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异世大少林 > 第一百九十二章 鹰蛇生死搏
    “买卖货物同样不难,十余年确实太长,我等把握不住行情实属正常。与其在此胡乱猜测,倒不如亲自派人打探情况,出海非是一朝一夕之事,打造海船,重建港口都需不少时间,这段时间正好可派人去郡里,甚至州里了解清楚。”方尘继续言道。

    众人不觉点点头,想知道派人打探就是了,反正出海也没那么快,在这仅凭猜测徒费口舌殊为可笑。

    方尘又道:“此外,方某觉得外界港口最好亦能了解一下,何种商品需求最大,获利最多,我等便可有针对的开办相应作坊,而非胡乱生产,导致只能赚几个辛苦钱。”

    众人深以为然,觉得好有道理,这位确实心思细密,连这点都想到了,若按他谋划来办,还愁赚不到钱?

    莫名的,在场这些执掌一族,城府不浅的家主,看向方尘的目光都多了一些意味,那是一种信任。

    这种信任看不见,摸不着,却能让方尘威望大涨。今后在扶余一呼百应或许不可能,可若再想做什么,就能更轻易让人信服。

    两个问题解决了,剩下的细节就简单了,不过两个时辰就基本商讨完毕。

    最后就是买船。

    曾经小港镇鼎盛时期,士族几乎都有自己的海船,就是不少有实力的商贾都有私船。但小港镇毁了之后,各家海船自然都卖掉了,海船是要养护的,但养护的费用不低,没了海贸各家自然不会再出这笔冤枉钱。

    是以,按正常情况,需要通过陆路前往有船坊的港口。况且一般港口只能造千料以下船,只有大港口才有能打造千料大船的船坊,而离得最近的大港就是三镇七家卖盐的上江城了。

    但上江城不在海州,而是相邻的泉州!

    若是有船,沿着近海航行,一路通畅无阻,只需大半个月就能到达,可若是走陆路就麻烦了。

    海州自身就环境复杂,山多岭多,贼寇更多,哪怕顺利也需近一个月才能出州。而且带着购船的二十多万两子出行,若被知道,贼寇那还不像闻着腥的猫,蜂涌而至。就算贼子不知道是银子,可运送银子的车队肯定不少,贼子见了必然也会打主意,可以说,这一路上绝对不太平。

    谁去?又需多少高手押送,就成了最重要问题。

    方尘思索了片刻,忽然余光瞥见三镇之人,立刻有了主意,笑道:“方某有一法或许可行。”

    众人见得是他出言,立刻露出期待之色,如今他们都对方尘有种莫名信心,似乎只要他开口,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方尘没卖关子,直言道:“其实无需一次带足银子购船,可先带上少量银子,购买几艘稍小的旧船。如此便能通过海运把船款直接送到港口,省去大量麻烦。其次,诸位家里或许还有些海员,但十余年未曾操船想必也生疏了,这些旧船正好可让他们再操练一下,重新熟悉。最后,诸位想必不会满足于现下十五艘船吧?有了这些海船,就能大量操练新人,待到培养出足够海员,我等就能增加到二十艘,三十艘,甚至更多!”

    说完,给钟、刘两家递了个眼色,两人都是心智不差之人,稍稍一怔,很快醒悟来过,方尘这是在借机给他们七家的盐船洗白啊!

    以前海运鼎盛时,船多了去,他们那几艘船跑偏一点没人会在意。但现今不同了,各家船都卖了,他几家突然弄出几艘船问题就大了。

    无论是遗留问题,还是刚购置的都说不过去。没有海贸,你几家还留着船干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新购麻烦更大,现在家家都在吃大锅饭,你们却自己弄船跑私货,这种脱离组织,投机打杷的行为还能得了?

    尤其刘、钟两家,身份都有些敏感,再弄出点事,必然再难得到扶余势力的信任。

    两人想通后,蓦然惊出一身冷汗,向方尘投了个感激的眼神,而后,钟元常急切起身自荐,道:“诸位,我两家身份确有为难,但我等在扶余延续百年,早把自己当成扶余人。此次购船,我二人愿亲自带队前往,银子亦由我两家来出,赠予本县以作操练之用,聊表心意!”

