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异世大少林 > 第一百九十五章 青苍山
    巧儿见他久久没有说话,忍不住偷偷用眼角余光瞄了一眼,这下正好对上那侵略性的目光,俏脸霎时布满红暇,‘嘤咛’一声,脑袋埋得更低了。

    方尘瞬间清醒过来,猛然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再次睁开眼时,目光已是一片漠然,“巧儿,你带人去把全城能买到的书籍都买一套回来了,另外……算了,就这样吧!”

    说罢,快步离开了院子。

    巧儿这才抬起头,似水的眸中闪过一抹失落。

    这种目光她太熟悉了,以前余少二就没少用这种目光在她身上打量,每次都让她心慌意乱。

    她从小就被送入府中,多年来已经见过太多事情,也见过不少姐妹被选入后院,一跃从侍女变成侍妾,从下人变成主子。

    曾经她也幻想过,成为女主子,过上好日子。哪怕不得宠,至少能衣食无忧,比侍女好上太多了。

    这种幻想,对于天下绝大多数侍女来说,就是最朴实的想法。

    只是她的期望还没实现,铁拳帮就被踏平了,那三位有可能成为夫婿的主子,也都被一一捏死了。

    而动手的,正是眼前这位年纪不大的少年。

    对于余家,她倒没多少感情,只是很寻常的主奴关系,甚至刚入府那几年,还留下了很多不好的回忆。

    是以,余家灭亡后,她并没多少难过,唯一担心的是,新来的主子会不会把她们赶出去,流落街头,凄苦一生。

    好在,担心的事同样没有发生,府上并没多少变化,除了两个幸运的小丫头被挑中,成为新主子的贴身侍女,其它人几乎没有变动。

    嗯,唯一的变动就是,那些之前让人羡慕的女主子,全被赶了出去!

    想到这点,巧儿就有些庆幸,要是当初她成了侍妾,肯定也会被赶出去。她长这么大,除了侍候人什么都不会,出了府,都不知该怎么过活了。

    而现在的生活也让她很满意,待遇提高了,要做活还减少了,日子比以前好过太多了。且新主子仁善,待人随和,就是有点小差小错也不会在意,让她们下人再也不用担心一点小差错就被打个半死,或关进柴房几天不给饭吃。

    更让她开心的是,前段时日还幸运的被佟管家看中,提为内院管事。这可不是寻常职位,内院可是主家私居之处,外人轻易不得入内,内院管事必然都是主家的亲信之人。

    能做内院管事,不但身份提高了,府中地位也终于稳固了,再也不用担心什么时候就被赶出府了,她真的很不想离开现在的方府。

    不过,一直以来她也没对新主子产生什么幻想,一来还不熟悉,每次接触都是心中忐忑。二来新主子年少,未必看得上她这大龄侍女,以新主子的身份地位,想要什么女人没有。三来就是新主子虽年少,但地位极高,威严甚重,远远不是余家父子能比,她自知身份低微,根本不敢生出丝毫念头。

    只是刚才少年的目光却是让她芳心剧颤,几乎站立不稳,心底涌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期待。

    侍女地位卑微,主家能随意打杀,送人,凌辱后抛弃,甚至一些年老色衰的还会被直接赶出府外,后过半凄苦度日。

    相比起来,侍妾,可说是所有侍女的最好归宿!

    以前不敢妄想,现今却被一个眼神挑动了心扉,难以自制的生出一丝幻想。

    年少,英武,阳刚,霸气,仁善,随和……等等,这位新主子的优点太多了,比之余家父子强了百倍千倍。

    更重要的是,实力强绝,地位尊崇,年纪轻轻就已屹立于扶余最顶端,一声令下,城内城外所有势力莫敢不从。

    这段时间她就没少看到,整个扶余大大小小的势力跑来拜访,就是高高在上的三大家族亦时有人来,恭恭敬敬的求见家主,又在商议完事后,欢欢喜喜离开。

    这等地位,整个扶余除了县尊,也就自家主子了。

    对一个女人来说,身份地位如何完全取决于男人,而在扶余,论身份地位,比得上自家主子的又有几人?

    若是能嫁予他……只要想想,巧儿就痴了……

    这画面,放前世就是妥妥的花痴女遇上霸道总裁……

    ………………

    离开内院,方尘面无表情的快步走向马厩,径直牵出一匹好马,翻身骑上就冲出了总堂。

    此时,若有人在他身前,就能轻易看到,他眼中那满布的密密麻麻血丝。

    “驾!”

    方尘此时完全没有往日的平和,纵马狂奔,哪怕沿路遇上百姓亦丝毫没有放缓,直接马鞭一卷甩于路旁,就纵马呼啸而过。

    “大胆!什么人?竟敢城内纵马!”

    奔近城门口,一个值守县兵见他纵马而来,不由脸色一冷,大喝一声,抓起长枪就要上前拦下。

    只是他还没能上前,就被身后两人一把拖了回来按在地上,一人还用手死死捂住他的嘴。

    方尘视若无睹,直接冲出城外。

    待他走远,那县兵才被扶起来,刚把他拖回来的一人抹了把头上的冷汗,道:“你特么不要命了,敢去拦那位的路?”

    那县兵本还有些不满,闻言心里一突,急忙低声问道:“伍长,那位是哪家少爷?”

    伍长瞥了他一眼,冷哼道:“什么少爷,这位可是咱扶余真正的大人物!模样给老子记牢了,省得哪天得罪了,谁都救不了你!”

    那县兵咽了咽口水,有些惊疑,道:“是,是,伍长,那位究竟是……”

    此时,另一位拖他的县兵嘿嘿笑道:“在扶余,这等年纪就能称得上大人物的有几位?不就是威海帮那位!”

    那县兵终于想起来了,顿时一股凉意从脚底窜出,浑身寒毛倒竖,差点就吓得瘫软在地。

    方尘离开县城后,并没往望海而去,而是直奔青苍山。

    刚才被巧儿勾动雷火,差点就炸了,虽然勉强压制下来,但气血依然动荡不休,难以平静,导致心气狂躁,戾气升腾,像极了发情期的野兽,有种极为强烈的发泄冲动。

    这种发泄并非就是欲望的发泄,他很担心再留在府中,最后会控制不住化身禽兽,甚至更可怕的是,迷失心智,把遇上的人给生撕了。

    是以,他才急切跑出来找地方发泄,这种发泄若是不用女人,那最好方法就是放手与人厮杀一场。

    而城中能与他勉强一战的,就唯有三大家族的圆满强者。

    先不说人家愿不愿和他打,就是愿意出手,可单一一人还真不够看的。唯有那三个老家伙联手才有真正一战的可能,不过,他仍是担心自己发起狂来会出现无可挽回的意外。

    所以,最好的对手就只有青苍山上的凶兽了。

    方尘一路狂奔,但健马在高速奔跑下,只到半程就承受不住,他只好就近找了个林子扔下,迈开双腿徒步前行。

    ………………

    八百里青苍山,位处皇朝最南端沿海之处,呈双臂揽月之势,四面悬绝,唯开一口。

    内中山石平缓,树木繁茂,药材丰富,飞禽走兽众多。

    中央处,五座巨峰屹立,上冠景云,下通地脉,挚天柱地,巍然雄峻。

    方尘第一次来就喜欢上了这处地方,觉得就该属于自己,就该在此立派,用佛门的话来讲,就是贫僧掐指一算,此地与我佛有缘。

    不过,他再次到来却不是为立派的,而是来打架的!