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异世大少林 > 第一百九十章 商议
    方尘对他们的反应了然于心,接着说道:“不错,正是出海!所谓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扶余位于海边,又有上佳良港,正是天赐宝地。出海利益之大,想必在场诸位大多都能明了,若不付诸行动,那与空守金山,沿街乞食有何区别?”

    县城众人不觉点点头,怀念出海的又何止三家。

    “方家主,出海利益虽大,可蕴含的种种麻烦同样不小,不知可曾考虑过?”杨元昭神色已恢复正常,沉声问道。

    “自然,昨日方某就与县下各位家主商议过,其中麻烦确实不小……”方尘点点头,把昨日商议的问题大略说了一遍,“是以,才把城里诸位请来一同商议。此事问题太大,根本不是几家几户能应对的,唯有整个扶余联合起来,才能守住我等的利益。”

    三家之人顿时陷入沉思,全县势力联合确实实力巨大,在扶余亦有拥有绝对统治力,若是愿意,就是县尊都要变成傀儡,但真的能抗住郡城的压力?

    南钧却是没想太多,出海利益虽大,但于他来说并非很重要,反倒是看着款款而谈的方尘,心思极为复杂。

    同为县里两大帮派,但双方的实力地位却是天差地别,自己厮混多年,仍是只能在城里小有影响,对方却是已经站在了整个扶余最顶端,而且还是城内外都有着巨大影响力,这点就是三大家族都有所不如。

    一张请帖就能聚拢全县势力,现如今也唯有方尘能做到。

    三大家族虽然实力不弱,又有入品官身,但和县下势力矛盾太大,若由他们发帖,能来的都不知会有几人。

    过了片刻,刘正阳叹了口气,抬起头道:“方家主,就算我等联合起来,怕仍是有所不足吧?非是刘某气弱,而是那位变数太大。”

    方尘知道他说的是哪位,那位虽是外调来的,要架空不难。但终归是朝庭委派主官,县里一把手,权力总是有的。

    到时都不要他做什么,只需用大印给郡里之人批复一些事,让他们便宜行事就够了。只要郡城之人入港,很多事就由不得扶余这边了,毕竟人家硬实力确实不是扶余能比的,不说先天,就是圆满强者都比扶余多了不知多少。

    这点他们昨天也讨论过,最大难点就是郡城之人入港后的应对之法。昨天他也没什么好办法,但今日却是成竹在胸。

    方尘轻笑一声道:“此事我们昨日亦商讨过,方某也提了几个上不得台面的小伎俩,但终归不是正道,作用亦十分有限。可若是我等全部联合起来就不同了,能运作的空间就大了,甚至还拥有了与郡城之人堂堂正正对抗的底气。”

    “哦?愿闻其详!”三家和三堡家主都是眼睛一亮,不觉坐直了身体。

    昨日商议的情况三堡都是知道的,那几个小手段回去细思后,总觉得作用有限,或许一时有用,但长久来说怕是很难。

    没想到只短短一晚,方尘就有了更好的办法,而且还是堂堂正正对抗之法,让他们难免有些吃惊。

    方尘笑道:“买卖无非是利益,利益太小自然引不起重视。当初我等扶余乃是一盘散沙,买卖各做各的,几乎每家都有自己的合作势力。如此单独一家自然带货有限,难免会让郡里人轻视,你不卖就算了,反正这点货可有可无,货压在手上,难受的自然是我等。”

    “可若是利益足够大呢?大到没人能忽视的程度,郡里人还敢故作姿态打压价格么?”