    刘褚雄也紧跟着点头附和道:“是极,是极,我们虽是那两家分支,但已分隔百年,现今除了矿石,已然没多少联系。这次购买操练作船,就由我两家负责了,也算为本县尽点心意。”

    两人说着,还不断给其它五家暗使眼色。刚才五家的表现虽有点心寒,可在盐田问题上,却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还真不能把他们撇下。

    五家的心思显然没那么敏锐,李植那老狐狸若在或许也能看出来,但李善终归只是管家,眼力有限,何况此事他也知道不了主,自然没敢跟着。

    唯有崔承武,稍微犹豫了一下,站了起来,表示愿意同往。

    他一起身,高、许两家虽不明就理,可还是硬着头皮站了起来,结果就只剩望海的李、王两家还傻傻的坐着。

    方尘也是无语了,李善就罢了,但王满堂平时挺聪明的一个人,今天怎就那么迟钝呢?

    无奈,他只能开口道:“李管家,王老爷,你们也一同前往吧,三镇八家向来同进退,岂有坐看之理?回头我会让张龙张虎也带人随你们走一趟。”

    两人闻言,只得应下,方尘已非当年,亲自开口,可不是能轻易拒绝的。况且,方尘和他们同样出自望海,他们还指望着这层关系,能得到更多照顾呢,就像王满堂可是已经吃过甜头的。

    其它人不明底细,只以为两家因身份问题,想要积极表现,至于其它几家……姑且算是‘情深义重’吧,反正他们是想不毛病。

    他们细思了一下,就答应下来。

    毕竟方尘说得没错,十几年没出海,那些人操船的手艺还剩多少真不好说。而且,十五艘船分摊下来,份额确实太少,现今只是权宜之计,今后肯定要扩大规模,到时就需要更多人手。

    操船不是一朝一夕能学会的,现今提前培养,待到那时却也正好合适。

    而今既然有人愿意出钱出力,他们自然乐于成见。

    事情定下,这场全县会议也终于结束,众人来时还是清晨,离开时已华灯初上。

    很多商贾入门时,都是神色迟疑畏惧,出门时却是满脸喜色,心悦诚服。今日过后,他们对方尘的态度,也会从纯粹的畏惧,变成了信服的敬畏。

    离开时,李善刻意留在最后,尴尬道:“方,方家主,家中老太爷曾许诺把蔡家五块盐田交予你,只是前段时间老爷事忙给忘了,此次老奴前来,老爷就刻意提起,让方家主尽快派人交接一下。而之前盐田所产海盐,亦会一并留予方家。”

    “哦?李老爷终于忙完了?哎呀,一把年纪了当真不容易啊,李管家回去后可要多提醒他注意身子才是。“方尘似笑非笑道。

    “是,是,老奴回去后,一定会提醒老爷。“李善苦笑道,具体怎么回事,谁都不是傻子,何况方尘这等精明之人。

    方尘有些好笑,也没再为难他,道:“行了,我知道了,李管家先回去吧,稍后我就派人去交接。“

    李善离开后,方尘嘴角一勾,这老狐狸终于肯低头了,真是不容易啊!

    回忆起当初与老狐狸虚以委蛇,暗中争斗的日子,倒也别有一翻意味,而最终,还是自己赢了。

    五块盐田,对他现今来说只是锦上添花,一年才三千两,都没他县城铺子月收益的一半。但谁也不会嫌钱多,况且还是老爷太亲口许诺,那已经是属于自己的东西,既然是自己的自然要拿回来。

    ………………

    “这小子不得了啊!当真后生可怖!“离开威海帮后,三大家族之人又聚在一起,杨元昭轻抿了口茶水,长叹道。

    刘正阳赞同的点点头,道:“谁说不是呢?当年你我这么大时在做什么,比不了比不了啊!“

    钱伯涛亦是惊叹道:“这小子格局之大,眼界之高,真的很难想象。二位想必也看出来了,这小子始终是站扶余全局高度,每一向提议除解决问题外,对扶余发展亦是大有好处,心思之细密,设想之周全。若是以此施行,一切顺利的话,数年后,非但我等会有极大变化,扶余之变化同样难以想象。“

