,情况如何,可还顺利?“

    前院一座凉亭内,方尘等着一位就医庄户离开,才上前像坐诊的老者略带敬意的问道。

    老者扭过头看到他慌忙起身,道:“原来是方帮主,老朽多有怠慢。“

    老者名为周世坤,算得上医学世家,本事不俗,经验丰富,是县里医术最高之人,素有‘神医’之名。

    只是医者地位不高,他只在百姓和小门小户中有些威望,但对于上层来说并没当回事。早前余二少被打残,余元就曾请他来医治过,但那种伤势怎可能治得好?以他的本事也只能稍稍缓解余二少的痛苦,然后就被余元婆娘直接轰了出来,还一文钱没拿到。

    如今方尘凶名比余元更盛,他自然无法淡然对待。

    这次要不是威海帮足足出了五十两请他,还特意派出马车相接,到达后帮主又以礼相迎,诚意满满,他怕是在这坐得都不安稳。

    方尘摆摆手,笑道:“周老不必客气,病人为重,我此来不过想了解一下情况,庄户家眷中,可有难缠恶疾?“

    周世坤见他语气和善,心情稍缓,如实道:“不瞒帮主,问题不少,很多庄户本来只是小病,但为省钱不去就医,结果造成病情恶化,积重难返。老朽才疏学浅,亦是无能为力,只能开些药物延缓。“

    说到这,他不免有些忐忑起来,生怕引起对方不满。上次来到这里可是有心里阴影,那时还是余家,就因治不好余威,他差点没被余宏宰了,幸好余元还算理智出手拦着,他才保住条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