    几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们都不是蠢人,方尘的话让他们似是抓住了什么,可细细思来又始终理不清头绪。

    方尘看了他们一眼,继续说道:“本来我亦无甚太好办法,直到铁山两位家主私下来访,刻意说明一事,方某这才蓦然醒悟,有了主意。”

    “他们?”几人脸色微变,方尘刻意提起,顿时让他们想到了两家背景,神色都有些不好看,有这两家在,今日之事说不定就会提前泄漏出去。

    不但他们想到了,就是很多人也想到了,看向刘、钟两人都有些神色不善,坐旁边之人也不觉离远了一些,就连七家中的另五家都不例外。

    他们虽有共同利益,但利益归利益,根本的立场却不能变,郡城那就是外人,站在扶余立场上自然要一致对外,这是政治正确。不管心里怎么想,表面却一定要站在扶余一方,敢倒向外人的,今后在扶余就没法混了。

    刘、钟两人却是神色不变,安稳的坐定当场,昨日方尘就已和他们细说了方案,此时他们都心中有数,一点都不着急。

    方尘适时开口,替他们解围道:“不错,正是刘老哥和钟老哥,他们的来历想必诸位都知道。但两家都在扶余扎根近百年,早已是我扶余之人,自然不愿再迎合郡里人。只是矿场情况诸位也清楚,若放弃损失太大,非但两家,同样亦是我等损失,矿场没了,今后我等再想买兵器,怕就要去求着郡里人了。”

    众人不觉点了点头,看向两人的目光也缓和了几分,既然心系扶余主动交待,那总归没倒向郡城。况且,诚如方尘所言,矿场开采权在郡城那两家,若是没了份额,今后打造兵器都成了问题。

    本县矿场,却在郡里人手上,提起此事所有人都很恼火。可是却毫无办法,这已经是近百年前,不知多少任前那位县尊的遗留问题了。

    矿场在扶余,本来县城是有收回矿场的权利,但县尊是不能本地任职的,所以都是外调,而这些外来官员就没一个敢得罪上级城池的,于是就一直拖到了现在。

    这就让得县里很多势力都养有铁匠,但本县出产的铁矿,却要从外人手里购买,换了谁不恼火。

    这么一想,刘、钟两家的存在似乎还挺重要的,于是态度又和善了几分。

    方尘扫过众人神色,见得气氛缓下来,嘴角微微一勾,两家来历之事差不多能过去了。两家无论身份实力还是矿石份额,对他的作用都很大,既然有意向自己靠拢,那自然要尽力保下。

    “正因两位老哥深明大义,来寻方某说明情况,又详细述说了郡城势力情况,才让方某猛然醒悟,这未偿不是个机会,坏事亦有可能变为好事。”

    刘、钟两人闻言,相视一眼,都有种莫名之色。这位方兄弟对自己人确实没话说,昨日情况他们自然很清楚,方尘如此一说,就极大凸显了两家的立场和作用,使他们的身份影响被降到了最低,对他们的维护也算不遗余力了。

    不过,今日之后,与扶余势力难免会生出一些隔阂,他们以前对县下的影响力亦会消失,很难再像以往那么自在。

    看来以后要多向方兄弟靠拢才是。

    “好事?还请方家主言明。”众人皆不解其意,消息有可能泄露还是好事?对他们来说,两家再深明大义,和出海利益相比都微不足道,只要能出海大不了从外购买矿石就是了。

    方尘笑道:“之前方某说过,以前我等一盘散沙,各卖各的自然得不到重视。可若是我等联合起来,只卖一两家又如何?昨日我等商议过,出海起步阶段,县下先购五艘千料大船。若县城诸位能加入进来,我意再增七艘,达到十二艘。十二艘千料大船的货物,若只卖一两家,谁还敢轻视,谁又能轻视?”

    众人倒口了凉气,终于明白了方尘的意思,看向他的目光露出几分震惊之色。

    这小子的心智当真可怕,十二艘千料大船带货有多少,蕴含的利益又是何等巨大?别说郡城,就是州里的势力都要眼红。若是分散还不觉得,若只有一两家获得,那绝对是一轮就能暴富,若能持续几年,家族实力必然飞跃提升,把其它几家都压在身下。

    郡城那几家,谁不想家族鼎盛,成为郡城超然存在,压下其余几家?