    杨元昭和刘正阳二人又如何看不出来,不由相视苦笑,他们还盯着城内一街一坊时,那小子却看到了整个扶余,差距之大,让他们感到自己几十年真是活到浮罗犬身上了。

    三人沉默了片刻,刘正阳开口道:“那我等如何?“

    两人知道他的意识,扶余冒出这么一位,今后三家如何自处,又该如何对待那位。

    “还能如何?该如何就如何吧!“杨元昭叹息一声,摇了摇头道。

    钱伯涛亦是无奈,道:“今日过后,那位是压不住了,待出海顺利,声望更会反压我等一筹,我等又能如何?“

    刘正阳点点头,“出海我是不会放弃的。“他态度很明显,为了出海利益,刘家肯定不会出手。

    “罢罢罢,就这样吧,那小子既然要大兴扶余,把全县势力都拉入局中,必然不会破坏现今局面。我三家和他没有直接利益冲突,想必是能安稳发展。“杨元昭道。

    大家族都是以利益为重,生存为主,只要不触及他们根本利益,轻易是不会与同层次之人冲突的。

    当然,若是目标太弱,他们倒不介意吃掉,但方尘这种,还是算了吧。

    ………………

    商议结束不久,整个扶余都沸腾了起来,无论城里城外,数得上号的势力竟然全都有了动作。

    在出海利益驱使下,效率得到极大体现,大量人员调动,大批物资汇集。各家铁匠作坊更是日夜轮换,全天不停,响着‘叮叮铛铛’激烈打铁声。

    让不明所以的人,还以为出大事了,这是要集结全县力量准备和谁开战了。

    好在县衙和监天司都已经报备过,倒也没出什么乱子,毕竟那些茫然的都是小门小户和平头百姓,只要没有心人刻意引导,也闹不出什么大事。

    重建港口,县尊那边是绕不过去的,须得县尊大印才能开启

    不过,这些动作方尘都没过问太多,小港镇原貌,如何重建,那些士族比他更熟悉,他本身也不是学土木工程的,所以也给不出太好建议。

    他只是派人回望海知会了张龙张虎和蔡安,去接收盐田,以及带人跟着七家行动,加紧学习操船,其它就没多理会。

    望海那边现今十分稳定,他就懒得回去,毕竟出海事关重大,做为牵头和主持之人,自然要坐镇城中,梳理协调各方问题。

    倒是武馆那边,他抽空写出了部份武学放入馆内,以供学徒修习。

    少林百艺的武学实在太多,他不可能短时间内全部写完,考虑到收录的后天功法只有六门,甚至五步崩拳和八步神拳都可归为一门,一个原始版,一个进阶版。

    所以,他便有针对的为每门后天功法,挑出四、五门相性相符的武学,以形成互补。

    再加上四段功和心意把的全面性,相信只要肯努力,都能达到神力顶峰,并拥有丰富的应敌手段,在同级中能占到极大势力。

    将来突破后天境,哪怕内修功法稍弱一些,相信也不会成为垫底的存在。

    如八步神拳,他有意加入百艺中通背拳,炮拳,五虎拳,伏虎拳,金刚拳,都属刚猛一类拳法,使得修习者能有更多刚猛形式的对敌手段和爆发手段。

    不过,相对于其它几门,他对灵蛇游身功却有更多想法。

    这门功法是蛇王薛景阳集百家所创,其拳法和身法确实极其精妙,当初方尘与薛宏武交手,自己实力远强于他,却拿他没太好办法,若非受环境所限,都不知还要花费多少功夫才能拿下。

    是以,方尘也较为看重这门武学,总觉得搭配一些普通武学浪费了。

    百艺中亦有蛇拳,可做灵蛇拳的补充,但其余挑的却是柔拳,鹰爪拳,一指禅功和内门武学的左右穿花手。

    他很想试试,能不能把这些武学融合起来,弄出鹰蛇生死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