    如此一来,谁还敢再轻视扶余的货物,必然会形成多虎相争的局面,郡城的联合打压自然逆刃而解,说不定那几家自己都要把狗脑子打出来。

    “方家主想法虽好,若是七家相互妥协一同施压呢?”杨元昭忽然说道。

    这种可能性真的很大,对士族来说,妥协是种艺术。不到万不得以,不会和实力相近的势力死磕的,若只卖一两家,其它几家联合施压,那两家极大可能不会硬抗,最终就会变成七家联手。

    方尘淡笑道:“我等的目的是要抬高价格,维护自身利益,只要价格合适,七家和一家没什么区别。七家若能给出合适价格,那就变动一下规矩,卖与他们好了,只要有利益,规矩什么的都是小问题。当然,他们若是想联合打压价格,那就各玩各的好了。”

    “还是那句话,一盘散沙没人重视,十二艘千料大船,想必放到哪都不会有人忽视吧?我等就联系其它港口势力,那些港口就算再怎排斥外来,想必总有人会舍不得这等巨利。如此虽麻烦一些,但终归能保障我等利益。而且,没了整个扶余的货物,仅凭郡城各家自己,又能拥有几艘船,赚到几个钱,看谁先熬不住?”

    “好!”刘正阳听得满脸喜色,忍不住脱口大叫一声。

    其它人也都是满心激动,如此一来,就不怕郡城拿捏了,十二艘千料大船的货物,谁都无法忽视。你们郡城不要,那我等就卖与别人,总有人会要,这确实是与郡城有了堂堂正正对抗的资本。

    有了这份资本,他们各家必然都能收获巨大利益,兴盛也只是时间问题。

    不等他们兴奋完,方尘再次开口道:“是以,方某打算把郡城的刘、钟两家邀来,开诚布公的谈谈。咱们的条件摆出来,若能谈拢自然最好,我等就能省事许多,若谈不拢,那我等亦能早做打算。”

    说着转向三家之人道,“到时,或许还要劳烦三位作陪。”

    杨元昭三人相视一笑,齐声道:“义不容辞!”

    让刘、钟两家以出海名头把郡城之人邀来不难,但能代表扶余和那几家主对话的,也就三家之人,其余南钧、三堡都是不够格,就是方尘自己,身份地位都差了许多。

    是以,谈判必然要有三家出面。

    这种事,三家当然不会推辞,他们可是也在其中占了好处的。虽说如今还没划分份额,但出海还早着呢,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谈,而且以他们的实力地位,都自信都占到足够份额。

    “此外,方某还有一些小建议,可知诸位可有兴趣?”这时,方尘忽然又道。

    “哦?方家主请说!”现在谁也不敢小视方尘的建议。

    方尘笑道:“买卖,买卖,有买有卖。带货仅能赚上回程银子,别忘了去时亦是赚取银子的机会。我等何不多弄些产业作坊,自行生产货物带去大港贩卖?布匹陶瓷,笔墨纸砚,吃食用品,这些消耗大的总不缺买家。别说什么不会,不懂,这都不重要,有银子就够了。缺乏织机工具,可在大港购买,缺少技艺人才,亦可在大港招募,海路打开后一切皆不是问题。”

    “我扶余有二十多万人口,闲散人员不少,贫苦百姓众多。若能全部整合起来,能生产的货物会有多少?而且还能给他们条活路,让扶余再无饿死,冻死之人,岂不是天大的善德?”

    众人怦然心动,世人永远脱不了‘名利’二字,有人一生求名,视钱财如粪土,亦有人视钱如命,声名狼藉,但极少有人能两者都不在意的。

    而方尘的建议,绝对是名利双收的天大好事。

    扩大产业,增加人手,在以前自然很难。扶余小县能消化的东西不多,早已饱和,就是到郡城能消化的亦十分有限,毕竟郡城亦有自己的产业作坊。

    可海路一开,一切就不是问题了,大港的消化能力是很强的。每日都有无数商队从港口购货,再运到内陆各地贩卖,市场大得没边,可以说,只要生产的东西不是太差,基本不愁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